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九十一节 尘烟

第一百九十一节 尘烟

    这种感觉,韩乐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仿佛有人在暗中窥探他。
  
      但这个世界,不可能有人能做到这一步才对。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他不敢确定,因为这只是一种本能。
  
      他看着远方,奇龙军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霸王龙香兰也确认死亡,应该没有错才对。
  
      自己到底疏忽了什么?
  
      韩乐知道,平荒天师的直觉往往非常精准。很多超出了自己能力的东西,就只能依靠直觉来判断。
  
      他有些不放心地检查了一下炎黄界。
  
      入口处,没有任何被打开过的痕迹。
  
      饶是如此,他依然用意识去扫了一遍。
  
      整个炎黄界,安静无比。
  
      此时正是夜间,大部分人都在梦乡之中。
  
      镇海楼,安全;大罗山,安全;北部山脉,安全。
  
      小白龙傻乎乎地躺在月光下的大石头上睡觉,不远处是闭目养神的祖树金刀。因为成形时间越来越久,在炎黄界里,他已经初步具备了凝聚人形的能力。
  
      古神兵的晋级方式韩乐也不太懂,但他隐约感觉到,祖树金刀应该是遇到了某种瓶颈,正在努力冲击。
  
      所以他也就没打算打扰祖树金刀。
  
      “奇怪,炎黄界也没出问题,难道是恐惧之源用多了,我的精神也受到影响了么?”
  
      韩乐不放心地撤掉了恐惧之源,然后还特意去看了一眼海之母。
  
      这位据说是来自泸界的昔日霸主,也没有逃离监狱的意思。
  
      韩乐百思不得其解,最终纳闷无比地离开了炎黄界。
  
      山城上,终于有人打开了门,高家庄的人们,鼓起勇气来打扫战场。
  
      高征高田两兄弟早就在不远处等候着韩乐,他们也非常识趣,没有上前影响韩乐的思考。
  
      “走吧。”
  
      韩乐将这些奇怪的念头抛在脑后,带着众人,返回高家庄。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
  
      炎黄界中,看似闭目养神的祖树金刀正在骂骂咧咧:
  
      “韩乐啊韩乐!你这个蠢货!”
  
      “呜呜呜,明明都发现异常了,居然不来救我!眼看着我被那个凶女人困住了,竟然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简直没良心啊!”
  
      可惜,他内心深处的咆哮,韩乐根本听不到。
  
      “哎……惨了惨了,早就听说红尘剑是我们之中最出色的,现在经历千结百炼归来,蜕变出来的新灵魂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她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
  
      “难道当年他们说的第三阶段,真的存在?”
  
      祖树金刀陷入了沉思之中。
  
      ……
  
      天火镇。旧日盟秘密据点中。
  
      “有消息了。”
  
      洛青泥的声音隐约透着欣喜之色。
  
      看到那张纸条的出现,他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墨芸虽然是红衣使,但却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关系亲若父女,之前墨芸自告奋勇去当向导,他便有些担心。
  
      好在现在传回来了消息,至少没出什么岔子。
  
      听到洛青泥的声音,几位巨头立刻围了过来。
  
      他们对韩乐好奇到了极点,对于墨芸给出的最新情报,自然也非常关心。
  
      只是众人看到那纸条上的一行字,顿时便有些无语。
  
      “胡闹!亏她还是红衣使,闹了半天,就搞到这点情报?”
  
      有人嘲讽道:“非常危险?废话,能从冷老爷手里抢到火精的人,能不危险么?”
  
      虹岛之主面有不喜之色,那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顿时讪讪道:“我只是说,这情报也太没有营养价值了些。”
  
      冷老爷冷哼一声,虽然他很不爽被拿出来当背景板,不过大人物自然有其度量。
  
      他也懒得和这人计较。
  
      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他也认可对方的说法,这墨芸跟着韩乐去了高家庄,这点时间过去了,特意用秘火传书,大家都以为是非常重要的情报。
  
      谁知道偌大的纸张上,只有这么四个字。
  
      说是胡闹,倒也不为过。
  
      荆破甲沉吟道:“可能是她遇到了一些事情,超出了她的理解能力,这也正常,红衣使虽然优秀,但毕竟还是个孩子。大家不必如此苛责。”
  
      唯有洛青泥一直在沉思。
  
      “大长老,你怎么看?”有人问到。
  
      洛青泥抖了抖纸上的那四个字,手指却点在了最后三个符号上。
  
      “据我所知,芸儿是个非常严谨的人,情绪也稳定,平时行文,极少使用叹号。”
  
      “但是这张纸上,却接连用了三个叹号。”
  
      “恐怕她给我们的情报,的确只有这四个字,但未必是胡闹。”
  
      洛青泥说道:“当初她也见过冷老爷和荆兄的交手,回来的时候,我问她感想,她也只是非常平静的回答了一句很厉害。”
  
      众人沉默下来,有人忍不住道:
  
      “您的意思是,在红衣使大人眼里,那个韩乐,比荆大人和冷老爷还厉害?”
  
