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一十一节 小泸界

第一百一十一节 小泸界

    听到那声音,那两名天人武神的动作显然是迟疑了一下。
  
      韩乐神色微微一动。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只是那蓝衣男子却强硬地说道:“祭祀殿下没有必要插手小泸界的巡防,这种小事情,还是交给我们这些下人来做就好了。”
  
      “这人擅闯小泸界,不管死活,必须先将其拿下,否则就是一个祸患!”
  
      那来自于森林深处的女子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好像被什么人暗中阻止了一般,再也没有说话的声音。
  
      那两位天人武神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久居小泸界,这点名堂还是能看出来的。
  
      “既然祭祀大人不愿意我们动手,那我们就不杀你。”
  
      其中一名男子倨傲地说道。
  
      他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的。
  
      在他眼中,韩乐的实力不过混元大师,连大道宗师的门槛都没有摸到,更遑论天人武神了。
  
      尽管泸界的力量体系和云洲并非完全一致,但是在武者的分级上,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来吧,你下手总是没个轻重。”
  
      另外一人轻笑一声。
  
      两人谈论间,浑然没有将韩乐放在眼里。
  
      唯一让他们觉得有些棘手的,估计就是韩乐身边那两把看上去就不凡的神兵了。
  
      “我要左边那把!”
  
      其中一人喝道。
  
      “做梦,谁抢到就是谁的!”
  
      另外一人却也不掩饰了,露出了贪婪本性!
  
      其实哪怕那蓝衣男子不开口,他们也会出手。
  
      韩乐以古神兵的力量破开曲境的那一刻,他们就感受到了这两件神兵的伟大力量。
  
      这种神兵在泸界也是少见。
  
      这种力量,只有他们才能配得上!
  
      下一秒,韩乐身边陡然多了两个身影。
  
      只不过他们根本没有去管韩乐,而是分别抓向了祖树金刀和红尘剑!
  
      起初,韩乐还是有些戒备的。
  
      毕竟两大天人武神,如果不动用炎黄界的力量,韩乐本人根本不可能对抗这么强悍的力量!
  
      谁知道这两人根本没管自己,而是冲着两大古神兵去了。
  
      韩乐心中顿时就乐了。
  
      这俩人……活该倒霉!
  
      如果说是普通的古神兵倒也罢了,天人武神级别的武者,的确有资格掌控相当强悍的兵器。
  
      但这两柄古神兵,乃是来自神兵界大罗山的祖树幻化而成。
  
      单单他们自己的力量,就足以镇压九大凶兽级别的强悍生物!
  
      现在虽然在韩乐的掌控下,他们自身力量受到了极大的局限性。
  
      但是也不是两个天人武神可以掌控的!
  
      刹那间,韩乐冷笑一声:
  
      “不知所谓!”
  
      他稍稍松开了对两大古神兵的压制!
  
      事实上,如果不是韩乐一直压着红尘剑,这厮早就忍不住将此界屠戮干净了!
  
      这些日子以来,它被韩乐压制的非常不爽。
  
      现如今,这种不爽终于有了发泄的空间。
  
      但见红尘剑嘶吼一声,隐约间,仿佛有远古荒兽的兽吼声!
  
      一个巨大的怪物虚影出现在曲境的天空之上!
  
      所有人都为之色变!
  
      那怪物长不知多少千里,身上说是有万足也不为过!
  
      其面目之狰狞,简直闻所未闻!
  
      就连韩乐也吓了一跳!
  
      这特么居然是夏虫的虚影!
  
      只不过转念他也就想明白了,红尘剑和夏虫相互镇压了这么多年,早已熟悉彼此的属性。
  
      红尘剑的力量神秘莫测,能够幻化出夏虫的虚影,不足为奇!
  
      ……
  
      那冲着红尘剑而去的天人武神差点崩溃了!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却仍然被削掉一只手臂!
  
      更恐怖的是,他分明感觉到,自己的修为下降了一大截,竟然隐隐有跌破天人武神的趋势!
  
      “好久没有血肉滋补了。”
  
      红尘剑狰狞笑道,天空之上,夏虫虚影宛如巨山,横空压下,让那名天人武神没有丝毫躲避的可能性!
  
      另外一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说祖树金刀相对温和,其实是和红尘剑比较的。
  
      兵器本来就是主杀伐之物,就连剑匣世界里的剑气们都那么喜欢好勇斗狠,更何况古神兵这个级别的兵器了。
  
      祖树金刀也不含糊,直接一刀过去,将那天人武神砍成两断!
  
      那蓝衣男子瞬间傻了。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眼看那巨大的夏虫就要降临,别说两大天人武神了,就连他自己和这片森林,都要毁灭!
  
      而对于这一切,韩乐选择了冷眼旁观。
  
      这些人既然准备对自己动手,那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红尘剑和祖树金刀动手固然凶狠,但是韩乐可不会阻止他们!
  
      两大古神兵齐齐出手,这在云洲大陆上都是非常罕见的事情,更何况这小小曲境了。
  
      韩乐甚至能感觉到,这小世界似乎隐隐有破碎的趋势!
  
