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二十七节 荒界母根

第二百二十七节 荒界母根

按理来说,这方天地其实是不能弹奏战.网
  
  这是小弦界设定的法则,在大试炼场被隐藏起来的年代,小弦界的法则高于一切。
  
  这里,在云乐眼里,是囚禁罪血后代的武者囚笼。
  
  韩乐早就尝试过,在这里弹奏战歌,是会失效的。
  
  但是现在不同。
  
  阿荼是大荒林的看守,他身上拥有看守者的权限。
  
  在阿荼弹奏战歌的那一瞬间,韩乐便察觉到了一些改变。
  
  他应该是通过自己的看守者权限,临时开启了战歌法则。
  
  所以,他才能动用自己的战歌之力,替部下加持圣环。
  
  既然如此,韩乐也就不客气了。
  
  正如他所说,这世上又不只有他阿荼一个人会弹奏战歌。
  
  对于战歌一道,韩乐还真不是针对谁!
  
  他的食指轻快如飞,雄壮中带着一丝欢快的音乐声响起!
  
  天地间的阴霾仿佛都在那一瞬间被清扫干净。
  
  将军令!
  
  这首战歌,在这种场合,再适合也不过了。
  
  之前韩乐用这首战歌,在天龙榜上,所向披靡;如今在实战之中,想必也能起到极佳的效果。
  
  果不其然。
  
  将军令一出手,三大圣环分别给了荆破甲、洛青泥和冷榭。
  
  这三人被穷门阵法压的非常惨。
  
  但是有了韩乐的战歌加持,他们的秘火法相突然活了过来似的,变得生猛无比!
  
  那一瞬间,就连旧日盟的三巨头自己都被吓到了。
  
  “这就是战歌的力量么?”冷榭为之一惊。
  
  “云州战歌,果然名不虚传!”洛青泥也感慨不已。
  
  “走走走,杀他个天翻地覆!”荆破甲则是杀红了眼。
  
  他化身的巨人,直接冲着九头蛇,一刀砍下!
  
  那九头蛇猝不及防下,竟然生生被砍下了一颗脑袋来!
  
  要知道,之前他们还是依靠着穷门阵法,将旧日盟的三人压的快抬不起头来的!
  
  情况突然急转而下,他们甚至有些无法适应!
  
  但事到如今,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在阿荼的命令下,他们唯有死战!
  
  三大战将和旧日盟三大高手,死战在一起!
  
  正面战场上,看上去势均力敌,但又显得扑朔迷离。
  
  然而伴随着韩乐的弹奏。
  
  将军令的力量完美地展现出来!
  
  这首战歌最强大的地方,便是群体加持!
  
  对于个体的加持,可能不是那么强大,韩乐的魂力其实也不见得就比阿荼高了——毕竟他还没有达到传奇乐师的境界。
  
  但是群体加持的效果,却让天火镇众人受益匪浅!
  
  那些守护隘口的秘火武士们,在沐浴了将军令的圣环之后,一个个比磕了药还生猛!
  
  他们不仅挡住了奇龙军的进攻,甚至还在某种程度上实施了反打!
  
  刹那间,隘口前方的奇龙军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阿荼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作为一名传奇乐师,他被一个还没有晋升传奇的后辈挑衅了。
  
  而作为一名主帅,他展开的进攻毫无收获!
  
  正面战场上,奇龙军迟迟不能斩获成功,反而被人打退了回来。
  
  而侧翼,有着韩乐的阵法守护,玄霜蛇族都被灭门了!
  
  他也不敢再派什么荒兽过去,那阵法有些邪门,秘火短刀看似寻常,居然能把玄霜巨蟒轻易击杀。
  
  阿荼的心里在滴血!
  
  他心头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顶峰,再不发泄出来,他恐怕要发疯!
  
  然而事实上,在旁人眼里,他早就是一个疯子了!
  
  一念及此,他撤去了万维键盘,整个人消失在了兽潮之中。
  
  ……
  
  “溜了么?”
  
  韩乐有些奇怪。
  
  他能感觉到,阿荼的战歌其实并不厉害——当然,到了这个境界,他早就明白,一个乐师是否能成为传奇,关键还是在曲境。
  
  那么,阿荼的曲境呢?
  
  韩乐突然有些好奇。
  
  这个变-态的曲境里,该不会是一堆荒兽娘吧?就跟那头霸王龙似的?
  
  想想韩乐就觉得有些作呕。
  
  只不过他也不着急。
  
  他的一半注意力,还在无名阵法之上。
  
  事实上,关于无名阵法的第三重变化,他还在推演之中。
  
  前面两重变化,的确很强,但似乎也没有到纵横龙界的地步。
  
  韩乐想要知道,这第三重变化,到底能给自己多少惊喜?
  
  至于旧日盟的三巨头,他已经为他们加持了圣环之力,一时半会输不了。
  
  尽管那穷门阵法,也有些邪门就是了。
  
  局势渐渐僵持住了。
  
  洛青泥三人,已经找到了穷门阵法的命门所在,在战斗中已经能占到便宜了。
  
  尽管非常疲惫,但天火镇众人,仍然是士气非常旺盛。
  
  阿荼想要凭借现在这种强度的进攻,打下拥有韩乐坐镇的天火镇,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怎么,在憋大招么?”
  
