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七十六节 晚宴

第一百七十六节 晚宴

“你对天火库感兴趣?”
  
  红面具的语气中有一丝生涩:“你果然得到了白龙的秘火库。”
  
  韩乐不置可否。
  
  这个消息已经在大荒林散布出去了,只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白龙的秘火库到底有多少秘火库存。
  
  大部分的普通人,还只是认为,韩乐只是最后那个幸运儿,得到的秘火是白龙一族的最后一份而已。
  
  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白龙一族的秘火库,其实在数量上,并没有比天火库少太多。
  
  之所以最近这些年很少有人去白龙那里取秘火,其实这和旧日盟掌控了水晶龙的秘火库也有关。
  
  而这些,洛青泥是心知肚明的。
  
  他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道:“旧日盟向来与世无争,天火镇亦是如此。我们只想回归龙界。”
  
  “既然阁下承诺不会阻碍我们,你和阿荼之间的事情,我们也不会插手。”
  
  “只是天火库的打开时机也并非是我们决定的,既然阁下拿到了秘火交流会的资格,只要遵循流程,自然有进天火库的机会。”
  
  韩乐干笑一声:“与世无争?”
  
  那四个秘火武士,明显便是来自于旧日盟的手笔。
  
  洛青泥今天过来,估计也没安什么好心,若不是忌惮于古神兵的力量,说不定就直接对韩乐下手了。
  
  这家伙脸皮也真是够厚的。
  
  面对韩乐的讥讽,洛青泥红面具底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反应,只是语气依旧淡定:
  
  “那四个人的行动并不能代表旧日盟的意志,罢了,现在说他们是私自行动,阁下估计也不会相信。”
  
  “为了弥补阁下,也算是表达一下我们旧日盟的善意,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很重要的消息。”
  
  韩乐微微挑了挑眉毛。
  
  洛青泥有些尴尬,但是依旧继续说:
  
  “阿荼手下四大战将之一的青丘,已经来到了天火镇上。”
  
  “我们和阿荼之间的关系虽然不好,但也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情况,更何况我们现在在准备大事,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阿荼。”
  
  “唯一可以告诉你的是,今晚的千羽楼宴会,她也会来。”
  
  “阁下虽然得到了白龙一族的支持,但也请别小看旧日盟的力量,我们传递善意并不是怯懦的体现,恰恰相反,如果有人阻碍我们,不论他是什么来历,阿荼或者是其他人,都会被我们踩在脚下。”
  
  “希望阁下好自为之,天火镇欢迎每一个朋友,但也不怕任何一个潜在的敌人。”
  
  说罢,他的身影便化为焰火,徐徐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韩乐站在平原之上,忍不住嗤笑一声。
  
  “外强中干的狠话。”
  
  他随意地评价了一句,便转身折返,走回了天火镇里。
  
  他本来想从洛青泥口中得知更多的关于天火库和龙界的事情,但是这家伙对自己明显很忌惮。
  
  一方面他不敢出手,一方面又生怕韩乐妨碍他们,故此只能口头上警告一下。
  
  当然,这家伙也没忘记继续试探韩乐。
  
  “如果旧日盟真的有什么善意的话,就不会仅仅告诉我什么四大战将的消息了。”
  
  韩乐很清楚红面具打的什么算盘。
  
  自己在资格赛露了一手,其他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旧日盟一定是反应过来了。
  
  今晚的千羽楼一定会非常热闹。
  
  虽然韩乐知道洛青泥是想通过青丘之手来试探自己,但韩乐并不惧怕。
  
  在搞定秘火之后,大荒林世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对他造成威胁了。
  
  实在不行,他还有大杀器祖树金刀和红尘剑。
  
  区区一个青丘,韩乐还不怕。
  
  旧日盟的人想要看他的底牌,他们估计是要失望了。
  
  ……
  
  夜。
  
  天火镇依旧灯火通明。只是今夜有些不同,往日那些漂浮在天火镇上空的神秘火盆,此时已经燃起了熊熊火焰。
  
  如果从云海中眺望,整个天火镇仿佛置身于火海之中。
  
  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些火焰虽然凶猛,却并没有大规模的杀伤力,起到的似乎仅仅只有照明效果。
  
