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三十八节 调查者们

第一百三十八节 调查者们


      陆妍的话让谢瑜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之色。
  
      “你在说什么?”
  
      他有些愤怒。
  
      陆妍露出高傲的笑容:“看来你还被蒙在鼓里。”
  
      “六佬之间,你的地位好像不够高啊。”
  
      谢瑜冷冷道:“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你恐怕是打错了算盘。”
  
      陆妍摇了摇头:“我可没兴趣干那种事情。”
  
      “不过云州智脑的粒子屏障已经要碎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就在这几天。”
  
      “不然,你以为施冉冉和南正子他们在忙什么?”
  
      “对你们来说,有什么还能比看守韩乐更重要的事情么?”
  
      谢瑜脸色一沉。
  
      陆妍的话似乎并非没有道理,除了第一天南正子亲自看守之外,后来便让人来轮换。
  
      术士之王的战书连连,谢瑜一直觉得只要避战就行。
  
      他压根就没考虑过城破的可能性!
  
      因为,在他的信仰之中,云乐大人是无所不能的。
  
      他一定能将这次的危机从容化解——至于韩乐,只不过是个有些运气的跳梁小丑罢了。
  
      大罗山又怎么了?
  
      当年……呵呵。
  
      想到这里,谢瑜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只是他有些狐疑地问道:
  
      “粒子屏障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你早就被剥夺雅典娜化身的身份了。”
  
      这件事情,是谢瑜亲眼所见,肯定不会有假。
  
      陆妍虽然之前是龙城圣女,但是云乐回城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雅典娜的化身从陆妍体内强行拔出来。
  
      这个举动,给陆妍造成了巨大的创伤,再加上后续在陆家的惨遇,若不是韩乐及时出现,恐怕她真的要死了。
  
      饶是如此,在旁人眼里,特别是云乐嫡系眼中,陆妍已经是半个死人,成不了什么气候。
  
      只是今日的陆妍,似乎有些不同。
  
      谢瑜也就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然而陆妍却根本不想再和他废话了。这种老古董,根本是食古不化,没有商量的必要了。
  
      “你管我哪里知道的情报?”
  
      她转身要走。
  
      谢瑜厉声喝道:“你要去哪儿?”
  
      陆妍定定地说:“我要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
  
      “我要让大家都知道,现在龙城唯一一个可以对付阿布纳索尔的人,却被你们锁在龙城地牢里。”
  
      谢瑜仿佛看傻瓜一样的看着陆妍:“你以为我是摆设么?”
  
      还有包围在树人学院附近的龙城守卫。
  
      陆妍想要离开,恐怕是痴人说梦。
  
      但是下一秒,谢瑜的脸色顿时大变。
  
      因为陆妍的身体,竟然离地而起,徐徐漂浮在了空中。
  
      她转过身来,微微一笑:“我觉得呀。”
  
      “你就是个摆设。”
  
      说罢,她竟再也不回头,直接飞走了。
  
      没人阻止她,因为没人能阻止她。
  
      士兵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而唯一能做出反应的谢瑜也愣在了那里。
  
      他看到了陆妍的眼睛,那双漂亮的眸子里,闪烁着的神火!
  
      那是……雅典娜的标志。
  
      属于陆妍的雅典娜,又回来了。
  
      这怎么可能?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云乐大人出了什么事情?
  
      一时之间,谢瑜方寸大乱。
  
      因为他知道,只有云乐出了问题,陆妍才有可能夺回自己的雅典娜化身!
  
      龙城之上,风云陡然变幻。
  
      有学院区的路人经过,看了看天气,呢喃了一句:
  
      “又要变天了呀。”
  
      ……
  
      小弦界,第二曲境,类似地球的平行时空。
  
      崎岖的山道乍一看风景颇为美丽,但走起路却让人叫苦不迭。
  
      特别是韩乐现在这副身体,根本就是普通人的体质,走平路也就罢了。
  
      这种恐怖的山路,对他来说还真是个巨大的考验。
  
      哪怕他和白衬衫的行礼都被后面两个壮汉扛着了,他还是觉得有些吃不消。
  
      额头上,汗水涔涔。
  
      这是加拿大北部某偏远小镇的山区,所谓的末日山庄,就隐藏在这连公路都没通的鬼地方!
  
      根据白衬衫从调查者组织那里获得的情报,已经有不少调查者在末日山庄布局了。
  
      就在这几天,事情就要有眉目了。
  
      他们来的正巧。
  
      “应该还有一段距离。”
  
      “山庄就在那座山后面的一个小盆地里,他们在这里发现圣器,也是很偶然的事情。”
  
      “不过有圣器的地方,一定会有神话生物,他们容易被圣器的力量所吸引,但他们的力量太弱小,容易被圣器伤害到,所以只能徘徊在圣器笼罩的范围之内。”
  
      “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
  
      白衬衫的名字叫做贺冠年,乍一听这名字的时候,韩乐仿佛有些熟悉,只是他怎么样都想不起来,便作罢了。
  
      两人一路从地球的另外一端飞到这边来,这期间舟车劳顿之苦自然是免不了的。
  
      让韩乐比较满意的是,自从自己展示出足以击杀神话生物的手段之后,贺冠年的确对自己心悦诚服的样子。
  
      一路以小弟自居,至少物质上伺候的韩乐非常舒服。
  
      不得不说,有钱就是爽啊。
  
      可惜再有钱,这鬼地方的山路还是要走。
  
      没多久,他们跨越那座山峰,来到了一处平台之上。
  
      从这里俯瞰下去,一座城堡傲然伫立,那小小的盆地里,绿荫遍地,景色美的仿佛油画一般。
  
      “真漂亮。”韩乐感慨道。
  
      “你有没有觉得,那座城堡和四周围的盆地山川组合在一起,像一只眼睛?”
  
