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一十三节 试探与交易

第一百一十三节 试探与交易

能再次和韩二相逢,的确是一件让韩乐很高兴的щww..lā
  
  他在这个世界的羁绊其实并不是很多,韩二是他为数不多看得比较过眼的人之一。
  
  在韩乐的询问下,二公子没有任何隐瞒,将进入小泸界之后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韩乐。
  
  原来那天在十夜丘陵出现的人,的确是韩二本人。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因为迫于和幕黎的协议,所以并不能和韩乐相认。
  
  同时这也是为了保护韩乐,不被泸界的人盯上。
  
  小野虽然并不愚笨,但是她的见识终究有限。
  
  在韩二看来,泸界的人跨界而来,绝对有大阴谋。
  
  他们故意放出来的风声,反而不可信。
  
  “他们说要找一个流落在此地的大人物,这种话你听着笑笑就是了,真信了可要吃大亏。”
  
  韩二虽然看着大大咧咧,其实很多时候,洞察力都很惊人。
  
  “我现在离不开生命之泉,只能暂时为他们卖命,不过很快我就能找到离开的办法了,你不用为我担心。”
  
  “倒是你小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韩乐倒也没有隐瞒。
  
  除了一些非常隐秘的东西,他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力量。
  
  其实就是在老朋友面前装个逼。
  
  韩乐把祖树金刀和红尘剑往身前一搁,意思很明显——哥们儿现在牛逼了。
  
  只要二公子一句话,泸界的人断然不敢让他卖命。
  
  纵然幕黎手里能有对抗古神兵的手段,但红尘剑和祖树金刀火力全开之下,这小泸界还能否幸存下来就未可知了。
  
  这也是韩乐最大的本钱。
  
  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又没有大本营,闯到人家地盘上,完全可以肆无忌惮。
  
  好在在韩二的劝阻下,韩乐暂时没有过激的举动。
  
  他还是将跃跃欲试的两把古神兵收了起来。
  
  这个举动,吓得整座山上下所有泸界的人都心惊胆战。
  
  哪怕是假装不在意的泸界使者幕黎,都不由自主地捏紧了袖子里那水蓝色的光团。
  
  韩乐其实心里也清楚,现在是韩二自己离不开小泸界,他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再次震慑一下泸界的人而已。
  
  ……
  
  两人聊了一阵之后,韩二的身体终于是勉强能走出生命之泉了。
  
  他换上一身衣服,正色道:
  
  “既然是你得了那古神兵,那么幕黎多半要有求于你了。”
  
  “当初她让我想办法留下一块天机石,估计就是为了这个。”
  
  “这女人精明的紧吶,一方面和阿布纳索尔达成交易,不知道得到了什么好处,一方面又暗自扣下了这块天机石。如果不是这块天机石在她手里,阿布纳索尔估计早就脱困了。”
  
  韩乐心中了然。
  
  正如韩二所说,泸界之人所图不小。
  
  看起来,叙旧之后,他要好好和那位泸界使者谈谈了。
  
  “你在这里,他们应该不敢轻易动你,不过还是要想办法离开。”
  
  韩乐想了想:“我会尽快想办法的。”
  
  二公子洒脱道:“不必了。我自己有数。放心吧,我命硬的很,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挂掉。”
  
  “去吧,我估计那个女人已经等不及了。”
  
  果不其然,不远处,出现了幕黎的身影。
  
  ……
  
  山顶。
  
  整座山荒芜无比,没有草木。
  
  唯独这山顶,却是花团锦簇,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站在这里俯瞰整座森林,一切尽在眼底,有一种会当凌绝顶的感觉。
  
  韩乐的宇宙真眼在这里依然无法施展,他只能用肉眼看到一些野人正在忙碌。
  
  幕黎似乎也并不怕他看到这些。
  
  “他们在干嘛?”
  
  韩乐问道。
  
  “修一个通道。”幕黎似乎很坦诚:“我们需要从泸界带过来一些东西,用来寻找一位失落在云洲世界的大人物。”
  
  韩乐面不改色:“哦?”
  
  “你们泸界的大人物?为什么会失落在我们云洲?”
  
  幕黎沉吟道:“具体的事情,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毕竟事情太过久远了。”
  
  “只不过那位大人物是我们泸界的天命之主。可能你并不知道,现在的泸界,正战火纷飞,生灵涂炭。”
  
  “因为那位大人物的消失,泸界之主的位置已经空悬了太久了。所以我们才非常迫切地想要找到她。”
  
  韩乐平静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幕黎笑道:“既然要合作,自然要坦诚些,不是么?”
  
  “更何况,我还指望你帮忙留心一下呢。那位大人物,名为海之母,虽然在云洲声名不显,但是据我们的调查,和龙城的一个世家有关系。”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方面的信息?”
  
  说罢,她似笑非笑地看着韩乐。
  
  果然是海之母!
  
