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八十八节 白龙

第一百八十八节 白龙


      “是,古墓。”高田解释道:“其实这事儿在高家庄算不得什么秘密,但是因为我们和外界交流很少,所以其他聚集地的人,估计都不太清楚。”
  
      “说起来,也是有些奇怪了,往年古墓都不会出岔子的,我们也是回到高家庄,才听到这样的消息。”
  
      韩乐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关于高家庄的古墓,高田所知的也极为有限。
  
      高家庄的人都知道,山城所在的山腹里,有一座非常壮阔的古墓。墓主人是谁,大家都说不清楚。
  
      但据说高家庄的先祖在选址的时候,就坚定地选择了此地,并且立下祖训,说后代永远不得离开此地。
  
      在高家庄的传统里,他们甚至拥有一支定期的守墓队,守墓队基本上就半驻扎在山腹中,守护那座古墓的安宁。
  
      在种种传说中,这座古墓都带着很多神秘色彩。尽管具体的情况不太清楚,但高家庄的人都对那座传说中的古墓怀着敬畏的心情。
  
      而守墓队的人,在返回高家庄之后,也不会谈及任何关于古墓的事情,这也是他们的规矩之一。
  
      多年来,古墓一直安宁,也没听说大荒林有什么盗墓贼的说法,但守墓队却一直存在。
  
      或许只有极少数高家庄的高层才能了解到那座神秘古墓的秘辛。
  
      “听说是一个月前,守墓队的人第一次没有出现在地表入口,这引发了一些猜测,族长他们就亲自带人去查看,结果至今未归。”
  
      “除了四位秘火武士必须镇守庄子之外,很多知道古墓秘密的人都下去了,但他们都没有再回来过。”
  
      “说实在的,现在庄子里也人心惶惶的,都说古墓出了什么问题。也是因为这样,才给了高鸣那家伙可乘之机。”
  
      高田叹气说。
  
      他们兄弟俩私自离开高家庄已经是蛮久之前的事情了,这次回归高家庄,也算是成为了秘火武士,多少有些荣归故里的意思。
  
      谁知道庄子里发生了这样的巨变。
  
      “如果族长大人在,他们一定不会把我们交出去的。”
  
      高征补了一句。
  
      显然,他生怕韩乐迁怒于高家庄的其他人。
  
      韩乐笑了笑,对他来说,杀死高鸣其实只是因为这家伙太碍事了。
  
      他来高家庄,只为速战速决,古墓的事情他虽然好奇,但也没想多管闲事。
  
      “我让你们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韩乐问道。
  
      高征和高田对视一眼,前者沉声道:“高家庄里,有不少年轻人愿意出去闯荡的,只要我说一句,他们都会和我走。”
  
      “还有一些外面的兄弟,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召集。”
  
      韩乐点了点头,对于高征的威望,他还是很信任的。
  
      “那就快点准备一下,想走的人,现在就集中在城墙上。”
  
      韩乐在赶时间,他不知道天火库什么时候开启,万一自己在高家庄耽搁太久,错过了天火库就搞笑了。
  
      高征迟疑了一下,还是苦笑道:“韩乐兄弟,人我肯定是可以召集的,只是……”
  
      韩乐笑道:“你在担心奇龙军?放心,你们毕竟出身高家庄,奇龙军的事情我肯定会搞定之后再走的。”
  
      韩乐知道兄弟俩对高家庄多少还有些感情,不可能坐视他们被奇龙军围攻。
  
      虽然韩乐以火精击退了奇龙军,但他们重整旗鼓之后,肯定还会再回来的。
  
      而那个时候,就是韩乐真正大展身手的时候。
  
      他要带走这些人,自然会把这些事情处理干净。
  
      高征想了想,有些难为情地说:“不止是奇龙军……”
  
      “族长他们,待我们挺好的,之前我们回来的时候,就想进古墓看看,只不过被长老们拦住了。听说古墓有忌讳,普通人不能进去。但今夜就是他们和族长约好的最后日期,如果过了今夜,他们还不出来,就证明族长他们有麻烦了……我想……下去看看。”
  
      他有些不好意思,尽管他再迟钝,也能感觉到韩乐似乎很急。
  
      “这样么?”
  
      韩乐的确有些急着回天火镇,但古墓的事情,也有些蹊跷。
  
      “行吧,那就把离开的时间,推迟到今夜。”
  
      韩乐道:“如果到时候你真想去什么古墓看看,我陪你们去看一眼就好了。”
  
      高征大喜过望,立马道:“我这就去召集兄弟们。”
  
      “韩乐兄弟的恩情,我高征一定铭记在心!”
  
      兄弟俩先行离开了。
  
      议事厅里,其余长老尴尬无比。韩乐这个外来人,强势的不可思议,直接反客为主,让他们失去了存在感。
  
      这种强势仿佛能传染似的,连带着高家兄弟似乎也忘了他们的存在。
  
      当着他们的面挖高家庄的墙角?这样真的合适么?
  
