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六十七节 我有点强迫症

第一百六十七节 我有点强迫症

小白龙满眼睛小щww..lā
  
  “哇,韩乐你好厉害,好帅啊!”
  
  韩乐心中得意:“在一头涉世未深的小龙面前装装逼还是信手拈来的嘛!”
  
  然而很快的,他的脸色渐渐垮了下来。
  
  但听小白龙欢呼雀跃道:“这下不怕了,那两头不怀好意的远古龙,还有那头丑龙……还有那条碧池龙……”
  
  “等等!”
  
  韩乐打断道:“你有多少仇家?”
  
  小白龙数了数,发现两只爪子数不过来。
  
  韩乐差点没晕倒,你一个不出雪山的小白龙哪里来的这么多仇家啊?
  
  真的不是故意坑我么?
  
  韩乐也懒得听她继续数下去。
  
  他先和高家兄弟交代了两句。
  
  两人确定韩乐没事之后,已经准备开始双双炼化秘火。
  
  韩乐给了他们一个任务,那就是招募愿意出去闯荡的年轻人。
  
  不需要多强,但是一定要有闯劲儿,而且人品要过关。
  
  等到高家兄弟俩成为秘火武士之后,这件事情便要紧急开办了。
  
  虽然大荒林的时间流速很快,但韩乐看着手上的镯子,知道龙城随时可能爆发战事。
  
  他不一定能在这里待太长时间的。
  
  培养自己的势力,还是需要快些才行。
  
  高田和高征立马答应下来。尤其是高田,听到韩乐要带离开大荒林的意思,整个人顿时兴奋不已。
  
  告别了高家兄弟之后,韩乐带着小白龙直接离开尖叫洞穴。
  
  “我们去哪儿?”小白龙眼巴巴地看着韩乐,生怕他反悔。
  
  韩乐没好气地说:
  
  “杀人。”
  
  眼下第一要紧,还是先帮小白龙摆平所有仇人才是。
  
  毕竟自己欠了她太多的人情。
  
  能还一些是一些。
  
  “走,回大雪山!”
  
  韩乐高高跃起,整个人化为白龙,在小白龙的惊呼声中,飞往远方。
  
  ……
  
  大雪山。
  
  山腹冰窟中,一行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一个暴躁的年轻人一脚踩在那浑身金色毛发的雪怪的脸上,用长剑指着它的脑袋:
  
  “说,白龙呢?”
  
  “白龙一族去了哪里?为什么就留下来一个你这样的怪物来看家?”
  
  “难道他们要违背先祖签订的契约?”
  
  那年轻人的剑尖,已然贴在了毛球的脸上。
  
  毛球露出恐惧之色,只是他叽叽喳喳地比划了半天,一行人也没懂他的意思。
  
  一旁的中年人露出郑重之色:“少主稍安勿躁,白龙一族向来守规矩,不可能私自离开守护之地的。”
  
  “我看此事多少有些蹊跷,眼下正是多事之秋,不如我们再等一会儿,如果一天之内白龙不出现,我们就回鞠红乡向主人禀报此事。”
  
  “秘火来源出问题,可是关于整个大荒林的大事!”
  
  年轻人冷冷道:“大荒林会怎样我不管,我可是辛辛苦苦修炼才修成了如今的实力;就是不想继承那些老鬼的残次品,所以才愿意甘冒奇险来参加守护者的试炼。”
  
  “但是守护者居然没有回应我们!”
  
  “白龙一族竟然敢违约?如果真是如此,我鞠红乡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鞠红乡和高家庄一样,都是大荒林中有名的势力,拥有多名秘火武士驻守。
  
  他们和守护者之剑的关系也相当平等,甚至近几年,鞠红乡的势力急速扩张,让他们隐约有一丝高人一等的味道。
  
  除了至尊阿荼的奇龙军,鞠红乡的人在大荒林里可谓是横行霸道。
  
  而在这所谓的少主身上,这些气质体现的淋漓尽致。
  
  中年人劝道:“少主,我们再等等,也不要伤了守护者……”
  
  他的话还没说完,在毛球的尖叫声中,锋利的剑尖便在他的脸上划了一个十字。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你主子出来见我。”
  
  “否则我便要亲自动手搜索这雪山了。”
  
  “就算是前任守护者,也得给我父亲面子,一条小白龙,竟然敢放我鸽子!?”
  
  他狠狠地踹了一脚毛球,后者痛苦无比地在地上挣扎。
  
  便在这个时候,冰窟上,终于有了异动。
  
  一个男人,带着一条非常迷你的小白龙从天而降。
  
  小白龙看到毛球受伤,顿时勃然大怒:
  
  “你干什么?”
  
  “居然敢伤我毛球,我要吃了你哇!”
  
  “嗷呜呜……韩乐,我吃不掉他。”
  
  韩乐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道:“没事,我帮你吃他……不对,是收拾他。”
  
  小白龙气鼓鼓地瞪着那些人:“你们都是坏人!”
  
  那年轻人阴冷地看着韩乐:“你又是谁?这么小的龙就是这一任的守护者?简直是笑话!”
  
