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七十七节 真火阵法

第一百七十七节 真火阵法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
  
      整个二楼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韩乐微微耸了耸肩,眼神变得冷厉了起来。
  
      只是那人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他的实力看上去很一般,但是他却昂首挺胸,在这天火镇青年俊彦聚会之地,大放厥词。
  
      似乎一切都理所应当的一般。
  
      “呵,这次千羽楼的宴会,是我们虹岛承办,什么时候轮到你们鞠红乡指手画脚了?”
  
      冷千钧还没开口,率先跳出来的,却是看不惯那人嘴脸的冷千韵。
  
      这小子本来就很嚣张,遇到更嚣张的人,自然就坐不住了。
  
      “宴会的确是虹岛举办的,但我鞠红乡有一要事,需要证实,因为事情紧急,也没有办法了。”
  
      那人目光坦然:“诸位也知道,前些日子,我鞠红乡少主在前往白龙山求秘火的路上,遭遇了不测。根据我们找到的线索,应该是贼人谋杀。而那个贼人,恰好和至尊阿荼通缉的韩乐有些相似,甚至不排除就是那个人。”
  
      众人忍不住怒斥道:
  
      “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韩乐是谁?难道你觉得他就在我们之中?”
  
      “凭什么不让我们先走?”
  
      能进入千羽楼晚宴的,家里头多少有些底子,虽然不如鞠红乡,但也不会太过惧怕。
  
      众人齐心,抱怨声此起彼伏。
  
      “听到大家的意见没有?”
  
      冷千钧往前一步,盯着那人,冷冰冰地说道:
  
      “如果你们鞠红乡的人敢再乱来……”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乱来了。”
  
      一个阴阴的声音从那人身后响起。
  
      “少主!”那人脸上露出大喜之色,慌忙回头,矮身行礼。
  
      众人定睛一看,但见一个瘦小的年轻人,一步步地从楼梯上走了上来。
  
      他背后的楼梯,竟然是隐约闪烁着火光。
  
      “在下荆南河,给诸位赔不是了。”
  
      荆南河平静地说:“这件事情事关鞠红乡的荣辱,虽然家兄不成器,但也不是外人能谋害的。”
  
      “我们有秘法,可以确定杀害我兄长的人,就在这千羽楼二层。那人必定是以极高的乔庄手段,隐藏在了诸位之中。”
  
      “这也不是我们的一家之言,之前和我们一道来天火镇的青丘大人,也正在赶来的路上。”
  
      “反正宴会也还没有结束,诸位长辈还在三楼商讨对策,诸位在二楼多留一会儿又有何妨?”
  
      “在青丘大人赶到之后,她自然有办法找出真凶。”
  
      众人面面相觑。
  
      鞠红乡死了少主,这事儿他们是知道的。
  
      差不多和白龙一族宣告秘火库告罄是同一时间的事情,很多人都怀疑这事儿和韩乐有关系,毕竟阿荼已经将韩乐拿走白龙秘火的事情昭告天下。
  
      从情理上推断,似乎也只有韩乐这样的外来者,才胆敢杀死鞠红乡的少主。
  
      但是要说那韩乐就在众人之间,他们是有些不信的。
  
      毕竟大家都见过通缉画像。二楼就这么多人,一眼望过去,定然是没有符合画像的人。
  
      硬要说乔庄的话,倒是每个人都有了嫌疑。
  
      有些人生性多疑,甚至觉得荆南河这一举动背后隐藏着什么阴谋。
  
      不过大多数人还算坐得住,毕竟他们的长辈——那些旧日盟真正的大人物还在三楼,鞠红乡虽然势大,但也不敢乱来的。
  
      当下,他们也只能冷哼一声,只不过更多的目光,却投向了冷家兄弟,特别是冷千钧。
  
      要知道,今夜是虹岛举办宴会。
  
      一应事宜,理应由虹岛来管理,如今荆南河越殂代疱,似乎也没和虹岛商量过。
  
      这说不是在针对虹岛,也是不可能的。
  
      果然,冷千钧不客气地说:
  
      “荒唐!”
  
      “你们鞠红乡随口一句话,就要这么多人为你们耽搁?真是好大的面子!这宴会虽然还没结束,但来宾都是我宴请的朋友,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何须你鞠红乡的人开口?”
  
      韩乐微微露出一丝讶异之色。
  
      这冷千钧倒也足够强硬,不是说虹岛相对比较低调么?
  
      或许是回归之路即将开启的缘故,哪怕再低调,也需要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么?
  
      只不过韩乐对这些都没什么兴趣。
  
      他只是无聊透了,准备开溜。青丘什么的,如果运气好撞上了就顺手收拾了,他暂时还不想暴露身份,今夜也不是时候。
  
      有冷千钧出头,自然是最好不过。
  
      他也不开口,就这么冷眼观看事态发展。
  
      ……
  
      荆南河看了一眼冷千钧,忽然笑道:
  
      “冷兄倒是仗义,我看你身边的这位朋友,可是要离去?”
  
      韩乐点头:“宴会无聊乏味,想走了。”
  
      荆南河呵呵笑道:
  
      “其实想提前走,也不是不可以。”
  
      “只要你能踏过我的真火阵法。”
  
      话音未落,他背后的火光更加浓烈了!
  
