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三十四节 三千世界

第二百三十四节 三千世界

    祖树金刀的话,让韩乐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果没有这枚神秘的令牌的话,韩乐恐怕对大罗山只停留在最初的印象上。
  
      神秘,但是已经没落。
  
      这是从一开始,他接触到大罗山时,便产生的印象。
  
      不得不说,固有印象产生的惯性思维有时候真的会误导一个人。
  
      因为阿青和云乐等人的话语,韩乐下意识地以为,大罗山只是自己表面上看到的那些东西。
  
      他没有去深究大罗山的秘密。
  
      他以为自己作为大罗山的最后一名传人,并且得到了认可,有什么东西,自己都应该清楚才对。
  
      但是祖树金刀却告诉他,他得到的,只是大罗山最初步的认可。
  
      最重要的是,当时事态紧急,作为前身的祖树,只能用自己的性命让韩乐提升到第三阶的地步,才能抵抗住阿青乃至于云乐的入侵。
  
      至于祖树金刀,和最初的祖树相比,又是另外一种生命了。
  
      对此,祖树金刀倒是非常坦诚,将自己的感受告诉了韩乐。
  
      原来,古神兵虽然是由祖树蜕变而来,但并且能继承祖树的所有知识。
  
      现在的祖树金刀,更像是一个初生的少年,英姿勃发,但是祖树脑海里,见证了大罗山不知多少年兴衰历史的重要见识,他只留下了一点点残存的痕迹。
  
      红尘剑也是一样的道理。
  
      用祖树金刀的说法,他只是完成了最初的蜕变,从祖树蜕变成了古神兵,所以出于第一阶古神兵的状态。
  
      但是红尘剑不同。她至少完成了三次蜕变。
  
      第一次,是从祖树蜕变成古神兵,在大罗山的天师们手中,平定作乱云州的九大荒兽时。
  
      第二次,是被夏虫所侵蚀,蒙蔽了古神兵的光辉,被阿布那索尔用术士之道强行逆转阴阳,变成一把可怕的邪兵。
  
      第三次,自然就是韩乐出手,以大净化术镇压炼化红尘剑,又用整个炎黄界作为滋补,反哺红尘古树。
  
      这一系列的奇遇,才造就了如今的尘烟。
  
      尘烟的可怕,祖树金刀很是暗示了一波韩乐。大意就是,这位大姐,一定要顺着她的性子来,否则出什么事情,祖树金刀都扛不住。
  
      韩乐对此又是高兴,又是蛋疼。
  
      他虽然早有预感,但是从祖树金刀口中说出,总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毕竟从名义上来看,自己才是炎黄界的主人,祖树金刀和红尘剑,都是自己炼化的兵器。
  
      怎么突然间,兵器的地位隐隐要比自己高一些呢?
  
      好在韩乐是想得开的人,太强大的兵器很容易让自己产生过度依赖。
  
      现在得知尘烟拥有极强的自主性,也不失为一种警告和鞭笞。
  
      韩乐自己,也必须努力前进才行。
  
      而阴界恶鬼口中的藏书阁,便是韩乐前进的目标之一。
  
      在韩乐的认知中,这种上古就很强大的势力,其藏书阁里,一定有不少强大的迷藏吧?
  
      就算没有什么厉害的功法宝贝,起码有历史吧?
  
      他很想知道,当年的那些事情背后的真相。
  
      所以大罗山的藏书阁,韩乐是一定要找到的。
  
      特别是在祖树金刀确认了那藏书阁应该还在大罗山上之后。
  
      ……
  
      韩乐告别了祖树金刀,开始独自一人在大罗山上漫步的旅程。
  
      其实从高空俯瞰,大罗山绵延不绝,是一座相对辽阔雄壮的山脉。
  
      但是以韩乐的实力,从山脚走到山顶,也不过须臾间的时间罢了。
  
      大罗山的大部分地方,都已经荒废了。
  
      遗留下来的建筑,有的只有残砖断瓦,有的只是残影,虚实难辨。
  
      韩乐根本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一点头绪也没有。”
  
      “我这个大罗山最后的传人当的也太失败了些。”
  
      “难道,真的要找他们?”
  
      韩乐有些犹豫。
  
      祖树金刀提到,让他去寻找白骨仙人们,这当然不失为一种方法。
  
      但是白骨仙人们出没无常,自从上次主动出现替韩乐抵命之后,韩乐就再也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了。
  
      而来到了炎黄界之后,大罗山上那些妖异现象都已经消失了。
  
      祖树蜕变之后,那神秘老僧的身影也变得模糊了许多。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祖树说过,那些都是大罗山的执念。”
  
      “只是,如果他们真的是去了阴界,那为何会有这么大的怨念?”
  
      “他们为什么还要留在大罗山?我想见他们,又得用什么办法?”
  
