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七十八节 我就是杀人凶手!

第一百七十八节 我就是杀人凶手!

    楼梯口。
  
      韩乐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走去。
  
      这所谓的真火阵法,在他面前简直是小儿科,虽然不太懂其中的奥妙,但是经受过一次秘火锻体的他,早就足以无视这种程度的火焰了。
  
      就算是真正的纯粹秘火,韩乐都可以无视,更何况这种由秘火衍生出来的手段了。
  
      稍稍动用一点本源之力,便能轻易踏平。
  
      他准备下楼。
  
      而二楼大厅里,众人迟疑了几秒钟,才有人忍不住嗤笑道:
  
      “原来是障眼法。”
  
      “是啊,不过这个高田的眼光也挺毒辣的嘛,居然能一眼看出来只是障眼法。”
  
      “是啊,不简单啊,我之前都能感觉到秘火的气息呢?不愧是鞠红乡的秘法,连秘火气息都能模拟。”
  
      众人啧啧称奇。
  
      他们开始对韩乐的来历有些好奇起来,众人聊了一阵,下午资格赛的事情,自然便都流传了出去。
  
      冷千钧也有些惊讶,他看着荆南河,只是后者的脸上,完全是一副见了鬼的神色。
  
      “是真的真火阵法?”
  
      冷千钧一看这家伙这表情,便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个高田,果然非寻常人,自己之前本来以为已经非常重视他了,现在看来远远不够啊!
  
      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抹掉真火阵法,甚至连什么动作都没有的,他自问是做不到的——就算他印象里的那些大人物,都未必能这么潇洒轻松!
  
      “这个高田……真的有点奇怪。高家庄分明没有来人啊。”
  
      冷千钧心中疑惑,不过也不点破,只是淡淡地对荆南河说道:
  
      “你们鞠红乡开玩笑的方式,倒也奇特。”
  
      说罢,他便紧随着韩乐一起下楼。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荆南河才突然反应过来一般,大喊一声:
  
      “等等!”
  
      韩乐懒得理他,一路下楼,直接到了第一层。
  
      第一层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来看热闹的年轻人,也有一些大家族的旁支子弟,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上千羽楼的第二层。
  
      和二楼类似,这里也是三五人凑在一起低声细语,倒也不敢喧嚣,生怕吵到了正在商讨事情的大人物们。
  
      只是荆南河的声音终究还是太响了些。
  
      有些人的注意力被转移到了楼梯处。
  
      韩乐皱了皱眉头,不过今夜他既然不准备出手,荆南河的话,完全可以无视。
  
      只是,有些事情显然不是他想要退避就可以避免的。
  
      荆南河猛然从楼梯上冲下来,大喊:
  
      “刘老,拦住那个人!”
  
      刹那间,整个一楼的人都愣了一下。
  
      一个灰衣老人从不知名处冲了出来,生硬无比地拦在了韩乐身前。
  
      千羽楼顿时安静下来。
  
      不仅一楼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二楼的看客都好奇地围观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用的什么手段,居然直接踏平了我的真火阵法?”
  
      荆南河惊疑不定地看着韩乐。
  
      此言一出,众人才是露出了惊讶之色。
  
      二楼的看客原本以为只是障眼法,但听荆南河说,这个高田,竟然是以神秘手段,直接抹掉了真火阵法!
  
      这就有些恐怖了。
  
      “我的手段,和你有关系么?”
  
      韩乐有点不耐烦了。
  
      鞠红乡的人,都这么讨厌的吗?
  
      之前那个死在他手里的鞠红乡少主,也是这么弱智的样子……或许,这就是遗传吧。
  
      荆南河冷冷道:“我说过,在青丘大人来之前,不允许任何人走。”
  
      “你既然这么想走,我有理由怀疑,你就是杀害我兄长的人!”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暗流涌动之间,韩乐感知到了有几个武者靠了过来。
  
      从他们的服饰上来看,应该都是鞠红乡的人。
  
      “荆南河,你别欺人太甚!”
  
      冷千钧怒斥道:“你自己立下规矩,能走过真火阵法也可以先行离开。”
  
      “我看你今天是成心来找麻烦了是吧?”
  
      冷千钧心里也非常好奇韩乐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但孰轻孰重他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大佬们在上面开会,荆南河带人过来堵自己的场子,分明就是找到一点问题就要刁难虹岛。
  
      在回归之路开启之前,自己绝对不能示弱。
  
      更何况,这高田已经让他高看三分,本来虹岛和鞠红乡的关系就很一般,为了高田这样极有可能是潜力过人的天才而和鞠红乡交恶,冷千钧并不觉得很亏。
  
      荆南河有些语塞。
  
      他的确是来找麻烦的。但这不是他盯着这高田的主要原因。
  
      实在是高田的举动,突破了他的认知,颠覆了他的三观。
  
      那可是秘火衍生出来的真火阵法哎?
  
