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一十四节 继续啊

第二百一十四节 继续啊

    血裔们在龙界的地位其实并没有他们吹嘘的那么高。
  
      特别是在这个破碎的龙界,很多巨龙都不承认他们的血脉真实性。
  
      荒兽的入侵,当年的大劫,都让龙界变得分崩离析。
  
      他们在龙界的处境其实很困难的。
  
      但这并没有挫掉他们的傲气。至少在大荒林世界里,他们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在血裔的概念里,这些和云州战败的罪民,理应低人一等。
  
      是以他们来大荒林世界,压根就没想到会遇到什么挫折困难。
  
      但现实是残酷的。
  
      事实上,若不是因为古界碑的掣肘,旧日盟的诸位大佬,早就要给这几个嚣张的血裔一点颜色看看了。
  
      而韩乐,可没有任何顾忌。
  
      这血裔口口声声要说杀了自己,以韩乐的脾气,给他一个安乐死已经是最近在修身养性了。
  
      更何况,他的价值已经完全没有了。
  
      如果他能修复古界碑,而且时间足够,韩乐倒是可以容忍他活下来。
  
      毕竟他自己炼制古界碑的成功率大概也就五五开,万一坐标搞错了,把这帮大荒林的人送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韩乐也怪不好意思的。
  
      毕竟旧日盟虽然有点心机,但到最后也没敢把自己怎么样。反而是自己明目张胆地挑衅了他们的底线,还把这个世界推向了不是毁灭就是重生的极端。
  
      韩乐还是一个比较有责任感的人。
  
      说了要烧死血裔二王子,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
  
      无数秘火纷涌而至,吓得血裔们屁滚尿流,旧日盟的大佬们也护着自己的晚辈,疯狂逃离现场。
  
      起码和韩乐保持着数百米的距离。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是个怪胎,居然能同时掌控如此之多的秘火。
  
      他根本就是个移动的天火库,也不怕自己会爆炸!
  
      血裔对天火虽然有着天然的亲和性,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怕天火!
  
      二王子的秘术根本无法抵御天火的入侵!
  
      那些天火仿佛对他的秘术和咒语不闻不问,彻底被韩乐洗脑了一般,直接贯穿了二王子的身体!
  
      哗啦啦!
  
      众人心目中的惨状并没有发生。
  
      众多秘火一拥而上的结果是,二王子直接人间蒸发了。
  
      就连一缕头发,一根骨头都没剩下!
  
      他整个人,就这么砰的一下,凭空消失了!
  
      悬浮在虚空中的秘火们还在愤怒地燃烧,似乎要将从韩乐那里获得的恐惧宣泄出去一般。
  
      其余的血裔战战兢兢地退后,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二王子的随从周鹤色厉内荏地喝道:“韩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难道你要掀起新一轮的龙界和云州的大战吗?现在的龙界,可不是以前了……”
  
      他越说越心虚。
  
      韩乐都被他逗笑了。其余人也是一脸无语。
  
      这周鹤估计是平时狐假虎威习惯了,吓唬人也是一嘴官腔,没脑子的。
  
      龙界和云州的大战?别说韩乐了,就连冷千钧之流都像忍不住吐槽一句:您配吗?
  
      二王子死了,韩乐最多和血裔闹翻,血裔能代表整个龙界吗?
  
      更何况,他居然还吓唬韩乐说,现在的龙界可不比以前了。
  
      嗯,众所周知,自从大劫之后,龙界的确不如以前强盛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可怜虫。”
  
      韩乐看了他一眼,便知道这家伙为了活命,估计什么话都能说得出。
  
      之所以现在还这么威胁自己,明显是思维没转过来。
  
      过一阵就好了。
  
      他想了想,直接将所有血裔抓进炎黄界中。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却不容置疑,带着强大的压迫性:
  
      “反抗者,死。”
  
      血裔中,的确有人还有点血性,还想反抗。
  
      迎接他们的是凶残无比的遮天蔽日掌。
  
      刹那间,接连三个血裔被直接拍成了肉泥。
  
      那场面,可比秘火焚身血腥恐怖的多。
  
      这也是韩乐有意为之。立威这种事情,还是要浅显易懂一点比较好,秘火焚身一下子就没了,旁人看了也没啥感觉,最多是森冷。
  
      而遮天蔽日掌这种凶残的手段,立马就让所有人看向韩乐的目光中,多了深深的惊恐。
  
      之前是敬畏,现在是恐惧,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很快的,剩余的血裔,包括周鹤在内,都选择了投降。
  
      韩乐将他们拘入炎黄界中。
  
      他在天伦山上,临时构建了一个监狱,将血裔们丢了进去。
  
      他想了想,再次唤来祖树金刀。
  
      “嗯,还是老样子,帮忙看守一阵子?”
  
      韩乐的话让祖树金刀暴走了:“你小子成天消遣我不成?”
  
      “我也是有尊严的,我是古神兵!”
  
