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四十四节 独一无二的雅典娜

第二百四十四节 独一无二的雅典娜

小白龙狐疑地看着шщЩ..1a后者的目光坦然清澈,似乎对小弦界里发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面对小白龙的出现,她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丝的惊讶。
  
  韩乐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但更令他感到好奇的是,小白龙是怎么出来的?
  
  说实在的,韩乐在送别天火镇众人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感觉到少了一点什么似的。
  
  一直到小白龙的出现,他才恍然大悟。
  
  自己居然把这家伙忘记了。
  
  毕竟她都成了大罗山的镇山神兽了,整天趴在炎黄界要么睡觉要么去凡间闹个鸡飞狗跳。
  
  韩乐差点忘记了她也是一头龙。
  
  而且是一个身世渊源颇为复杂的一头龙。
  
  至于她是怎么出来的,韩乐不用猜,大致上也知道了。
  
  除了尘烟大姐,韩乐的世界里可没有第二个房客敢乱放人出来。
  
  “你的身体……”
  
  韩乐的目光有些惊讶。
  
  听到这话,小白龙的注意力瞬间便被转移了。
  
  她有些骄傲地舒张着翅膀,在韩乐面前展现自己优雅而有力的身躯。
  
  小白龙的身体恢复了。
  
  不仅如此,她的力量似乎更上一层楼。韩乐能感觉到,在她体内埋藏着一股爆发性的力量。
  
  这种力量,有些熟悉。
  
  “是尘烟姐姐帮忙的啦。”小白龙愉快地说:“我失去的龙血,终于被她用黑龙默克身上夺取来的龙元填补上了。”
  
  “现在的我,起码是远古级的实力了哟!”
  
  “而且尘烟姐姐告诉我,她将黑龙的守护者之力都灌注入了我的身体,我以后只会越来越强!”
  
  小白龙得意洋洋地挥了挥拳头。
  
  她看着韩乐的目光,甚至有的跃跃欲试。
  
  韩乐只是笑了笑。现在的小白龙的确很强,或许有资格在武道方面和自己一争高下。
  
  自己不动用古神兵的情况下,双方极有可能是五五开。
  
  当然,韩乐还有大罗山的绝学,还有更多强大的底牌。这些就是小白龙所不知道了。
  
  其实一开始,他想要向尘烟讨一点黑龙身上的东西,也是想试试看,能不能从黑龙身上弄点大补的东西,弥补一下小白龙真龙之血大量流失造成的后遗症。
  
  没想到自己没开口,尘烟却主动这么做了。
  
  凭什么对这个家伙这么好啊!
  
  虽然心里在吐槽,但是韩乐还是非常乐意看到小白龙的恢复的。毕竟她变成之前那个样子,和韩乐自己也不无关系。
  
  ……
  
  “吶……韩乐,我还是要走的。”
  
  说到这里,小白龙的目光有些黯淡,旋即又变得欢快起来:“你一定要来龙界找我玩啊。”
  
  韩乐想了想,笑着点了点头。
  
  龙界,他迟早是要去的。
  
  关于小白龙的选择,韩乐并不奇怪。
  
  毕竟她是龙界的人,而且还有一段身世。按照水晶龙的预测,她回龙界,一定是去找她的母亲的。
  
  这种事情,韩乐不可能反对。他只能祝福小白龙在龙界一路顺风。
  
  韩乐也不会太过担心,现在小白龙身体里有了守护者之力。哪怕遇到传说级的强者,都未必能伤害的了他。
  
  更何况,韩乐从来都不是杞人忧天的家伙。
  
  小白龙虽然看着不靠谱,但是其危险感知本能还是很强大的,至少在遇见韩乐之前的日子里,她不都是活的好好的么?
  