  千羽楼二层。
  
  很多衣着华丽的年轻人来来往往,觥筹交错。
  
  韩乐坐在二楼的窗边,仔细地看着天空中的那些悬浮火盆,看了半天,总算看出了点名堂。
  
  到了现在,他其实看到秘火,多少有些心痒难耐,想要用共鸣之术将其收服。
  
  但是在天火库开启之前,他决定还是不要打草惊蛇。
  
  在旁人眼里,仅仅是照明作用的火焰,在他眼中,却形成了一只只密密麻麻的眼睛。
  
  每一朵火焰,都是一只眼。
  
  它们从天空中俯瞰,无死角地封锁了天火镇的每一个角落。
  
  “调动这么庞大数量的秘火,估计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
  
  “我用本源之力勉强可以覆盖整个天火镇,但这些秘火武士未必能做到。”
  
  “而且这些秘火不单单只是监视效果,估计还有一些阵法的元素在里面。”
  
  毕竟是弦界中,韩乐的宇宙真眼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旧日盟的阵法估计传承自龙界,也别有一番奥妙,他也是看了许久,才看出了一点名堂。
  
  旧日盟的确很强,他们手里的秘火未必会比韩乐少多少。
  
  只是此刻,韩乐只觉得乏味无聊。
  
  往来众人大多数不认识韩乐,而邀请韩乐来参加千羽楼宴会的冷千钧似是非常繁忙,一方面在招待来宾,一方面又来往于二三层之间,好像背负着某种使命。
  
  韩乐也隐隐听说,千羽楼三层才是那些所谓的大人物们碰面之处。
  
  这些小辈们,大多数是来凑热闹,顺便交交朋友的。
  
  韩乐倒是想溜进去听听他们在聊什么,但很显然,旧日盟在这方面下了大工夫,即便是以韩乐的本事,也很难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去。
  
  “算了,就当白吃白喝混一顿晚饭吧。”
  
  见过洛青泥之后,韩乐更加沉得住气了。
  
  旧日盟的力量不弱,但明显没有阿荼和黑龙威胁来的大。
  
  他来天火镇,只为天火库而来,别人不招惹他,他也懒得理会他们。
  
  他虽然坐在那里,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喝酒吃饭,但意识倒有一半时间是在炎黄界中。
  
  因为小白龙醒了。
  
  这家伙之前中了魅惑之火,对韩乐大发脾气,被韩乐丢进了炎黄界里,居然也没有悔改的意思,反而把炎黄界弄了个鸡飞狗跳。
  
  韩乐一个没注意,便发现在炎黄界中流传起了恶龙伤人的故事。
  
  现在很多地方的剑侠,都汇聚在一起,准备讨伐白龙。
  
  韩乐心头纳闷,便去好好了解了一下,发现果然是小白龙死性不改,大大方方地跑到人类的聚集地去抢好吃的,沿途间被人当成了怪物,自然难免引发众人恐慌。
  
  小白龙那个暴脾气,自然和剑侠们打了一阵。
  
  只可惜现在的小白龙弱的可怜,就连炎黄界中的顶尖剑侠,都不是对手。
  
  搞得在韩乐出手之前,她被人一路追着撵,从东海逃到了西部荒漠,若不是韩乐制止,那几个顶尖剑侠差点就要成功屠龙了。
  
  “嗷呜呜,都是你,害得我现在连几个人类都打不过。”
  
  大罗山上,小白龙一边啃着成堆的包子,一边抱怨说:“你居然还好意思打我!”
  
  “我现在上脑袋上这么大一个包包,丑死了,难怪他们会把我当成怪物!而且妈妈说了,脑袋被打是长不高的,韩乐,你自己想想怎么赔我!”
  
  韩乐干笑一声,对小白龙的抱怨不作评价。
  
  她对炎黄界的存在似乎并不惊讶,只是这里的每一个东西,都让她觉得新奇。
  
  韩乐稍稍安慰了几句,又以世界之主的身份说明小白龙是大罗山的人,剑侠们才罢休。
  
  在他看来,目前把小白龙安排在炎黄界是最好的。毕竟现在的小白龙谁都打不过,在大荒林这个秘火横行的世界多少还是有些危险的。
  
  而且这家伙在炎黄界玩的不亦乐乎,也算是韩乐对她的一种补偿了。
  
  更何况,韩乐还有不少问题没弄清楚呢。
  
  “旧日盟?洛青泥?”
  