      “我也要修炼的,整天不是让我当保姆,就是让我当狱卒,有你这样的主人么?”
  
      韩乐也有些尴尬。但他的炎黄界什么都好,就是差点中流砥柱。
  
      韩乐自己不可能常驻炎黄界中,而两大古神兵,基本上都是核弹级别的武力,剩余的,却都是小虾米两三只。
  
      剑侠们不适合看守血裔,高家庄的普通人也不行。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高家兄弟和其余一部分人进入炎黄界之后,似乎触碰到了突破天花板的瓶颈,最近正在闭关修炼。
  
      按照现在的速度,很快的,高征就能达到天人武神的地步。
  
      到时候到了云州,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助力!
  
      至少他一直担心的海滨镇的安全,可以得到保证了。
  
      “事急从权、事急从权……”韩乐尴尬地笑笑。
  
      好在祖树金刀也只是抱怨两下。
  
      韩乐发现,这祖树虽然年龄大,但其实心理年龄和少年没多少差别,虽然有时候脾气暴躁,但还是很容易哄的。
  
      一块天石碑就可以了。
  
      于是乎,血裔们迎来了他们离开龙界最悲惨的一段日子。
  
      他们被封锁在一片溪谷之中,终日没有吃喝,想要逃离,却会遇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年。
  
      那少年抱着一块石碑,狂啃不知,满嘴流血而不自知,场面恐怖到了极点。
  
      血裔们差点以为见到了鬼。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精神都出现了错乱。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处理完血裔。
  
      水晶龙跑过来找韩乐。
  
      “你杀了二王子?”
  
      水晶龙有些好奇地看着韩乐。
  
      “嗯,怎么了?”
  
      水晶龙认真地说:“你是云州的人,不怕血裔的报复,但是血裔的大王子,也就是我族给我预定的那个伴侣……他很强大。”
  
      “甚至就算跨界而来追杀你,都有可能。”
  
      韩乐诧异道:“你老公要杀我这种事情,也是可以告诉我的吗?”
  
      水晶龙满脸通红:“不是我老公啊!只是之前定下的伴侣,我自己都没见过他,只听说他非常强大,是血裔中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甚至有人说,他是龙界之主的转世!”
  
      韩乐摇头:
  
      “不信,龙界之主的尸体还没凉呢。”
  
      水晶龙瞪大了眼睛,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闻。
  
      韩乐笑了笑,不再多废话。
  
      他对血裔的报复不感兴趣,那所谓的二王子,再强,也强不过龙界守护。
  
      而龙界守护,撑死也就是远古级的,最多圣龙级。
  
      这个等级,以韩乐自身的力量固然无法对抗,但是他身边有超级打手啊!
  
      虽然其中一个打手不怎么听话,但祖树金刀还是把自己当主人的。
  
      至于尘烟,让她杀人还是比较容易的,大不了多加几块天石嘛!
  
      对于这种至宝,韩乐是看得很开的,用了再说,没了再赚,有去有回嘛。
  
      “你要不要跟我离开这个世界?”
  
      他来找水晶龙,是因为天火库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
  
      没必要继续囚禁这可怜的小家伙了。
  
      但是水晶龙却疯狂摇头。
  
      “不愿意?”韩乐诧异道:“难道你和小白龙玩出了感情?”
  
      茜一脸难过:“丢了天火库,又挪开了镇守残余世界的石碑,我已经严重失职了……实在没脸见旧日盟那帮可爱的老头子。”
  
      韩乐欲言又止。想了想,把水晶龙留在这里也算不错。
  
      至少能给小白龙做个伴。
  
      剩余的事情,他自己解决就好。
  
      于是他瞬间离开了炎黄界。
  
      赶在小白龙发现之前。
  
      毕竟这家伙最近似乎对自己有很多抱怨。
  
      他可不像在这个关键时刻,还被小白龙拉住一阵怨妇式地控诉。
  
      ……
  
      青铜门外。韩乐微微站了一会儿,便回归神来。
  
      神游炎黄界,一般来说,肉身是需要保护的。
  
      但是韩乐很自信,现在这个状况,没人敢对他下手。
  
      旧日盟的人要有那种魄力,早就下手了。现在自己展现出的实力,他们想动手,也得掂量掂量可能面对的损失!
  
      他站在那里,发现众人都离得远远的,不由有些诧异:
  
      “干嘛呢?”
  
      “怎么都撤的那么远了?”
  
      众人心道,你这个大魔王,动不动就秘火烧人,要么就一巴掌把人拍死,谁敢靠近啊?
  
      不过终究还是要有人和韩乐谈谈的。
  
      洛青泥徐徐上前:“韩乐先生……”
  
      “别说这些虚的,赶紧办正事啊。”
  
      韩乐搓搓手,很自然地道:“没看这么多孩子还在等着啊,他们可是千辛万苦才来到秘火交流会的呢。”
  
      洛青泥一愣,不明白韩乐什么意思。
  
      “继续啊。下一个是谁?”
  
      韩乐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