      就这么直接踩掉了?就好像踩掉一组小火苗一般。
  
      这让他根本无法接受。
  
      他的脑子转的也挺快,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这个高田的控火术的确不是吹出来的。
  
      这家伙身上可能有着非常厉害的传承。
  
      甚至虹岛和他走这么近,估计是知道了一些什么。
  
      他想要打探韩乐的虚实。至于什么谋杀兄长的说法,自然是他现编的。
  
      他想要暂时留住韩乐,反正等青丘到了,一切自然水落石出。
  
      是不是韩乐都无关紧要了,他只想知道,对方身上的秘法!
  
      鞠红乡本来就是大荒林第一势力,但和神秘的虹岛相比,其实在秘法传承方面,他们略有些不如。
  
      如果能从这个高田手里夺得这神秘的控火之术,说不定能让鞠红乡在大荒林的地位,更上一层楼。
  
      “我无意刁难诸位。只是此事事关鞠红乡的荣辱。”
  
      荆南河斟酌了一下词汇,稍稍委婉地说道:“高田兄的确神通广大,方才的手段在下都觉得惊为天人。”
  
      “我也没有其他想法,只想请阁下在二楼多待一会儿。”
  
      “至于究竟是不是凶手,等青丘大人来了,自然就明白了。”
  
      众人听到青丘这个名字,都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冷千韵更是冷哼一声。
  
      冷千钧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荆南河这话算是给自己留了退路,于情于理,让高田多留一会儿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过分的要求。
  
      毕竟宴会还没结束,高田突然想要离开,对于急于找出凶手的鞠红乡众人来说,自然是有些怀疑的。
  
      他刚想找点什么破绽。
  
      谁知道韩乐直接语出惊人:“行吧,我就是杀害你兄长的凶手。”
  
      “然后,你又准备拿我怎么办呢?”
  
      韩乐有点烦了。
  
      他一个云州人,跑到小弦界里装孙子,已经很无趣了。如果不是为了了解当年龙界之主从月亮上挖出了秘火的更多消息,他才懒得继续在这里逗留呢。
  
      只是不想在天火库开启之前,惹出其他是非来,所以低调一点。
  
      但这不代表韩乐没脾气。
  
      或许在鞠红乡的人眼里,荆南河已经非常客气。但对韩乐来说,荆南河简直比苍蝇还烦。
  
      更何况,他刚刚下楼的时候,洞察到了一些东西。
  
      所以他直接就发作了。
  
      老子就是杀你哥的凶手,你能拿我怎么办?
  
      他就这么看着荆南河。
  
      后者估计也是被不按常理出牌的韩乐给惊到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阁下这是承认自己是韩乐?”
  
      韩乐未置可否:“我现在叫高田。你不是硬拽着我说是杀你哥的凶手吗?”
  
      “现在,我都承认了。你倒是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做呢?”
  
      荆南河的眼神稍稍凌厉起来:“阁下是在挑衅我鞠红乡?这是你个人的意志,还是……别人的意思?”
  
      他看了一眼冷千钧。
  
      很显然,他觉得这高田如此嚣张,肯定是虹岛的授意了。
  
      韩乐一阵无语。
  
      他摇头道:“你想太多了……算了,真的懒得和你们多计较。”
  
      “本来还以为能遇到一些好玩的事情,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结果遇到的都是白痴……”
  
      “对了,你口中的青丘大人,有没有告诉你她到底什么时候来?”
  
      荆南河微微一怔,不明白韩乐这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韩乐悠闲无比地走到一名错愕的年轻人面前。
  
      “你就是青丘吧?”
  
      那人的脸色从错愕渐渐变成了诡异的笑容。
  
      “很有意思……”
  
      “你身上的味道很复杂……多变……我居然都无法精确确定。”
  
      “不过,这个世界也没有多少人能有这种本领了。”
  
      那人吃吃笑道:
  
      “不管你是不是韩乐,带走白龙一族秘火的人,就是你!”
  
      荆南河大吃一惊。
  
      在众人目光注视之下,那年轻人的面容不断变化,最终从一个稚气未脱的青年男子,变成了一个妩媚的女性。
  
      她身上仿佛萦绕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
  
      “真的是青丘……”
  
      “阿荼手下四大战将之一啊……”
  
      “听说青丘的追踪术天下第一,她这么说的话,应该不会有错,不过也不排除是鞠红乡和青丘联手上演的一出戏,毕竟今天呵呵……”
  
      很快,便有人会意过来。
  
      看起来,今天鞠红乡是正式向虹岛发出挑衅了。
  
      到现在都没有人阻止,那么就说明,大佬们默许了这一切。
  
      究竟谁会获胜呢?
  
      大部分人的目光停留在冷千钧、荆南河和青丘的身上。
  
      只有极少人注意的韩乐,淡定地转身。
  
      “你说我是杀人凶手,我认了。”
  
      “你说我是带走白龙秘火的人,我也认了。”
  
      “所以我就很好奇,你们到底想拿我怎么样呢?”
  
      韩乐看着那两人,眼里闪过戏谑的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