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零四节 那我就不客气了

第二百零四节 那我就不客气了

    地下一层。
  
      戴着红色或者白色面具的年轻人们相继入场。
  
      很快的,开阔的庄子便只剩下寥寥几人。
  
      不远处的一间屋子里,虹岛之主和大长老洛青泥对坐饮茶。
  
      “怎么样?我想出来的这个法子,不赖吧。”
  
      虹岛之主洋洋自得道:“我就知道,那小子总归没安好心,没那么容易让我们找到。”
  
      洛青泥沉吟道:“的确,我们没有在这些年轻人里,感应到韩乐的气机;但这实属正常,就连之前被他杀死的青丘都说过了,韩乐的气机千变万化,就连青丘都无法锁定,我们的感知比她可差远了。”
  
      “所以需要一些特殊的方法。”
  
      虹岛之主嘿然道:“那小子最擅长的,不就是采集火精么?”
  
      “我们明确在规矩里写出,第二阶段便是开启天火库,而第一阶段采集到的火精数量和品质将决定进入天火库的先后顺序。”
  
      “这样一来,他能忍得住?到时候只要盯着第一阶段的第一名就好了。”
  
      “那个人,一定是韩乐!”
  
      墨芸在一旁听着,忍不住微微蹙眉,虽然虹岛之主说的很有道理,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因为仪式的缘故,所有人都必须戴上面具,这的确给他们监视韩乐的一举一动增加了很大的困难。
  
      这家伙的破坏力,墨芸心知肚明,回归天火镇之后,也提醒过大长老和其他人。
  
      他们对韩乐放心不下是很正常的。
  
      只不过费尽心思,修改了第一阶段的试炼过程,居然只是为了确定哪个面具人是韩乐,这也太夸张了些。
  
      这可是秘火交流会啊,在墨芸心中,是旧日盟最盛大高贵的仪式之一。
  
      那边洛青泥却叹道:“比起韩乐,更让人感到不安的,是那些血裔。”
  
      说道血裔,虹岛之主的神色也变得冷漠起来,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一下桌子:
  
      “欺人太甚。”
  
      很显然,水晶龙没心没肺,不代表旧日盟的大佬们也都是傻逼。
  
      这些血裔明显是乘人之危,因为古界碑受损的事情狮子大开口。
  
      这一次,据说为了表示友好,血裔们也派人参加了第一阶段的试炼。
  
      二王子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这三分之二的秘火,他们要定了。
  
      他们来自龙界,又是龙界之主的真血后裔,手中掌控着强大的控火秘法是一定的,说不定真能被他们夺走三分之二的秘火。
  
      对于旧日盟来说,那是不能忍受的损失。
  
      “再看看吧,古界碑是一定要修好的。”
  
      洛青泥摇头道:“一切,等到古界碑修复之后再说。”
  
      虹岛之主点了点头。
  
      突然间,他有些突发奇想道:“你们说,那古界碑会不会真的是韩乐弄坏的呢?”
  
      “水晶龙大人虽然神经跳脱了些,但不至于胡说八道吧?”
  
      不过他转念间就拍了拍脑袋:
  
      “瞧我这记性,韩乐那时候还在高家庄呢……不过不是韩乐,又是谁有这等本事能破坏古界碑呢?”
  
      ……
  
      韩乐在迷雾中行走。
  
      这地下一层,大概是旧日盟为了保护天火库而设置的一道防线。
  
      整个地下一层,空旷无比,但是被迷雾笼罩。这种迷雾是人为设置的,可以干扰视线。
  
      迷雾中,藏着第一阶段的试炼目标——火精。
  
      这些火精,不出意外的话,都是由虹岛提供的。
  
      和天火镇上的火精不同,地下洞穴的火精,更加温和些,大抵是专门给年轻人们练手用的。
  
      第一阶段的规则很简单,在半天之内穿越地下一层,找到地下河的尽头,在那里,便是通往天火库的入口。
  
      在天火库的入口,提交火精,自然有专门的裁判评定分数。
  
      根据火精的数量和品质,分数越高的人,进入天火库的顺序就排的越前。
  
      一般来说,天火库这种神秘宝地的开启,都是越早进去越好的。
  
      天知道晚了,还有多少秘火剩下。
  
      所以大部分人心中都是憋着一口气,要采集尽可能多的火精。
  
      但对韩乐来说,先后顺序并不重要。
  
      他在意的,只是天火库的开启与否。
  
      只要天火库开启的时候,他在现场就可以了。
  
      “明知道我擅长控制火精,第一阶段偏偏还用这种方式,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韩乐心里嘀咕,不过他也没有忌惮太多。
  
