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四十一节 横度虚空

第二百四十一节 横度虚空

云州两个字,引发了龙界南部小小的震动。毕竟龙界和大荒林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很少有人能知道最新的情报。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龙界南部是被云州人控制的,但是当听到血裔的人死在云州人手里的时候,他们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所以,最终还是要和云州人一战么?”
  
  有人低语。
  
  祖龙台的蛤蟆倒是摇了摇脑袋:“你们倒是多虑了,云州早已放弃那个世界,杀死血裔的另有其人,只不过是一个意外罢了。”
  
  众人和巨龙们露出惊讶的神色,旋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蛤蟆看似没什么力量,但他既然代表着祖龙台,说的话自然不会有假。
  
  毕竟那里是和龙族三大神殿并称的龙族圣地。
  
  自从龙神殿消失,战神殿和英灵殿越发低调起来之后,祖龙台在龙界的话语权便与日俱增。
  
  好在他们并不在乎这些,只有在非常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的时候,才会出来,替龙界众生指点迷津。
  
  今日大荒林的回归,也是祖龙台在主持调度。
  
  尽管龙界内部,也是暗流涌动,但是至少在表面上,还是服从祖龙台的说法的。
  
  即天之预言必定成真,龙界之人,不得阻拦大荒林的回归。
  
  当然,也没有人去主动帮助他们回归。
  
  这里面牵扯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
  
  “的确只有一个云州人。”
  
  血裔大王子语气沉稳道:“不过是一个强者,看得出来,现在的云州,依然和当年一样,强者辈出。”
  
  “我年幼的时候,曾经目睹了我族强者被屠戮,便发下宏大愿望。”
  
  “此生定要踏平云州!”
  
  他的声音越来越嘹亮,在这龙界南部回荡不已,听得众人和龙族们都是精神一震。
  
  “尽管现在不适合发起对云州的战争,但是这个云州人……权当是用来替我出关祭旗吧。”
  
  羽蛇冷笑一声:
  
  “讲得倒是很好听,只可惜,大王子殿下的慷慨激昂,恐怕都没必要了。”
  
  大王子倒是不为所动:
  
  “怎么?你要和我抢猎物?我可事先说好了,这个人和我血裔有大仇,我必定会亲手将其杀死。”
  
  羽蛇嗤笑道:“谁会无聊到和你们抢猎物?只是我想要提醒在场诸位的是,祖龙台的话,我们会听,有一个人,可未必会听。”
  
  “他估计早就要动手了,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大荒林回归的。”
  
  “我看今天想要凑热闹想要从中分一杯羹的诸位,都要铩羽而归了,毕竟,那可是曾经的龙界守护。”
  
  此言一出,巨龙们都陷入了沉思的神色。
  
  血裔大王子也微微皱眉。
  
  那蛤蟆微微一叹。
  
  他想了想,取出了一面镜子,丢在了时空漩涡之上。
  
  刹那间,镜子里浮现出一幅幅栩栩如生的景象。
  
  镜子里出现了一些人类,还有一个小镇,以及天空之上,那遮天蔽日的黑龙!
  
  这自然是正在回归之中的天火镇!
  
  巨龙们顿时一阵骚动。
  
  “他果然已经出手了。”羽蛇得意道:“大王子殿下,刚刚说的豪言壮志,会不会有点儿尴尬呢?”
  
  “毕竟,那个云州人肯定是要死在黑龙默克手里了。”
  
  “而且,既然他出手了,大荒林恐怕也回不来了。”
  
  所有巨龙都沉默不语,他们看向了祖龙台的那只蛤蟆。
  
  蛤蟆沉吟道:
  
  “倒也未必。”
  
  众人微微一惊,不明所以;只有极少数超级强者,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
  
  “大人物的对话就是了不起啊,动不动就是踏平云州什么的。”
  
  距离那镜子的不远处,付林懒洋洋地靠在金龙的肚子上,打了个哈欠:“龙界这么多人,居然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叛徒阻止所谓的天之预言,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讽刺呢。”
  
  他的话,顿时惹恼了附近不少人,只是当他们的目光停留在那金龙的身上的时候,愤怒的目光逐渐才转变成了忌惮。
  
  一时间,居然没人去挑衅。
  
  金龙伊兰没好气地道:“你明知故问。天之预言到底是好是坏,是真是假,祖龙台自己人都搞不清楚呢。”
  
  “更何况,横渡虚空这种事情有多么危险,你自己也清楚的很,除非大荒林自己返回,在此之前,我们又能做什么?”
  
  “至于那个叛徒……说到底,他也是龙界守护呵。”
  
  付林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背叛两次的龙界守护,也是绝了。”
  
  这话更是直接将当年的惨痛历史翻了出来,有巨龙忍不住了:“那个小子,说话注意些,别以为榜上了伊兰小姐的大腿就可以随便说话!”
  
