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一十六节 自封千年

第一百一十六节 自封千年

    水龙灵已然离去。
  
      只剩下韩乐一个人默默地看着那些不断翻转的画面。
  
      他知道,这是红尘祖树的力量幻化出了水龙灵的记忆片段。
  
      她看上去平静无波,其实内心早已如万丈狂澜。
  
      没想到看着这么不正经的穆兵心,当年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也没想到,作为云州龙脉守护之一,他居然做出了这么巨大的牺牲。
  
      韩乐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成为剑神弃徒了。
  
      云州龙脉需要守护,也需要监视。
  
      因为最初封印五龙脉的人,就是大罗山的人。
  
      关于这些,水龙灵的记忆里带着强烈的仇恨色彩,这也难怪她听说自己是大罗山的人之后,脸色便难看了许多。
  
      她没有发火,估计是已经看在穆兵心的面子上了。
  
      在水龙灵的记忆里,大罗山的人封印五龙脉据说是因为一个远古传说。
  
      传说中,在那场恐怖的大爆炸之后,云洲世界其实是不稳定的,随处可见的时空裂缝,破碎的大陆在海洋的包裹下随时可能倾覆。
  
      后来,一场未知存在的大战爆发了。
  
      大战的主角之一,是一条神龙。
  
      这神龙乃是荒界中的最顶尖存在,却不知道被何人所击败,身躯散落,魂灵也四散。
  
      神龙的身躯化为泥土,将破碎的大陆链接在一起,从此大地变得无比牢固;神龙的魂灵化为五条龙灵,自然就是金木水火土五大龙灵。
  
      龙灵虽然已经散了,但是他们仍然时刻准备着融合,恢复昔日的荣光。
  
      大罗山的人将龙灵据来,锁在云州大陆地脉之中,便成了云州龙脉。
  
      自此,这方世界的规则才慢慢稳定下来。但五龙灵却因为那过于狠毒的封印,变得痛苦无比,暴躁不安。
  
      “原来,在人类先祖走出避难所之前,大罗山的人已经来过云州一次了。”
  
      这个信息是韩乐第一次得到的。
  
      也不知道水龙灵是故意给他看的,还是红尘剑的确神力非凡,居然能窥探到这些隐秘。
  
      但不管怎样,神龙的身体的确为云州大陆的巩固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大罗山的人曾经预言:若是五龙合一,那么神龙的肉身也会重新复苏。
  
      神龙复生,这片大陆将会重新回到最开始那样风雨飘零的境地。
  
      这也是为什么,云州世界一直有人在守护五龙脉的缘故。
  
      只是如今,云乐似乎想要打破这个规矩。虽然他失败了,但是韩乐却能感觉到,他一定不会罢手的。
  
      穆兵心也一定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否则他也不会离去了。
  
      ……
  
      想到穆兵心,韩乐心中也是一叹。
  
      穆大叔的故事比他想象中的要简单许多。
  
      其实就是一个少年为了一个承诺放弃一切的故事。
  
      他曾经是何庆芝的骄傲,本来只需要守护水龙灵即可,却因为日夜目睹水龙灵痛苦无比,最终却做出了一个不知是对是错的决定。
  
      可能是心动了。
  
      可能只是心软了。
  
      水龙灵自己都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算是什么。
  
      不管怎么样,他的举动让何庆芝暴怒,再三勒令之后,最终被逐出门墙。
  
      虽然碍于往日情分,何庆芝没有对水龙灵下手,但穆兵心再也没有了继续修炼剑术的机会。
  
      除非,他肯离开这片湖泊。
  
      但他终究是不肯。
  
      一直到现在。
  
      韩乐明白,这一次,他是不得不离开了。
  
      疯狂的云乐和术士之王需要有人阻止。
  
      何庆芝不在,余白衣不在,昔年的人都不在了。
  
      那么,就让他这个曾经的弃徒背负起曾经抛弃的责任吧。
  
      水龙灵赋予他的秘术,让他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但他却没有滥用这种手段。
  
      他准备用自己的办法,解决问题。
  
      他会去寻那把剑。
  
      当他重拾那把剑的时候,便是他这一生的终点。
  
      那个时候,他也会重回巅峰。
  
      一如当年他的师父那样。
  
      无敌天下。
  
      ……
  
      画面徐徐消失。
  
      韩乐悄然返回安宁湖畔,水龙灵已经消失不见,只是那安宁湖畔,终究是多了几枚皎洁的珍珠。
  
      原来龙灵也会流眼泪啊。
  
      韩乐心想。
  
      “告诉穆兵心那个蠢货,不必担心他师父的那个所谓的传说了。”
  
      “自今日起,我自封千年,我也不要你大罗山的人守护!”
  
      哗啦啦!
  