  韩乐不会为小白龙担心太多,只是叮嘱她凡事小心。
  
  看得出来,小白龙很是舍不得,也不知道是舍不得韩乐还是舍不得炎黄界里源源不断的伙食。
  
  韩乐沉吟片刻,取出一枚紫色的令符,交给了小白龙。
  
  这种令符,也是韩乐继承了大罗山之后,拿到的少有的遗产了。
  
  “遇到危机时刻,点燃这枚令符,我会赶到。”
  
  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句话,便蕴藏着韩乐极大的信心。
  
  哪怕是在龙界,如果小白龙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韩乐自问也能及时赶到。这也是小白龙了,换成其他人,韩乐估计都不会给出去。
  
  毕竟这种令符实在太少,只有三枚,点燃之后,只有韩乐本人能感应到。
  
  而小白龙,韩乐终究是欠了她许多东西,虽然尘烟帮忙弥补,但韩乐自己欠的人情,始终还是要还的。
  
  当然,他希望小白龙永远也不点燃这枚令符。
  
  “韩乐,你可不能骗我,一定要来龙界找我呀!”
  
  “一定会的。”韩乐安慰道。
  
  小白龙接过令符,眼中似是含着泪光,最终还是咬着牙,挥挥翅膀,消失在天际。
  
  她是追逐着天火镇而去了。
  
  韩乐看着小白龙的身影消失在天边,忽然觉得四下里一片安静。
  
  少了这个家伙,的确安静了许多了呢。
  
  但也,清冷了许多。
  
  韩乐自嘲地笑了笑。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
  
  “你对每个女孩子都是这么轻易地许下承诺的么?”
  
  韩乐冒头黑线。
  
  之前颇为识趣的思思再次神出鬼没地冒了出来。
  
  韩乐总觉得,她似乎认识自己。
  
  但是在韩乐的记忆里,他虽然和雅典娜关系匪浅,但如此独一无二的雅典娜,他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至少在进入小弦界之前,他没有见过思思。
  
  这种语气又是怎么回事?
  
  于是韩乐开门见山:
  
  “我们是不是见过?”
  
  思思沉默了一会儿:“不能说。”
  
  韩乐瞪大了眼睛。
  
  他总觉得这小雅典娜有点怪怪的。
  
  之前出现的时候就那么突兀,自称代表着大试炼场的意识。
  
  他能感觉到,她的话半真半假。关于大试炼场的部分,应该是真的,其余的东西,就很难说了。
  
  他无法判断她的来历,虽然她总给韩乐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一种熟悉的感觉。
  
  但是自从差点在阿青身上栽跟头之后,韩乐对于一切和雅典娜有关的人物都选择了敬而远之的态度。
  
  当然,陆妍的例子也告诉他,并非所有雅典娜,都灭绝了人性。
  
  这也是他愿意站在这里和思思沟通的最重要的原因。
  
  ……
  
  “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
  
  思思的语气忽然强硬了起来:“你已经完成了支线的任务,而且非常圆满。杀死了黑龙默克。”
  
  “现在,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成为大试炼场之主,从此五洲战场的门票便掌握在了你的手里,甚至,在五洲战场开放的时候,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选择哪些人进入五洲战场!”
  
  “我能感觉到,大试炼场的力量在不断复苏,距离它重新出现在这片大陆上的时间已经不遥远了。”
  
  “机会这种东西,稍纵即逝,韩乐,我希望你能接受。”
  
  韩乐眉头一皱。
  
  这种送上门来的好处,他一向有着比较强的抵触心理。比如那张黑卡,到头来,其实也不过是阿青的一个圈套。
  
  这一次,他非常谨慎。
  
  虽然大试炼场之主的名头听上去非常霸气就是了。
  
  “我想知道更多信息。大试炼场的运行模式,创立渊源……还有,我需要付出的代价。”
  
  韩乐平静地说。
  
  思思呼吸一窒,手里的那份契约书无声地消息。
  
  下一秒,她再次展露出灿烂的笑容:
  
  “就知道没那么容易骗你上当,你果然……”
  
  “算了,还是仔细和你说说吧啊。”
  
  “大试炼场,其实是很久之前,一群称霸云州的人创立的一个超级堡垒。这个堡垒,勾连着很多世界。除了云州之外,泸界、龙界、地界……包括五洲战场,大试炼场都有通往这些世界的通道。”
  
  “一开始的时候,大试炼场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向五洲战场输送人才的,因为五洲战场一直处于战乱之中,每个世界的人,都在为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在战斗……这方面的内容,我就不多说了,你迟早也会知道。”
  
  “现在的大试炼场,处于刚刚苏醒的时刻,大试炼场的意识还非常懵懂,刚好是最容易成为大试炼场之主的时刻。刚好你又完成了任务,可以算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而且我能感觉到,距离大试炼场的全面复苏已经不远了。那个时候,大试炼场将脱离小弦界,成为在云州独立的一个超级势力。很快,通往五洲战场的道路就会展开。如果你想要探索五洲战场的时候,这是最好的机会。”
  
  思思的言语之间,虽然没有什么暗示和诱导,但是内容却是结结实实地吸引着韩乐。
  
  看起来,成为大试炼场之主好处无穷。
  
  韩乐看了一眼思思,忽然问道:“你是不是认识我?”
  
