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二十七节 审讯

第一百二十七节 审讯

    就在反抗军的小伙伴们义愤填膺的控诉韩乐的懒惰的同时。
  
      洞窟深处,韩乐虽然躺着,却依然在默默演算着曲境本源的所在地。
  
      平荒天术自然不同凡响,各种奥妙之处难以言喻。
  
      一般来说,只要出手,就极少有出问题的时候。
  
      但现在显然不是一般情况。
  
      韩乐眉头紧皱。
  
      他当然知道反抗军中其他人对自己的评价和不满,但他并不在乎。
  
      他可不是来玩过家家的。这群人虽然有着远大的理想和奋斗的热情,但想要实现,实在太过渺茫。
  
      毕竟,他们只是凡人。
  
      想要摧毁罪恶之都,终究是天方夜谭。
  
      韩乐有自己的路要走。
  
      他来这里只不过是因为当初那桩悬案,现在既然找不到悬案的更多线索,不如专心对付这一层世界。
  
      对韩乐来说,进入小弦界还有一层意义。
  
      那就是体悟传奇乐师的曲境本源。
  
      和天龙榜上那些揠苗助长的家伙不同,小弦界的每一层世界,都是真正的传奇乐师的曲境本源!
  
      体悟这些东西,对韩乐跨入传奇非常有帮助。
  
      所以他才愿意在这里多耽搁一些时间。
  
      ……
  
      “真的好奇怪。没有战歌的声音,没有曲境本源的任何痕迹。”
  
      “无往不利的平荒天术,居然失灵了。”
  
      韩乐躺在床上,眉头紧皱。
  
      这一层,好像真的蛮适合关押他的。
  
      当然,这也是韩乐不愿意直接动用红尘剑和祖树金刀的缘故,否则直接破了这小弦界,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那样太暴力了,而且获得的东西不多,韩乐将其视为最后的选择。
  
      如果能够,他当然希望用自己的办法破解小弦界的秘密。
  
      毕竟古神兵再厉害,也是身外之物,真正需要强大起来的,还是韩乐自己。
  
      他日夜冥想沉思,渐渐的,似乎找到了一些苗头。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洞窟外忽然传来了一些稀疏的声音。
  
      有人来了,而且是不速之客。
  
      韩乐很不爽。
  
      他的冥想正在关键时刻,只要再给他一点点时间,他似乎就能抓到那一丝灵光了!
  
      “喂!那个韩乐,别给老子装睡,虽然老大和绮罗姑娘仁慈,但我们辛辛苦苦工作就是为了养你这个闲人,老子第一个不服气!”
  
      来者是一个身材精瘦的青年,虽然瘦,但是肌肉线条非常明显。
  
      他是绮罗的爱慕者之一,也是当年那桩悬案的经历者。
  
      一夜之间,他们整个镇子里的人都被卷入小弦界中,在老大的凝聚下,他们重新站在一起为了一个目标而奋斗。
  
      这个目标,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非常神圣的。没有人可以亵渎。
  
      而韩乐的出现,则让他们这些努力的人显得有些心里不平衡。
  
      一旦小弦界被破,这家伙就可以坐享其成?
  
      凭什么?
  
      何况现在罪恶之都的环境非常恶劣,从司令部那里传来的消息,反抗军每日补给都非常艰难。在这种情况下,凭什么这家伙还能埋头大睡?
  
      今天本来是他们做巡逻工作,一开始也没想找岔,只不过路过韩乐洞窟的时候,突然心里有些不爽。
  
      这五个巡逻队员本来就年轻气盛,看到韩乐在睡懒觉,心头怒火顿时就无法遏制,立马就冲了进来。
  
      为首的人叫任辉,是他们的小队长。
  
      见韩乐不理会他,任辉更怒了:
  
      “喂!别以为绮罗姑娘真会罩着你!这种态度给谁看呢?你知不知道绮罗姑娘为了救你用了一次基地里本来就不多的EMP,呸!把贡献点浪费在你这种人身上,我想现在正在外面执行任务的绮罗姑娘也会懊悔不已的吧!”
  
      说到这里,韩乐突然侧身。
  
      他深吸一口气。
  
      被干扰到这种程度,他的冥想也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他打量着这五个小年轻,都是那个小镇的人,当初那桩悬案发生的时候,他们估计都是少年吧。
  
      “第一,反抗军基地并没有规定我不可以这么做。”
  
      “第二,绮罗怎么想的你去问她别问我。”
  
      “第三,你们的职责是巡逻保护,不是审问犯人。”
  
      “最后,如果话说完了,请立刻离开我的洞窟。”
  
      韩乐平静如水地说出了这番话。
  
      五个年轻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你……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任辉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
  
      韩乐淡然道:“我每天就喝一杯水吃两块面包,如果你们觉得我是蛀虫的话,我只需要一杯水就行了。”
  
      任辉觉得喉咙被什么卡住了似的,半天才闷声道:“你真的不觉得羞耻吗?”
  
      “你以为重点是面包吗?”
  