      安宁湖上,雾气氤氲,最终那湖水,凝结成了冰。
  
      千年不散。
  
      韩乐默然离开。
  
      这种事情,他实在不太好插手。
  
      穆兵心显然是喜欢水龙灵的,只是双方都没有说出口。
  
      他是云州守护,而她,可能造成云州大祸。
  
      所以两人只能坐在湖底,相互看了数十年。
  
      或许对他们来说,就这么看着,也是最简单最满足的幸福了吧。
  
      ……
  
      “啧啧啧,有情人不能成眷属,实在遗憾呐。”
  
      韩乐走在龙城街头,在粒子屏障的照耀下,万家灯火都显得有些萧条。
  
      他不客气地回应道:“你又偷看人家记忆了?”
  
      祖树金刀震惊道:“韩乐,做人不能这么厚颜无耻啊,明明是你偷看人家记忆的啊!我只不过是旁观而已。”
  
      韩乐理直气壮地说:“我可没那能力,肯定是红尘剑搞的鬼。”
  
      祖树金刀倒也顺溜:“嗯嗯。也就是他了,陋习难改嘛!”
  
      炎黄界中,重新幻化为祖树的红尘剑:
  
      “……”
  
      你们把偷窥的责任都推在一个不能开口说话的人身上真的好吗?
  
      大罗山的人果然还是这么无耻!
  
      红尘剑心中悲愤。
  
      他的红尘之力虽然能调动水龙灵的情绪,但如果没有经过韩乐的默许,是不可能看出来这么清晰的故事脉络的。
  
      明显是韩乐自己太八卦!
  
      偏偏他还不能说,这口黑锅,只能闷声背上了。
  
      ……
  
      韩乐和祖树金刀对视一眼,嘿然一笑。
  
      之前有些悲戚的情绪稍稍被冲淡了一些。
  
      韩乐其实也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点忙,毕竟他从水龙灵和穆兵心的相处方式中便察觉到了一些端倪。
  
      却没想到是这种事情。
  
      他又不擅长当媒婆,这种事情,还是等穆兵心回来再说吧。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弄清楚敌人的情报。
  
      他用平荒天术改头换面,隐瞒气息,在龙城中随便逛着。
  
      虽然现在是战争时期,但是城内倒是没有戒严。
  
      毕竟有粒子屏障在,术士之王的人不可能混进来。而看了术士之王丧心病狂的手段之后,估计也没有人愿意去当内奸。
  
      毕竟所有追随阿布纳索尔的人,都被夏虫吞噬,转化成了类似丧尸的不死者。
  
      在龙城军队和不死者的对抗中,也有不少人中了术士之王的诅咒,纷纷转化为不死者。
  
      这种战斗,实在让人惶恐,否则术士之王的推进也不会这么快,直接灭掉了许多小城镇,兵临城下了。
  
      现在,龙城的粒子屏障已经成为了他们最后的依靠。
  
      但是所有人都惴惴不安。
  
      最近云州智脑的动作很大,而术士之王却很沉默,仿佛暴风雨的前夕。
  
      真正的决战,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
  
      韩乐走着走着,便到了一家茶馆。
  
      这茶馆他有印象,在龙城中也算数得上号的,很多乐师喜欢聚集在这里,谈天论地。
  
      这里距离太安乐师的住宅区也很近,韩乐想要探探情报,从这里入手似乎也不错。
  
      想着他便走了进去,点了一杯茶,在大厅角落里安静地坐着。
  
      夜里,茶馆里的人竟也不少,毕竟这是一家类似酒吧和茶吧混合的场所,只不过档次比较高,来的至少都是乐师甚至是大乐师之流。
  
      人来人往,也没有人注意到韩乐。
  
      他就这么坐着,静静地倾听。
  
      茶馆里人们谈论的声音很轻,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但是以韩乐的修为,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无非是在讨论是否该准备后路,也有小道消息说,云乐大人正在准备一件秘密大杀器,一旦成功,术士之王的军队必败无疑。
  
      也有人说,阿布纳索尔已经无法阻挡。
  
      而除了这些,韩乐听到的最多的,居然是关于自己。
  
      “说起来,天龙榜上的那些乐师,真是沾了云乐大人的光啊。真是让人羡慕啊!”
  
      “是啊,进了弦界的,都变成了传奇。现在的龙城,简直是传奇遍地走!”
  
      “嘿嘿,唯独有一人,不仅没能成为传奇,反而变成了龙城叛徒,被满世界通缉,你知道是谁?”
  
      有人笑道。
  
      另外一人不以为然:“不就是天龙榜榜首韩乐嘛。”
  
      “也不知道那弦界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明是最厉害的人,反而变成了叛徒。”
  
      “你们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秘闻吶!那个韩乐真的背叛了人类?我怎么就不太信?”
  
      其余人都露出了一丝忌惮之色,那人也意识到自己失言,慌忙转移话题。
  
      只是话已出口,终究没那么容易岔开。
  
      因为一群人相互簇拥着走了进来。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冷冷地注视着大厅里的人:
  
      “我刚刚好像有人听说,不相信韩乐成为了人类的叛徒?”
  
      四下里顿时寂静一片,之前失言的那人更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韩乐微微眯起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