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三十三节 藏书阁

第二百三十三节 藏书阁

    “这个东西?”恶鬼哆哆嗦嗦地说:“这是……这是我从阴界带来的。”
  
      “这也是我唯一剩下的宝物了。”
  
      韩乐微微一惊。
  
      这小黑棺,竟然是阴界的东西?
  
      这就有点玩味了。
  
      因为他已经想起来,曾经在哪个地方见过一模一样的小黑棺里。
  
      那是在箜篌曲境之中!
  
      让韩乐印象深刻的海边黑棺,他和苏璃,还在小黑棺里过了一夜。
  
      错不了的。
  
      无论是模样,还是气息,质地,都一模一样。
  
      在箜篌曲境之中,那小黑棺,是用来躲避强大的鬼怪的;同时那黑棺,也能用来渡海。
  
      因为这些的缘故,所以韩乐记得比较清楚。
  
      难道箜篌和阴界又扯上了关系?
  
      韩乐觉得头疼的很。
  
      他发现,每当自己发现的东西越多,触及到的盲区也越大,遇到的困惑更是会几何倍上升!
  
      箜篌、阴界、余白衣、青铜门、大罗山、玄明山……这些东西缠绕在一起,简直想烧死韩乐的脑细胞。
  
      “出来,让我看看。”
  
      韩乐不容置疑地命令道。
  
      这恶鬼不知道是真的把韩乐当成大罗山主来侍奉了还是怎么的,对韩乐竟然是言听计从。
  
      他乖乖地从黑棺里滚了出来。
  
      韩乐注意到,他那刚刚被尘烟分尸的身体,只进去一小会儿,便彻底恢复。
  
      小黑棺里黑黢黢的,韩乐什么都看不见。
  
      “这东西有什么用?”韩乐问道。
  
      恶鬼恭敬地说:“这东西可以保护我们阴界的生物,不被其他界的力量所排斥。我巅峰的时候,最多也只能在龙界等阳气炽热的地方待十二个时辰。再久了,我的形体就会受损。”
  
      “这也是我们阴界生物的通病。这宝物还能修复我的身体,也能帮我们度过界海。”
  
      界海。
  
      这个名词,韩乐也有些熟悉。
  
      可不是在箜篌曲境里,韩乐从箜篌本人口中听到的么?
  
      两者之间,难道真的有联系?
  
      箜篌中的界海,是跨越子曲境之间的神秘地带。
  
      而恶鬼口中的界海,怕是连接着阴界和其他世界的纽带。
  
      韩乐仔仔细细打量着那小黑棺。
  
      突然间,他往里面钻了进去。
  
      那恶鬼吓了一跳,旋即露出了痛心疾首之色。
  
      尘烟倒是无悲无喜,在她的感知中,这小黑棺没什么毛病。
  
      韩乐这种主动钻棺材的行动虽然怪异,但她身为高贵的古神兵,也不会多嘴询问。
  
      韩乐躺在黑棺中,默默感受其中的力量。
  
      一种凉飕飕的感觉从背后袭来。
  
      好像背后真的蹲着一只鬼怪似的。
  
      和当初在箜篌的小黑棺里略有不同。
  
      他在棺材里摸索了一会儿,找到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
  
      他走出来之后,顺便把那东西拿了出来。
  
      那是一块令牌。
  
      韩乐微微动容。
  
      因为这令牌上的文字,居然是熟悉的蝌蚪文,而且他还认识!
  
      【藏书阁】?
  
      “这是那位大人留给我的信物……他也曾说过,如果他一百年内都回不来了,就让我拿着这块令牌,自己去找一座会飞来飞去的山。”
  
      “那座山上据说有一座藏书阁,那藏书阁里,有诸天万界的秘籍。”
  
      “他说着信物,可以换一本阴界中的至高宝典,足够让我突破之前的瓶颈。”
  
      不等韩乐询问,这恶鬼倒是学会了主动抢答和解释。
  
      只是他眼巴巴地看着那令牌,似是生怕韩乐从他手中夺了去。
  
      会飞来飞去的山?大罗山主留下的令牌?
  
      莫不是在说大罗山?
  
      韩乐满腹疑惑。
  
      从逻辑上来说,这个猜测没问题,但是他从来都不知道大罗山上,还有什么藏书阁!
  
      从来没有人提起过,韩乐也没有发现有类似的建筑。
  
      但手上的蝌蚪文令牌,应该是真的。
  
      韩乐忽然有了一种感觉。
  
      自己对大罗山,还是了解的太少。
  
      说不定自己看到的大罗山,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面罢了。
  
      还有很多秘密,等待着自己取发掘。
  
      他看着尘烟,尘烟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态度。
  
      韩乐知道,尘烟是新生的灵魂,红尘剑的记忆都在红尘百炼中消散了。这些事情,问她没用。
  
      “祖树金刀一定知道些什么,可恶,有藏书阁这种地方,居然都不告诉我!”
  
