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一十七节 欺人太甚

第一百一十七节 欺人太甚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变得非常冷清。
  
      很多人都背过身去,什么都不敢说。
  
      韩乐心中微微有些感慨。
  
      这和之前的龙城到底是不同了。
  
      弦界一战虽然最后的结果有点不了了之,但云乐的归来,和大量传奇乐师的诞生,彻底改变了龙城的格局。
  
      现在,最尊贵的一群人自然是追随云乐的那些天龙榜的乐师。
  
      这也很正常,他们之中除了极少数人,大部分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曲境。
  
      而拖弦界的福,云乐将他们擢升成为了传奇。
  
      这些人回到龙城的时候,着实震惊了整个龙城。
  
      网络上甚至有人认为,这意味着龙城将迎来一个全新的盛世。
  
      传奇盛世。
  
      从未有如此之多的传奇乐师出现在一个时刻。
  
      只是很多人忽略了一点,力量如果来的太过轻而易举,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渐渐地,这群传奇乐师成为了一股龙城旧有势力完全无法掌控的力量。
  
      云乐倒也罢了,他的心思都在对抗阿布纳索尔身上。
  
      这样一来,以新圣女施冉冉为首,这些传奇乐师抱起团来,在龙城里简直是尊贵到了极致。
  
      别说现实里,就连虚拟的网络上,都不敢有人对这些人进行非议。
  
      更别说像今天那样,提到那个最不应该被提起的名字。
  
      韩乐。
  
      那个被云州智脑宣称已经叛变了的韩乐。
  
      对于大部分的传奇乐师来说,他们对韩乐的感触是非常复杂的。
  
      一方面,韩乐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挫败感,无论是天龙榜上的唯我独尊,还是在弦界居然可以和云州智脑、术士之王平起平坐的对抗,都让大多数人失去了和他竞争的信心;而另外一方面,他们又对现在的状况非常得意。
  
      因为云乐明确告诉他们,韩乐绝对不可能再回来了。
  
      首先,他断定韩乐不敢回来。
  
      其次,就算韩乐真的不怕死重新回了龙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始终没有成为传奇乐师。
  
      云乐的话当然是在安抚这些人。
  
      但他们却将云乐的话信以为真。
  
      伴随着云乐对韩乐通缉令的发出,民间倒是发出了少许质疑声。
  
      但很快的,这些声音就消失了。
  
      没有任何缘故,就这么消失在了龙城里。
  
      到了这个时候,龙城的居民们才感觉到,真的是变天了。
  
      ……
  
      “在下酒后失言……”下跪之人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的同伴都吓得浑身发抖,不敢为他说话。
  
      一方面,固然有这些天龙城里近乎冷酷的气氛的影响。
  
      而另外一方面,却是传奇乐师的天然威压。
  
      这群传奇乐师,虽然拥有了曲境,但毕竟是人造曲境,自身境界其实还远远未到,所以不能收放自如。
  
      他们拥有曲境,就好像一把金光四射的宝剑,对于常人来说,远远地看上一眼,都会觉得要瞎掉。
  
      更别说靠这么近了。
  
      被那骇人的气势一吓,不由自主地跪下倒也情有可原。
  
      只不过这中年人倒也颇有几分气魄,愣是把话都说完了:
  
      “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喝多了……”
  
      韩乐坐在一旁,冷眼相看。
  
      走进来的这群人,他大部分都有些印象。
  
      都是天龙榜上,他的手下败将。
  
      为首的那个女子倒是没有见过,只不过她身上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雅典娜的味道。”
  
      “那么她就是云乐用来取代陆妍的施冉冉了。”
  
      “听说陆妍被软禁之后,其实都是施冉冉在发号施令,这群人也是她聚集起来的。真是好大的排场。”
  
      韩乐渐渐将茶杯放下。
  
      其余人他也有些面熟:蔺衢航、吴耀辉、何淼……
  
      都是天龙榜上有名的大乐师。
  
      只不过如今都被云乐强行变成了传奇。
  
      他不着急出手,而是暗中开启了宇宙真眼,开始排查四周是否有隐藏的高手。
  
      ……
  
      “酒后失言?我看你现在清醒的很嘛!”
  
      发难的是吴耀辉,他恶狠狠地盯着那个中年人:“凡人就应该有凡人的觉悟,居然敢妄自非议这种事情。”
  
      “算了吧。”
  
      施冉冉懒洋洋地说:“我们是来聚会的,又不是来找茬的。”
  
      “这些凡人无知愚昧,他们的信息太过落后,还停留在天龙榜时期对韩乐的崇拜上,有些胡言乱语,也很正常。”
  
      吴耀辉微微一愣。
  
      施冉冉的性子她最清楚不过,心胸绝对不算开阔。她曾经对众乐师暗示过,但凡在城内还敢为韩乐喊冤的人,一律处死。
  
      这应该是云州智脑的意思。
  
      今天怎么转了性?
  
