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零八节 分道扬镳

第一百零八节 分道扬镳

太安郊外。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一行人虽然站在同一扇城门外,方向却各自不同。
  
  余长歌和千里独行先行一步,韩乐站在城门下,却只能依稀看到他们的背影。
  
  在许如意和穆兵心的帮助下,余长歌的身体情况暂时被稳住了,但是红尘剑的影响太过深远,就算是他们,也无法轻易抹去。
  
  当务之急,想要保住余长歌的性命,就只能按照千里独行提出来的方案。
  
  “那片史前遗迹里,真有能滋补先天的宝物?”
  
  不是韩乐信不过千里独行,只不过他这些天来接触红尘剑太多,对这把曾经震慑云州的古神兵的了解更深刻了。
  
  深不可测。
  
  强大到无法控制,哪怕平荒诀和大净化术天生就对古神兵有着莫大的克制之力,红尘剑也没能完全被韩乐炼化。
  
  这柄由神兵蜕变为邪兵的怪物,已经是凡人无法揣测的了。尽管千里独行乃是由棋局衍化而成的荒,又有了种种机遇,但韩乐还是为余长歌的遗迹之行捏了一把汗。
  
  “放心吧,那只黑猫怕死的要紧,如果真有什么问题,他是绝对不敢带余白衣的女儿去他老巢的。”
  
  红袖章拍了拍韩乐的肩膀,似笑非笑地说道。
  
  提到余白衣,韩乐就一阵尴尬。
  
  因为千里独行答应带余长歌去史前遗迹寻宝的最初原因,也是因为余白衣。这个名字,对于云州很多人来说,意义非凡。
  
  “既然他没死,那么让他欠我一个人情也是挺好的。”这是千里独行的原话。
  
  想到余白衣,韩乐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是心中始终安宁了一些。
  
  哪怕余白衣在五洲战场,不能亲自过来,但是非白剑可是一直陪伴在余长歌身边。
  
  虽然非白剑在品级上可能比不上古神兵,但是在余白衣强大力量的加持下,韩乐敢打赌,哪怕是云乐或者是阿布纳索尔,都不敢和非白剑正面对抗!
  
  这就是曾经云洲第一人的实力!
  
  “这次他们要去的遗迹,其实就是当初千里独行把自己困住的棋局。”
  
  红袖章又补充道:“不仅对余长歌来说是一次机会,对千里独行自己,其实也是一次机遇。”
  
  韩乐点了点头。
  
  当初千里独行为了摆脱荒兽的身份,采用了金蝉脱壳之术,附身于黑猫之灵身上。如今在箜篌曲境中他和许如意都有了奇遇,这次归去,如果真能破解掉之前的棋局,重新拿回自己的力量,这家伙的实力恐怕会更进一步。
  
  韩乐倒也不怕千里独行成为云州新的隐患。
  
  这家伙的心性就不像那种大凶兽,而且在穆兵心的科普下,韩乐大致上也了解到了荒兽的另外一面。
  
  所谓的高级种,大部分都摆脱了杀戮和自我扩散的本能。
  
  像箜篌这种,实在是因为怨念太深,在荒兽当中少之又少。
  
  千里独行在荒兽中本来就是一个另类。
  
  ……
  
  尽管始终都不放心,但韩乐依然只能目送余长歌远去。
  
  昨夜一夜商谈之后,一行人都有自己的去向和目标。
  
  红袖章的行程最近,那便是前往东云山。
  
  据说林影和蒋东云也已经从曲境中返回,他们去弦界,是为了寻找可能出现的青铜门,但显然,这次青铜门并没有出现,这让林影大失所望。
  
  再加上弦界面世的这段时间,东云山后山的异动让他们不得不提前赶回来。
  
  红袖章这次前往东云山,一方面是为了助蒋东云一臂之力,一方面却是为了筹集一些东西,为前往泸界做准备。
  
  毕竟这十几年,他都在追杀千里独行,原因只是因为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女子。
  
  如果她还活着,他一定会找他。
  
  他活了太久,很多东西对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龙城的是是非非,他已经不在意了。
  
  韩乐明白,在找到她之前,他是不会对其他东西多看一眼的。
  
  几人寒暄几句之后,红袖章便率先离开,他并没有使用交通工具,天人武神,通天遁地,至少在云洲地界上,可以来去自如。
  
  这也是之前韩乐遇到红袖章,这家伙总是神出鬼没的原因。
  
  ……
  
  剩下的人,却也要兵分两路。
  
  穆兵心和阿牛要原路返回龙城。
  
  用穆大叔的话来说,这次差点因为韩乐的事情误了大事。
  
  术士之王和云乐已经开启了大战,这代表着龙城在很大程度上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虽然穆兵心平时看着吊儿郎当的,但对于守护水龙脉的职责的确称得上是兢兢业业了。
  
  将韩乐从地底挖出来之后,他们便要立刻返回龙城。
  
  韩乐也曾担忧地问:“如果术士之王兵临城下,你们怎么办?”
  