  韩乐心中镇定无比,现在的炎黄界无比巩固,哪怕海之母想要发出求救信号,也会被彻底阻截。
  
  他也是演技派,直接一脸茫然:
  
  “海之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号。”
  
  幕黎似是很遗憾地叹气:“是这样。当初那位大人物来了云洲,非常蹊跷地就失踪了。这些年过去,听说过她名号的人自然不多了,我也就是随口一问。”
  
  “韩二公子应该把天机石的事情告诉你了吧?”
  
  韩乐点了点头。
  
  幕黎摊了摊手:“其实你大可以放心,我们泸界的人对云州没有任何兴趣,我们只想找回我们自己的大人物。”
  
  “和术士之王合作是如此,和你合作也是如此。”
  
  韩乐眯着眼睛:“你故意扣下一块天机石,其实是准备和阿布纳索尔做更深入的交易的吧?只不过你没想到,红尘剑到了我手里。”
  
  幕黎笑了笑:“对我来说,谁来都无所谓,这块天机石关系到红尘剑的命脉,谁得了红尘剑,都能证明他的实力。”
  
  “既然现在你是红尘剑的主人,那么和你做交易也是无所谓的。”
  
  “天机石我可以给你,但是我需要你的一个承诺。”
  
  韩乐心头一震,正戏来了。
  
  “什么承诺?”
  
  幕黎第一次认真无比地说道:“如果有一天,有人出手要毁灭小泸界,我需要你的红尘剑或者你本人亲自出手相助!”
  
  “当然,如果你愿意将红尘剑直接借给我,我甚至可以考虑将金光石子路送给你。”
  
  第二个选项,韩乐想也不想地直接拒绝。
  
  开什么玩笑,红尘剑这么危险的东西借给别人?天知道泸界的人会拿它做什么。
  
  至于第一个选项。
  
  韩乐略一沉吟:“只是一个承诺?难道你们不怕我拿了天机石不履行承诺?”
  
  “既然我们敢做交易,自然就有令其兑现的本钱。”
  
  幕黎傲然道:“如果小泸界因此而破灭,自然会有你无法想象的强者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韩乐点头:
  
  “好,成交。”
  
  ……
  
  泸界的人在打什么算盘,韩乐隐约已经猜到。
  
  但他无所谓,当务之急是拿到那块天机石。
  
  如果石头在其他人身上,韩乐可以硬抢,但是幕黎不行,她身上的秘密足以令韩乐忌惮无比。
  
  “看来没多久,这里也要热闹了。”
  
  韩乐看着那宁静的森林,生活在这里的野人们或许永远也不会意识到,他们的平静生活其实脆弱地像一张纸。
  
  幕黎的话里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现在的泸界四分五裂,他们是来找海之母的,但肯定也有人不希望海之母回归。
  
  所以小泸界一定会受到攻击。
  
  “那扇门修好的时候,估计战斗就会开始了。”
  
  韩乐曾经远远眺望过小野提到的那个祭坛,其实那是一个建立在祭坛上的大门。
  
  大门的材质韩乐无法分辨,但令他有些震惊的是,那扇门上的纹路,竟然和神秘莫测的青铜门有些关联。
  
  可惜那扇门附近似乎是禁地,韩乐想要偷偷过去,都被幕黎巧妙地带开。
  
  他也不好硬闯。
  
  拿走了天机石,幕黎便隐隐下了逐客令。
  
  她给了韩乐一道信符,一旦信符引燃,便是小泸界需要相助的时候。
  
  而现在的小泸界,显然不欢迎韩乐这样身怀两枚定时炸弹的家伙。
  
  韩乐和韩二在山谷告别,悄然破空离开。
  
  山谷里,只剩下韩二和小野。
  
  两人也许久没见面了。
  
  因为生命之泉在小泸界中也算禁地中的禁地,韩二又几乎每天都要泡在里面,所以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
  
  “你为什么不把那件事情告诉他。”
  
  小野好奇道。
  
  韩二看着远方:“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更何况,我现在也没确定当初父亲和那个女人时不时真的进了泸界。”
  
  “总之,这些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做比较好。”
  
  “韩乐他自己,其实也背负着很多东西呢。”
  
  小野撇撇嘴,不过她想要的并不多,现在这样的平静生活,对她来说已经是很满足了。
  
  她偷偷看了看韩二,然后气恼地发现后者根本没在看自己。
  
  “喂!”
  
  她不满地喊了一句。
  
  “嗯?”
  
  韩二回头。
  
  “你不觉得这次见面,我有什么变化么?”
  
  小野问。
  
  她有些紧张地捏了捏水蓝色的裙摆。听幕黎姐姐说,这身衣服很衬她的身材,尽管年纪还小,但是该发育的地方都已经呼之欲出了。
  
  这个笨蛋,这么久了,难道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么?
  
  又或者是在嫌弃自己?
  
  她心里忐忑不安。
  
  韩二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遍,看得小野脸色微红。
  
  半晌,他比划道:
  
  “好像是长高了一点。”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