  小白龙一边吃,一边歪着脑袋:“好像听说过,但是记不太清了。”
  
  “你不是要找秘火嘛,我早就跟你说了,那条碧池龙的天火库里,藏着比我的秘火库更多的秘火。”
  
  小白龙口中的碧池龙,据说是一条水晶龙,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白龙一族和水晶龙一族的成年巨龙似乎都已经不在大荒林世界之中了。
  
  那水晶龙似乎和小白龙有些夙愿,两条母龙互相看不顺眼也是正常。
  
  但是这种据说是从龙蛋里就开始相互攀比自家秘火数量因此而结怨的情报,韩乐多少也得仔细推敲一下其合理性。
  
  “你最后一次见水晶龙是什么时候了?”
  
  “我最近得到的情报是,旧日盟很久很久之前便掌控了天火库,这个秘火交流会也不是第一次开了,历史蛮久的。”
  
  “如果我忙活了半天,到时候那个所谓的天火库里,只有寥寥几份秘火……”
  
  韩乐的目光隐约有些不善起来。
  
  小白龙有些心虚地低下了脑袋:“哇,你这个人,怎么对我这么苛刻的?”
  
  “人家那时候还在龙蛋里面啊,只知道有一条碧池龙整天在我耳边吹嘘,她们的天火库是多么富有,至于她们和什么旧日盟的关系,我不知道诶。”
  
  韩乐狐疑道:“真不知道?”
  
  小白龙艰难地啃掉一笼包子,末了,眼巴巴地看着韩乐:
  
  “韩乐,你说过要帮我报仇的,那条碧池龙就是我的仇人丫!”
  
  “虽然她现在已经消失了,但我敢肯定,天火库打开的时候,她一定在的。”
  
  “我的确不敢确定天火库里有大量的秘火,但是那条碧池龙一定在的……我不管,总归你要帮我报仇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又要眼泪汪汪了。
  
  韩乐心头一软,算了算了,也不压榨小白龙了。
  
  毕竟她还是个孩子啊。
  
  再说了,自己也的确说过会帮她报仇。
  
  哪怕天火库只是她故意引自己来的,里面没有秘火,也就是浪费了一些时间而已。
  
  只要手腕上的镯子没有碎。
  
  韩乐现在最不缺的,还就是时间。毕竟大荒林世界里的时间流速,实在是太快了。
  
  ……
  
  意识重归天火镇。
  
  韩乐酒饱饭足,准备开溜,从小白龙的表现他已经猜出,那个天火库里所谓的大量秘火搞不好就是她瞎编的。
  
  现在的他,只等天火库开,然后帮小白龙报了仇,之后就可以找黑龙和阿荼算账了。
  
  大荒林世界,也没有更多东西值得他挖掘了。
  
  他更在意的是,是那一页隐藏在小弦界中的荒天书。
  
  他早就感应到了荒天书的存在,但是从第一层到现在的第三层,却始终没有荒天书的具体位置。
  
  按理说,以三阶平荒天师的感知,是不应该出现这么模糊的定位的。
  
  这小弦界里,应该还有秘密。
  
  说不定和那个所谓的大试炼场有关系。
  
  想起这个,韩乐突然想起来,自从给自己发布任务之后,那个思思便没有出现过了。
  
  也不知道这大试炼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无聊啊……”
  
  韩乐打了个哈欠,便准备回去睡觉。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冷千钧突然冲他走了过来。
  
  “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有些太忙了,没时间招待高田兄弟。”
  
  冷千钧眼中闪过一丝歉意。
  
  他弟弟跟在他身后,看向韩乐的眼神里充满了敌意。
  
  毕竟在他的眼里,就是韩乐今天抢走了他的风头,而且还夺走了他资格赛的名额。
  
  以冷千韵的心高气傲,自然看韩乐不顺眼。
  
  韩乐对和小孩子置气没兴趣,只是对冷千钧礼貌性拱拱手:
  
  “没事,这里的好吃的还是蛮多的。”
  
  “没其他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冷千钧微微一怔,旋即笑道:
  
  “不必那么着急,之前是大人物们在三楼商量天火库和回归的事情,一会儿还有一些大人物会下来指点我们。”
  
  “高田兄一手控火术实力超凡,但如果没有真正地接触过秘火的话,最好还是留下来,说不定能获得一些提点。”
  
  他这是在试探韩乐的底细。
  
  韩乐无所谓地说:“不必了。”
  
  说罢,他转身就走。冷千钧虽然有些不甘心,倒也没有阻拦,只是准备将韩乐送走。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楼大厅的楼梯口,忽然走上来一个人。
  
  那人上来,一步便拦住了韩乐。
  
  “今夜,这层楼里的一个人也不许提前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