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二十八节 围剿

第一百二十八节 围剿

    两个声音,一快一慢,却同时阻止了那西装男子的动作。
  
      事实上,别人看不到的面具之下,那西装男子自己都下意识地喘了一口气。
  
      这种事情其实很少有先例。
  
      他们这个部门一直比较闲,反抗军和罪恶之都势同水火的形势太明显了,间谍什么的,其实大家心知肚明,不太可能的。
  
      小弦界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监狱,就算是龙城的人,想要进来也要抱着永远出不去的觉悟,所以他们都知道,韩乐是间谍的可能性很低。
  
      苦肉计什么的,在这一层的世界根本行不通好吗。
  
      只不过大家都看不惯韩乐这些日子以来的举动罢了。
  
      现在有个台阶下,自然再好不过。
  
      只不过片刻之后,西装男子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
  
      那个女声他很熟悉,是绮罗。绮罗在反抗军中的地位很高,人缘也很好,只要韩乐平安无事,她应该也不会怎么样。
  
      但是另外一个声音。
  
      ……
  
      隔离室外,大厅里众人脸色一片惨白。
  
      “老大……”
  
      任辉忐忑无比地低下了头。
  
      其余人也是如此。
  
      “简直是胡闹!”
  
      那被叫做老大的男子面目清秀,身材有些瘦弱,戴着一副眼镜。
  
      他推门而入的时候,身后跟着绮罗。
  
      他们也是刚刚得到消息,检查部罕见的居然要审讯间谍。
  
      这在反抗军内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自然难以隐瞒,一下子便传遍了整个反抗军基地。
  
      一听到是韩乐这个名字,众人反而是幸灾乐祸,想要看看局面究竟会怎样发展。
  
      但作为反抗军的领袖,他显然不能纵容手下乱来。
  
      绮罗也是如此,她刚刚从地面执行任务回来,带回来一个重大消息,刚好这个消息和韩乐有关系。
  
      没想到自己不在基地,差点出了大事。
  
      那电刑可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了的,一看韩乐那小身板,估计根本承受不了几下!
  
      “你们在做什么!?”
  
      绮罗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怒火。
  
      虽然韩乐的行为她也非常看不惯。
  
      大好青年,居然就这么颓废自己,浪费时间,亏自己还用了一枚小型EMP冒险将他从罪恶之都救回来。
  
      但反抗军内部向来提倡自由自主,韩乐不想干活儿,别人也不能强迫他。
  
      更不能迫害他。
  
      否则反抗军内部的秩序,恐怕就要乱了套了。
  
      听到绮罗的责问,任辉主动出来领罪:
  
      “绮罗姐,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个家伙简直是浪费我们的物资,而且还厚颜无耻……”
  
      绮罗冷冷道:“然后呢?这就是你给人家乱加罪名的理由?”
  
      任辉低下了头。
  
      旁边有人打圆场道:“这不是没伤到他嘛!而且这家伙确实有些古怪啊,我总觉得他和我们不一样,审问一下也没毛病啊。”
  
      “对对对,把电刑台撤掉就好了。”
  
      反抗军首领目光如电,呵斥道:“有对自己人用刑的吗?我说过多少次,不要随便怀疑组织里的人,信任感一旦被摧毁,再想建立起来就难了。”
  
      “平时我让你们做那些事情,我有不信任过你们吗?”
  
      “这个韩乐我也了解了一下,自从进了组织,每天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洞窟,间谍不需要活动吗?”
  
      众人哑口无言。
  
      绮罗更是冷冷道:“我刚刚完成任务,从上面带回来一个重要消息,是关于韩乐的。”
  
      “罪恶之都发布的最新通缉命令,对于韩乐的重要性评价是SSS级!”
  
      SSS?!
  
      众人大吃一惊。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在罪恶之都的暴力机关体系里,哪怕是反抗军首领也只有S级别啊!
  
      这个韩乐,到底是何方神圣?
  
      想到这里,他们忍不住看向了隔离窗后的审讯室。
  
      西装男子脸色有些发虚。
  
      韩乐坐在电刑台上面色如常,忽然间,他开口道:
  
      “喂,你们唠叨半天商量好没有啊?”
  
      他的声音直接穿透了审讯室,传到了众人耳中。
  
      所有人惊得目瞪口呆。
  
      “他、他能看到我们?”
  
      有人踉跄了一步,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要知道,隔离间的玻璃是单面透视的,按理说,韩乐根本看不到、也听不到。
  
      但眼下古怪的情形却清晰地说明了一点。
  
      这家伙好像真的看见了他们,并且在和他们说话。
  
      “阁下……很抱歉。”
  
      那反抗军首领反应最快,虽然惊异,但隔着玻璃依然道歉道:“是我管教不周……”
  
      “我的这些部下们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恶意,这样吧,我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您补偿,您大可以提要求。”
  
      韩乐皱了皱眉毛,没有理会隔离间里的人,反而看向了审讯室里的西装男子。
  
      “啊?”西装男子有些发愣,心虚道:“你看我干什么?”
  
