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四十一节 召唤

第一百四十一节 召唤

贺冠年有点蒙。
  
  红袖章是什么玩意儿?
  
  不过邪字他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他脸色微微一变,他的确是邪组织的人,只不过韩乐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是自己人?不对啊,如果韩乐是邪的新人,自己一定会有所感应。
  
  他有些为难地看着韩乐,承认不是,不承认也不是。
  
  只是这副样子,韩乐心中便已经了然。
  
  他也有些感慨。
  
  没想到这小弦界里,还藏着这么多秘密,还有这么多偶遇。
  
  何百炼和石拓镇的人,便是其一。
  
  谁能想到,在第二层,杀人犯聚集之地,还能遇到太安市的老乡。
  
  而且这个老乡,和自己多少也有些关系。
  
  韩乐想了想,拍了拍贺冠年的肩膀:
  
  “既然你是红袖章的部下,我肯定不会让你轻易挂掉的。”
  
  贺冠年面色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只能试探性地问:“红袖章是谁?”
  
  “你们老大是谁?”韩乐笑道。
  
  “我们不知道老大是谁……”贺冠年纳闷道。
  
  韩乐:
  
  “……”
  
  红袖章的邪,到底是个什么组织啊!
  
  如果不是韩乐记性好,突然回忆起了当初在太安知道的一些情报,恐怕还猜不出贺冠年的身份!
  
  当初在青云榜的时候,韩乐便听说,历年新秀乐师都神秘失踪。
  
  许多前代的新芽榜首也在其中。
  
  韩乐当时还特意去差了资料,确认了事实情况。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记得贺冠年的名字。
  
  后来,在东云山上,他了解到,这些人是加入了红袖章的邪组织。
  
  邪组织的目的,似乎是为了调查云州智脑的一些东西。
  
  起初是红袖章和龙城那边的人合作创立的,后来双方似乎有了一些分歧,最终闹得有些僵。
  
  具体情况,韩乐也不清楚。
  
  贺冠年口中的秘密,既然他不愿意说,韩乐也不会逼迫。
  
  只是看在红袖章的份上,贺冠年他是一定要保了。
  
  接下来,韩乐便岔开话题。
  
  两人又聊了聊太安市的风景人情,贺冠年的眼圈都有些发红了。
  
  他已经离开太安七年了。
  
  很多东西,在韩乐口中说出来,都给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太安……”
  
  他低声呢喃。
  
  韩乐刚想说些什么,便在这个时候,一种突然的悸动陡然在城堡里所有人的内心深处涌现!
  
  “来了!”
  
  老者捏紧十字架,露出一丝忐忑之色。
  
  恐怖的气息在靠近,除了韩乐和贺冠年之外的所有人,都在瑟瑟发抖。
  
  他们的眼神很奇怪。
  
  有狂热,有敬畏,有恐惧,有激动。
  
  他们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但又非常惧怕。
  
  突然间,他们五人仿佛商量好似的,同时冲入了那座祭坛之中。
  
  祭坛外,只剩下了韩乐和贺冠年两人。
  
  葛茹看向贺冠年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愧疚。
  
  “你们要干嘛?”
  
  似乎受到了韩乐的感染,贺冠年也变得淡定了许多,哪怕是质问,也显得云淡风轻。
  
  俗称,装逼范儿。
  
  他们五人却仿佛无视了贺冠年的质问。
  
  他们每个人伸出右手,抓住了圣器法杖。
  
  下一秒,老者摊开手里的魔法书,开始高声咏唱。
  
  风云变动!
  
  大地颤抖,仿佛有什么来自太古的生物,真正逐渐苏醒。
  
  “原来他们想要召唤旧日支配者。”
  
  韩乐冷静地说道:“之所以每个人都抓住圣器,是因为惧怕,旧日支配者单单是气息,都足以让他们疯狂。”
  
  “圣器可以让他们保持一定的清醒。”
  
  “不过你们是不是有些太能作死了,旧日支配者过来,可不是那么轻易能打发走的!”
  
  葛茹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他们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韩乐看在眼里,并且识破了意图。
  
  不过事到如今,他们也别无选择。
  
  恐惧风暴已经笼罩了这座城堡。
  
  在他们看来,韩乐的胆子再大,也要被这股力量所摧毁!
  
  然而很快的,他们意识到了不对。
  
  在恐惧天灾的笼罩下,没有圣器力量保护的韩乐和贺冠年,竟然纹丝不动。
  
  他们看向五人的目光,就好像在看白痴一样。
  
  “老头你的召唤术有问题吧!”
  
  “根本没有旧日支配者吧?”
  
  中年大汉一看韩乐和贺冠年都没事儿,气的直接松了手。
  
  然而下一秒,突入起来的尖叫声撕裂了他的耳膜!
  
  他整个人捂住耳朵,眼球充血,无数恐怖的画面冲刺着他的脑域!
  
  “啊……!”
  
  中年大汉突然跪在地上,仰天长啸,他双手胡乱地在大地上抓着,整个人状若癫狂!
  
  失去了圣器的保护。
  
  他的理智直接崩溃了!
  
  旧日支配者的气息,是正常人类无法理解的存在。
  
  这就是克苏鲁世界的设定!
  
