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二十三节 等我先布个阵

第二百二十三节 等我先布个阵


      荆破甲的判断迅速而准确。
  
      那一刀落下之后,他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刹那间,一具龙兽的尸体出现在了他面前。
  
      哪怕是死了,那龙兽的脑袋上,还悬挂着一顶高高的帽子,简直有些滑稽。
  
      “阿荼那么惜命的人,自然没那么容易找到!”
  
      虹岛之主倒是不在意:“想必大长老锁定的目标,也不止一个吧?”
  
      洛青泥果断挥手。
  
      又一道青光落下,这一道青光锁定的地方,距离荆破甲所在之处,有些远。
  
      但他仍然是毫不犹豫地发起了冲锋!
  
      他的追随者们也奋不顾身地杀入了兽群之中!
  
      就这么一队秘火武士杀入兽潮之中,其实是非常冒险的举动。
  
      随便一个失误,他们就有可能有去无回。
  
      但击杀阿荼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这也是天火镇唯一能获胜的办法。
  
      无论是荆破甲,还是洛青泥,他们都没有选择。
  
      他们只能选择相信对方!
  
      荆破甲必须要相信洛青泥能锁定阿荼。
  
      而洛青泥也必须相信,荆破甲能一直撑下去!
  
      虹岛之主低声默念,他看似无事可做,实则神思万里。
  
      洛青泥和荆破甲的配合,差不多就是在走钢丝。
  
      阿荼向来惜命,很难杀死,但他们必须一试。而冷老爷的工作,就是为他们保驾护航。
  
      荆破甲刚刚发动的一击,其实冷老爷已经在暗中调动了三次秘术,防止他的侧翼被偷袭。
  
      同时还锁住了他所在战场的虚空,防止阿荼神出鬼没的一些手段。
  
      三个人如此亲密无间的配合,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这一次,为了旧日盟的存活,为了昔日的梦想,这些已经看淡红尘旧事的老者,也开始像年轻人们一样,奋不顾身地战斗。
  
      ……
  
      兽潮中。
  
      长刀落下。
  
      “假的!”荆破甲没有废话,直奔洛青泥锁定的第三个点。
  
      洛青泥的红面具上,都带着汗水!
  
      他已经连续算错三个点了。
  
      如果第四个点也是错误的,那么就意味着,阿荼是故意引他们出局!
  
      荆破甲的处境就会变得异常危险。
  
      就算有自己和冷老爷为他保驾护航,他也极有可能在兽潮中殒命!
  
      毕竟,阿荼不是他们唯一忌惮的人物。
  
      他手下的四大战将,无不是远古龙级别的强者。青丘虽然死了,但她只是最不擅长战斗的那个。
  
      剩余的三个,都是大荒林赫赫有名的恐怖魔物。
  
      战争开始到现在,那三个人都没有出现,足够让洛青泥心生疑惑了!
  
      “我在兽潮中,找到了七个阿荼,前三个都是假的,如果第四个也是假的,基本上必须要让荆老怪撤回来了。”
  
      “不出意外的话,第五个,应该就有陷阱。”
  
      “糟糕,我的算术,居然算不错阿荼的替身!”
  
      洛青泥心中前所未有的紧张!
  
      他成为大长老这么多年了,战斗过无数次,很少有像现在这样。
  
      这让他想起了第一次和荒兽作战时的惶恐不安。
  
      尽管事前做了很多准备,但实战终究是实战,哪怕他针对阿荼做了很多情报功课,完善了自己的算法,但始终没有算到阿荼的替身居然这么多!
  
      要知道,他已经排除掉了一百九十个障眼法了啊!
  
      他紧紧握拳,有些不甘心。
  
      然而当荆破甲杀掉第四个替身的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命令道:
  
      “回来!”
  
      他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荆破甲可能有危险!
  
      但荆破甲却坚定不移道:“第五个!”
  
      他身后的秘火武士也手持武器,神色坚定。
  
      他们的脸上已经满是鲜血——尽管秘火可以焚烧荒兽,但是这次行动,他们都知道可能是一场持久战,所以他们选择了对秘火消耗最小的战斗方式。
  
      这样一来,他们能击杀的荒兽虽然少了很多,但体力和秘火也能保存下来很多。只是一身盔甲都被荒兽的血液所污染,有些盔甲甚至被腐蚀出了一些洞。
  
      “荆老怪!给我滚回来!”
  
      洛青泥怒了:“剩下的都是假的!”
  
      “如果连你都觉得是假的,那么我觉得反而可能是真的;更何况,如果不去杀杀试试,又怎么知道是真的假的呢?”
  
      荆破甲的态度非常坚定。
  
      他从来就是一名战士,鞠红乡也以好战成名。
  
      虽然这些年来,他退居幕后,鞠红乡的气氛也有些变化了。
  
      但有一点却始终没变。
  
      鞠红乡的秘火武士,都是真正的战士。
  
      他有很多儿子,但没有一个看的过眼的。像荆北源那种,死就死了,在荆破甲眼里不算太大的事儿;在他走后,他甚至准备将鞠红乡之主的位置传给另外一个令自己满意的年轻人。
  
      那是一个真正的战士。
  
      这就是荆破甲的信念。
  
      鞠红乡的人,只应该是战士,他们可以战死沙场,可以战术性地撤退,但绝不轻言失败。
  
      洛青泥或许有他的考虑,但荆破甲,也有他的坚持。
  
      他相信洛青泥的判断!
  
