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五十八节 若我是男儿

第一百五十八节 若我是男儿

陆妍此言一出,就连韩乐自己都愣了一下!
  
  他刚刚明明在小弦界之中,为何现在突然来到了这史前遗迹里!
  
  难道那思念之火,居然还有时空转移的能力不成?
  
  只不过此时此刻,他的形态有些щЩш..1a
  
  他感觉不到自己的肉身,只能感觉到,一团火焰包裹着自己。
  
  在旁人眼里,韩乐倒是一个普通人的样子,只不过没有影子,身体看上去也有些虚。
  
  “你这是化身?”
  
  水龙灵微微有些惊讶,之前她还见过韩乐,没有进入小弦界之前的韩乐,没有这么强啊。
  
  韩乐知道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
  
  既然来了,自然要询问一下余长歌的情况。
  
  至于陆妍和水龙灵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都没来得及去问。
  
  毕竟天知道这秘火效果何时会消失。
  
  只是谁知道他这一问,场面上的气氛顿时压抑起来。
  
  “出事了?”韩乐问。
  
  千里独行压低了脑袋:“许如意的老婆,把我的果子偷走了……”
  
  韩乐诧异道:“哈?”
  
  他有点没反应过来,红袖章的妻子,不是早就被证明去了泸界么?
  
  千里独行叹气道:“说来话长,但差不多可以推测出的是,她在去泸界之前,偷偷抄了我的老巢,把那果子也顺走了。”
  
  “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了。”
  
  韩乐脸色一沉。
  
  当初他将余长歌交给千里独行,就是因为这厮夸下海口,说一定能搞定余长歌的问题。
  
  没想到到头来……
  
  “我去取红尘剑!”
  
  解铃还须系铃人。
  
  事到如今,韩乐只能兵行险着,现在的红尘古树还不稳定,轻易动用,可能会动摇炎黄界的根本。
  
  毕竟现在是以炎黄界的本源在滋养红尘古树。
  
  不管他心里有多少秘密,但余长歌和他的关系也是不争的事实。
  
  更何况,她独自里还有他的孩子。
  
  这个问题始终是要解决的。
  
  想到这里,他甚至想暂时抛下小弦界里的一切,直接用古神兵杀出来算了!
  
  事情的轻重缓急,韩乐还是分得清楚的。
  
  只是他的行动顿时被人阻止了。
  
  “慢!”这是陆妍。
  
  “不用了。”这是余长歌。
  
  两人异口同声,韩乐微微皱了皱眉头。
  
  “你们有什么办法么?”
  
  他能感觉到,余长歌此时的痛苦。离开炎黄界之后,她腹中胎儿的症状越发严重。
  
  如果再不解决这个问题,她随时可能死去!
  
  “长歌的身体,我大致已经了解了。”
  
  陆妍缓缓道:“这种事情,你来了也没用。”
  
  “既然你出现在这里,也算是一种机缘巧合,本来我以为,在死前都见不到你了呢。”
  
  “你过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到了这个时候,韩乐才突然发现,陆妍竟然已经不是真身。
  
  她现在,好像只剩下了一缕游神。
  
  只不过因为和雅典娜融合过的缘故,她的游神非常强大,在水龙灵的加持下,才得以保持到现在。
  
  “我知道六佬的小弦界困不住你,你在里面玩的不亦乐乎,自然也有你的道理。”
  
  “我只能警告你,小弦界的水非常深,就算是六佬,也只有小弦界的使用权而已。而且这些蠢货自己都不知道里面到底还有多少非常重要的秘辛。你在小弦界里探索的时候,千万要小心。”
  
  “小弦界里的时间流速很快,但你终究不知道外界会发生什么,这个手镯,你戴着。”
  
  陆妍的语速非常快,仿佛在交代后事似的。
  
  韩乐一头雾水,但他知道,自己进入小弦界之后的龙城,一定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只能静静听着。
  
  那手镯温润如玉,隐约有一种熟悉的气息。
  
  “这是阿青的手镯。”陆妍道:“这手镯,和云州智脑的粒子屏障息息相关,如果你发现这手镯碎了,那就意味着一件事情。”
  
  “粒子屏障,碎了。”
  
  韩乐心中一惊。
  
  他从未想过,粒子屏障也会碎裂的事情。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首先需要面对的是云乐,然后才是术士之王。
  
  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失去云乐主持的雅典娜们,根本无力抵挡术士之王的大军。
  
  粒子屏障危在旦夕。
  
  “云乐到底在做什么!”
  
  韩乐也有些恼火。
  
  “等到粒子屏障碎掉的那一天,我希望你能放弃小弦界里的所有机缘,救救他们。”
  
  陆妍的语气虽然淡定,但已经带着一丝恳求的意味。
  
  韩乐心情沉重,但还是坚决地点了点头。
  
  他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好恶,但也绝对不会坐视龙城被破。
  
  “我明白了。”
  
  韩乐将手镯收了起来。
  
  “长歌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陆妍眨了眨眼睛,声音忽然变得古怪起来:
  
  “说起来,我真的很羡慕你。”
  
  韩乐挠挠脑袋:“羡慕我什么?”
  