      贺冠年认真地说。
  
      韩乐呵呵笑道:“你身上的恐惧印记叠加的太多了。”
  
      “事实上,在我眼里,就是一座城堡和一个盆地而已。”
  
      “别自己吓自己了。”
  
      贺冠年还想说些什么,韩乐却拉着他往下走了。
  
      山路往下最是艰难,好不容易下了山,韩乐觉得两条腿都废了。
  
      “哟,还带着新人,看起来你心情不错嘛,丝毫没有大限将至的觉悟。”
  
      调笑声响起。
  
      前方的小林子里,一个穿着黑色皮裤皮衣的女子好整以暇地看着贺冠年。
  
      “葛茹,你也来了?你不是还没到次数吗?”
  
      贺冠年迎了上去,有些惊讶。
  
      双方碰头之后,贺冠年简单介绍了一下。葛茹算是贺冠年在调查者组织里较为交好的一位了。
  
      得知贺冠年也要来末日山庄,她是特意出来迎接的。
  
      按照贺冠年的说法,葛茹运气很好,避开了好几次神话生物,所以手腕上的恐惧印记不超过四个。
  
      这末日山庄危险性极大,大部分来这里的调查者,都是大限将至。
  
      也就是和贺冠年一样,有六个恐惧印记的存在。
  
      “走吧,我们进去说话,他们可没我这么好的脾气。”
  
      葛茹笑着说。
  
      她很自然地拉起了贺冠年的手。
  
      至于韩乐,她只是最初看了一眼,便没有怎么在乎。
  
      贺冠年有些忐忑地看了韩乐一眼,但是在韩乐的眼神暗示之下,终于安心。
  
      那两个壮汉将行李送到城堡里,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毕竟这里发生的一切,已经让整个小镇都为之震惊。
  
      警察们已经离开了。
  
      目前是一群号称是超能力者的家伙控制着这座城堡。
  
      希望他们能解决末日山庄的邪魔吧。
  
      “你们先进去吧,我在外面转转。”
  
      韩乐随口说了一句。
  
      贺冠年点了点头。
  
      葛茹的眼里闪过一丝异色。
  
      ……
  
      夜晚。末日山庄,或者说是末日城堡的前厅。
  
      篝火熊熊燃烧,大量的白色蜡烛照亮了大厅里的每一寸角落。
  
      调查者们在这里碰头。
  
      出乎韩乐预料的,在调查这里,贺冠年似乎是个狠角色,不少人对他都有些忌惮。
  
      除了葛茹之外,在场的还有四名其他调查者。
  
      一个穿风衣的中年壮汉,身上挂满了武器和担架,韩乐依稀看到他风衣里还藏着银色的小刀和一些瓶瓶罐罐。
  
      一个看似慈祥的老人,胸前挂着十字架,手里死死抱着一本古怪的书籍。
  
      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身上非常违和地背着一柄长剑,有些像古代的剑客。
  
      还有一个烫着波浪头的女人,脸上的妆浓的吓死人,身上的香水都能杀蟑螂了。
  
      “既然你贺冠年要加入,我们没有任何异议。”
  
      老人笑眯眯地说:“事实上,大家都是将死之人,本来就该通力合作才对。”
  
      贺冠年平静道:“你们找到什么线索了?”
  
      “我们找到了圣器的下落。”
  
      老人捏着胸口的十字架笑道:“就在这座城堡里,而且位置非常确定,就在后庭。”
  
      贺冠年却没有任何激动的意思:
  
      “遇到麻烦了?”
  
      老人点头:“想要进城堡后庭,必须经过一个走廊,那条走廊,非常不祥。”
  
      众人齐齐皱眉。
  
      韩乐知道,所谓不祥,在调查者的术语里,其实就是存在神话生物出没的痕迹的意思。
  
      他们来这里已经做足了外围调查和准备。
  
      但是却没人敢当先锋开路。
  
      明明走廊之后就是升起,但他们却各怀鬼胎。
  
      韩乐轻轻一笑。
  
      谁知道这一笑落在那中年壮汉眼里,似乎变成了嘲笑:
  
      “小子!你笑什么?”
  
      “贺冠年,你想要分一杯羹我不反对,但我们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前期工作,你直接加进来不合适吧啊?”
  
      “怎么着也得出点力才对。我看不如这样。”
  
      他指着韩乐说:
  
      “让这小子,给我们探路。”
  
      其余几人不怀好意的目光立刻投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