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九十六节 天石

第一百九十六节 天石

    虽然韩乐看上去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其实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没底的。
  
      他倒是不怕这个所谓的魔影。
  
      而是这石蔓空间,让他觉得有些深不可测。
  
      宇宙真眼和他的感知都无法探测到石蔓空间的真实情况,虽然能感受到那一页荒天书的气息,但韩乐暂时也不太敢冒动。
  
      在这石蔓空间中,魔影固然无法奈何韩乐,但韩乐的本源之力却消耗地非常之快。
  
      “在这个空间里,我最多能撑一个小时。”
  
      “三大法器为了抵抗魔影的攻击,还有那神秘的黑暗物质的渗透,居然有些吃力。”
  
      韩乐冷静地分析着目前的情况。
  
      想要击杀魔影,对他来说有些不现实。这魔影明显是石蔓空间的主人,他可以在这里穿梭自如,韩乐就算出手,估计连他的衣服边角都触碰不到。
  
      “这个地方真得小心了,就算动用古神兵,都不一定能打穿。”
  
      韩乐以三大法器开路,最终选择了无视魔影,一步步向石蔓空间的深处走去。
  
      那魔影显然非常愤怒。
  
      黑暗物质将韩乐包裹住,韩乐能感觉到围绕在自己身侧的黄色光芒正在一点点地被削弱。
  
      他只能提供更多的本源之力去支持。
  
      “不妙啊,为什么这些黑暗物质的渗透能力变得越来越强?”
  
      “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魔影,好像也会共鸣之术的样子?”
  
      韩乐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
  
      他开始加快速度。
  
      石蔓空间里的法则颇为奇特,这里和其他物理世界不太一样。
  
      用最简单的方式来描述这个多维空间,差不多就是一个个一模一样的石室无限叠加在一起。
  
      想要从一间石室穿梭到另外一间,就必须从石蔓墙壁上穿越过去。
  
      韩乐掌握着共鸣之术,刚开始穿梭有些生涩,后来倒是如鱼得水。
  
      魔影和韩乐就这么陷入了僵持状态。
  
      很显然,他也发现短时间内奈何不了韩乐,便消失在了韩乐的视野里。
  
      伴随着魔影的消失,黑暗物质也随之消失不见,韩乐的压力顿时小了很多。
  
      他不怕魔影去祸害其他人,只要他们不进禁忌线,魔影是伤害不了他们的。
  
      至于高家庄的那些人,韩乐总觉得他们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如果魔影想要杀了他们的话,早就可以下手了。
  
      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有一点,墨芸没有说错,这个魔影的力量,似乎的确是一直在增强。”
  
      韩乐看着魔影最后消失的地方,心里敲响了警钟。
  
      小弦界、或者说是大试炼场,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可以随意虐菜的地方。
  
      神秘之处无所不在,无论是秘火,还是这石蔓,都让韩乐眼界大开。
  
      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当然已经有了些判断。
  
      无论是旧日盟看守严密的古界碑,还是外面的禁忌石碑,其材质,和石蔓空间的石壁一模一样。
  
      可能那些石碑,就是用这里的材质打造而成的。
  
      这里一定隐藏着更深的秘密,否则不会诞生出这样的魔影,还有荒天书。
  
      韩乐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他在石蔓空间中穿梭着,渐渐的,他遇到的石室开始不同。
  
      有些石室里,居然出现了一块块整齐的石碑,只不过石碑上没有字。
  
      韩乐试着想要带走这些石碑,却发现和束缚住高家庄众人的石蔓一样,自己根本奈何不了这些神奇的石头。
  
      而有些石室,居然有壁画。
  
      韩乐看到第一幅壁画的时候,还是有些震惊的。
  
      因为那画面,有些眼熟。
  
      “这是……大罗山?”
  
      “这是大罗山和龙界在作战?”
  
      韩乐惊疑不定地看着那壁画。这场景似曾相识——他曾经在前世之火里,看到过类似的!
  
      壁画下,有用蝌蚪文写的备注,可是和之前一样,韩乐一个字都看不懂!
  
      “奇怪了,按理说,这些文字应该就是我们平荒天师的文字,古界碑、禁忌石碑上的也是如此。为什么我却看不懂?”
  
      韩乐挠了挠脑袋:“难道是……密码?”
  
      一念及此,他的脑海中顿时闪过一道灵光。
  
      他仔细看着那些蝌蚪文,最终点头确认。
  
      极有可能,这些蝌蚪文是按照某种密码表编译而成的,自己明明是认识蝌蚪文的,但却因为打乱的排序而读不通。
  
      如此一来,倒是能解释很多东西了。
  
      “看来当年大罗山真的和龙界开过战,甚至小白龙口中的大魔王,就是大罗山的人。”
  
      “大罗山和泸界联手攻打龙界?”
  