  其余四人大吃一惊,眼看那大汉红着眼要来对付他们,幸好那少年眼疾手快,单手一剑,便将他的脑袋割了下来。
  
  大汉身首分家,却吓得其余四人冷汗迭迭。
  
  只是等他们回过神来,看韩乐和贺冠年的时候,却分明带着惊恐和畏惧。
  
  这两个人,居然不怕旧日支配者的气息……
  
  “趁着那大家伙还没过来,聊聊呗?”
  
  韩乐轻松问道:“你们到底想干嘛?都死到临头了还想作死,旧日支配者不会因为你们是狂信徒而放你们一命,反而会吃掉你们。”
  
  老人缓缓将魔法书合上。
  
  城堡依旧在颤抖。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我们从一本古书中找到了超脱之法。”
  
  “只要将圣器献祭给旧日支配者,我们身上的恐惧印记便会消除一些,这样我们可以多活一段时间。”
  
  “我们不会召唤真正的旧日支配者,我们召唤的只是他的投影而已。”
  
  “到时候将圣器献祭过去就好。”
  
  韩乐的脸上露出一丝嘲弄之色:“没了圣器,你们拿什么抵抗旧日支配者的气息,哪怕是投影,你们也会疯掉的吧?”
  
  老人强装镇定:“我们自然有办法。”
  
  韩乐不再多问。
  
  老人的召唤术已经生效。
  
  没多久,一个黑暗的影子从城堡深处钻了出来。
  
  “伟大的旧日支配者,吾等以信徒之名,献上圣器。”
  
  老者高声呐喊。
  
  紧接着,是一段咕噜咕噜的咒语,韩乐听不太懂。
  
  “他在说什么。”贺冠年问。
  
  韩乐想了想:“听不懂,方言吧。”
  
  贺冠年差点没一口口水呛住。
  
  伴随着老者的奇异语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恐惧风暴消失了。旧日支配者的气息也收敛起来。
  
  幸存四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们擦了一把汗。
  
  他们小心翼翼地松开手,确定旧日支配者的气息不会让自己疯狂和崩溃之后,终于快步离开了祭坛。
  
  那影子猛然扑向祭坛。
  
  只是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想到的是,韩乐突然出手!
  
  他本来就离得近看热闹,四人组觉得他高深莫测,也没敢乱来;而旧日支配者的影子压根就没把人类这种生物放在眼里!
  
  这就给了韩乐可乘之机。
  
  他几步便冲到了祭坛上,一把抓住了圣器,将法杖直接拔了出来!
  
  影子发出尖啸声!
  
  没有了圣器作为根源,老者的召唤术便宛如失去了一半的力量来源,投影显得有些虚化起来。
  
  它甚至无法靠近祭坛!
  
  “你、你在做什么!?”
  
  其余四人吓得屁滚尿流。
  
  贺冠年虽然惊讶,但是并没有太多情绪起伏,或许是习惯了。
  
  韩乐手持法杖,对着那影子问道:
  
  “是不是很想要?”
  
  影子发出低低的尖啸声。
  
  “说中文。”
  
  韩乐不耐烦道:“方言听不懂。”
  
  影子似乎感受到了韩乐的不敬,发出愤怒的尖啸声。
  
  老者心惊胆战地翻译道:“尊者大人让你立刻按照约定献祭圣器,否则……”
  
  “否则如何?”
  
  韩乐干笑道:“这是你们的约定,和我无关。”
  
  他又看向了那影子:“是不是真的很想要啊。”
  
  说着,他竟然将那法杖向影子那边送了送。
  
  影子似乎想要靠近那法杖,居然还非常人性化地点了点头。
  
  只是。
  
  眼看那影子和圣器便要发生接触,韩乐陡然往回一缩,整个人又躲回了祭坛里。
  
  “想要的话,就进来拿啊!”
  
  他笑着说。
  
  其余四人不可思议地看着韩乐。
  
  葛茹怒喝道:“你这是在挑衅旧日支配者!”
  
  那影子暴怒不已,绕着祭坛疯狂旋转,却被一股神秘力量所阻止,怎么都进不去!
  
  毕竟他只是一个投影,先前老者是将圣器力量转移到了召唤法阵上。现在韩乐掌控圣器,守护区区一个祭坛,还是很简单的。
  
  影子彻底暴走了。
  
  韩乐淡定看戏。
  
  老者最早遭殃,他被愤怒之下的影子一卷,顿时化为一身血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十字架摔在了草坪上。
  
  “这家伙怎么样?”韩乐问抽空跑进祭坛的贺冠年。
  
  贺冠年露出一丝厌恶之色:“猥-亵-幼童、奸-杀妇女,十恶不赦。”
  
  “剩下的人呢?”韩乐问。
  
  贺冠年想了想:“除了葛茹是为丈夫报仇杀的人,其余的,都是该死的家伙。”
  
  韩乐点头,看着葛茹:“给你个机会进来。”
  
  葛茹一脸懵逼地看着韩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韩乐摇了摇法杖,似乎在**那影子。
  
  “如你所见,我在挑衅旧日支配者的投影。”
  
  “因为……”
  
  “我要把它的本体激怒出来。”
  
  话音未落。
  
  轰隆隆!
  
  城堡地下,一个巨大的影子轰然蹿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