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零八节 连续失败

第二百零八节 连续失败


      “阿土居然失败了?”
  
      “是太紧张了么?”
  
      广场一旁,零零散散的散落着几个席位。有资格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的,都是旧日盟真正的高层。
  
      哪怕地位颇高的红衣使墨芸,在这里也只能站在大长老洛青泥的身旁。
  
      几个大佬都有些诧异。
  
      第一阶段的第一名,他们都认识。
  
      这个叫阿土的少年,其实是洛青泥从小亲自调教,别说普通火焰了,就算是真正的秘火,他也能轻易掌控。
  
      洛青泥一直有意在磨炼阿土,所以没有让他提前获得秘火,而是参加这次大会。
  
      毕竟秘火也有高下之分,他想要让自己的关门弟子,在天火库中得到最好的机缘。
  
      而阿土也不负众望,在第一阶段拿下了三枚高品质的火精,得以评分第一,获得了首个出场的顺序。
  
      谁知道一炷香的时间,他居然没办法获得天火库中这么多秘火任一一朵的认可!
  
      这就有些奇怪了。
  
      “果然还是平时缺乏锻炼,关键时刻,心态有些不好么?”
  
      洛青泥也只能这么想了。
  
      不过这只是第一轮,天火库里的秘藏多到让他们惊喜,一会儿说不定还要第二轮的机会。
  
      他对墨芸说:“把阿土叫过来,我要和他说几句话。”
  
      墨芸有些迟疑,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说,恭敬地离开了。
  
      便在此时,一旁坐着的血裔二王子淡淡笑道:
  
      “看来大长老的弟子心理素质不行啊。”
  
      洛青泥沉默不语。
  
      “其实,我看倒也未必是年轻人的心理问题。而是你们对秘火根本一无所知!”
  
      眼看没人反驳他,二王子变得越发放肆——他当然不是无知的蠢货,他只是想要在心理上彻底击垮大荒林世界的这群大佬。
  
      这样一来,以后到了龙界,也方便他们血裔掌控这批力量。
  
      事实上,他比大荒林的人更清楚这个世界的历史。
  
      天火镇的这些人的潜力,绝对不是他们自己以为的那么低。
  
      但他必须先打压他们,收服他们才行,言语攻势,只是铺垫罢了。
  
      一会儿他会让这些人看看,血裔的手段。
  
      想到这里,他笑的更猖狂了:“说起来,你们还在沿用那套过时的炼化秘火的手段,动辄便会有生命危险,实在是太落后了。”
  
      “哎,算了,一会儿等我们拿到了足够的秘火,说不定我愿意传授你们一点来自龙界的高超技巧。”
  
      旧日盟的大佬们一言不发,神色都很难看。
  
      他们也开始心中质疑,大荒林世界的人族,距离龙界,真的有那么大的差距么?
  
      ……
  
      而就在这个过程中,第二个人上场了。
  
      和阿土一样,第二个人一冒头,大佬们便知道了他的身份。
  
      荆破甲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虽然荆北源死在了韩乐手里,但他真正器重的,还是这个幼子荆南河。他比荆北源更懂进退取舍,换成荆北源,估计是根本听不进自己的告诫的。
  
      而荆南河,便聪明很多。
  
      虽然在第一阶段,他不如阿土,但排名第二,也足够证明实力了。
  
      虹岛之主皱了皱眉头。
  
      鞠红乡的人排在他们前面,这多少让鞠红乡的人涨了不少士气。
  
      众人看着荆南河。
  
      他快步上前,自信满满。
  
      他一点也没有急躁的意思,而是先冲着诸位旧日盟的高层行了一番礼,然后才在众人赞赏的目光下,走到了青铜门前。
  
      “不愧是鞠红乡的少主,这番气度和自信,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啊。”
  
      “阿土虽然是块璞玉,但终究没有太多历练,比荆南河要差一些。”
  
      “就看荆南河能选到什么等级的秘火了。”
  
      众人翘首以待。
  
      荆南河气定神闲地站在青铜门前,双手摊开,施展鞠红乡的秘术,想要以此来引发秘火们对自己的注意。
  
      他身边的长老默默点燃了一炷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众人微微皱眉。
  
      青铜门里,竟然依然是没有动静。
  
      荆南河有些不淡定了。他的额头流下汗水,忍不住回头道:
  
      “我能把这面具摘下来吗?”
  
      荆破甲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荆南河如释重负,摘下面具。
  
      他的目光定定地在青铜门里来回扫荡,在一朵朵秘火里分辨真假,然后选择了其中一朵秘火!
  
      “来!”
  
      他高喝一声,鞠红乡的秘法瞬间发动!
  
      刹那间,那秘火分明动了一下!
  
      众人欢呼雀跃!
  
      但是很快便戛然而止!
  
      因为,那秘火也仅仅是动了一下而已。
  
      荆南河身上没有展露任何光辉,这就意味着,他并没有获得秘火的认可,得到天火库的资格!
  
