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二十二节 背后有人

第一百二十二节 背后有人

陆妍被罢免之后,便被遣送回了~щww~~lā
  
  她得罪了云乐,日子自然不会太好过,但哪怕在这种情况下,她仍然帮韩乐准备好了入城的生命检测仪。
  
  虽说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这玩意儿对韩乐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但韩乐心中始终记挂着陆妍的人情。
  
  从一开始,这个倔强到极致的女子就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再加上她和余长歌的羁绊,他本来就不可能坐视不理。
  
  他听说她的日子不好过,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情况!
  
  陆家的人将她软禁起来也就罢了!
  
  韩乐的宇宙真眼透过那偏院,一眼便看到了那个浑身都是鲜血的少女。
  
  她的生机已经近乎断绝,唯有那双眸子仍然是闪亮无比。
  
  余长歌取回自己的眼睛之后,也将陆妍的眼睛还给了他。
  
  那双眼睛,真的很漂亮,只是现在却失去了神采。
  
  她被绑在一根铜柱之上,浑身锁链,一个男人趾高气扬地站在她身前,手里还提着血肉模糊的皮鞭。
  
  鞭子上有倒刺。
  
  他的脸上充满着戾气,似乎正在用陆妍发泄怒火。
  
  而拦住韩乐的两个人,却是两个有些奇怪的武者。
  
  他们的力量忽高忽低,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后退。”那两人冷冷道。
  
  “云乐的狗?”
  
  韩乐的声音变得前所未有的寒冷。
  
  那两人脸色一变,在这龙城之中,还从未有人敢这么称呼他们?
  
  只是他们刚想动手,身体忽然传来剧烈的痛苦!
  
  “既然本来就不是人,又何必人模狗样?”
  
  韩乐的声音云淡风轻,但手段却异常残忍。
  
  他走过那两人身侧。
  
  无数双眼睛看到,那据说是云乐大人死卫的两名高手,竟然被一股神秘力量生生撕成了碎片!
  
  血肉如雨,崩碎而下。
  
  陆家门前,血气纵横。
  
  然而韩乐却眼都没眨一下。
  
  啪!
  
  他轻轻推开那扇偏院的大门。
  
  陆家的人终于被惊动了。
  
  有些人得到了消息,自然卖乖,躲在一旁看热闹,有些人却诚惶诚恐不知道该怎么办!
  
  特别是得到云乐授意,虐待陆妍的那些人,更是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韩乐看见陆家人之中,有个男人不停地给那手持长鞭的男子打眼色,心中便已经明了。
  
  “这是云乐交代的事情,那我也不为难你们。”
  
  “所有对她下手过的人,自己出来吧。”
  
  韩乐的声音宛如死神一般冰冷。
  
  他没有忘记当初在箜篌曲境中陆妍帮过自己的事情。虽然表面上是交易,但很多事情,有了羁绊,便不是交易两字可以说得清的。
  
  韩乐心里,前所未有的愤怒。
  
  或许曾经他也是这样愤怒的,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没有这样的力量,所以他没有资格愤怒。
  
  但是现在不同了。
  
  自从他出手的那一刻开始,他便无所畏惧。
  
  无论是云乐也好,阿布纳索尔也罢。
  
  坐拥两大古神兵的韩乐,即将迈入传奇的韩乐,根本不会畏惧和他们一较高下!
  
  这云州世界,终究还是实力为尊。不同的力量体系碰撞在一起,终究是要分个你死我活。
  
  陆家的人自然也听说了一些事情,陆家家主刚想说些什么,反而是那手持皮鞭的人消息迟钝,不耐烦地看着韩乐道:
  
  “你又是谁?老子是陆妍的堂哥,这女人犯了家法,惹怒了云州智脑,我……”
  
  啪!
  
  虚空之中,一只巴掌拍下。
  
  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他整个人生生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拍成了肉泥!
  
  整座龙城都陷入了惊骇之中!
  
  韩乐不再理会其他人,他默默地走到铜柱前,将那些铁链生生撕开,却小心翼翼地没有伤到陆妍。
  
  “是你啊……”陆妍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些神采。
  
  “抱歉,我来晚了。”
  
  韩乐的道歉是真心实意的。
  
  他和陆妍曾经有过约定,他在弦界中会解决云乐,而在那个时候,就是陆妍动手的时候。
  
  只不过韩乐因为一些意外耽搁了,陆妍的计划被泄露了,才会让云乐动怒。
  
  毕竟云乐最害怕的就是被人取代在天网中的地位。
  
  陆妍现在这个局面,多少也是韩乐造成的。
  
  如果他能搞定云乐,现在她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说来晚了,不是来救她来晚了,而是之前的约定执行晚了。
  
  陆妍的眼睛依然明亮:“没关系。”
  
  “起码,我自由了。”
  
  韩乐默默抱起陆妍,转身离开。
  
  “欺负过你的人,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陆妍笑道:“干嘛这么霸道,我又不是你的女人。”
  
  韩乐的神色倒是有些古怪。
  
  陆妍说的也不错,这女人不仅不是自己的女人,而且还是和自己抢女人的女人。
  
  说起来还是情敌呢。
  
  但他这次回来,自然是要做一些事情。
  
  从陆妍这里开始,也未尝不可。
  
  “你安心养伤。”
  
  “我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包括云乐。”
  
  听到这里,陆妍的眼睛更加明亮了。
  
  半晌,她忽然问道:“她怎么样了?”
  
