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七十三节 冷家兄弟

第一百七十三节 冷家兄弟

    “这就是秘火啊!”
  
      “和我之前看到的不太一样我,我曾经看到我家少主的秘火,那霸道,让人多看一眼都不敢。”
  
      “是啊,这秘火果然不一样,居然没什么危害的样子……”
  
      大家都是年轻人,这老者也没什么架子,众人顿时放松下来。
  
      甚至有一个胆子大的,居然伸手去摸了摸那团橘黄色的火焰。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火焰仿佛非常受用似的,微微抖了抖火焰,仿佛被挠了咯吱窝的小动物一般。
  
      老者露出和蔼的笑容:“嘿,你们这些小家伙,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通灵之火虽然亲近人类,但如果不是老夫压着他的性子,你这一碰,恐怕马上就灰飞烟灭了!”
  
      那人顿时一惊,吓得后退了半步。
  
      到了这个时候,众人才想起来,秘火终究是秘火。
  
      哪怕是最温和的秘火,也有焚天灭地的能力!
  
      “哼!”
  
      那穿着华丽的小少年发出不屑的冷笑声。
  
      似乎是对几个年轻人的举动感到无聊。
  
      老者也不以为意:“谁先来?”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最先那人胆子显然最大,他自告奋勇道:
  
      “我先来!”
  
      说罢,他试着靠近秘火。
  
      他们虽然不懂秘火炼化之术,但是通灵之火通人性,年轻人试着用心灵沟通秘火,发现瞬间就成功了!
  
      他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只是下一秒,他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
  
      那通灵之火一动不动,只是微微抖了抖。
  
      “停!”老者抬手,淡定道:“你的意志力不足,并没有成为秘火武士的潜质,退下吧。”
  
      那人面有不甘之色,但老者的态度突然严厉了很多,他也只能讪讪退下。
  
      剩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没多久,又有人上前尝试。
  
      只是那通灵之火虽然无害,但也不是那么容易驱使的。
  
      接连三人,都是无功而返。
  
      一直到第四个人,才终于出现了变化。
  
      那人以心灵沟通通灵之火后,居然让火焰稍稍往上挪动了三尺距离。
  
      这让那老者也不由刮目相看。
  
      他忍不住点了点头:“很不错。”
  
      “能让通灵之火上挪三尺,足以成为秘火武士!”
  
      那是一个肥胖的年轻人,似乎是来自鞠红乡,听到这话,他自己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我居然有资格成为秘火武士?”他忍不住捏了自己大腿一把。
  
      众人哈哈的大笑,只是笑容中,多少有些羡慕嫉妒之色。这死胖子看上去平平无奇,居然能沟通通灵之火,着实让他们这些失败者羡慕。
  
      但是眼下对方明显得到了老者的认可,说不定以后就是一名秘火武士了,他们也不敢得罪。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那华服少年突然冷笑道:
  
      “你说错了。”
  
      胖子愣愣道:“哪里错了,范大师都说我有资格成为秘火武士。”
  
      少年傲然抬头:“在其他组,或许你有资格。”
  
      “但是很不巧,你遇到了我。”
  
      “我没记错的话,资格赛的规矩是,每一组,只有一个人能获得秘火交流会的资格吧?”
  
      老者缓缓点头。
  
      他看向那少年的目光中,多出了一份疑惑之色。
  
      少年徐徐上前,伸手。
  
      下一秒,他大胆地将秘火握在手心,闭目,喃喃低语。
  
      老者的眼里陡然闪过一丝异色:
  
      “虹岛的控火术?”
  
      刹那间,奇异的共鸣感在众人心中一闪而过。
  
      少年傲然抬头。
  
      他摊开手掌,那一团火焰在他手心绽放。
  
      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那团秘火在他手心变成了一朵莲花,不断绽放、凋谢。
  
      仿佛在一瞬间,经历了春夏秋冬!
  
      四季轮回。
  
      “这是在变魔术吗?”
  
      “好厉害的控火术!”
  
      “我们……我们根本没有机会了啊!”
  
      众人傻眼了。
  
      这少年表现出来的对通灵之火的控制,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那老者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是虹岛的人?”
  
      少年点头:“是。”
  
      老者摇头笑道:“真是胡闹。”
  
      “不过事已至此……”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刚刚那红衣武士的声音传了过来:
  
      “哎,这位少爷,这是资格赛进行的场所,范大师正在……”
  
      “哎哎哎,冷少爷,别让我们难做……”
  
      啪!
  
      院子大门直接被推开。
  
      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男子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众随从,气势颇为宏大。
  
      那代表旧日盟的红衣武士,居然也不敢阻拦,只是一路苦苦劝导。
  
      “你是什么人?”
  