  “羡慕你是个男人。”
  
  陆妍转身,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酷风范:“若我是男子,便能与你争上一争了。”
  
  韩乐看着她的背影,轻轻一叹。
  
  ……
  
  遗迹里,余长歌的状态非常不妙。
  
  她已经能感觉到自己肚子里那个孩子正在疯狂地汲取她的生命力。
  
  他仿佛一头凶狠的恶魔,要吞噬她的生命。
  
  但她却怎么也生不起任何憎恶来。
  
  非白剑发出低低的悲鸣声,它似乎想要对那孩子下手,但却被余长歌喝止了。
  
  “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她的心思有些飘了。
  
  只是此刻,她的内心深处无比安定。
  
  韩乐、陆妍,再加上余酒行,算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了。
  
  现在有两个人陪着她,至少她走的时候,也不会太寂寞。
  
  至于小白毛,她只能叹气。
  
  “希望韩乐能好好照顾他。”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韩乐和陆妍已然折返。
  
  “怎么样了?”还没等韩乐询问,陆妍却将韩乐一把推开:
  
  “一边去。”
  
  “女孩子讲话,男人走开。”
  
  陆妍霸道无比。
  
  韩乐怒了,他刚想反抗,却被一股奇大的力量推开,推到了遗迹的角落里。
  
  “这个身体,毫无反抗之力啊!”
  
  韩乐心中哀嚎。
  
  出手的,是水龙灵。
  
  余长歌有些意外地看了看陆妍和水龙灵,她其实是有很多话想对韩乐说的,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她想要问他很多问题。
  
  但陆妍和水龙灵却并不想给她这个机会。
  
  “有什么话,赶紧说呀!”
  
  千里独行一副看热闹的八卦样子。
  
  “忘了,这只猫也是公的。”
  
  水龙灵突兀了说一句,陡然反手一巴掌,将千里独行扇到了韩乐身边。
  
  一个恐怖的结界降临,将两人困在里面。
  
  只剩下愤怒的韩乐和千里独行四目相对。
  
  “你猜她们在说什么?”
  
  “不知道。”韩乐面无表情。
  
  千里独行同情地看了一眼韩乐:“我怎么觉得那个陆妍比你更适合你老婆呢?”
  
  “等我从小弦界里出来,我就把你阉了。”
  
  韩乐气急败坏。
  
  他们只能看着陆妍和余长歌的嘴巴微微翕动,似乎是在说些什么。
  
  两人聊了很久,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
  
  “大概是,在聊一些往事吧?”
  
  韩乐猜测。
  
  水龙灵站在一旁,始终保持冷漠的姿态。
  
  ……
  
  “我知道,你早已有了决断。”
  
  陆妍笑吟吟地说:“你准备拼着自己的命不要,也想给韩乐留下一个孩子。”
  
  余长歌顿时脸色一红:“不是给韩乐留下一个孩子,是我自己……”
  
  “虽然和韩乐也有点关系,但……最主要的,还是我自己。”
  
  “至少这个孩子,他能代替我活下去。”
  
  非白剑长啸出声,杀意足以穿透遗迹,然而下一秒,余长歌很凶地说了一句:
  
  “闭嘴。”
  
  非白剑顿时便蔫了。
  
  他被主人派来保护余长歌,眼见这种情形,早就急的快发疯了。
  
  但偏偏他又只能听命于余长歌。
  
  而不知道在那里的余白衣,又听不见他的呼唤。
  
  如果余长歌真的死了……他不敢想象自己的悲惨命运!
  
  ……
  
  “所以啊,我真的很羡慕韩乐。”
  
  陆妍感慨道:“正如刚刚我和他说的一样,若我是男儿身,定要和她争上一争。”
  
  余长歌怔怔地看着她。
  
  如此直白的心意,她也有些不知所措。
  
  她对陆妍,只是非常要好的闺蜜感情。
  
  但陆妍却不一样。
  
  她骄傲地扬起嘴角:“还记得小时候的话吗?”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所以你没机会做傻事的。”
  
  余长歌有些茫然地抬头。
  
  刹那间,陆妍的身体开始化为淡淡的蓝色光点。
  
  与此同时,那将韩乐和千里独行关押起来的结界也消失了。
  
  韩乐匆忙赶过来,却只听到陆妍回头笑道:
  
  “韩乐,你别想着占我便宜啊,我是不会喊你爹的。”
  
  下一秒,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
  
  陆妍的游神化为的蓝色光点,全部钻入了余长歌的腹中。
  
  庞大的生命之能,在整个遗迹之间爆发!
  
  在水龙灵的叹息声中。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那个叫做陆妍的女子。
  
  她彻底消失了。
  
  而余长歌腹中的绞痛,也徐徐消失。
  
  她能感受到,那块残缺的东西,被补上了。
  
  “若我是男儿身……”
  
  “我会保护你的。”
  
  最后一点执念,也消失在了云州大陆之上。
  
  从此云州再无陆妍。
  
  也少了一双好看到了极点的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