      韩乐站在第一次和白骨仙人们相遇的寺庙前,低头沉默。
  
      他的耳旁隐隐约约响起了当时的乐声。
  
      那是一种非常简单而悦耳的音乐,简单,却美妙无比,堪称仙乐。韩乐第一次听的时候,心都为之砰动。
  
      不得不说,那些白骨仙人,韩乐还是保持着足够的尊敬的。
  
      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去叨扰这些大罗山的英灵们。
  
      但是事关藏书阁,他也只能试试了。
  
      “也不知道那些白骨,能不能沟通。”
  
      韩乐定定地坐在寺庙的门前,忽而手中多了一副万维键盘。
  
      在云州混了这么久,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依靠无垠曲库给出的万维谱作威作福,但韩乐对最基本的乐理常识也是有了相当的了解的。
  
      他试着用万维键盘去复盘当日听到的仙乐声。
  
      失败了几次之后,很快的,他便把握到了一些精髓。
  
      渐渐的,他发现,自己竟然能非常流畅地弹奏出那种仙乐。
  
      从一开始的茫然无头绪,到后来的努力回忆、尝试各种键位和音域,到现在,一切都仿佛本能一般。
  
      一曲仙乐油然而生。
  
      大罗山上,久违地响起了那动人的乐声。
  
      前方辽阔的空地上,忽然百花盛开。
  
      有虚影重重。
  
      仙人乘鹤来,美人抚琴,百花绽放,酒香四溢。
  
      一时间,大罗山上,温暖如春。
  
      韩乐终于再次看到了那些白骨仙人。
  
      这些白骨仙人在乐声中翩翩起舞。
  
      他们眼中的火焰,仿佛正在对韩乐诉说此时的喜悦和往日的辉煌。
  
      一曲完毕,白骨仙人正要散去。
  
      韩乐却是阻止了他们。
  
      他开门见山,先是一鞠躬,然后问道:
  
      “晚辈求见大罗山、藏书阁。”
  
      白骨仙人们沉默了一会儿,其余人仍是散去了,只是留下了一尊白骨仙人。
  
      那仙人上前,看着韩乐,忽然开口道:
  
      “你找藏书阁做什么?”
  
      韩乐吃了一惊,这白骨仙人,居然能说话?
  
      “最好言简意赅些,我能说话,但太费魂力。”白骨仙人淡淡道:“我叫谷雨,是上一代的藏书阁长老。”
  
      “见过谷雨长老。”
  
      韩乐有些激动。早知道这些白骨仙人能说话,自己也不用问其他人了。
  
      很多大罗山的秘密,他们都应该清楚吧?
  
      不过看这谷雨的态度,他们似乎对韩乐的存在有些……淡漠。
  
      至少为韩乐抵挡生死,似乎只是他们的本职工作,面对韩乐的询问,谷雨也只是一副例行公事的样子。
  
      韩乐快速地将自己遭遇那阴界恶鬼的事情说了一遍。
  
      谷雨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既然如此,是应该补救一下,我大罗山从不失信于人。哪怕是鬼,也是一样。”
  
      “不过现在的大罗山已经今非昔比,你虽然得到了最基础的认可,却没有【真传】头衔,无法进出三千世界,不知道藏书阁也是正常。”
  
      “而且,就算你找到了藏书阁,也未必能获得你想要的东西。”
  
      韩乐有些诧异,但还是放下姿态询问更多。
  
      “大罗山有三千世界,你看到的,只不过是表象。内有无穷折叠世界,需要真传之名,才能随意出入。”
  
      谷雨解释说:“藏书阁便是在那三千世界之中,你没有真传之名,无法入内。”
  
      “本来,若是我这些人还在,倒是可以给你一些机会,说不定有机会能获得真传的身份,但现在,无人主持,除非你能获得大罗山灵的认可,否则是不可能成为真传的。”
  
      韩乐眉头微微一皱。
  
      恐怕这就是多年前,大罗山的制度了。
  
      韩乐作为最后的传人,虽然得到了初步的认可,但那也只是初步而已。
  
      应该还有后续的试炼,才能让他真正地成为大罗山的主人。
  
      所谓的真传之名,估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阶。
  
      “我怎么样才能成为真传?我该如何去找大罗山灵?”韩乐诚恳地问道。
  
      谷雨摇头:“大罗山灵喜好沉睡,更别提当年受到了重创,现在多半仍然在沉眠复苏之中。”
  
      “你不可能找到大罗山灵的。”
  
      “不过你若是真想找到藏书阁,我倒是能给你指一条路。”
  
      韩乐点头。
  
      “看到大罗山上的这些鱼虫鸟兽没有?”
  
      谷雨随便指着不远处的一只乌鸦:“他们虽然都是凡物,但是在大罗山呆的久了,自然而然获得了大罗山灵的认可。”
  
      “他们有一定的几率能带你进入三千世界,或许能撞上藏书阁,或许不能。”
  
      “言尽于此,作为大罗山最后的传人,我希望你能变得更强大些。”
  
      韩乐愣了一下,不明白他的意思。
  
      谷雨已然飘然远去,只留下两句话在韩乐耳旁飘荡:
  
      “时不我待。”
  
      “他们就要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