  中年人的态度倒是好一些:“我们是鞠红乡的武者,按照祖宗规矩,前来取秘火,但是召唤守护者之时,却没有得到回应。”
  
  “根据契约,我们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小白龙气呼呼地说:“没有解释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
  
  年轻人顿时不爽道:“别以为你是白龙可以……”
  
  “契约已经无效了!”
  
  小白龙直接怼道:“我们白龙一族曾经和你们人类约定,如果秘火库中的最后一份秘火被取走了,契约便再也没有了作用,我们也就自由了。”
  
  “这是什么意思?”
  
  年轻人有点没明白过来。
  
  中年人却是疑惑道:“但据我所知,秘火库中应该还有很多秘火……”
  
  “我又不会撒谎!”小白龙理直气壮:“反正最后一份秘火,被你们人类用信物取走了,我现在已经不是秘火守护者了,请你们从我的地盘上离开!”
  
  年轻人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没有秘火了?”
  
  “你的意思是,最后一份秘火被人取走了?”
  
  小白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煽风点火道:“我可警告你哟,取走最后一份秘火的人很厉害的!”
  
  一边说着,一边还非常做作地用眼睛瞄着韩乐。
  
  这特么演技也太尴尬了吧?
  
  韩乐忍不住给她了一个暴栗!
  
  “取走最后一份秘火的人,就是我。这条傻白甜龙没说错,这里的确已经没有其他秘火了。”
  
  “如果几位是为此而来,恐怕是要失望了。”
  
  韩乐平静地说。
  
  年轻人死死盯着他,半晌,才突然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份秘火也一定在你身上对吧?”
  
  “你身上没有秘火武士的气息,所以你并没有炼化成功。”
  
  韩乐点头:“是的。”
  
  “把秘火交出来吧。”年轻人一脸傲气:“我是鞠红乡的少主,别的,不用多说了吧?”
  
  韩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他看向那仿佛有一些智商的中年男子:“你们家少主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中年男子倒是冷静,他也能感觉到,韩乐似乎并非普通人,其实力至少是和自己一个等级的。
  
  少主这么威胁别人,的确有些……白痴。
  
  但没办法,鞠红乡强势习惯了。在这片土地上,极少有人敢反抗他们的意志,这是多年来的习惯,一时半会改不了。
  
  “你居然敢辱骂我?你知不知道……”
  
  还没等那中年人开口,那少主眼中闪过一丝毒辣之色,整个人陡然加速,手中长剑冲着韩乐刺来!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韩乐冷冷地一挥手。
  
  啪!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一只手凭空出现,对着那鞠红乡的少主拍了下去!
  
  这只手,竟然生生将他整个人拍在了地上!
  
  下半身化为肉泥,连骨骼都化为寸寸骨灰!
  
  韩乐有些意外:
  
  “咦?拍歪了呢?”
  
  他看了一眼那中年人,后者浑身汗毛倒立!
  
  如果不是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动用自己的武道神通推了一把,自家少主恐怕此时已经变成一滩肉泥!
  
  “啊……”
  
  那少主此时才反应过来,他痛苦地尖叫出声,看向韩乐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和怨愤。
  
  “四叔救我!”
  
  “你、你竟敢伤我,我饶不了你,等我回去让我父亲……”
  
  遇到这种敌人,韩乐就很头疼。
  
  这种拉低了整个位面智商的家伙,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
  
  韩乐随手一挥,准备直接灭了他。
  
  鞠红乡是什么?他又不是大荒林的原住民,根本没听说过!
  
  “且慢!”
  
  那中年人这次反应颇为迅速,大声喝道:
  
  “阁下实力强劲,想必是修为有成的前辈高人,请不要和我们少主计较。”
  
  “他毕竟年轻气盛。”..
  
  “如果阁下愿意高抬贵手,我鞠红乡必定不会记仇,反而,阁下若是想要加入鞠红乡,我们定然双手欢迎。”
  
  “秘火我们不要了,总之,还请阁下高抬贵手。”
  
  他很紧张。
  
  他能感觉到,韩乐和自己一样,都是大道宗师。
  
  他虽然自信单挑能打败韩乐,但韩乐如果真的要杀少主,他是怎么都拦不住的!
  
  此人既然已经获得秘火,那么日后必定会成为鞠红乡一个大敌,需要禀报主人才行。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保住少主的命。
  
  希望鞠红乡的名号,可以让他有些顾忌。
  
  中年人知道,这一次,自己的武道神通是很难完全推开韩乐的遮天蔽日手的。
  
  韩乐的脸上露出一丝嘲弄之色,他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右手被人按了下去!
  
  须臾间,那天空之中的手再次按下,直接将鞠红乡少主拍成了肉饼。
  
  山腹里一片死寂。
  
  韩乐忍不住回头怒斥:
  
  “干嘛不让我把台词说完?”
  
  小白龙扯着韩乐的右手,委屈地说:
  
  “我、我有点强迫症。”
  
  “看他半个身子在那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