  韩乐好奇地用宇宙真眼扫荡着兽群,却发现怎么都找不到阿荼。
  
  “难道是真的溜了?”
  
  这显然不合常理。
  
  阿荼还没有败,他不可能丢下自己的部下,独自一人逃命。
  
  韩乐隐隐猜到了什么,但阿荼不出现,他就静观其变。
  
  天火镇需要一名强者镇守。
  
  而无名阵法的第三重变化,韩乐终于摸索到了一点眉目。
  
  又过了一会儿。
  
  战局平衡终于被打破了。
  
  荆破甲凭借自己的骁勇,以付出一只手臂为代价,彻底斩杀了那九头蛇!
  
  正面战场的情况终于得到扭转!
  
  失去了一名远古龙级别的同伴,穷门阵法立刻崩塌!
  
  三尊秘火法相在兽潮之中为所欲为!
  
  尽管他们也快到极限了。
  
  但他们知道,这是驱赶、消灭兽潮的好机会,他们必须咬牙坚持!
  
  剩余两名远古龙级的强者,有些支撑不住。
  
  天火镇上传来欢呼声。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果然都是废物。”
  
  “罢了,本来,我还不想让你们见识到她的风采的。”
  
  “但是现在,是你们逼我的。”
  
  阿荼再次现身。
  
  只不过这一次,他看上去有些不同了。
  
  韩乐皱了皱眉,这一次,他能感觉到阿荼身上的荒的气息更加浓郁了!
  
  他去了哪里?他刚刚去做了什么?
  
  韩乐在思考这个问题。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传奇乐师有问题。
  
  普通的传奇乐师,哪能把荒变成人形?
  
  更何况,阿荼身上的荒的气息,简直比普通荒兽还要浓郁。
  
  那个时候,韩乐心中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到了现在,这个猜测终于可以被证实了。
  
  兽群发出哀鸣。
  
  他们似乎在惧怕着什么。
  
  而那两大远古龙级别的战将,更是落荒而逃!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阿荼的部下,居然临阵脱逃?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们感到如此畏惧?
  
  下一秒,阿荼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
  
  “逃?你们又哪里逃得掉?”
  
  “见过她的人,都要死;而我今天,就让你们这些肮脏的凡人,见识一下她的力量!”
  
  “我真是嫉妒你们……啊,我真想挖掉你们这些废物的眼睛!”
  
  阿荼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是整个人,显然陷入了癫狂之中。
  
  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裂缝背后,是一片灰霾的天空。
  
  那两大远古龙级的战将,竟是被一股神秘力量,强行吸入了其中!
  
  不多时,便从裂缝里传来他们的惨叫声!
  
  一滴滴绿色的液体,偶尔从裂缝里流出来,落在荒兽群里,瞬间融化掉了一大片的生灵!
  
  众人骇然!
  
  兽群终于开始不受控制地到处乱跑。
  
  包括奇龙军!
  
  旧日盟三人组也终于趁机脱身,重新返回了天火镇的范围里。
  
  但阿荼对此不闻不问,显然信心十足。
  
  天火镇上下,一片紧张的气息。
  
  所有人都知道,阿荼要放大招了。
  
  “这是……阿荼的曲境吧。”
  
  韩乐看出了点名堂:“好像有点厉害。”
  
  大荒林本来就是一个强大的曲境。
  
  想要在这里展开曲境,需要消耗非常强大的力量,阿荼都做不到。
  
  哪怕他有看守者的权限。
  
  但尽管如此,张开曲境一角,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
  
  “难道说,他觉得曲境一角便足以灭了我们全部人?”
  
  韩乐有些不可思议。
  
  还有阿荼口中说的那个“她”又是什么?
  
  难不成他在曲境里藏了一个强悍无比的女人?
  
  不对,按照阿荼的口味,应该是一个强悍无比的雌性荒兽才对。
  
  洛青泥深吸一口气:“阿荼发狂了。”
  
  “我们虽然不知道他的曲境是什么,但我能感觉到那种毁灭的气息……”
  
  “这应该就是他的底牌了。”
  
  “大家做好准备吧。”
  
  天火镇上下,一片戒严。
  
  裂缝一点点地拉开,巨大的阴云开始在天火镇上凝聚。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看上一眼,你们也足够骄傲了。”
  
  阿荼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狂热:“就连高贵如我,也只是在很久很久以前,能看到她一眼。”
  
  “这些年我朝思暮想,只是想再看她一眼而已啊!”
  
  “只可惜,我始终无法得偿心愿。”
  
  “便宜你们了。”
  
  在阿荼的自言自语中,那裂缝开的更大了。
  
  人们好奇地往里面看去,却发现里面除了空空荡荡的灰霾的天空,什么都没有!
  
  不。
  
  他们看到了一节短短的枯枝。
  
  那枯枝上,还有一些粗糙的根须。
  
  那一瞬间,韩乐只觉得浑身汗毛都倒立起来了!
  
  “出来吧,荒界母根!”
  
  “赞美你,我的挚爱。”
  
  阿荼的声音,深情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