      “这不可能!”荆南河有些失态了。
  
      而旁边的那柱香,却燃烧到了尽头。
  
      那长老提醒道:“时间用完了,年轻人,平复一下心情,等下一轮吧。”
  
      荆南河不依不挠道:“不行,再让我试一次!”
  
      他的眼里充满着不可思议。因为他分明感觉到,那秘火已经认可他了啊!
  
      他死死盯着那秘火,为什么不愿意认可我?
  
      那秘火无声地流泪。
  
      但旁人却察觉不到这暗中的一幕。
  
      荆南河仿佛感受到了秘火的悲伤和恐惧,他还想做些什么,脸上却挨了一巴掌!
  
      啪!
  
      荆破甲的声音平静无比:“等第二轮吧,别耽搁其他人的时间。”
  
      荆南河这才如梦初醒,他羞愧无比地跑到一旁。
  
      众人也有些叹息。
  
      看起来,天火库的秘火比想象中的要严苛许多啊。
  
      阿土、荆南河这样的高手,第一次尝试都失败了;荆南河还有成功的希望,但阿土似乎连秘火都没能确定。
  
      难道成为秘火武士的难度这么高吗?
  
      很多人的心情变得很沉重。
  
      但是旧日盟的大佬们,则是满头雾水。
  
      他们是知情的。
  
      成为秘火武士或者秘火使固然是大荒林世界最荣耀的事情,但也没有那么困难。毕竟这些年轻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按照洛青泥的预估,在场的三百多个年轻人,至少有九成人能获得一份秘火!
  
      排名靠后的人或许需要第二轮和第三轮的机会,但像阿荼和荆南河这样的人才,应该是一次性搞定才对啊。
  
      “出了什么问题么?”
  
      洛青泥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正巧在这个时候,阿土被召唤了过来,那边荆南河也被荆破甲喊过来训话。
  
      “什么情况?”洛青泥关切道:“是太紧张了吗?”
  
      阿土摇头:“我没有紧张;就是秘火不听话。他们根本不愿意出来。”
  
      洛青泥有些诧异。
  
      而正巧,一旁的荆南河也委屈无比地说:
  
      “父亲,孩儿是有些失态了,但今天真的有些诡异,那秘火分明已经和我建立了联系,眼看我就要活得他的认可了,突然他好像受到了什么打击似的,没有动静了。”
  
      荆破甲和洛青泥对视一眼,却将目光停留在了一旁翘起二郎腿的血裔二王子身上。
  
      后者哈哈大笑道:
  
      “你们的这些年轻人,还真是太嫩了啊。”
  
      至于这么明目张胆么?
  
      洛青泥心中有些不确定。
  
      大佬们怀疑血裔暗中做了手脚,但这二王子,丝毫没有做贼心虚的感觉。
  
      难道他们真的嚣张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再看看。”洛青泥开口道。
  
      ……
  
      第三个人出场了。
  
      依旧是非常容易辨认,毕竟都是大佬们很熟悉的年轻人了。
  
      冷千韵深吸一口气,他今天遭遇了很多事情,如果不是韩乐出手,他说不定还被困在恶火陷阱之中。
  
      虽然后来凭借自己的实力,采集了不少火精,但他心中仍然想要证明自己。
  
      现在,就是最佳的机会!
  
      阿土和荆南河都失败了。
  
      只要自己成功,那么虹岛将因为自己而骄傲。
  
      自己一直渴求的,不就是现在这个一鸣惊人的机会么!
  
      只要他成功了,他就不再是单纯的虹岛少主,而是一名真正的秘火武士冷千韵!
  
      中二少年踏前一步,信心满满!
  
      看着冷千韵骄傲的背影,韩乐继续抬头看天,心中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等待是很无聊的,因为韩乐已经知道了结果。
  
      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冷千韵还是很有机会的。
  
      毕竟虹岛秘术非常强大,特别擅长和秘火沟通。
  
      冷千韵站在青铜门前,指尖闪烁着火精。
  
      一连九朵火精飞入青铜门中。
  
      火精们飞快地在星星点点的秘火之间来回徘徊!
  
      众人眼前一亮。
  
      还可以这样?
  
      虹岛之主的脸上更是露出了赞许之色。
  
      冷千韵没有用传统的虹岛秘术,而是在虹岛秘术的技巧上,增加了自己的理解。
  
      这些火精,是他的信使。
  
      他看到了阿土和荆南河的失败,吸取了教训。
  
      他觉得,可能是距离的缘故,导致了和秘火沟通困难。
  
      于是他便用这些火精,来传达自己的善意和意识。
  
      这样一来,他想要获得秘火的认可,几乎是轻而易举。
  
      看到火精们欢快地在天火库里飞行,冷千韵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他觉得,这把十拿九稳了。
  
      站在他身后不远的韩乐,则是有些尴尬地露出了同情的神色。
  
      而韩乐身前的那个人,也不由冷哼出声,似乎是对这种手段不屑一顾。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