  穆兵心回答的很自然,也很洒脱:
  
  “正因为术士之王可能濒临城下,我才要回去。”
  
  在那一瞬间,韩乐才隐隐感觉到这位没有任何气势的高手身上隐隐透着的一种无与伦比的架势。
  
  剑神弃徒,也有他的骄傲和执着。
  
  阿牛曾经告诉过韩乐,穆兵心的身体其实并不好。
  
  他一直在喝酒,但那可不是普通的酒,而是上好的药酒。每年从酒城买过来的暖身之物,只有想要探索极寒之地的人,才会喝上一小口。
  
  韩乐也唱过那种酒,只一口,便足以浑身火辣一整天。
  
  但穆兵心却一口气喝一大壶,面不改色。
  
  韩乐晋级之后,感知也大幅度加强了。
  
  虽然没有用特殊的手段,但是即便是站在穆兵心身边,他也能感觉到穆大叔身上隐隐散发的寒气。
  
  “难道是水龙脉的缘故?”
  
  韩乐心中隐隐有些敬佩。
  
  穆兵心多年镇压水龙脉,的确有可能被其中的力量腐蚀。
  
  毕竟他这次从土龙脉中出来,已经感觉到龙脉之力那种无孔不入的入侵特性了。
  
  如果不是他身上的三万六千剑剑气震慑着土龙脉,恐怕他和阿牛早就一口气被那土龙脉给吞了。
  
  这样从侧面说明,当年的何庆芝究竟是何等的不可一世,竟然将如此可怕的土龙脉给收服了,并且打的连他看到三万六千剑剑气都会退避三舍。
  
  穆兵心如此,云洲龙脉的守护者们,莫不如是。
  
  秦婆婆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老妪,但她的年龄其实和红袖章差不多,之所以衰老的那么快,多半也是因为镇守凶残暴躁的土龙脉的缘故。
  
  “云州龙脉,到底是怎样的存在,这里面又有什么秘密?”
  
  韩乐心中始终存有一丝好奇。如果将来有时间,他一定要将其探索个明明白白。
  
  只是现在,他还有未竟之事。
  
  他要前往黑森林,独自一人。
  
  这是穆兵心告诉他的。
  
  也是在昨夜,他亲自见证了穆兵心独门的占卜术。
  
  在那占卜术中,他看到了一副令人震惊的画面:
  
  画面中,他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背着一个比她高大一倍的男人,艰难地在一片漆黑的森林中前行着。
  
  韩乐看得眼睛发酸。
  
  那不是现在正在发生的画面,而是过去的回放。
  
  尽管如此,这种占卜术也消耗了穆兵心大量的精力,他的脸色变得极差。
  
  画面的最终,小女孩找到了一条散发着金色光辉的石子儿路。
  
  她那满是鲜血的脸上泛起了久违的笑容,毫不犹豫地背着男人走了进去。
  
  他们就这么消失在了画面之中。
  
  ……
  
  黑森林。金光石子路。
  
  这就是韩乐此行的目标。
  
  他身上的红尘剑,始终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如果不处理掉,天知道这玩意儿什么时候突然凶性大发,给韩乐来那么一剑透心凉。
  
  龙城大战,韩乐也想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但是他必须处理好自己的问题。
  
  否则术士之王和云乐都不会容下他!
  
  而炼化红尘剑的关键,还是在最后那块天机石上。穆兵心的推算结果,最后那块天机石,就在黑森林的金光石子路里。
  
  韩乐隐隐猜到了什么。
  
  当初韩乐曾经到处打听小野和韩二的消息,有人曾经说过,他看到一个小女孩背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进了黑森林。
  
  她是要去寻找生命之泉。
  
  在背弃城邦之后,二公子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打击,哪怕他的身体素质强悍,也是回天乏术。
  
  只有传说中的生命之泉,或许有可能拯救他的性命。
  
  现在看来,如果当初出现在术士营地的黑衣人就是韩二的话,那么小野一定是成功了。
  
  只不过中间到底还有多少波折和隐情,就是韩乐需要弄明白的了。
  
  当初韩二不肯和自己相认,一定也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黑森林在龙城地界的传说,向来便是和十夜丘陵一个等级的禁地。
  
  擅闯者,有死无生!
  
  但韩乐却偏偏不信。
  
  他要找到天机石和韩二,他要炼化红尘剑,然后,他要成就传奇!
  
  一想到接下来的路,将自己一个人走,并且困难重重,韩乐却没有任何压力,只有兴奋!
  
  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
  
  “走了走了!”
  
  毫无诚意的告别声打断了韩乐远眺的思绪。
  
  一旁的阿牛憨笑着想要告别,却被穆兵心一把抓着,整个人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韩乐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
  
  “天人武神了不起啊!”
  
  他有些愤愤地拍了拍方向盘,一脚油门下去。
  
  荒野车徐徐驶离了太安城门。
  
  到头来,居然只有自己一个是开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