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三十七节 天鬼说

第二百三十七节 天鬼说

    “咦?这本书是……”
  
      韩乐有些诧异,按照小白龙的说法,他的名字没有在藏书阁的花名册上,意味着不可能获得任何书籍。
  
      毕竟命中注定的主人和借阅者这种说法,虽然听着有些扯淡,但也蛮符合大罗山的风格的。
  
      韩乐相信这种规矩或者法则,不可能是小白龙瞎掰出来的。
  
      那么,这本书不可能是给自己的。
  
      再联想到消失的那块黑色令牌,韩乐有些犹疑:
  
      “难道这本书,就是那个阴界恶鬼的书?大罗山主或者其他人承诺给他的修炼法门?”
  
      看着不像啊。
  
      这书籍的封面非常简约,除了蝌蚪文的书名之外,没有任何标注。
  
      单单三个字,屠龙术。
  
      看着挺霸气的。
  
      难道是针对龙界的修行法门?
  
      韩乐心中一动。但阴界恶鬼,修行这种法门,怎么看也不是特别适合吧?
  
      “总不是弄错了吧?”
  
      韩乐回头看了一眼,藏书阁已经消失。
  
      小白龙吐吐舌头表示短时间内没办法再带韩乐进去了。
  
      韩乐也就作罢了。反正之前他就差不多放弃了,等什么时候有空先弄清楚真传的身份怎么获得再说吧。
  
      如果藏书阁的规矩是真的,那么他执着地想要进去也没有意义了。
  
      就算宝库里的宝贝再诱人,不可能得到的东西,韩乐放弃地还是非常果断的。
  
      让他好奇的是手头上的这本书。
  
      “就算是那头恶鬼命中注定的书籍,让我看看也没什么吧?”
  
      抱着这样的念头,韩乐翻开了那本《屠龙术》。
  
      第一页,空空白白,一无所有。
  
      韩乐继续翻。
  
      谁知道,整本书都是空白的!
  
      “这什么意思?不是借阅人或者主人,还不能阅读咯?”
  
      韩乐有些不满,然而他转念一想:“又或者,这本书的意义就在于告诉你:屠龙术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
  
      不得不说,经历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之后,他的脑洞也变得越来越大。
  
      总而言之,这屠龙术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乱用,亏他这么霸气的名字让韩乐有了期待。
  
      他还以为看了这本书,便能掌握什么特殊的屠龙技巧呢。
  
      虽然韩乐现在不怕龙界,但技多不压身嘛。
  
      结果却是一本无字天书。
  
      韩乐有些失望地想要将屠龙术收起来。他也没有将其丢弃的想法,一方面,作为一名见多识广的穿越者,韩乐怎么可能那么短视?很多小说里的无字天书到头来都是真正的宝物,虽然这书看着挺废的但不排除真有玄机隐藏着,反正留着也不占地方;另外一方面,毕竟那恶鬼给他的令牌已经消失了,到时候人家问起来,韩乐总得给人家一个交待不是?
  
      只是,就在他准备将书收起来的时候,意外地从书的尾页里,露出了一丝淡淡的金光。
  
      一角金色,出现在了韩乐的余光之中。
  
      “这是……”
  
      韩乐翻到最后一页,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原来在这屠龙术的最后一页,还夹着一页金色的书页,这一页书页可不是空白的,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这是单独的一页,不对,这根本就是一门修行法门。”
  
      “天鬼说?”
  
      “按照这上面的说法,这是只能给阴界生物修行的无上技巧。”
  
      韩乐看着那一页金页,瞬间明白了。
  
      感情藏书阁的规矩的确存在的。
  
      那令牌,换来的应该是这一页天鬼说;只是这天鬼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夹在这本屠龙术里,连带着这本无字天书也机缘巧合地被带了出来。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这也算是命中注定的一种嘛。”
  
      弄清楚了部分缘由之后,韩乐更加心安理得地把屠龙术据为己有。
  
      至于那一页天鬼说,应该算是大罗山欠那可怜的恶鬼的——毕竟那家伙差点活活在古墓里被饿死,天知道当初那位强者许诺他的时间是多久。
  
      他随便扫了一眼上面的文字,都是由蝌蚪文写成的,法门的内容虽然不复杂,但很多地方似乎都和阴界生物有关系。
  
      很多术语,韩乐完全不明白。
  
      只知道这是基于阴界生物的修行法门,似乎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让他们的身体进行不断地蜕变,最终蜕变成一种名为“天鬼”的存在。
  
      天鬼,在阴界之中,就相当于传说中的境界,阴界生物可望而不可即的那种。
  
      韩乐对阴界很感兴趣,但是这修行法门相当枯燥,也不是什么旅游见闻,韩乐从中能知道的东西并不多。
  
      想要知道关于阴界的更多东西,恐怕还是要从那恶鬼身上着手。
  
      “不急。现在先搞定这小弦界第三层再说。我在这里似乎已经耽搁了够久了。”
  
      他看了一眼手腕,上面的手镯已经出现了些微的裂缝。
  
      这意味着龙城的粒子屏障已经出现了颇为严重的损耗。
  
      术士之王应该在不计一切代价地攻城。而云乐呢?他现在又在干嘛?
  