      “这一切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韩乐的心跳开始加快,他隐约觉得,自己可能找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
  
      只可惜这壁画上的人物太过模糊,韩乐只能从其他角度来判断壁画给出的信息。
  
      没多久,这壁画便消失了,看起来似乎是随机出现的。
  
      韩乐没有气馁,而是选择了继续前进。
  
      失去了黑暗物质的阻拦,韩乐的效率变得更高。
  
      他的目标,一直是前往荒天书所在之处。
  
      他能感觉到,自己距离那一页荒天书,已经越来越近了。
  
      而这一路过去,他也遇到了另外两幅壁画。
  
      这两幅壁画上的内容,韩乐之前没有看到过,但上面的场景,都让人印象深刻。
  
      第二幅画,画的是大罗山众人齐齐冲向某个未知的深渊。他们奋不顾身,哪怕那深渊仿佛吞噬万物的巨口,他们也接二连三地跳了进去。
  
      第三幅画更加诡异了,画的是一群被石蔓倒吊起来的人!
  
      看到那幅画的时候,韩乐背后的汗毛都忍不住立了起来!
  
      这些人的姿态,和高家庄众人的姿态一模一样!
  
      从直觉上判断,韩乐觉得这些人,就是大罗山上的人。
  
      他们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会被人吊起来?这个姿态,到底是什么意思?
  
      韩乐心里,冒起浓浓的寒气。
  
      他不禁回忆起了一些事情。
  
      大罗山的人,到底去了哪里?
  
      当初自己在大罗山上,只看到白骨仙人翩翩起舞,却不见任何一个平荒天师。
  
      云州最后一个平荒天师,或许就是何庆芝了,但和韩乐也隔了数十年之久。
  
      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很多人提到大罗山,都是用“不在了”来形容,却没有说他们毁灭了。
  
      就连云乐和术士之王,也只是试探大罗山的情况,也许他们也只是对当年的事情,一知半解。
  
      “不管大罗山的其他人去了哪里,至少何庆芝一定还活着。”
  
      “当初我在大罗山上,遭遇阿青和云乐的时候,心有所感,向剑神借剑,是得到了回应的。他们一定还在,只不过不在云州。”
  
      韩乐想了很多很多。
  
      最后,他穿越重重石蔓空间,来到了一个更加开阔的石室。
  
      石室角落里,放着一块小小的方桌,方桌侧面的石壁上,写着字。
  
      这一次,韩乐认识。
  
      “天石?”
  
      ……
  
      “不好意思,刚刚有些饿了,真是失态了。”
  
      天火镇,地下洞穴中。
  
      尘烟吐了吐舌头,挥舞着手里仅存半块的古界碑,虽然言语在道歉,但是语气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
  
      小白龙看呆了。
  
      水晶龙却是吓得瑟瑟发抖,半晌,她才委屈地说:
  
      “这古界碑是我们水晶龙一族答应旧日盟,帮助他们回归龙界的重要道具啊,你居然把它给吃了一半!”
  
      “我的天哪……没有了碑文指引,他们还怎么回去?”
  
      “完蛋了完蛋了,我的任务没办法完成了。”
  
      她一脸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尘烟。
  
      古界碑的质地,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别说吃了,这个世界上根本没什么东西能破坏古界碑!
  
      但这个女人,简直要逆天了!
  
      她居然直接把石碑吃了一半!
  
      旧日盟的人如果看到这一幕,恐怕都要发疯了。
  
      水晶龙心乱如麻。
  
      “不就是吃了你半块天石嘛,用得着这么小气?”
  
      尘烟有些不解:“我又没吃完,天石这种东西,你放在这里,过个几十年,它自己会长出来的啊。”
  
      水晶龙有些诧异,这个女人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讲道理。
  
      她好像只是有些……不懂事?
  
      水晶龙犹豫了一下,委屈巴巴地说:“但是石碑上的碑文……不可能再长出来了。”
  
      尘烟点了点头:“好像是这样,唔,你需要什么补偿么?”
  
      水晶龙沉默了。
  
      “不需要的话,我就走啦,谢谢你的天石。”
  
      吃了半块天石,尘烟明显欢快了许多。
  
      水晶龙茜诧异道:“你们不是冲着天火库来的?”
  
      “如果说是黑晶,我或许还有些兴趣,但秘火嘛……也只有那个家伙拿来当宝吧。”
  
      尘烟随意道:“吃了你们半块天石,但身边没什么东西补偿你们,算了,这笔账先记在韩乐头上吧。”
  
      “你们如果有什么问题,找他就是。”
  
      说罢,她牵着小白龙,就这么消失在了天火库前。
  
      水晶龙足足愣了十秒钟,这才反应过来:
  
      “就这么走了?”
  
      “韩乐?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等等,难道是小白龙的伴侣?”
  
      就在这个时候,旧日盟的人终于赶到:
  
      “大人,到底是谁擅闯天火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