      这让他们有些不敢置信。
  
      在他们眼里,韩乐再厉害,也最多是后起之秀,哪怕得到了白龙的青睐,拥有一些御火的秘术,藏着一些宝物,但最多最多,也就是和荆破甲、冷老爷一个等级的强者。
  
      但他们也不敢直接质疑墨芸的判断。
  
      荆破甲和冷老爷倒也没有直接反驳,因为昨夜韩乐直接击杀青丘的手段,让他们也有些不寒而栗。
  
      “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我们不能招惹。”
  
      洛青泥断然道:“之前的事情,我已经算是给他了一个交待。我们旧日盟想要安然完成祖先伟业,就绝对不能和韩乐交恶。”
  
      “烦请各位,都安排一下。万一韩乐重回天火镇,一定要控制各自的人马,不要和他起冲突。”
  
      众人纷纷点头。虽然不相信韩乐有那么强,但他们也不是蠢货,没必要和这么一个强者对立。
  
      连大长老都这么说了,他们这些次一级的存在,又哪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欢快的声音冒了出来:
  
      “非常危险?你们在说谁?是那条邪恶白龙的伴侣吗?”
  
      水晶龙的突然出现,让旧日盟的大佬们纷纷行礼。
  
      其实也不是水晶龙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他们只是非常尊敬水晶龙一族为大荒林人类所做的一切事情,从看护天火库,到后来帮助他们重返龙界为止。
  
      水晶龙一族,其实付出了很多代价。
  
      每个刚加入旧日盟的人,都会被告知要对水晶龙终生礼敬,否则不得入盟。
  
      这几天,洛青泥也和水晶龙进行了多次交流,虽然他有些怀疑,但大致上还猜测出,水晶龙口中的那白龙伴侣,多半指的就是韩乐。
  
      于是他点了点头。
  
      水晶龙冷哼一声:“我不相信那个没出息的家伙,能找到多么优秀的伴侣。”
  
      “我决定了,在返回龙界之前,我要先去找那个家伙的麻烦!”
  
      洛青泥大惊失色。其余人也有些尴尬,只是他们正要阻止水晶龙的任性的时候,水晶龙突然尖叫一声。
  
      “怎么了?茜大人?”众人担忧地问道。
  
      这水晶龙估计是睡的太久了,醒过来的性格变得跳脱无比,众人谁也猜不透她的心思。
  
      “有人擅闯天火库!”
  
      水晶龙的语气变得无比严肃:“我先过去看看!”
  
      下一秒,她的身影便冲入地下!
  
      水晶龙一族,自然有天赋能在地下行走,而且速度非常之快。
  
      她看守天火库多年,自然熟门熟路,不多时,便赶到了目标地点。
  
      只是当她看到来人的时候,却露出了愤怒的神色!
  
      “是你!”
  
      “你这条邪恶的小白龙!”
  
      “你居然敢偷偷跑到我的地盘,看我怎么收拾你啊!”
  
      水晶龙张牙舞爪地叫嚣着。
  
      旋即,她愣了一下,笑地更加猖狂了:“你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是谁把你吸干了?”
  
      “哈哈哈!我看你这个样子,还怎么和我斗……”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仿佛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咽喉。
  
      水晶龙惊骇无比。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意识到了小白龙的身侧,还站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
  
      “安静。”她的食指搭在了嘴唇上。
  
      水晶龙浑身在颤抖,她突然有了一种感觉,如果自己不照做的话,对方,会杀了自己!
  
      但她是天火库的守护者,无论什么人,都不能擅闯天火库!
  
      这是她的职责。
  
      于是她不甘心地挣扎了一会儿,想要阻拦住那个女人。
  
      谁知道那女人来到天火库门口,却没有再进一步。
  
      她的目光,停留在那块古老的石碑上。
  
      “这就是你说的那块古界碑?”
  
      女人问道。
  
      小白龙乖巧地点了点头。她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狼狈的水晶龙。
  
      水晶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是谁?”她用龙语低声问道。
  
      小白龙:“我姐。”
  
      茜怒了:“你是白龙,她是什么种族你知道么?”
  
      小白龙:“不知道,反正她说过不会让别人欺负我的,谁欺负我,我姐机会帮我出头。”
  
      水晶龙怒极反笑:“你果然还是和当初一样邪恶!”
  
      “你才是碧池龙!”小白龙鄙视地看着她:“尘烟姐很好的。”
  
      “你知道古界碑是用来干嘛的吧?”
  
      水晶龙低吼道:“如果她偷走古界碑……”
  
      下一秒,空旷的地下洞穴里,突然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
  
      仿佛有老鼠在偷吃东西。
  
      在水晶龙和小白龙惊骇的目光中,那神秘女子竟然将古界碑捧在了手里,一口一口,吃的津津有味!
  
      “妈妈呀,怪物啊!”
  
      水晶龙落荒而逃。
  
      小白龙也傻在了那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