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零二节 都是韩乐的错!

第二百零二节 都是韩乐的错!

    敲门声一起,众人都是一愣,旋即露出了颇为微妙的表情。
  
      因为敲门人的用词非常……精准。
  
      作为旧日盟的红衣使,墨芸的身份非常高贵尊荣,至少在旧日盟内,大部分人都要对她礼敬一番。
  
      是以,大多数人来找她,都得是拜访。
  
      少数地位在红衣使之上的人,一般找墨芸,用的都是召见。
  
      直接说有人来找她。
  
      这就非常微妙了。
  
      但众人也不是傻子,自从千羽楼事件之后,年轻人们都得到了父辈的告诫,知道那个人不好惹。
  
      也只有那个人,能让传信之人左右为难,干脆用了最普通的说法。
  
      墨芸的反应也很快,这个时候,韩乐居然还找自己,这让她心情突然变得非常愉快。
  
      一方面,是她已经好几天没见过韩乐了。这家伙自从从高家庄返回之后,便重新隐匿起来,虽然没有故意躲过旧日盟的视线,但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谁也不好靠近。
  
      而另外一方面,她实在是不想和这二王子多废话了。
  
      当下她眼珠一转,站起来,淡淡地道:
  
      “墨芸还有要事,先走一步。”
  
      二王子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来访?”他的语气也变得阴森起来:“既然红衣使大人还有要事要处理,我自然是不方便妨碍的。”
  
      “不过若是朋友相见,不如请他进来,大家一叙。”
  
      墨芸心中大摇其头。
  
      以韩乐的性子,如果遇到了这些血裔,恐怕还不得把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揍个半死。
  
      虽说那副场面如果她看到了一定会心中暗爽,但是现在毕竟还是大局为重。
  
      这些人,毕竟是水晶龙大人的客人。
  
      于是她刚想找托词。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门却自己推开了。
  
      却是韩乐等的不耐烦了,直接走了进来。
  
      他看到在座这么多人,微微有些惊讶,不过无所谓,现在他的身份是高田,于是他冲着冷千韵打了个招呼,然后便走向了墨芸。
  
      至于其他人,都被他无视了。
  
      “韩……高田先生,有什么事么?”
  
      墨芸的心跳开始加速,脸色甚至闪过一丝绯红。她这是在害怕,她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个家伙一定会和这些血裔对上的吧,一定会的,以他的性格……她已经想到这些血裔可能的最好的下场了。
  
      要知道,高家庄城墙下,她可是亲眼目睹韩乐如何化身死神,收割奇龙军的性命的。
  
      但是这幅表现落在其他人眼里,却是娇羞无限。
  
      众人大吃一惊。
  
      这高田看不出来了,虽然一直行踪诡异,但是自从千羽楼一夜之后,居然和这红衣使走的这么近。
  
      而今天他主动来找墨芸,墨芸居然露出了小女儿姿态。
  
      这在这位冰山美人身上,可并不常见。
  
      二王子冷哼一声,不爽的态度已经不言而喻。
  
      可惜韩乐却没有理他们。
  
      他直接对墨芸说:“借一步说话。”
  
      墨芸甚至没有考虑,直接和韩乐来到了包厢外。旧日盟的年轻人们一阵嫉妒,而血裔中的随从已经冷冷道:
  
      “这个人,是谁?”
  
      ……
  
      包厢外。
  
      “古界碑?你想要看看古界碑?”墨芸对韩乐突如其来的要求有些惊讶。
  
      韩乐点了点头。
  
      自高家庄回归以来,他便乖乖地在天火镇潜伏着,等待着天火库的开启。
  
      但是这几天实在太无聊,他便突发奇想,想要在天火库开启之前,好好看看那块旧日盟视之为回归希望的古界碑。
  
      掌控了碑法和天石九炼之后,韩乐基本上可以确定,所谓的古界碑,基本上也是天石炼化而成。
  
      古界碑上,除了通往龙界的秘术之外,可能还记载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韩乐对这些非常感兴趣,他在旧日盟里认识的人不多,洛青泥神出鬼没,方便找的,只剩下了墨芸。
  
      墨芸露出为难之色。
  
      “古界碑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在我们旧日盟中,连我也不能轻易接触到。”
  
      “大长老或许有法子,但……”
  
      韩乐直接了当道:“带我去找他。”
  
      墨芸苦笑一声,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
  
      有些奇怪的是,她注意到自己的心情居然并没有变得很差。
  
      韩乐的霸道,她居然已经欣然接受,甚至有些喜欢上了这种行事方式;而血裔们嚣张跋扈,却只能惹来她的厌恶。
  
      墨芸心中泛起一阵阵异样的涟漪。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包厢门突然开了。
  
      二王子从里面走出来,平静地说:
  
      “看来阁下的来头不凡吶,想看古界碑是吗?话说回来,难道旧日盟的诸位还不知道,你们的古界碑,只剩下一块残碑了吗?”
  