  韩乐神色一黯,沉默不语。
  
  半晌,他才说道:
  
  “她怀孕了。”
  
  陆妍沉默了很久,才用虚弱的声音一字一字道:
  
  “韩乐,我要杀了你。”
  
  ……
  
  神秘人出现,手撕曲境、重创纪东莱、无视云州智脑、抢走陆妍……
  
  尽管施冉冉已经封锁了互联网,但是消息还是宛如纸片一般飞遍了龙城各地。
  
  现在人们都在议论那神秘人的身份。
  
  原本很嚣张的施冉冉一行人,忽然也变得低调了起来。
  
  龙城的格局顿时变得异常微妙。
  
  所有人都在奇怪,云州智脑究竟在哪里?
  
  城外术士之王虎视眈眈,城里出了这么一个无法无天的神秘人,扬言要让所有让陆妍受辱的人付出代价。
  
  多少人一夜无眠,惴惴不安?!
  
  龙城宛如一个巨大的漩涡,所有的是非都卷在了一起。
  
  不仅陆家上下,所有相关的势力都陷入了巨大的踌躇之中。
  
  施冉冉是最痛苦的一个。
  
  所有人都在疯狂询问她关于云州智脑的消息。
  
  韩乐的出现,着实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施冉冉又何尝不是如此?
  
  他光明正大地杀死了云乐的死卫,恐怕是云乐大人的死敌,偏偏云乐现在又不在城里。
  
  现在,她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消息快点传递到云乐大人的闭关之所。
  
  否则,这龙城真的要易主了!
  
  ……
  
  龙城郊外,一处偏僻的山谷里。
  
  因为有曲境之力封锁,所以在旁人眼里,这里只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沼泽而已。
  
  山谷深处,只有一个人。
  
  他坐在地上,双目紧闭,三条龙灵挣扎着,但是依然逃脱不出他的手心。
  
  不远处,一个少女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忽然间,一只信鸢飞跃虚空,飞到了山谷里。
  
  少女忽然一伸手,将信鸢抓在了手心里。
  
  她看到了信鸢里的内容,神色稍稍一变。
  
  山谷深处的男人缓缓睁眼:“阿布纳索尔动手了?”
  
  少女缓缓摇头:“不是。”
  
  云乐好奇道:“既然不是阿布纳索尔,又有谁有资格惊动我闭关?”
  
  少女说道:“龙城里来了个厉害人物,圣女和六佬都拿他没办法。”
  
  云乐漠不关心:“只要不是阿布纳索尔打进来了,都是小事。”
  
  “不需要处理一下吗?”少女试探道。
  
  云乐似笑非笑道:“那就你去帮我处理吧。”
  
  少女摇头:“我恐怕实力不足。”
  
  “能被火龙灵看中的人,实力又怎么会不足?”云乐的声音微微带着嘲讽的意思。
  
  少女浑身冰冷,旋即又释然。
  
  “原来您早就发现了。”
  
  云乐笑道:“如果你不拉找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但你既然还敢来找我,我就瞧得起你。”
  
  “我云乐很少能看重什么人,你真的很不错。”
  
  “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处理,等我彻底熔炼三龙之后,这片大陆上,再也不会有我的敌人。”
  
  少女想了想:
  
  “这些天我一直跟着您,却也没弄明白您想要做什么。”
  
  云乐的眼底闪过一丝狂热:
  
  “你知道神吗?”
  
  少女认真道:“那是故事传说里的存在。”
  
  云乐说:
  
  “那以后,我就是传说。”
  
  说罢,他闭上眼睛,不再理会外界。
  
  少女微微躬身,手持信鸢,离开了山谷。
  
  不久之后,施冉冉受到了信鸢。
  
  云乐大人不会亲自回来,不过会有人持他的令牌,回来解决这桩麻烦事情。
  
  施冉冉心中稍定。
  
  “传消息出去,那神秘人蹦跶不了几天了。”
  
  “云乐大人虽然无暇分身,但是会派使者过来收拾他!”
  
  一时间,满城风雨。
  
  而与此同时,一个穿着浅黄色衣裳的少女,悄然来到了学院区。
  
  树人学院冷冷清清,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但她能感觉到里面奇异的气息。
  
  还有烟火气。
  
  这就证明,里面有人。
  
  她很耐心地站在门外,却始终不肯进去半步。
  
  来往的路人虽然稀少,但看见她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呼呼呼。
  
  微风渐起。
  
  龙城好久没有下雨了。
  
  她站在雨中,不闪不避,只是等待。
  
  ……
  
  “你就不去看看?”
  
  房间里,陆妍瞄了一眼窗外,烟雨朦胧间,依稀有个苗条的身影。
  
  韩乐没有抬头,也没说话。
  
  良久,那身影终究是消失在了雨中。
  
  陆妍冷笑着看着韩乐:
  
  “果然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性,负心薄幸!”
  
  韩乐平静道:
  
  “快半死的人就别这么八卦了,有套我话的功夫,不如多研究研究怎么干掉云乐。”
  
  陆妍无奈地翻了翻白眼,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眼里露出了震惊之色。
  
  韩乐冷笑道:“你是不是想说我背后有人?”
  
  陆妍怒道:“你背后本来就有人!”
  
  韩乐:“我不信。”
  
  一只手轻轻拍了拍韩乐的肩膀,有人脆生生道:
  
  “现在信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