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一十七节 明悟和秘法

第二百一十七节 明悟和秘法

兽潮?
  
  韩乐只是愣了一下,立马就反应WwW..lā
  
  是阿荼!
  
  自己杀了青丘又杀了香兰,在高家庄下重创奇龙军,阿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早就听说,整个大荒林的荒兽,都是阿荼掌控的,能够造成兽潮这种事情的,恐怕也只有他了。
  
  只是韩乐却并不惊恐,反而笑了笑。
  
  “正巧要找你呢,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那年轻人着急的满头大汗,听到这话,却是不明所以。
  
  ……
  
  天火镇,旧日盟的会议室里。
  
  兽潮来袭,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个很恐怖的话题。
  
  会议室里的气氛很沉重。
  
  虽然人类的聚集地都有秘火守护,但是没有人想和阿荼作对,旧日盟不怕阿荼,但怕阿荼发疯。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之前一直对阿荼的动作保持克制的缘故。
  
  他们想在不惊动阿荼的情况下,离开大荒林。
  
  但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他是冲我来的。”韩乐想了想:“我会解决掉他的。”
  
  “就算他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他,大荒林的坐标,在他身上。”
  
  虽然听不太懂韩乐的说法,但旧日盟的大佬们却表示出了强烈的反对。
  
  笑话。
  
  现在的韩乐,已经是旧日盟最后的救命稻草。
  
  他如果出了什么闪失,他们岂不是要集体和这残存的龙界陪葬?
  
  让他一个人去对付阿荼,旧日盟的大佬们是绝对不允许的。
  
  “韩乐先生不要着急。阿荼虽然可能是冲着您来的,但是我天火镇也不是软柿子。”
  
  “阿荼既然要战,我们便陪他一战,其实我们早就预想到了这一天。”
  
  “作为看守我们这些所谓的罪名的狱卒,他又怎么会真的眼睁睁地放我们离开呢?”
  
  洛青泥坚定地说:“兽潮距离天火镇还有半天时间,我们还来得及布置!”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兽潮这种东西,对于其他人人类聚集地,基本上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但在天火镇,聚集了大荒林一族人类的最强力量,还是有抵抗能力的。
  
  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他们有信心能将兽潮挡在天火镇之外。
  
  更何况,现在天地巨变,天火镇变得更加易守难攻,他们唯一需要做好防守的区域其实少了很多。
  
  “外围的禁法,还是麻烦冷老爷了。”
  
  洛青泥迅速开始布置针对兽潮的战略计划。
  
  这个时候,旧日盟的大长老,终究是展示出了他强势的一面,其余人只能听他发号施令。
  
  “鞠红乡的人擅长战法,天火镇内的青壮年,破甲兄尽可调动,如何防御,看你个人看法。”
  
  “那大河深不见底,但仍然有可能成为荒兽的突破口,须得派一些人马驻守。”
  
  “保护好那些还在炼化秘火的年轻人……他们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虽然有韩乐先生镇压了秘火的凶性,但仍然不可不小心。”
  
  “还有……”
  
  一条条命令下去,旧日盟这台不算庞大的机器,已经开始快速运转起来。
  
  关于兽潮的消息,大长老没有隐瞒,很快的,整个天火镇的人都知道了。
  
  但是他们并没有畏惧。
  
  勇气是可以传染的。
  
  洛青泥亲自上阵,发布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大意是要和阿荼决一死战,只要度过这一劫,他们就能回归龙界,荣归故里之类的。
  
  演说效果非常之好,大家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开始临时战备工作。
  
  倒是韩乐在一旁看了半天戏,好不容易找到了个空隙,拉着忙碌的大长老问道:
  
  “我呢我呢?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么?真的不用我去把阿荼给杀了?”
  
  韩乐是认真的,在他看来,杀掉阿荼是最重要的。
  
  大长老苦笑一声:“韩乐先生,可能对你来说,杀掉阿荼绝非难事;但你有没有想过,这场兽潮已经形成,就算杀了阿荼,兽潮也不会散去,到时候遭殃的,还是天火镇的人们吶。”
  
  “所以,您杀了阿荼也无济于事,兽潮始终是我们天火镇必将面临的一道劫难。”
  
  韩乐凛然。
  
  他的确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活跃在大荒林世界的。
  
  他从来都没有一刻,深入到这个世界之中。
  
  大长老说完这句话,便匆匆离开。
  
  只留韩乐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四周围的人忙碌。
  
  那一瞬间,他才感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
  
  虽然他不是什么漠视生命的魔王,但要说他把天火镇上的人们性命看得多重,也是骗人的。
  
  至少在他潜意识里,他压根就没把兽潮当一回事。
  
  难道是高高在上习惯了,真的忘记了自己的来源和初衷么?
  
  韩乐曾经很讨厌那些所谓的上位者对普通人的漠视。
  
  但是到了现在,他自己好像也渐渐要变成那种人了。
  
  这就是强大的力量,所带来的副作用么?
  