      但没人敢吐槽一句。
  
      哪怕韩乐随便坐的位置,是高家庄族长才有资格坐的位置。
  
      一手出神入化的御火之术,让所有人对韩乐敬若神明。
  
      更别提红衣使对他的态度了。
  
      大家都不是傻瓜,眼力见差的,像高鸣那种,都已经死绝了。
  
      没多久,墨芸从外面走过来,脚步很快。
  
      “韩乐先生,奇龙军重整旗鼓,准备攻城了。”
  
      她的语速很快,但并不惊慌。
  
      韩乐点了点头,这在他的预料之中。
  
      之前的五万火精,只是打了个出其不意的效果,山城下的奇龙军,至少超过了八千,自己干掉的数目并不足以让他们撤退。
  
      “刚刚接到大长老的速报,我们旧日盟的援军部队,还需要两天左右才能到。”
  
      墨芸说:“不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其余人也看着韩乐。高家庄本来就没打算和奇龙军开战,打起来,是一定打不过的。
  
      但在韩乐的凶威下,也没有傻-逼跳出来指责他杀了那么多奇龙军,直接导致了奇龙军的攻城。
  
      他们只是想看看,韩乐到底有什么解决办法?
  
      他的火精已经用完了,那么多数量的火精,哪怕对于虹岛来说,都是无法想象的奢侈消耗。
  
      大部分人都不相信,韩乐还能拿出更多火精来。
  
      “高家庄地势凶险,有山城城墙作为防御,奇龙军想要攻进来,也没那么容易。”
  
      一名长老咳嗽了一声,算是试探性地提了一句建议。
  
      韩乐未置可否地说:“不需要。奇龙军要来,让他们来就是。”
  
      “对了,你们旧日盟,对这座山里的那座古墓,有什么了解么?”
  
      墨芸想了想:
  
      “古墓的事情,我正想和您说。”
  
      “高家庄的古墓,在我们旧日盟中,也算是一个不小的秘密,有些东西,就连他们自己人都不知道,或许只有他们族长,知道一些内情。”
  
      说罢,她的眼神扫了扫四周围。
  
      众人都识趣地退下。
  
      只留下韩乐和墨芸两人在议事厅中。
  
      “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毕竟是人家的议事厅。”
  
      韩乐笑了笑。
  
      墨芸淡然道:“高家庄的这些人不过井底之蛙,大人肯用他们的议事厅,已经是他们的荣幸。”
  
      “古墓的事情,其实有很多秘闻。但根据我们旧日盟掌控的情报,这座墓在大荒林诞生之前,便存在了。”
  
      “据说,这里面埋葬着龙界的一个死敌。那个死敌非常可怕,哪怕死了,也有神鬼莫测的能力。这座古墓,其实是龙界高人用来镇压他尸体的存在。”
  
      “至于高家庄的人,只是为了防止古墓被破坏的守护者罢了。”
  
      “古墓的异动,多年来只发生过三次,这一次估计和前两次也没什么差别,应该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出来了。不过根据旧日盟的记载,我还是有信心解决这里面的麻烦的。”
  
      韩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有信心去解决?那挺好的,晚上你替我走一趟就好了。”
  
      墨芸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显然没有想到,韩乐会不按常理出牌。
  
      韩乐无趣地耸了耸肩,这小姑娘的心思他看的一清二楚。
  
      想必刚刚天火镇发给她的速报里,不仅说明了援军的位置和时间,还要求她尽量在高家庄拖住韩乐。
  
      天火镇的那些老家伙,对他还是不放心吶。
  
      所谓的古墓,她估计也是一知半解。但既然发生了异变,多少是有些难缠的东西。
  
      如果能把韩乐拖在古墓里,恐怕是旧日盟最乐意看到的一幕。
  
      毕竟,对他们的回归之路来说,韩乐始终是一个巨大的变数。
  
      只可惜,墨芸的小心思在韩乐面前宛如透明,一眼就看透了。
  
      她的脸色通红,身子微微颤抖。
  
      “现在知道害怕了?”
  
      韩乐冷笑一声:“放心吧,我也不是什么杀人魔王,只不过以后那些小心思,还是收起来吧。”
  
      说罢,他直接走出议事厅,在众人目光注视下,大步流星地冲着城墙走去。
  
      城墙附近,已经有不少年轻人兴奋地张望。
  
      关于韩乐的消息,已经在高家庄迅速流传开了,在他们眼里,韩乐就是拯救高征于危难之间的大人物。
  
      而山下,奇龙军严谨的步伐也迈开了,高家庄的卫兵们脸色有些难看。
  
      他们可不是那些年轻人,韩乐的御火之术虽然神奇,但他们不相信奇迹还能再发生一次。
  
      一旦战争开打,他们必败无疑。韩乐或许可以带着高家兄弟逃走,但他们这些士兵,必定会死在最前头。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只能殊死一战了吧?
  
      大多数人心中这样想到。
  
      而就在这个时候,出人预料的一幕出现了。
  
      韩乐孤身一人,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他的身体——
  
      化为白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