      韩乐平静地说:
  
      “听到没有,你们老大让你听我的。”
  
      “快,让那小机器人走两步?”
  
      所有人顿时傻在了那里。
  
      韩乐的脑回路显然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畴。
  
      西装男子哦了一声,立马命令那机器人再次行动。
  
      滋滋滋的声音在审讯室里响起。
  
      有些刺耳。
  
      “韩乐,你先从电刑台上下来……”绮罗干脆走了进去。
  
      谁知道韩乐一脸严肃地对她说:
  
      “安静。”
  
      滋滋滋。
  
      滋滋滋。
  
      他闭上眼睛,似乎捕捉到了什么。
  
      ……
  
      罪恶之都,最高指挥塔。
  
      麻木的女人站在身侧,全-裸的身姿依旧曼妙,但谢君师却仿佛根本没有看见过一般。
  
      此时此刻,他的大荧幕上,显示着一封神秘邮件。
  
      邮件里,清晰地描述着反抗军在地下的坐标地址。
  
      匿名信。
  
      一般来说,这种匿名信谢君师根本不会重视,因为有可能是反抗军的烟雾弹,甚至是布下的陷阱。
  
      但是这封匿名信里,前所未有地点出了反抗军基地的布防和所有弱点,以及为何他们能从罪恶之都超高科技水平的扫描下屡次隐身的根本原因。
  
      这就让谢君师有些心动了。
  
      更何况,这封信里,还有韩乐的照片。
  
      不管这封信来自何方,其真实性似乎无需置疑。
  
      “只要找到韩乐,杀了他,我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什么体悟传奇乐师的曲境,这种鬼地方,连个女人都没有,都是死气沉沉的机器人,让老子体悟个几把啊!”
  
      谢君师烦躁地关闭了邮件。
  
      犹豫了一会儿,他觉得不能错失这次的机会。
  
      小弦界的看守工作,本来就是枯燥无味的,自从上次犯错之后,他的看守日期便显得遥遥无期。
  
      哪怕六佬之中的一位是自己的叔叔,自己也没办法提前离开。
  
      这次的韩乐,六佬都非常看重,如果自己能够杀了他……
  
      “不能轻敌。这家伙据说很强,就连媚玉都这么重视他,那么一定有他的道理。”
  
      “不过也不用想太多,只要来到了地面上,他就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谢君师深吸一口气。
  
      作为守护者之一,在罪恶之都的地盘上,身为大乐师的他,可以拥有传奇级别的力量!
  
      这也是他在这片曲境中掌握的特殊权限!
  
      “全军出动!”
  
      “封锁目标区域。”
  
      “这次,我要让那些藏在地下的老鼠知道,谁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宰!”
  
      谢君师冷冷地下了命令。
  
      在那一瞬间,罪恶之都所有机械全部运转起来。
  
      各式各样的机器人如鱼龙般离开仓库,冲着黑暗的地底,发起了新一轮的围剿!
  
      ……
  
      无边的黑暗。
  
      在这里,任何光辉都会被吞噬,只剩下黑色调充斥着弦界的每一寸角落。
  
      这是小弦界的第六层,也被称为魔鬼城。
  
      低沉的嗓音响起:“看起来你很不喜欢谢瑜的侄子。”
  
      媚玉的声音回应道:“哪里有,他不是想要离开吗,我就给他一个离开的机会。”
  
      “韩乐有古神兵,谢君师这是在找死。”那人回应道:“而且关于第一层的秘密,你擅自泄露给第一层的守护者,这已经是违反了小弦界的规矩了。”
  
      媚玉淡定道:“谢君师自己要找死,管我什么事?”
  
      “说起来这家伙是真的蠢,他竟然质疑为何弦界第一层要有反抗军的设定……”
  
      “呵呵,这么设计才显得当初那位大人的高明之处啊,将所有犯人集中在一个地方,就好像圈养牛羊一样,只待时机成熟,便能轻易一锅端。”
  
      “我给谢君师指了一条明路,只可惜,这群牛羊里,好像混了一只怪物进去。”
  
      她的声音虽然平淡,但却带着一丝杀意。
  
      碍于谢瑜的面子,她不好直接杀谢君师,但是对于这个男人,她实在厌恶到了极点,贪图自己的美色,居然动用手里的权限制作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机器人玩弄。
  
      这简直让她作呕。
  
      让他死在韩乐手里,已经是她顾忌谢瑜的面子了。
  
      “怪物?”那低沉的声音陡然拔高了一个调:“你对那个韩乐的评价这么高?”
  
      “一个连传奇都不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媚玉打断道:
  
      “他是今年的天龙榜首。”
  
      一听到最后那四个字,空气仿佛忽然沉闷了下来。
  
      “原明白了。”
  
      “我会在这里等他,然后取回当年我失去的东西。”
  
      “天龙榜啊……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啊……”
  
      那人低声呢喃,似叹息,似追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