      旋即他一眼便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蔺衢航,顿时恍然大悟。
  
      施冉冉爱恋蔺衢航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只不过蔺衢航这人相对超然,自负就算没有云乐的帮助,也能晋升传奇,所以也不像其他人那么喜欢巴结施冉冉。
  
      “这女人还真是爱演戏。”
  
      他心中暗自吐槽,嘴上却很配合:
  
      不和凡人计较,就饶你一命。”
  
      那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连连拜谢。
  
      他的同伴刚想带着他离开,谁知道施冉冉却冷冷道:
  
      “谁说你们可以走了?”
  
      下一秒,那男子顿时入赘冰窟。
  
      “死罪可免,但还是要稍加惩戒,否则岂不是每个凡人都可以质疑云州智脑的诏令了?”
  
      她微微一笑:“割了他的舌头。”
  
      大厅里众人顿时噤若寒蝉。
  
      如此残酷的刑罚,在以前的龙城根本不可能发生!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龙城的控制者不再是凡人,而是一群仅仅听从云州智脑号令的传奇乐师。
  
      “求求你……”
  
      那男子顿时求饶。
  
      然而并无作用,门外顿时有龙城士兵走进来,将他生生架了起来。
  
      “带出去解决。”
  
      施冉冉挥挥手,笑道:“各位,我们去三楼的包厢……”
  
      大厅里的人们不忍心地闭上眼睛。
  
      惨叫声在大厅中不断回响。
  
      一桩惨案眼看就要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上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圣女大人,这茶馆的大门坏了。”
  
      “好奇怪,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还是正常的,现在却怎么也打不开。”
  
      “好像有一股奇怪的力量锁住了大门。”
  
      士兵如是汇报。
  
      施冉冉勃然大怒:“谁在暗中作梗?”
  
      一众传奇乐师也露出了惊异之色。
  
      这分明是有人暗中和他们作对。
  
      只是他们这么多人,居然都没有感知到?!
  
      “一定是那群太安人!”
  
      “他们就在隔壁包厢。听说他们一直对云州智脑的诏令非常不满意。”
  
      有人说道。
  
      施冉冉脸色一变,旋即冷笑道:
  
      “我听说太安也有一两个大乐师混进了天龙榜的队伍,变成了传奇,却不知道知恩图报,居然还想为韩乐平反。”
  
      “我没去找他们的麻烦已经是很给他们面子了,他们居然还敢阻止我做事?”
  
      说罢,她便要命令茶馆主人,将在隔壁包厢聚会的太安乐师喊出来。
  
      这一幕的发生,让韩乐也微微一怔。
  
      这也真巧了。
  
      听说太安乐师的住宅区就在附近,还真有人在隔壁包厢里啊。
  
      那茶馆主人哪里敢得罪施冉冉?
  
      如今这女人在龙城里简直是一手遮天的角色。
  
      因为云乐的信任,施家也成为了六大家族中唯一一个掌权者。
  
      施冉冉这女人之前还看不出来,现在有了权力之后,顿时原形毕露。
  
      用心胸狭窄来形容,都有些委婉了。
  
      “去去去、快去!”
  
      茶馆主人心中暗骂那中年男子多嘴,手底下却赶紧让服务员去把那几个被殃及池鱼的太安乐师喊出来。
  
      没多久,隔壁包厢里的人就愤怒无比地被龙城士兵给架出来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难道喝茶也犯法了吗?”
  
      其中一个年轻人气的满脸通红。
  
      令人感到尴尬的是,这些太安乐师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传奇乐师!
  
      他们只是一些很普通的低级乐师,不可能有动用曲境阻隔大门的力量。
  
      他们真的只是在旁边喝茶聚会而已。
  
      施冉冉心中怒火更甚,虽然大厅里众人都低着头,但她却感觉一双双嘲笑的眼神正盯着自己看。
  
      而蔺衢航就安静地站在她身边,不劝阻也不怂恿,似乎是想要看她怎么处理。
  
      “只有你们有动机动手脚。”
  
      “不是你们,难道还真是这大门自己坏了吗?”
  
      施冉冉厉喝道:“来人,这几个人,给我摧毁他们的脑域,我看你们中藏着的那个传奇乐师还能忍多久!”
  
      众人微微一愣。
  
      其余人也终于有了一丝骚动。
  
      施冉冉这分明就是公报私仇泄愤。
  
      这几个太安乐师不可能和此事有关。
  
      她找不到暗中出手的人,便拿他们出气。
  
      蔺衢航眉头微皱,不过什么也没说。
  
      吴耀辉嘿嘿一笑:
  
      “没事儿,这种活计我擅长,今天也让你们这些凡人看看什么是曲境,什么是传奇!”
  
      下一秒,在那几个年轻人愤怒而绝望的目光中,恐怖的气息在茶馆里波动起来。
  
      吴耀辉的手上燃起黑色的焰火,轻描淡写地抓向了那几个年轻人。
  
      茶馆的主人都暗中叹气。
  
      不知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龙城新建的焚尸炉里又会多几抹烟尘?
  
      太安人的遭遇让他们觉得兔死狐悲。
  
      龙城已经彻底变天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大厅里忽然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
  
      “阁下,是否有些欺人过甚?”
  
      众人定睛一看,说话的人,却是一个面生的男子。
  
      他握着一只茶杯,淡定无比地说道:
  
      “滥杀无辜,在龙城律典里,可是重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