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零九节 轮到我了吧?

第二百零九节 轮到我了吧?


  
      韩乐注意到,这个人有些不同。
  
      “是了,这不就是那个被恶火缠身的弱智么?”
  
      “他怎么排名比我还靠前?”
  
      “唔,估计是那些血裔把火精都给了他吧。”
  
      韩乐排名第五。
  
      排行第四的,居然是那个差点被恶火烧死的周鹤。他现在看上去活蹦乱跳的,丝毫没有受之前恶火的影响。
  
      看起来,血裔们的秘术的确有些门道。
  
      “这些血裔也是专门为秘火而来的,从他们口中,应该能打听到龙界的更多消息。”
  
      “等这次结束之后,再找他们聊聊呗。”
  
      不知不觉间,可怜的血裔们已经被韩乐盯上了。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冷千韵站在青铜门前,满头大汗地指挥着火精们疯狂飞行。
  
      从一开始的气定神闲,到现在的慌张着急,也只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而已。
  
      众人在一旁看着也着急。
  
      这是怎么回事?
  
      眼看一炷香的时间要过去了,还没有一朵秘火愿意认可冷千韵么?
  
      这不对劲啊!
  
      洛青泥等人看向二王子的眼神,已经不是不善可以形容的了。
  
      他们觉得,一定是血裔的人,暗中使了坏!
  
      果不其然,时间用完,冷千韵面色惨白。
  
      他也失败了!
  
      气氛变得很沉默、压抑。
  
      众人都很害怕,万一这次天火库开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获得秘火,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能走到这一步的人,都有自知之明。
  
      他们的控火术,肯定是不如荆南河、冷千韵之流的。
  
      他们都失败了,自己估计也只能等第二轮机会了!
  
      众人眼巴巴地看着大佬们,希望他们能给点指示,却发现大佬们的神情都很差。
  
      虹岛之主想了想,招了招手:“韵儿,过来。”
  
      冷千韵宛如行尸走肉一般走过去。
  
      虹岛之主问道:“什么感觉?”
  
      冷千韵傻傻道:“难受。”
  
      虹岛之主大怒,立马就是一巴掌,这才把冷千韵从懵逼的状态中拍醒:“老子是在问你,在收服秘火的时候,有什么异常发现!?”
  
      冷千韵这才恍然道:
  
      “爹爹,我已经让火精传递了我的善意,但那些秘火,却不知为何,一直在闪躲。”
  
      “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有些迟疑。
  
      “说。”洛青泥郑重道。
  
      到了现在,他已经可以确定,天火库一定是出了问题!
  
      极有可能是血裔动的手,他们为了拿到那所谓的三分之二的秘火,恐怕是用尽心机!
  
      而一旁二王子的笑意在他看来,更是印证了他的猜想!
  
      太可恨了!
  
      大佬们恨不得把这个家伙撕成碎片。但一想到古界碑的事情,他们就蔫了。
  
      “我感觉……他们好像在……害怕。”
  
      冷千韵反复思考,最终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害怕?
  
      这个说法,倒是让旧日盟的高层有些诧异。
  
      血裔们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让秘火这么霸道的东西,感到害怕?
  
      二王子大大咧咧道:“什么害怕?我看是你自己害怕了吧?”
  
      “哎,你们这些年轻人,真的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不行啊。”
  
      众人怒目而视,二王子冷笑以对:“我说错什么了么?”
  
      “接下来便是我的人,我要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龙界手段!”
  
      “周鹤!还愣着干嘛!快上!”
  
      排名第四的那人立马趾高气扬地走了过去。
  
      “记住,我们只要三分之二,还是要给旧日盟的朋友们留下一些火种的。”
  
      二王子故意说得很响亮,仿佛一巴掌,扇在了大荒林众人的脸上。
  
      到了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确定,一定是血裔下的手。
  
      但他们没办法揭穿。
  
      因为,二王子已经这么明目张胆了,反而证明他有恃无恐。
  
      古界碑问题不解决,旧日盟就只能认怂!
  
      他们只能受气!
  
      为了百年大计,他们只能隐忍隐忍再隐忍!
  
      洛青泥的眼里在冒火,荆破甲拳头紧握,虹岛之主更是浑身散发着森冷的气息。
  
      二王子坐在他们中间,却浑然不觉。
  
      在旧日盟诸位眼里,这家伙真的是猖狂到了极致。
  
      只有一个人,没有将目光放在二王子身上。
  
      墨芸虽然站在洛青泥身边,但是目光却是扫视着戴着面具的众人。
  
      她心中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特别是在冷千韵说出了害怕那两个字之后,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可能……不是血裔们做的。
  
      可能是……那个家伙。
  
      她咬了咬嘴唇,非常迟疑。
  
      她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猜想,告诉大长老。
  
      虽然有些离奇,但说不定,那才是真相啊。
  
      ……
  
      就在墨芸纠结的时候。
  
      周鹤已经出手了。
  
      血裔们的确是有备而来。
  
      他没有急着动用秘术,而是取出了三个血红色的羽毛!
  