      韩乐不动声色地收起了令牌,而且还熟练无比地扛起了小黑棺。
  
      在恶鬼吉祥大惊失色的目光中。
  
      “这个令牌,还有这个小黑棺,借我几天。”
  
      说罢,他潇洒无比地离开古墓。
  
      那恶鬼站在原地,可怜到了极点。
  
      他左右挠挠,最后咬着牙,跟着韩乐,亦步亦趋地走了。
  
      韩乐自己心里当然不会承认是因为和龙族混的久了,染上了雁过拔毛的毛病。
  
      他告诉自己,他只是想要找到事情的真相而已。
  
      这古墓太过邪异,他也没时间继续探索下去。
  
      与其纠结古墓的事情,不如好好找找看,这大罗山上的藏书阁,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令牌和小黑棺,都是重要道具嘛。
  
      ……
  
      韩乐回到了天火镇。
  
      而且是非常醒目地扛着小黑棺回来了。
  
      起初,众人看到那黑棺和那恶鬼,都吓得不轻,有些胆子小的,更是瘫坐在地上。
  
      韩乐猛然回头,呵斥道:“收着点!”
  
      恶鬼慌忙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压抑住。
  
      然而走过大街小巷的时候,他那副凶狠狰狞的尊荣,还是吓哭了路边的小萝莉。
  
      韩乐再次回头,不满道:“温柔点!”
  
      恶鬼含泪变身,竟是变成了一个妖娆妩媚的女子,看得围观的众人都惊呆了。
  
      有的男子,甚至直接双脚焊在了地上,挪不动腿了。
  
      韩乐回头一看,靠,这家伙莫不是把在阴界看到的艳鬼形象变了出来吧?
  
      他叹气道:“别这么浪,端庄点……算了算了,你就变成一个小书童的样子。”
  
      以这恶鬼的能力,变形实在是太简单了。
  
      他慌忙按照韩乐的要求,变成了一个唇红齿白的小书童,只有偶尔张嘴的时候,才会露出一小截尖牙。
  
      这下,倒是稍稍平静了许多。
  
      韩乐找到了洛青泥,简单地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在确定阿荼已死,而恶鬼也被韩乐收服之后,旧日盟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而他们看向韩乐的目光,也再次改变。
  
      最初的时候,他们把韩乐看成了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年轻人,事实证明,他们低估了韩乐;后来他们将韩乐拔高到和他们一个等级,是一个真正的天才,然而韩乐依然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再后来,他们直接将韩乐看成了天火镇的救世主,韩乐倒是始终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
  
      而当恶鬼被韩乐收服的消息传出来之后,韩乐在他们眼里,已经变成了神。
  
      包括旧日盟么三巨头在内,所有人看向韩乐的目光中,都包含着敬畏和感激。
  
      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怀疑韩乐的力量。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必须认真听。
  
      “……差不多就是这样子。”
  
      “既然阿荼已经死了,龙界也展开了,后续的动作也要加快。”
  
      “这事儿多少和我有些关系,所以古界碑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其余的准备工作,你们自己解决。”
  
      “最多一周内,我会通知你们回归的日期。”
  
      说完这些,韩乐便带着恶鬼离开了天火镇,进入了炎黄界。
  
      而旧日盟众人则是呆了一阵,然后一个个兴奋地欢呼出声!
  
      他们终于扫平了一切障碍。
  
      他们终于有机会完成祖先的愿望。
  
      他们终于能回到那片可能不是很安全,但终究是他们起源之地的地方了。
  
      大荒林世界的所有人,都在旧日盟的动员下,开始了回归之路的准备。
  
      ……
  
      炎黄界。
  
      啪地一声。韩乐将小黑棺放在了红尘古树下。
  
      抱着天石碑的祖树金刀冒了出来,诧异道:
  
      “哟,改性子了啊?这次不带女人了,带了个小白脸。”
  
      变身成书童的恶鬼心头气恼,但是在韩乐面前,他不敢造次,只是气的那白花花的小脸蛋通红的。
  
      看上去反倒更可爱了。
  
      祖树金刀差点把石碑给惊掉了:“韩乐你真的换口味了?”
  
      韩乐懒得理他。
  
      自从小白龙来了以后,整个炎黄界的风气就有点不正的意思。
  
      看来他这个界主,有必要抽时间好好整顿一下才对。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他拿出了那块令牌,问道:
  
      “藏书阁是怎么回事?”
  
      祖树金刀自然道:“藏书阁就是藏书阁啊。”
  
      韩乐满头黑线:“我们山上有藏书阁?你怎么没跟我说过?”
  
      祖树金刀一脸欠揍的样子:“你没问我啊。”
  
      韩乐:“……”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祖树金刀想了想:
  
      “其实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是神兵界的,大罗山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不太了解。尘烟大姐估计也都忘了。”
  
      “藏书阁我记得是有的,里面据说囊括了诸天万界的宝典,基本上就是啥都有,但我不确定他们走的时候,有没有把藏书阁带走。”
  
      “我们现在看到的大罗山,其实只是一个表层。它里面藏着无数个折叠的空间,如果有藏书阁,应该就在某个折叠空间里。”
  
      “你真要找藏书阁的话,我建议你去找那些骨头渣子问问比较靠谱,毕竟他们才是大罗山曾经的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