  “龙界的往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后辈来议论,龙界守护的事情,自然有三大神殿和祖龙台负责处置。”
  
  伊兰瞪了那巨龙一眼,那巨龙竟然是微微一缩,不敢再多嘴了。
  
  这对有些奇怪的组合,渐渐吸引到了旁人的目光。
  
  好久,才有人响起,这是金龙一族前些年最亮眼的新星伊兰,只是她身边的那个男人,看上去很陌生,实力也很一般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和伊兰如此亲密。
  
  “龙界都这样了,还死要面子,如果真的没落了,也是活该。”
  
  付林倒是没有留情面的意思,他虽然看上去是笑吟吟地在和伊兰聊天闲谈,但其实一句句话,都刺到了在场很多巨龙和人类强者的心里。
  
  他们纷纷皱起眉头,看着那金龙。
  
  伊兰叹了一口气:“你就非得今天惹事么?”
  
  她的语气有些无奈,却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付林想了想:“明天也行。”
  
  “要不你给我讲讲那黑龙绝育的故事呗?我一直很好奇来着。”
  
  众人脑门上忍不住冒出黑线。
  
  那可是龙界守护啊,尽管是被祖龙台处罚过的龙界守护,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往日里,谁敢妄自讨论黑龙的事情?
  
  更何况,付林的说法简直太夸张了,什么黑龙绝育的故事?分明就是黑龙一族的诅咒啊!
  
  伊兰倒是习惯了付林的说法。
  
  她想了想,低声说道:“你还真是……八卦呢。”
  
  “其实说起来也不复杂,你应该知道黑龙那两次背叛的事迹了吧?”
  
  “两次背叛,让他成为了所有龙界守护者中唯一幸存的存在,但是也为他招致了灭顶之灾。当初背叛那位大魔王之后,大魔王虽然已经无力复仇,却动用了可怕的诅咒之力。”
  
  “在诅咒之力的影响下,黑龙一族渐渐死去,除却黑龙自己是传说级实力,再加上圣龙之力护体,没有受到真正影响之外,其余所有的黑龙都死绝了。”
  
  “更恐怖的是,在诅咒的影响下,黑龙一族彻底失去了生育的能力。说起来,你的说法虽然听着扯淡,但也挺贴近事实的。”
  
  “作为昔日的守护者,默克拥有强大的力量,却始终无法解除大魔王的诅咒;而更可怕的是,诅咒第二段还号称,一旦他所炼化的世界回归龙界,那么默克本人,也将死亡。龙界将不复存在黑龙这个种族……所以,他拼命也是正常的事情。”
  
  伊兰看着镜子里折射出的画面——
  
  那漫天的畸变黑龙让人看得心头悸动。龙界的强者都知道,这并不是真正的黑龙,而是默克在苦苦寻找繁殖后代的方法失败之后,愤怒地利用秘术制造出来的畸形生物。
  
  他们根本没有龙界的真魂,只不过是一些可怕的血肉之物罢了。
  
  “他是一定会阻止大荒林的回归的。只不过不知道大荒林的人抵挡的住不?”
  
  伊兰的话,也是在场所有人的疑问。
  
  龙界南部的回归,事关很多东西,由不得他们不关心。
  
  只是他们虽然关心,却没有任何人试图去阻止那黑龙。
  
  因为龙界守护,终究是龙界守护。哪怕他曾经被剥夺龙界守护的称号,但是在他第二次背叛之后,那个称号再次回到他身上。
  
  龙界便没有人能和他抗衡,他们甚至无法挑衅他。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龙围绕着那座城镇。
  
  他们能看到城镇里的人们,脸上写满了恐惧之色。
  
  “没什么搞头了。”
  
  付林叹气说:“黑龙再怎么说,也是传说级的龙界守护,我们龙界不出手,按照大荒林的那些同胞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和他对抗。”
  
  其余的人也是这样想的。
  
  他们来这里,只是有侥幸心理,再加上祖龙台的话;但是当黑龙出现的那一瞬间,所有想要从大荒林的回归中分一杯羹的想法都灰飞烟灭。
  
  毕竟没有人能和有着龙界守护之名的黑龙战斗——除了被流放者们。
  
  但画面中的被流放者,看上去没有那么强大的战斗力。
  
  “可惜了……”
  
  血裔大王子微微摇头,眼里忽然闪过一丝坚定之色:
  
  “黑龙默克空有守护者之名,却始终是龙界耻辱,我们却因为一个称号的力量,而无法对其实施真正的审判,真是可笑。”
  
  “我虽然不知道天之预言具体是怎么说的,但黑龙不死,大荒林根本不可能回归。”
  
  “不过……我既然说了要杀死那云州人,自然言出必践。”
  
  下一秒,他的虚影竟然冲着龙界南部的时空漩涡走去!
  
  所有人都是一惊!
  
  他这是要……横度虚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