      周鹤郑重地将三根血红色的羽毛,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刹那间,所有人都感受到,天火库里的所有秘火,都颤动了一下!
  
      “这是天火羽,可以大幅度增加人类和天火之间的沟通能力!”
  
      二王子浑然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成为某人的替罪羊,还在得意洋洋地强行解说道:
  
      “再加上我们血裔的秘术,足以收服大多数的秘火!”
  
      “当然,你们放心,我们只要三分之二,多的,我们也不会带走,你们接下来尽情挑选就是!”
  
      大长老的心在滴血。
  
      三分之二的秘火,那可是将近三百份的秘火数目啊!
  
      为了一块古界碑,真的值得么?
  
      难道大荒林,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回归龙界么?
  
      真的要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么?
  
      他犹豫了。
  
      他想要阻止周鹤,但是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名目。
  
      “算了,如果他们真的成功取到了秘火,就算和龙界翻脸,和血裔为敌,也不能让他们带着这些秘火走。”
  
      洛青泥也是果决之人。
  
      血裔很强大,但如果不是古界碑的缘故,他才不会仰人鼻息。大不了,再找其他办法。
  
      通过大量秘火兑换返回龙界的机会,这无意义杀鸡取卵。
  
      失去天火库庇护的大荒林一族,在龙界恐怕举步维艰,还不如不回呢!
  
      他已经下定决心。
  
      如果周鹤真的做到了,那么今天,这些血裔,一个都走不掉!
  
      很显然,能坐上大长老这个位置的,自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他对韩乐客气,是因为感受到了古神兵的气息;而血裔们,并没有韩乐那么强大!
  
      洛青泥的意志,瞬间传递到了旧日盟高层众人心中。
  
      众人都是精神一震。
  
      他们脸上都有了神采,也不再那么憋屈。
  
      二王子坐在他们中央,忽然打了个冷颤。
  
      “怎么突然有点冷?”
  
      他自言自语道。
  
      ……
  
      青铜门前。
  
      周鹤施展手段,引发秘火共鸣。
  
      在年轻人们羡慕的目光中,他又不疾不徐地取出了一个口袋。
  
      那口袋深不可测,似乎是用来装秘火的。
  
      “你们还真是准备齐全!”
  
      荆破甲冷笑一声,既然大长老已经准备翻脸,他也不必再装孙子了。
  
      血裔欺人太甚,他们都是一方霸主,哪里受过这种欺压?!
  
      这口恶气,必须要出!
  
      二王子却没有听出弦外之音。
  
      他呵呵笑道,还在解说:“这是兜天袋,也是我们血裔的秘宝,专门用来容纳秘火。是少有的神物。”
  
      “如果你们去了龙界,还能看到更多神奇的东西呢。”
  
      “周鹤,别磨蹭了,动作快些!”
  
      周鹤赶忙开始施展起来!
  
      “速速归来!”
  
      他以血裔之名,高呼龙界之主的尊称,按照血裔独有的秘术,试图将这些秘火,都收入囊中!
  
      这种手段,的确不是大荒林众人可以比拟的。
  
      毕竟血裔是龙界之主的真血后裔,秘火本身就是龙界之主带到龙界的。
  
      他们的法术,对秘火有着天生的克制效果!
  
      天火库里,大量的秘火蠢蠢欲动。
  
      周鹤面有得色。
  
      他张开口袋,准备收关。
  
      谁知道下一秒,所有秘火都突然哑火了一般,乖乖趴在地上。
  
      “咦?”
  
      周鹤有些诧异:“速速归来?”
  
      秘火们无动于衷。
  
      周鹤恼羞成怒:“速速……归来!?”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现场一阵沉默。
  
      只有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世界里来回回荡:
  
      “归来……来……来……”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天火库。
  
      一旁的长老指着烧完的那柱香,不留情地补刀:“时间到,下一个。”
  
      周鹤暴怒道:“一炷香时间哪有那么快?”
  
      长老淡然道:“规则说一炷香时间就是一炷香时间,不好意思,刚刚我多吹了几下,所以烧的快了些。”
  
      周鹤气的跳了起来。
  
      二王子也同时跳起来:
  
      “你们作弊!居然阻止我们摄取秘火!”
  
      荆破甲阴阴地道:“作弊?”
  
      “谁作弊,还不知道呢?你们血裔自己闹了个笑话,居然说我们作弊?”
  
      “二王子殿下,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好乱说的呀。”
  
      二王子不说话了。
  
      因为他突然间,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杀意!
  
      旧日盟的人死死盯着他。
  
      他有些懵逼。明明是你们作弊,居然还一副要吃了我的眼神看着我?
  
      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气氛非常紧张,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轮到我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