      “第五个!”
  
      荆破甲仰天怒吼!
  
      洛青泥无声抬手,第五道青光落下,就在不远处。
  
      荆破甲猛然发力,怒吼着带着战士们杀了过去!
  
      战况变得更加惨烈!
  
      荆破甲的举动明显刺激了阿荼和荒兽们。
  
      隘口处,奇龙军对秘火武士们造成的压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秘火武士开始受伤!
  
      只是天火镇一方的士气,仍然是极端旺盛!
  
      因为他们看到了荆破甲在战场上的所向披靡!
  
      鞠红乡和虹岛,都是最顶尖的势力,前者勇武,后者神秘。两家人究竟谁更强,一直是大荒林世界人们津津乐道的事情。
  
      虽然虹岛之主也施展了许多秘术,但在普通人眼里,终究没有荆破甲在敌阵中来去自如,杀的几进几出来的酣畅淋漓!
  
      河滩上的年轻人们都受到了激励。
  
      荆南河也是如此。
  
      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在战场上如此勇武,他也跟着激动起来。
  
      他甚至主动对着仓皇后退的荒兽发起了冲击!
  
      “不可!”
  
      也有头脑清醒的秘火武士,知道众人此时士气虽然旺盛,但终究容易上头。
  
      特别是年轻人们,不知轻重,如果轻易冲入荒兽群里,反而容易出事情。
  
      他们告诫着年轻人们不可冒进。
  
      但这些话,显然没有被年轻人们听进去。
  
      在他们看来,自己的父辈都已经这么拼命了,难道自己要缩在河滩上眼睁睁地看着荆破甲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在战场上战斗吗?
  
      这显然不合少年心性。
  
      甚至有人提出要主动过河,杀出去!
  
      幸好这个疯狂的念头被还算有理智的冷千韵等人给压住了。
  
      但不知不觉间,他们也从防守的姿态,切换成了半进攻的姿态。
  
      他们几乎贴着大河,屠杀着河面上的荒兽!
  
      那些仓皇后撤的荒兽,仿佛成为了砧板上的鱼肉,随意他们屠杀!
  
      这种主宰荒兽生死的感觉,实在让人迷恋。
  
      “后退吧!”
  
      有年迈的秘火武士劝诫道。
  
      可惜他的声音很快就消失在声浪之中。
  
      战场上,荆破甲已经消灭了第六个假身!
  
      最后一个,他正要前去消灭。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大河上,风云突变!
  
      哗啦啦!
  
      守在河边的少年们猝不及防,被这突然的狂风暴雨卷到,阵型大乱!
  
      一条凶狠的九头蛇从大河里蹿了出来,一个个脑袋疯狂地突入少年们的阵中!
  
      还没等他们结成阵势后退,便有三名少年被九头蛇吞入腹中!
  
      惨叫声连连响起!
  
      之前还佯装后撤的荒兽们,陡然发起了反攻!
  
      河滩战线,再次陷入了紧急危机之中!
  
      荆破甲和冷千韵奋勇上前,却被九头蛇轻易击飞!前者更是不小心,成为了第四个被九头蛇吞入腹中的年轻人!
  
      “这是阿荼手下的四大战将之一!”
  
      “远古龙级的实力!”
  
      终于有人认出了这头怪物的来历!
  
      河滩上乱成一片!
  
      天火镇的侧翼告急!
  
      而正面战场上,荆破甲气喘吁吁地找到了第七个阿荼!
  
      只是还没等荆破甲出手,那阿荼便微微一笑:
  
      “你上当了。”
  
      下一秒,他的身体发生畸变,变成了一头敦实的大象!
  
      四面八方都有荒兽涌来!
  
      他们身陷重围之中,不知不觉间,距离天火镇隘口,已经有了数百里之远!
  
      “完蛋了!”
  
      河滩战场告急!
  
      荆破甲身陷重围!
  
      天火镇,再一次深陷困境。
  
      在这一瞬间,洛青泥闭上双眼,准备施展准备已久的底牌。
  
      虽然这张底牌打出去,天火镇也未必守得住,但总要试试的,不是么?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尴尬的声音响起:
  
      “呀!看来我迟到了啊!”
  
      洛青泥大吃一惊,猛然睁眼,却看到了韩乐有些尴尬的笑容。
  
      一时间,洛青泥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一旁的墨芸倒是急道:“韩乐先生!那九头蛇吞了很多年轻人,如今正要袭击天火镇腹地;荆破甲大人中了阿荼的计策,深陷敌阵中,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她倒是思路清晰,一时间,就将天火镇目前的局势说的清清楚楚。
  
      韩乐听得一愣一愣的。
  
      末了,他点头:“交给我吧。”
  
      墨芸眼中闪过惊喜之色,她知道韩乐的强大!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她根本没希望,但如果是韩乐的话,就不一样了!
  
      “事态紧急,还望先生快快施加援手!”墨芸感激不尽。
  
      韩乐呵呵一笑:
  
      “没事儿,不急,等我先布个阵。”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