  当你看得远了的时候,那些离得近的东西,似乎就变得无关紧要了。
  
  韩乐摇了摇头。
  
  他调整了一下心情,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错,这是人的通病罢了。
  
  他只要坚持自己的本心就好。
  
  没必要刻意太在意这些东西,他只是没有想到、没有在意——却不是刻意忽视、刻意忘记。
  
  这两点,还是有明显的区别。
  
  如果说,韩乐真的漠视人命,又怎么会主动替他们炼制古界碑呢?
  
  想通了这一关节,韩乐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这一路走来,他其实最害怕的,就是自己慢慢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人。
  
  那样就太无趣了。
  
  不过他也不打算加入到天火镇的临时战备当中。
  
  毕竟每个人的职责不同。
  
  他能做的东西和其余人的也不一样。
  
  等到阿荼的兽潮杀到的时候,他可以动用秘火,焚烧一切。
  
  反正他秘火很多,每一份都足以独当一面。
  
  再者说,虽然杀掉阿荼不会让兽潮消散,却可以降低兽潮的威力,也算是从另外一个方面,减轻天火镇人们的压力吧。
  
  ……
  
  韩乐在天火镇四周围随意行走。
  
  仿佛一个看客。
  
  渐渐的,他感觉自己的心境似乎有些不同了。
  
  他知道,自己的力量突飞猛进,但是掌握这份力量的心境,却迟迟没有改变。
  
  刚刚和大长老的那番话,引发了自己的深思。
  
  虽然最后的结果看似没有多少改变和差异,但变化往往是从内在和本源发生的。
  
  他有一种明悟的感觉。
  
  平荒天师的等级,竟然隐隐也有了动摇的迹象!
  
  这是韩乐首次,在没有荒天书的情况下,似乎有突破瓶颈的可能性!
  
  只不过他也不惊不喜,任由体内的力量乱窜。
  
  他现在的身体里,各种力量躁动不安,看似狂蛇乱舞,实则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他走着走着,却被一个人拦了下来。
  
  啪!
  
  仿佛一面镜子被打碎了。
  
  韩乐立马就从那种明悟的状态中掉了出来。
  
  可惜了。
  
  韩乐知道,如果持续保持下去,说不定自己真的能晋升四阶平荒天师。
  
  但他也不懊恼。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那是迟早的事情。
  
  既然迟早要晋升,又何必要着急?
  
  所以他也没怪罪拦住他的人。
  
  “韩乐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
  
  拦住他的人,赫然是虹岛之主,韩乐只知道,洛青泥私下里一般喊他冷老爷。
  
  他是冷千钧和冷千韵的父亲。
  
  韩乐点了点头。
  
  两人站在那大河旁,大河之水滔滔而去。
  
  “首先感谢韩乐先生三番两次对小儿的提点了。”
  
  很显然,韩乐在地下洞穴里做的事情,冷老爷是心知肚明。..
  
  他对韩乐的观感是很好的。
  
  韩乐摆摆手:“小事而已。”
  
  他的确没怎么在意冷千韵的事情,顺手算是帮了他的忙,但那也只是因为凑巧。
  
  韩乐倒不觉得自己对冷千韵有什么恩惠。
  
  冷老爷感慨道:“云州果然人杰地灵,至少比我大荒林强太多。”
  
  “韩乐先生如此年岁,就有这种本领,实在令人惊艳。”
  
  “客气话,我也不多说了,我知道韩乐先生身上有超过一百份秘火,而且据我观察,你似乎可以同时控制大量的秘火。”
  
  韩乐眯起眼睛:“的确如此,冷老爷有何见解?”
  
  “当真?你真的能同时控制上百份秘火?”冷老爷的语气稍稍有些激动起来。
  
  之前韩乐杀二王子的时候,他隐约看出了些端倪,却不敢确定。
  
  韩乐点头。
  
  冷老爷深吸一口气:
  
  “我虹岛,有一秘法,需要百名秘火使布阵发力,可召唤五方火兽,威力无穷。”
  
  “只是要召集百名秘火使谈何容易?”
  
  “以韩乐先生的力量,一人足当百人,这秘法,应该能施展出来。”
  
  说罢,他竟然直接将一份小册子,交到了韩乐手里。
  
  韩乐惊讶道:“你要传我虹岛秘法?”
  
  冷老爷笑道:“什么秘法,都是龙界传下来的手段罢了。”
  
  “也没有多厉害,只是我猜测,韩乐先生在兽潮来袭的时候,多半会用秘火直接去煅烧,这样固然强大,但对于普通荒兽来说,却是过于浪费。”
  
  “如果以这阵法对抗兽潮,至少可以节约你一半儿以上的力量。”
  
  “我也不是没有私心的,这阵法如果真的布成了,天火镇可高枕无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