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三十六节 钻地魔虫!

第一百三十六节 钻地魔虫!

    恐怖降临。
  
      这并非是一种描绘情景的形容词,而是韩乐真真切切感受到的情绪!
  
      那种情绪根本无法控制,仿佛自他内心深处涌动而出,就连意志坚定如他,都罕见地出现了失神的情况!
  
      “怎么可能?”
  
      “这个世界分明被设定成一个没有任何超能力的世界……”
  
      “所有力量体系都被封印住了,为什么会存在这么可怕的怪物……”
  
      “这个曲境……这个曲境的主人是怎么做到的?”
  
      韩乐内心中罕见地掀起滔天巨浪。
  
      自从他进入小弦界中,这是他第一次有些失态。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僵硬,甚至无法动弹。
  
      这完全不可能!
  
      但现实摆在他眼前,他不得不低头。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女子被衣柜里的怪物一点一点地吞入腹中,却什么都做不了。
  
      尖叫声仿佛并没有传出去,走廊外面也没有动静。
  
      酒店301房间里,一切都安静地诡异。
  
      韩乐知道,一定是这怪物的力量影响了声音的传播,否则肯定会有人过来查看。
  
      轱辘轱辘。
  
      韩乐瞪大了双眼。
  
      那怪物终于吃力地从衣柜里爬了出来。
  
      该怎么描述这头怪物呢?
  
      他的身躯就好像一个湛蓝色的口袋,上面覆盖着粗壮的绒毛和厚实的脂肪,但仔细看上去,却有无数细小的倒刺覆盖在绒毛之上,显得极为危险。
  
      最令人作呕的是他的“头部”。
  
      他的头部由一个类似裸露大脑和无数条舌头环绕而成,最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口子。
  
      韩乐还能在那口子入口处,看见一条新鲜的腿。
  
      那是那个女人的腿。
  
      韩乐感到无法呼吸。
  
      “我、我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完全动不了!”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一种疯狂而混乱的念头不断冲击着他的脑域。
  
      也就是他的魂力非常惊人,换成普通人,恐怕早就发疯了!
  
      其实从客观角度来看,这怪物虽然非常丑陋恶心,严重反人类的形象的确会让人作呕,但其危险性似乎并没有那么高。
  
      女子被突袭,只是因为离得太近,没办法躲开。
  
      此时的韩乐和他尚且有一段距离,按道理来说,以对方表现出来的笨拙,韩乐想要逃走完全是绰绰有余。
  
      但是他动不了。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怪物慢吞吞地蠕动过来!
  
      就连呐喊,求救,他都做不到!
  
      “这……一定有问题!”
  
      强大的魂力终究是让韩乐冷静了下来。
  
      啪。
  
      一条舌头伸了过来,差点就够到韩乐的鼻子了。
  
      有些滑稽的是,这条舌头太短,他还需要再往前挪一挪。
  
      怪物似乎有些不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又试图往前走。
  
      韩乐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
  
      他的思维前所未有的冷静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手腕上传来剧烈地疼痛。
  
      他下意识地望了过去,却发现是一个黑色的印记。
  
      这个印记,有些熟悉。
  
      他分明记得,刚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他身上是没有这种印记的!
  
      “等等……为什么这个印记,有些眼熟?”
  
      突然,韩乐仿佛想到了什么。
  
      咕噜咕噜。
  
      那怪物已经靠近了韩乐。
  
      这一次,他准备直接一口吞掉这次的祭品。
  
      ……
  
      隔壁间。
  
      召唤仪式的道具早就被撤去。
  
      一切都安排妥当。
  
      隔壁的尖叫声消失之后,白衬衫就知道,那个新人死定了。
  
      “这样一来,我又能躲过一阵子了吧。”
  
      “可恶,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难道……真的要去那个地方吗?”
  
      虽然解决了燃眉之急,但他依然显得非常焦虑。
  
      这个世界独特的法则让这里的死刑犯每天仿佛活在地狱之中。的确,他们不会立马死去,但是那种被死亡阴影所时刻笼罩的恐惧。
  
      那种突如其来就会丧命的可能性。
  
      “会发疯的。”
  
      白衬衫还记得自己的同伴是如何自杀的,那一幕,他永生难忘——
  
      那个曾经坚强无比的男人,在手腕上累积了七个印记之中,最终崩溃了。他亲自挖出了自己的眼珠和心肝,一寸一寸地将其献给虚空中的邪神。
  
      发疯,然后死去。
  
      这就是他们的宿命。
  
      这就是这个世界最恐怖之处。
  
      白衬衫知道,那一天对自己来说,也是迟早的事情。
  
      “不管了,能拖一天是一天。”
  
      他整理了一下东西,决定过去看看。
  
      差不多应该结束了,旧日支配者的使者不会在人类的世界呆太久。
  
      那个新人应该可以满足他的需求。
  
      他需要过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机缘。
  
      ……
  
      走廊上。
  
      白衬衫若无其事地试探了一下。
  
      果然,301的门没锁。
  
      他的脸上泛起一丝微笑,下一秒,他推门而入。
  
      刹那间,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因为一把光剑,抵住了他的脖子,他预想中已经死亡的那个新人,正冷冷地看着他。
  
      屋子里,还有一具魔物的尸体!
  