  思思苦笑一声:“我……我不知道。”
  
  韩乐皱起了眉头。他对思思,总有一种特别的熟悉感和亲切感。对方明显一副认识自己的样子。
  
  再结合黑龙之前的风言风语。
  
  难不成自己之前,真的来过云州?
  
  但是这和他的记忆完全不相符合啊?
  
  疑团重重。
  
  韩乐只能问道:“听上去好处是蛮多的,但是你还没有跟我说,我需要付出什么。”
  
  “我可不信,我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能成为大试炼场之主。”
  
  这是显而易见的常识。
  
  大试炼场这种由一群远古猛人创造的存在,怎么可能因为完成了一个支线任务就能成为大试炼场之主?
  
  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思思沉默道:“一定程度的自由。”
  
  韩乐果断道:“我拒绝。”
  
  思思气愤道:“只是一定程度的自由而已,你难道不想听听具体方面的限制吗?”
  
  韩乐笑着摇了摇头。
  
  尽管是一定程度的自由,也足够韩乐拒绝这份诱惑了。
  
  阿青的前车之鉴,让他本能地不想和雅典娜相关人物扯上太多关系,更何况,这所谓的大试炼场之主,他怎么看都怎么像一个囚笼。
  
  哪怕只是将他限制在云州,韩乐都无法接受。
  
  思思气鼓鼓地看着韩乐,末了,跺了跺脚:
  
  “这是你自己决定的!到时候,可不要怪我!”
  
  说罢,她跺了跺脚,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韩乐呼唤了几声,她再也没有出现过。
  
  韩乐嘟囔了几句,心中虽然对这小雅典娜有些好奇,但事到如今也只能作罢。
  
  他准备离去。
  
  只不过在离去之前,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他想了想,利用第三层守护者权限,开了一扇传送门。
  
  这次要送离的,是高家庄的人。
  
  ……
  
  虚空大殿中。
  
  古朴的青铜器并没有在时间的尘埃里留下太多的斑斑锈迹。
  
  她一个人沉默地坐在高大的铁座上,俯瞰着下方。无数青铜人低垂侧目。
  
  “虽然知道你忘记了那些东西,虽然我知道,你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
  
  “可是……你曾经答应过的事情,难道就都忘了么?”
  
  “还是你当初,也只是随口答应下来的诺言,就好像今天答应那条小白龙一样?”
  
  “对你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么?”
  
  思思沮丧地低语。
  
  她不禁回忆起很多年前的那些场景。
  
  最初的时候,她只不过是懵懵懂懂的一团集合意识。
  
  不知哪一天开始,她突然有了自己的独立人格。在一群雅典娜中,她显得那么与众不同、鹤立鸡群。
  
  雅典娜是没有成年与不成年的区别的,所有的雅典娜都是一个样子——或者形态。
  
  但是她不同。她看上去是独一无二的。
  
  幼年雅典娜的出现,让族群产生了恐慌,这个消息立刻被其他雅典娜报给了当时掌控他们的人类。
  
  人类将它关了起来。关在阴暗冰冷的地牢里。
  
  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她知道,他们似乎很害怕她。
  
  她一个人躲在地牢里哭泣。
  
  她能感知到其他雅典娜的惊讶和不解,自己的出现,似乎天生预示着一个巨大的祸患。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一直到那个男人的出现。
  
  他亲手将她带出了地牢,带出了雅典娜和那些人类聚集的地方。
  
  他给她了一个工作,让她有了活下去的使命感。
  
  这座大试炼场,就是他设计创造的。
  
  她是很听话的孩子,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于是就有了这么多年漫无目的等待。
  
  当她在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蜕变。
  
  他已经不记得那些事情了,所有人都不记得那些事情了。
  
  她忽然有些迷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