      “诸位不必惊慌,这真火阵法,对人体无伤害,乃是我鞠红乡秘术之一。”
  
      “走过这真火阵法的每个人,都会露出本来面目,任何乔庄之术,都会失效。”
  
      荆南河稍稍让开一个身位,众人都露出了愤怒之色。
  
      原来楼梯口往二楼走过去的地方,已经被橘红色的火焰所遍布。
  
      奇异的是,这些火焰虽然悬浮在木地板之上,却没有引燃这千羽楼。
  
      这也是秘火的奇异之处,在人为控制下,虽然有庞大的热量,却不会传递出去。
  
      “你这是拿我们当囚犯了?”
  
      冷千韵跳起来不爽道:“你们家死了个人,就要跑到我们虹岛的宴会上来撒野,岂有此理?”
  
      冷千钧倒是冷静了许多。
  
      他轻轻拦住冷千韵,回头对韩乐说:“高田兄弟你稍等,我这就去请示长辈。”
  
      “虹岛虽然低调,但也不是人人可欺的。我虽然没本事破掉你的真火阵法,但你现在的所作所为,绝对会让鞠红乡后悔的!”
  
      说罢,冷千钧头也不回地想要往三楼走去。
  
      众人眼前一亮。
  
      他们都看出来了。
  
      估计抓捕韩乐只是一个由头。
  
      这事儿本质上还是鞠红乡和虹岛之间的明争暗斗。
  
      鞠红乡在大荒林世界老大当习惯了,虹岛虽然一贯低调,但很多人都认为,虹岛的实力才是大荒林第一。
  
      鞠红乡自然多少不服气。今日堵上门来,可能是真的在抓韩乐,但更多的是,是在落虹岛的面子。
  
      “嘿嘿,今天有好戏看了。”
  
      “是啊,反正不关我事。”
  
      “我们看戏就好。真火阵法我也听说过,的确不会伤人,我们问心无愧,一会儿走过去就好。”
  
      他们之前愤怒不爽,多半是觉得鞠红乡欺人太甚。但现在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事儿是冲着虹岛去的。他们只需要坐山观虎斗就行。
  
      他们很希望冷千钧拿出更强硬的手段回击。
  
      毕竟虹岛太神秘了,今夜的千羽楼宴会,似乎是虹岛多年来第一次传人露面。
  
      只是他们的想法很快就破碎了。
  
      因为韩乐喊住了冷千钧。
  
      “无妨。”他耸了耸肩,快步走到了二楼窗户旁,指了指窗外:“他封住了楼梯,我从这里跳下去就是。”
  
      众人大吃一惊。
  
      这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脑回路这么奇葩?
  
      这明明是虹岛和鞠红乡的斗争,你一个外人瞎掺和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认出了韩乐。
  
      “这个人,似乎是叫高田。”
  
      “是了,就是今天资格赛上,听说他一手秘火煎茶,击败了虹岛冷千韵。”
  
      “我有一个表弟在现场看过他的手段,似乎是一种了不得的控火术,比虹岛还厉害,不知道是什么隐士高人的弟子?”
  
      众人低声议论。
  
      冷千钧慌忙大喊道:“不可。”
  
      韩乐爬到了一半,诧异道:“怎么了?”
  
      “千羽楼外有秘法禁制,是我虹岛布置的,比这临时布置的真火阵法厉害不知道多少倍,这是为了防止贼人闯入……”
  
      冷千钧满头大汗地把韩乐从窗户上拉了下来。
  
      他是真的看不透这个高田。明明有那么出色的控火术,怎么连这点感知都没有?
  
      而且做事情也蠢萌蠢萌的。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后者面色涨的通红。
  
      兄弟俩对视一眼,冷千钧的意思很明显:你怎么就输给了这么一个家伙?
  
      冷千韵一言不发,心里对韩乐的情绪却是复杂到了极点。
  
      韩乐挠了挠脑袋,他当然知道外面的秘火禁法,只不过一时间忘记了。
  
      毕竟这些秘火,对他根本无法造成威胁。
  
      “头疼啊,差点忘记要装低调了。”
  
      韩乐也暗自捏了一把汗。
  
      只不过要他傻乎乎地坐在这里,等那什么青丘过来,也是不可能的。
  
      他想走,就没人可以留下来。
  
      这什么真火阵法,在他眼里也不过是狗屁而已。
  
      他想了想,看了一眼冷千钧,也算是看明白了虹岛和鞠红乡之间的龃龉。
  
      那荆南河看自己的目光,多半是把自己看成了虹岛的人马了。
  
      那自己索性就狐假虎威一回。
  
      一念及此,韩乐直接回头,大步流星地冲着真火阵法走了过去。
  
      冷千钧微微有些不喜,自己都说了要找长辈摆平这事儿,这高田怎么就不懂情理?
  
      秘火是多么危险的东西?
  
      他荆南河说真火阵法无害,高田就真的信了?
  
      只是事到如今,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韩乐一脚踩在了真火阵法上。
  
      下一秒,所有火焰,都熄灭了。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