      毕竟不是真实世界,体系仍然不够坚固,红尘剑的力量太过霸道,有毁灭一切的趋势!
  
      韩乐心中也暗暗衡量了一下度,别真把这方世界给搞残了。
  
      他是来找人找东西的,不是来毁灭世界的。
  
      只不过韩乐终究是想多了。
  
      便在那最危急的关头。
  
      那个嚣张无比的蓝衣男子猛然跪下,差点没哭出来:
  
      “使者大人救命!”
  
      一声轻轻的叹息。
  
      时间仿佛暂时凝固住了。
  
      下一秒,水蓝色的光芒徐徐从下方的森林中托起,竟然生生抵住了那头恐怖的夏虫虚影!
  
      吼!
  
      夏虫虚影愤怒地嘶吼着,它试图用庞大的身躯去挤压那水蓝色的屏障,但是始终不得寸进。
  
      就连红尘剑都露出了意外的情绪波动。
  
      他估计也没想到,这世界居然有能和他对抗的东西!
  
      在那水蓝色光幕的掩护下,两大天人武神和蓝衣男子狼狈后退。
  
      整片森林顿时又安详了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韩乐才愕然注意到,这片森林之中,竟然居住着无数的人类!
  
      “好厉害的手法,我的宇宙真眼竟然没感觉到!”
  
      韩乐心头也是一阵后怕。
  
      这红尘剑绝对感知到了这些人类的气息,否则他也不会大张旗鼓地想要吞噬他们。
  
      韩乐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种反人类的举动还是不会做的。
  
      当下他猛然收束了红尘剑的力量。
  
      后者不满地囔囔了几句,最终撤去了那头夏虫的虚影。
  
      “那水蓝色的光幕,也是一件宝物。”
  
      “如果不是这东西的特殊光芒照亮了整座森林,我的宇宙真眼居然都没能发现这遍地都是的人类……不……咦?”
  
      韩乐收回古神兵,略略一观察,却发现这些人类竟然都是野人!
  
      只不过和他之前在荒野外见到的野人不同。
  
      这里的野人生存环境明显好得多,似乎也进化了一些,变得没有那么原始了。
  
      “是她么?”
  
      韩乐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稚嫩却倔强的面孔。
  
      之前双方战斗之前,他也曾听到一个女声,只不过被人阻止了。
  
      现在想来,似乎的确是小野的声音。
  
      只不过时间过去这么久,她多少也有了些变化,韩乐记不太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
  
      “来者是客,你们过分了。”
  
      水蓝色的光幕徐徐降落,露出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的身影。
  
      她的声音淡定从容,虽然是很平静的斥责,却让那两名天人武神吓得浑身流汗。
  
      只不过他们此时看上去也非常不好过,天人武神的生命力惊人,但也架不住古神兵的特殊力量。
  
      被红尘剑削了一剑的那人,至少要修为下降一个档次。
  
      至于被祖树金刀砍了一刀的那个家伙,就算有武神不灭体,也需要很久才能恢复元气!
  
      “去生命之泉,来日再罚。”
  
      那女子似乎也察觉到了,转而命令说。
  
      两大天人武神如蒙大赦,顿时落荒而逃。
  
      韩乐看得真切,他们离开时看自己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一个怪物。
  
      其中一人眼里,竟然隐隐还有一丝庆幸和后怕。
  
      或许在他们眼里,能够掌握这么恐怖神兵的自己,一定拥有更强悍的力量。
  
      幸好他们没有对自己本人动手?
  
      “狐假虎威的感觉还是很爽啊。”
  
      韩乐暗乐。
  
      表面上,他却是一脸严肃。
  
      “你就是这里的话事人?”
  
      他看着那女子。
  
      失去了光幕的掩护,他看的非常真切。
  
      这是一个面容非常普通的女子。
  
      放在人群之中,她也就是中人之姿,不丑也不美,非常容易被人忽略的那种。
  
      但是站在这里,她却宛如一朵傲然的白莲,有着一种难言的气质。
  
      韩乐知道,这是久居上位养成的气质。
  
      “没错,小女子便是小泸界的主事者。”
  
      她虽然说得很谦恭,但是姿态却不卑不亢,似乎丝毫没有被韩乐的两大古神兵吓到。
  
      韩乐心中暗暗点头,脸上却勃然大怒:
  
      “我误入此地,你的人却要杀我,这笔账该怎么算?”
  
      女子微微一怔,心中也不禁感叹韩乐的厚脸皮。
  
      明明是自己硬要进来的,居然说是误入!
  
      男人果然都是不要脸的生物!
  
      她略略一沉吟,轻轻一笑:
  
      “下人不懂事,阁下请先息怒。”
  
      “容我介绍一下,小女子幕黎,是泸界使者,经营这处小泸界也有十几年了。”
  
      “据我所知,因为小泸界结界的缘故,误入此地的,只有阁下一人呢。”
  
      韩乐对这小泸界一无所知,干脆继续耍无赖探底细: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路过这里,不小心钻了进来。”
  
      “那两个家伙居然敢对我下手,这笔账怎么都得算!”
  
      那女子无奈一笑:
  
      “阁下请放心,小女子一定会让您满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