      他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
  
      “你随便一个让我误会的动作,都可能丢掉自己的性命。”
  
      韩乐淡淡地说道:
  
      “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聊聊。大作家。”
  
      他的语气略带嘲讽。
  
      白衬衫意识到,这个新人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
  
      他已经看穿了自己的身份。
  
      但他更在意的是,对方是怎么从魔物手中逃离,甚至反杀了这头怪物的!
  
      没有人能从那种恐惧中摆脱!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韩乐的手腕。
  
      洁白无瑕,没有任何黑色的印记!
  
      那一刹那,白衬衫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你你你……”
  
      他的舌头都要打结了。
  
      “什么你你你的,滚进去!”
  
      “给老子趴下!”
  
      “自己坦白吧。”
  
      韩乐没好气地说道。
  
      啪!
  
      301的门被关上,酒店房间里,只剩下有些虚弱的韩乐和沉浸在震惊中的白衬衫。
  
      ……
  
      几分钟之前。
  
      在魔物吞入腹中的那一瞬间,韩乐终于想起这个世界为何有些眼熟了。
  
      他猜的没错,构筑这个曲境的本源肯定是源胎。只不过这个源胎中记载的信息,是来自于地球——或者说地球的某个平行时空。
  
      而在那个平行时空中,存在一种神秘的力量体系。
  
      克苏鲁世界。
  
      而眼前的这头怪物,就是一种名为钻地魔虫的神话生物。
  
      韩乐之所以没有办法动弹,是因为在这个世界的法则中,人类遇到神话生物,都会因为“无法理解”而陷入疯狂、恐惧、崩溃的状态。
  
      那黑色的印记,便是其中的代表。
  
      韩乐现在的身体毕竟被封印了所有力量,自然无法做出抵抗。
  
      但事实上,只要明白了这一点,一切便非常容易解决了。
  
      千钧一发之际,韩乐动用红尘剑意,封印了自己的“恐惧”。
  
      是的,他的力量虽然都被压到了普通人的水平,但法器和古神兵依然是可以使用的。
  
      这古神兵超然于小弦界之上的地方。
  
      如果不是韩乐想要进一步体悟传奇乐师的曲境,他早就可以一剑劈开小弦界!
  
      红尘剑实在太强大了,哪怕是一缕小小的剑意,也足以震慑魔物。
  
      当然韩乐也没有动用红尘剑意,那样就失去了他体悟曲境本源的初衷。
  
      他只是封印了自己的恐惧和疯狂等负面情绪。
  
      而在克苏鲁世界中,这些情绪被称为SAN值,是导致“玩家”或者“调查员”死亡的大部分因素。
  
      恐惧消失之后,那神秘的黑色印记也随之消失。
  
      韩乐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
  
      他以不算敏捷的身手躲过了钻地魔虫的袭击,然后侧身钻进了浴室里。
  
      似乎是被韩乐惹怒了,这头钻地魔虫也跟了进来。
  
      其实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会避开的,但韩乐用红尘剑意稍微阻隔了一下他的感知。
  
      然后他就完蛋了。
  
      是的。
  
      钻地魔虫作为克苏鲁神话体系中的小喽喽,拥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弱点。
  
      怕水。
  
      而且不是普通的怕,是足以致死的畏惧!
  
      哗啦啦!
  
      韩乐直接打开花洒,并且跳到了浴缸里,将里面的水用小水盆不断扑向了那钻地魔虫!
  
      钻地魔虫动作本来就笨拙,被骗到了浴室里,在韩乐的攻势之下,顿时便萎靡不振。
  
      没多久就死了。
  
      “这应该是一头成长期的钻地魔虫……”
  
      “幸好当年跑团的时候,知道一些必要的知识。”
  
      韩乐忍不住捏了一把汗。
  
      如果真的被这小小魔物逼出了古神兵,那才是最丢人的。
  
      既然是克苏鲁的世界,韩乐就没什么兴趣了。
  
      他能感应到,这里没有平荒天书。
  
      他的目标是尽快进入下一层世界。
  
      只不过他需要一个向导和突破口。
  
      当然,他也知道魔物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
  
      是有人在召唤他。
  
      于是他休息了一会儿,将魔物拖到房间里,然后埋伏在门后。
  
      龙泉剑已经很久没用了,尽管在这个世界使用光剑好像有点太过拉风了些,但韩乐手头上也没有其他趁手的利器。
  
      总不能拿着短木棍威胁别人吧?
  
      果不其然,白衬衫出现了。
  
      之前的一切,都是他布的局。
  
      目的,就是让韩乐替死。
  
      ……
  
      “替死?”
  
      韩乐微微眯起眼睛:“为什么你需要找人替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