      有了尘烟撑腰,他总觉得在大荒林世界横行霸道又多了几分筹码的样子。
  
      他大步流星地往迷雾里走去。
  
      一开始,他四周围还有一些年轻人,他们看着韩乐如此冒进,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也有好心人试图劝阻,但韩乐走的太快,终究是很快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呸!这么着急,难道真的以为试炼是过家家吗?”
  
      “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子,这么心急,一会儿遇到了恶火缠身,恐怕要出事情。”
  
      “别管他们,我们走。”
  
      迷雾中,也有人不屑低语。
  
      这些声音,韩乐自然都听得见,但他懒得理会。
  
      第一阶段的试炼,对年轻人们唯一的威胁,便是所谓的恶火。
  
      这些恶火,隐藏在火精之中,具有一定的攻击性,且无法被收服。
  
      这也是旧日盟考验这些未来的秘火武士们对火焰的识别能力。
  
      恶火缠身,虽然不像秘火那样直接瞬间烧死一个人,但也会对一个人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轻则终生瘫痪,重则性命全无,都是有可能的。
  
      但韩乐不怕。
  
      他身上,其实已经有了一种令秘火感到恐惧的气息。
  
      更别提恶火和火精了。他们根本不敢招惹韩乐。
  
      他站在地下空间,用宇宙真眼望过去,整个地下一层的结构,一目了然。
  
      所有火精和恶火的藏匿之处,他都看的很清楚。
  
      那条地下河,他也瞬间就确定了方向。
  
      接下来就很简单了。
  
      “随便找个高品质的火精交差就好了。”
  
      他的感知在地下一层来回搜索,终于找到了一个满意的目标。
  
      如果他的感知没有错的话,那应该是一朵三品质的火精。
  
      “虹岛的秘火使都是当生产线工人用的啊……”
  
      “那天我借走那么多火精,现在居然又能生产出来足量的火精,真是兢兢业业。”
  
      韩乐一边想着,一边风风火火地向雾里走去。
  
      ……
  
      黑暗的缝隙间,一朵绽放的火莲花。
  
      几个人影围绕着那火莲花,正在商量着什么。
  
      “这绝对是我们找到的品质最高的火精了,至少是三品质,也就是提炼过三次。”
  
      “但是,秘术显示,它四周围的那七朵火精,都是恶火!”
  
      “旧日盟的人倒也有点手段,居然让恶火安然守护着火精,想要动火精,就容易惊动恶火。我们自己倒是不怕恶火,但这三品质的火精一旦被恶火污染,就浪费我们一番辛苦,动用血裔秘术了。”
  
      这几个人,显然都是来自龙界的血裔。
  
      相比旧日盟的年轻人,他们更有优势。
  
      “二王子殿下让我们放开手脚,在古界碑修复之前,这些人类不敢和我们翻脸的。”
  
      “所以这所谓的第一阶段试炼,我们就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省的以后回了龙界,还要继续敲打他们。”
  
      为首的人名字叫做周鹤,便是那日在酒楼中出言不逊的人,也是二王子的随从。
  
      “不过,我们得先想个办法,把恶火引走才行。”
  
      周鹤陷入了沉思之中。
  
      哪怕他们是血裔,想要在不惊动恶火、不污染火精的情况下拿走这三品质的火精,也是有些困难的。
  
      只是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
  
      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人从迷雾中走来。
  
      他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还没动手?”
  
      周鹤愣了一下:“嗯?”
  
      “没动手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那人自言自语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