      “你不是有手有脚的大好青年吗……”
  
      韩乐不耐烦地挥手:“废话说完可以走了吗?”
  
      “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任辉身后一人冷笑道:“重要的事情,什么?”
  
      “睡觉!”
  
      韩乐仰面躺下,最后认真地回应了一句:“对我来说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说罢,他仿佛躺尸了一般,一动不动。
  
      五人面面相觑,最终愤愤离开。
  
      ……
  
      “不行,我们得给他一点教训!”
  
      五人中有人提议说:“我认识检查部的人……”
  
      任辉的面色阴晴不定,最终咬牙道:
  
      “好!”
  
      “这种人,留着也是浪费粮食!”
  
      ……
  
      次日。
  
      打扰韩乐冥想的人便从五人巡逻小队,便从了几个带着口罩的高大男子。
  
      “我们接到举报,有人给出你是罪恶之都间谍的线索,请和我们来一趟。”
  
      韩乐无奈起身,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
  
      “好吧,我和你们走。”
  
      看着韩乐被包围在中央,带离洞窟的场景,任辉一行人心中顿时觉得舒畅了许多。
  
      韩乐若有如无地看了他们一眼,他们忽然心中一凉。
  
      “是错觉么?”
  
      任辉心中有些发虚,毕竟间谍的说法,实在太不靠谱了。
  
      但事实上,韩乐并没有在意这些。
  
      他在洞中演算不出来,干脆换个环境,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灵感。
  
      这几天他一直非常疑惑。
  
      平荒天术失效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这其中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东西被他忽略了。
  
      传奇曲境,怎么会没有本源战歌呢?
  
      箜篌曲境有箜篌、浑天曲境有悠扬的琴声、苏州城曲境也是如此……韩乐一路走来,但凡曲境,都有乐声。
  
      在云洲世界,空有世界没有战歌,并不能称为一个单独的曲境。
  
      这里面是隐藏着巨大的缘由的。
  
      韩乐想不通。
  
      这小弦界的秘密,显得越发深奥了。
  
      ……
  
      不知不觉中,他被带到了审讯室。
  
      一个戴着面具的西装男子冷冷地问道:
  
      “你潜入反抗军有什么目的?”
  
      韩乐:“我没有潜入。是你们自己拉我进来的啊。”
  
      西装男子:“……”
  
      他深吸一口气:“有人说你是间谍。”
  
      韩乐:“你看我像间谍吗?”
  
      此言一出,隔离墙的背后,几个审讯专家摇头:
  
      “确实不太像,哪有这么懒的间谍。”
  
      任辉和另外一个家伙躲在角落里,尴尬地挠头。
  
      “表哥,给他一点颜色瞧瞧就好。”那家伙咳嗽到。
  
      一个穿着衬衫身材高大的男子瞪了他一眼。
  
      不过他也对韩乐进入基地以来的行为有所耳闻,给这个家伙一点教训似乎也无不可。
  
      下一秒,审讯室里的西装男子在得到命令后,语气顿时强硬了起来:
  
      “老油条啊,看起来不用点家伙你是不肯说了。”
  
      韩乐鄙视道:“你们是要屈打成招吗?”
  
      西装男子脸色一红,幸好有面具掩护。他冷冷地道:“我们只是想要调查你的目的。”
  
      “你不肯配合,也怪不得我们了。”
  
      说罢,便有一旁的机器人滋滋滋地上前,似乎想要制住韩乐。
  
      韩乐饶有兴趣地看着那机器人:“你们反抗军也用机器人?”
  
      “少说废话!”
  
      “这机器人是不是坏了,居然还有滋滋滋的声音。”韩乐乐呵呵地说。
  
      西装男子和隔离间的众人一脸看疯子的表情看着韩乐。
  
      这家伙,都被架上电刑台了,居然还这么乐观?
  
      滋滋滋!
  
      说起来,机器人的噪音还是蛮刺耳的。
  
      韩乐忽然觉得这噪音有些耳熟。
  
      只是在他沉思的时候,他已经被五花大绑,上了电刑台。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西装男子已经冷冷地下了最后通牒: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坦白从宽。”
  
      韩乐皱眉道:“别说话。”
  
      西装男子愕然。
  
      “安静。”
  
      韩乐示意说。
  
      审讯室里顿时安静下来。
  
      “你让那个机器人再动一下。”
  
      “再走两步就行。”韩乐忍不住说。
  
      西装男子点了点头,刚想指挥机器人走两步,忽然耳旁传来队长的怒骂声:
  
      “傻-逼!你在干嘛!”
  
      “他是犯人啊,你听他的话干嘛!”
  
      西装男子陡然一惊,不知不觉地居然按照韩乐的命令走了。
  
      他恼羞成怒道:“你说走两步就走两步,你以为你是谁啊?”
  
      “不肯说是吧,我就让你尝尝电刑的痛苦!”
  
      说罢,他便要按下桌面上的那个按钮。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两个声音突然在他耳旁响起:
  
      “慢!”低沉的男声。
  
      “住手!”急切的女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