      墨芸皱眉:“你偷听我们谈话?”
  
      韩乐更是莫名其妙:“你谁啊?”
  
      血裔二王子气的身子发抖,旁边随从怒喝道:“居然敢对二王子不敬!难道不知道,只有我们才能修复古界碑吗!”
  
      “水晶龙一族把我们从龙界请过来,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吗?”
  
      旧日盟的年轻人们一开始还不相信,但听他们说的有模有样的,心里突然有些慌了。
  
      冷千韵忍不住问道:
  
      “二王子殿下,关于古界碑的事情……”
  
      二王子冷冷道:“你们自己去问那条水晶龙啊,若不是她和我大哥是许定的伴侣关系,就算她拿出再多的筹码,我们也不会来帮忙的。”
  
      “你们居然还不知道……算了,直接告诉你们吧,你们的那块古界碑,据说在前几天遭遇了神秘人的袭击,如今只剩下了半块,如果不修复完整,你们休想回归龙界!”
  
      包厢里炸了。
  
      这些年轻人都继承了父辈们的想法,都渴望回归龙界,却没想到一波三折,在天火库开启之前,遇到了这种事情。
  
      墨芸神色凝重。
  
      二王子虽然为人骄傲,很让人讨厌,但应该不太会撒谎的。
  
      水晶龙凭空请来这群血裔,本身就让人很怀疑,如今他这番话说出来,倒是印证了他们很多猜测。
  
      她心乱如麻,按理说,要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禀报上去的,但是现在……韩乐还在。
  
      她偷偷看了一眼韩乐。
  
      韩乐一如既往地淡定。
  
      “坏了么?好吧。”
  
      他叹了一口气:“那就告辞了。”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直接走了。
  
      包厢里的人还没反应过来,韩乐的人影便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中。
  
      二王子冷哼一声,顿时便有一名血裔的身影消失了。
  
      换成其他时候,一定会有人阻止他的行为,毕竟大家都知道,这高田来历不凡,各家长辈都非常忌惮。
  
      但是现在,古界碑损坏的消息横空出世,众人都失了方寸。
  
      墨芸深吸一口气:
  
      “此事事关重大,我们的确不知情,我需要立刻禀告大长老!”
  
      二王子露出得意的神色,没有多言语。
  
      他知道,用不了多久,整个旧日盟,都得仰仗他的本事。
  
      到时候,没有人敢反抗他的意志。
  
      看着墨芸姣好的背影,他内心深处压抑已久的欲-望竟有些无法控制起来。
  
      “到底是龙界十九种最神秘的血脉之一啊……”
  
      “真是,让人期待呢……”
  
      ……
  
      是夜。天火镇暗流汹涌。
  
      旧日盟连夜召开议会,洛青泥亲自找到水晶龙,确认古界碑的消息。
  
      面对兴师动众的旧日盟,水晶龙顿时就心虚了。
  
      她知道这事情也瞒不了多久,只是面子上实在过不去,作为天火库的守护者,她总不能说自己眼睁睁地看到一个女流氓把古界碑啃掉一半了吧?
  
      那样说出去,会被人当成疯龙的。
  
      “所以说,便是那天,有人奇袭了天火库,连您都没有反应过来,古界碑便遭到了这样的破坏?”
  
      洛青泥看着残存的古界碑,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水晶龙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脑袋,但是她很快抬头道:“我已经找了龙界的人,那些血裔,他们中有一个人能修复古界碑。”
  
      “你们放心好了,不会让你们等太久的。秘火交流会可以如期进行。”
  
      洛青泥苦笑道:“您知道他们提出的条件是什么么?”
  
      水晶龙一脸懵逼:“哈?还有条件?”
  
      她当时回龙界搬救兵,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好像什么都答应了。
  
      她自己,其实是没怎么在意这事儿,只有洛青泥提起来,她才猛然反应过来。
  
      那些血裔,似乎的确是提了条件的。
  
      “他们要天火库里,三分之二的秘火!”
  
      洛青泥脸色很难看。
  
      他刚和血裔们谈判回来,这些血裔简直高傲过了头,二王子居然只派了个随从和自己谈。
  
      那随从甚至明确表示,要将墨芸献给二王子。
  
      这些魔域并不知情,但洛青泥总觉得身上的胆子变得奇重无比。
  
      听到这个条件,别说旧日盟的其他高层了,就连水晶龙都跳了起来:
  
      “哇,好过分!”
  
      “气死我了!说到底,都是韩乐的错!”
  
      众人微微一愣,哈?
  
      这和韩乐又有什么关系?
  
      墨芸更是怔怔地道:“水晶龙大人,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您说的出事时机,韩乐似乎还在高家庄吧。”
  
      水晶龙噘着嘴:
  
      “我不管,反正就是他的错!”
  
      “有人让我把这笔账,记在他头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