      当初那批人类,掌控着云州智脑,为何就只有他一个人活跃在龙城?乃至于云州大陆?
  
      韩乐心头有很多疑惑。
  
      六佬将自己关进小弦界,一定是有他们的意图的。
  
      哪怕现在看起来顺风顺水,韩乐心中也有一些危机感。
  
      他之所以没有直接暴力闯关,实在是因为手里的底牌太过强大,他对尘烟的力量非常信任罢了。
  
      这是一种纯粹的本能。
  
      而以往的经历告诉韩乐,平荒天师的本能,真的是非常靠谱的。
  
      ……
  
      藏书阁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韩乐丢下因为酒葫芦不够正在和猴子们大发雷霆的小白龙,来到了红尘古树下。
  
      尘烟平时都是神出鬼没的,哪怕在这红尘古树下,韩乐也没有感受到她任何的气息。
  
      但是这无所谓。
  
      韩乐虽然不是那种神经粗大的家伙,但是尘烟终究是他一手炼化的古神兵,虽然诞生了新的灵魂,但他能感觉到,她对自己不会真的有恶意。
  
      虽然手头上有这么强悍的力量却无法掌控的确很让人惋惜,但韩乐明白,这一切只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而已。
  
      祖树金刀肯听自己的话,是因为三阶平荒天师足以驾驭他。而红尘剑,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还是要加紧步伐啊,早点找到感知中的那一页平荒天书才是正道。”
  
      韩乐心道。他之所以进入小弦界,也和那页平荒天书息息相关;天石世界里的那一页平荒天书,算是意外的收获,虽然给他提供了碑法和天石九炼,但却无法让他晋升。
  
      那一页隐藏在小弦界深处的荒天书,才是能让韩乐触碰到四阶平荒天书门槛的关键。
  
      他加快了脚步,来到那口小黑棺面前,敲了敲棺材板,没等恶鬼吉祥反应过来,便将那一页天鬼说给了他。
  
      吉祥先是一愣,旋即狂喜,他刚想说些什么,韩乐却已经飘然远去。
  
      这一页书本来就该是他的,韩乐算是替之前那位大罗山的前辈完成了诺言。
  
      至于这恶鬼的来去,韩乐暂时也不关心。反正有尘烟大姐在,谁来炎黄界,都不敢折腾什么幺蛾子。
  
      他放心地离去,任由恶鬼钻进小黑棺里,欢天喜地地开始修炼那天鬼说。
  
      接下来,便是正事了。
  
      韩乐从阿荼的尸体上,弄到了大荒林的坐标,通过碑法的解读,他心里基本上已经有数。
  
      他找到水晶龙,再次确认了龙界南部的详细坐标之后,便开始着手炼制界碑。
  
      水晶龙本来还以为,韩乐会将她一辈子关在这里。
  
      谁知道事情居然出现了转机,态度立马好了一百八十度,基本上是韩乐有问必答。
  
      “……是这样么?”
  
      “那应该问题不大了。你在一旁看着,如果我炼制的界碑,和你之前镇守的古界碑有什么不同,不妨可以提出来。”
  
      韩乐随意地指了一个空地。
  
      水晶龙茜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非常乖巧地趴在那里,满眼星星地看着韩乐动手。
  
      韩乐也不含糊,直接调来一块石碑。
  
      说起来也是机缘。这界碑的炼制手法固然重要,但是材料也非同小可。
  
      天石本来就罕见,更重要的是,炼制界碑需要一门坚不可摧的手段和大量的秘火。
  
      这两样东西对其他人来说非常困难的,但对韩乐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心中走了一遍流程之后,韩乐直接动手炼制。
  
      以天石九炼作为根基,以大量上位秘火做材料,又以神兵诀作为雕刻手段。
  
      一个个熟悉又凌乱的符文出现在了空白的石碑上。
  
      水晶龙眼巴巴地看着这一切,眼里尽是不可思议和惊喜万分的神色。
  
      原来,这个家伙真的会炼制界碑。
  
      他,到底是什么人?水晶龙心中闪过浓浓的疑惑。
  
      没多久,界碑的炼制便已经有了雏形。
  
      接下来,便是深入雕刻,要将这些文字,真正和天石石碑融为一体。
  
      这就需要神兵诀之上的力量了。
  
      韩乐倒也不慌,随手一招:“刀来!”
  
      他是要召唤祖树金刀的本体,以此来进行深入雕琢。
  
      谁知道这一召唤,居然没有反应。
  
      韩乐有些诧异地再召唤了一遍,耳边却传来祖树金刀的抱怨声:
  
      “韩乐你太过分了啊……”
  
      “又让我当保姆又让我当狱卒,现在这群囚犯开始闹事儿了,我正在平息这事儿呢,你居然又来使唤我了?”
  
      韩乐眉头一皱:
  
      “闹事儿?怎么回事?”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