      范大师的脾气简直好到了极点,被人打断了说话,居然还能心平气和地问话。
  
      那年轻人对着范大师鞠躬道:“在下虹岛冷千钧,冒犯范大师了,还请赎罪。只不过我这弟弟实在顽皮,居然私自跑过来扰乱范大师测试其他人的资质……”
  
      “我这就带他走。”
  
      说罢,众人眼前一花,刚刚还骄傲无比的少年,就像一只小鸡似的,给他提在了手里。
  
      那少年涨红了脸,扯着嗓子怒道:“哥,你不能这么做。”
  
      冷千钧根本无视了他的挣扎,对着范大师又是一鞠躬:“告辞。”
  
      说罢,他拎着那少年就要走,动作潇洒到了极点。
  
      只是下一秒,范大师忽然出手制止道:
  
      “且慢。”
  
      冷千钧回头,从容道:“范大师有何指教?”
  
      范大师定定地说:“你弟弟来参加资格赛,正在测试之中,你这么将他带走,有些不妥吧?”
  
      冷千钧微微笑道:“他身上有我们虹岛的保荐函,可以直接参加秘火交流会,根本没有必要占用资格赛的名额。”
  
      范大师摇头道:“他既然已经参加了资格赛,这也是他自己的意思,虹岛的保荐函,可以给其他人用。”
  
      众人渐渐琢磨出了些名堂来。
  
      这范大师估计是起了惜才之心,冷千钧的弟弟和通灵之火的契合度非常之高,简直罕见。
  
      他这是想要留下华服少年,说不定想收为弟子。
  
      那少年也大声道:“我才不要什么保荐函!我要凭自己的实力,闯进秘火交流会!”
  
      这院落里的喧闹声其实早就被人注意到。
  
      毕竟资格赛的院子都很冷清,唯独这里特别吵闹,没多久便聚集了一群人。
  
      很快的,便有人认出了这行人的来历。
  
      “咦?这不是虹岛的两位少主吗?冷千钧据说早就是秘火武士了,实力直逼虹岛的上任主人。”
  
      “那被他提在手里的,应该是他的弟弟冷千韵吧,据说这孩子的资质也很厉害,只不过心高气傲的厉害。”
  
      “嘿嘿,虹岛虽然低调,但大家都知道实力甚至超过鞠红乡,他们也好意思来参加资格赛,抢其他年轻人的名额?”
  
      众人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样子。
  
      冷千韵不屑道:“我凭自己本事赢来的资格赛名额,为什么不好意思?”
  
      众人一阵无语。
  
      但仔细想想,他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只是下一秒,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啪!
  
      冷千钧一巴掌扇在了少年的屁股上。
  
      刹那间,冷千韵的脸涨的通红。
  
      他被冷千钧像小鸡似的提着,就已经有些丢人了,现在在大庭广众居然被打屁股?
  
      年轻气盛的少年简直要发疯了!
  
      只是还没等他发作,冷千钧笑眯眯地说:
  
      “自己说,愿意主动放弃资格赛的名额,跟我乖乖回去,不妨碍范大师了。”
  
      他笑的很灿烂。
  
      冷千韵却面露恐惧之色,仿佛回忆起了什么恐怖之事一般。
  
      哪怕在众人的注视下,他耻辱到面色通红,但竟然也艰难地低下了头。
  
      “我、我……”
  
      “你什么你?”冷千钧笑的更加灿烂了。
  
      “我愿意放弃资格赛名额!”冷千韵一个激灵,慌忙大声喊道。
  
      院子里的其余八人面面相觑,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那胖子更是面露惊喜之色!
  
      冷千韵放弃资格,他多半就能拿下资格了!
  
      围观众人也是一脸好奇地看着这兄弟俩的一场大戏。
  
      冷千韵已经直接把脑袋埋到土里去了,根本没有了刚才的傲气。
  
      就连范大师,都露出了一丝遗憾的神色。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悠然响起:
  
      “你还没有获得资格赛名额吧?”
  
      众人微微一愣。
  
      但见院子里,还有一个面色蜡黄的年轻人。
  
      他还没有参加过测试。
  
      冷千钧微微一愣,那少年却忍不住讥笑道:
  
      “难道你以为,你的控火术能超过我们虹岛的绝学?”
  
      众人一听,大致便了解了情况,然后纷纷摇头。
  
      虹岛的控火术,恐怕只有鞠红乡的秘法能与之媲美。
  
      其余人,根本不可能。而这黄脸少年,显然不可能是鞠红乡的人。
  
      鞠红乡的少主据说最近遭了劫,其余人心高气傲,也不会来资格赛胡闹。
  
      范大师倒是点头说:“的确,还有几位没有测试过。”
  
      冷千钧倒是态度很好:“那好,我就坐等结果。”
  
      他忽然促狭一笑:“如果你连资格赛的名额都拿不下,保荐函也就别用了,回去给我好好修炼三年再说吧。”
  
      冷千韵冷笑道:“不可能!”
  
      他对自己的控火术显然非常自信。
  
      其余人也是这么看的。
  
      韩乐看了看,除了自己之外,似乎没有人准备上前了。
  
      冷千韵那一手,的确镇住了很多人。
  
      只可惜,在韩乐面前,所有秘火,都是弟弟。
  
      下一秒,他轻轻打了个响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