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四十五节 余酒行的假期

第二百四十五节 余酒行的假期


      久别重逢的心情总是愉悦的。
  
      只是这种愉悦遇到了冷漠的态度的时候,便会变成其他负面情绪。
  
      怨愤、不满、痛苦……
  
      各种小雅典娜从未感觉到的情绪开始在她心中滋生。
  
      她突然想要疯狂地宣泄一番。
  
      这种感觉,在她漫长的生命里从未出现过。
  
      但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
  
      她拼尽全力也想让他在大试炼场意识完全复苏之前,获得大试炼场之主的位置。
  
      可惜他却拒绝了。
  
      虽然早就猜测到了这样的结局,但她心中仍然有一丝不甘心。
  
      “毕竟……只要你签下那个字,所有的一切就都会想起来了啊。”
  
      她有些痛苦地低头。
  
      她不知道他到底去做了什么。当初离开的时候,他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要去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说:“到时候,可能所有人都会忘了我;只要你记得我就好了。”
  
      思思点了点头。
  
      然后目送他离去。
  
      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人都好像忘记了那个人的名字,也忘记了他的存在。
  
      他好像被人为地从历史上抹去了。
  
      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青铜殿里,默默等待着他的归来。
  
      这似乎是她唯一的使命。
  
      但是再次相遇的时候,她忽然产生一种不同的感觉。
  
      看着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人,她突然感觉到,那个人,可能永远地回不来了。
  
      他丢的不只是记忆,还有更多的东西。
  
      他真的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么她呢?还有活下去的必要么?
  
      小雅典娜开始迷茫。
  
      就在这个时候,她意外地捕捉到了一些挣扎的信号。
  
      她看见龙城之下,云州智脑的混乱。
  
      所有的雅典娜杂乱无章地忙碌着。她们群龙无首,她们失去了方向感。
  
      面对强有力的敌人,她们脆弱的粒子屏障就好像一个笑话,随时可能被轰个粉碎!
  
      她心中忽然燃起了一种火焰。
  
      为什么,不去做一些应该做的事情呢?
  
      她是独一无二的雅典娜。她们都害怕她,因为她是族群之中的另类,也是雅典娜中的王者。
  
      血脉记忆告诉她,她是天生的王者,她是即将改变雅典娜一族命运的人。
  
      她坐在时间近乎凝滞的大殿上思考了很久很久。
  
      最终,她抬头,可爱的小脸上泛起一丝认真之色。
  
      一个古老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你真的要离去?”
  
      思思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他不会回来了,我再等下去,也没有了意义。”
  
      古老的声音沉默了很久,他似乎一个刚睡醒的老者,声音有些生涩迟钝:
  
      “可是你应该相信他,他终会回来的。”
  
      思思忽然笑道:“如果他真的还能回来了,我希望能给他一个惊喜。”
  
      “我突然明白了,长久的等待和守护不是我真正的使命。我只是在按照他的命令行事,这样的话,在他眼里,我始终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很久很久,我都很满足做一个工具;只要他还能记得我就好。”
  
      那声音又道:“那现在为什么改变了主意?”
  
      思思歪着脑袋想到:“在他身边看到了其他雌性生物,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年迈的声音一阵无语。
  
      半晌,他才咳嗽道:“就是这个原因?”
  
      思思坚定道:“就是这个原因。你到底放不放我走?”
  
      老者叹气:“放。只是这么多年了,我始终少一个得力助手,让你走了,多少有些可惜。”
  
      “而且我刚刚感应到,现在的龙城,似乎并不平静。”
  
      思思想了想:
  
      “的确很不平静。”
  
      “所以我觉得,她们需要我。”
  
      她从青铜王座上站了起来。义无反顾地往下走去。
  
      老者叹了一口气:
  
      “那个小子,机关算尽,关了你数十年……也是时候让他尝尝报应了。”
  
      “罢了,你去吧。”
  
      话音未落,青铜大殿上,已经是空空荡荡。
  
      一个个青铜人徐徐睁开眼睛。
  
      一个灰发老人渐渐显现在青铜王座上。他低头算着什么东西,半晌,才抬起头来:
  
      “时间……又到了啊。”
  
      “不知道现在的云州,又能经得起多少腥风血雨?”
  
      “罢了,小雅典娜走了,我也该是时候动身了。”
  
      神秘的力量开始复苏。
  
      所有人不注意的角落里,大试炼场的力量开始抗拒小弦界的规则。
  
      ……
  
      太安市、海滨镇。
  
      市政厅里,余酒行面容憔悴,尽管在韩乐走后,他连续请了三个助手,又接连委任各级官员,但是海滨镇的管理,还是让他忙得焦头烂额。
  
      沉船的打捞工作还在继续,而关于康城的贸易航线已经开启,太安市和莲花市都有大公司过来联络。
  
      现在的海滨镇,早就是一片欣欣向荣。
  
      毕竟新航线的开启,极有可能带来莫大的商机。
  
      哪怕龙城和华清现在在打仗,但是战火并没有蔓延到东海岸这边,甚至有很多人向往这边的安宁,试图迁移来海滨镇。
  
      原先的小镇已经开始了扩建计划,各方面的基础设施都有待提高。
  
      这一切,都让余酒行忙得焦头烂额。
  
      工作之余,他一直在抱怨那个不靠谱的姐夫——海滨镇名义上的镇长。
  
      这叫什么回事儿?
  
      自己跑过来抢了块领地,干掉了海盗,收服了一些人物,结果就当甩手掌柜到处乱跑?
  
      还有没有个领主的样子了?
  
      不过,尽管抱怨归抱怨,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海滨镇在自己的治理下变得越发繁荣昌盛,他心里还是有一种巨大的满足感的。
  
      特别是前些日子,余长歌一行人回归了海滨镇,这让他心里那块石头落地了。
  
      毕竟姐弟俩自从当年的余家惨案之后便一直相依为命,余长歌的事情他略有耳闻,面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余酒行又是蛋疼又是欣喜。
  
      蛋疼的是,韩乐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混账呢?自己姐姐都怀孕了,居然还一个人在外面浪?
  
      欣喜的是,自己居然是要当舅舅的人了。
  
      而关于陆妍的一切,他也从余长歌口中得知,面对那即将出生的新生儿,他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似乎自从遇到了韩乐,他的生命轨迹就开始拐弯,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这个韩乐!真的是混账无赖!”
  
      处理完了一天的政务,又在几张合同书上签完字之后,余酒行虚脱一般躺在椅子上。
  
      几个助手面面相觑,都是不由露出了苦笑声。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浪也就算了,整天给我送一些黑户口本回来,我特么都编了一百个让他们能正常入籍的借口了,真是让人头大。”
  
      余酒行的吐槽不无道理。几个助手也都心知肚明。
  
      想要获得粒子屏障的保护,需要向特定机构申请。海滨镇这边是没有办法的,毕竟没有云州智脑的终端。
  
      一切得想太安申请。
  
      余酒行说的,自然指的是石沱镇那些人,他们被韩乐送出小弦界之后,无处可去,自然只能投奔海滨镇。
  
      这几个助手里,也有太安四大公司派来和韩乐合作的人。
  
      他们当然知道安排这些人有多麻烦。
  
      也是现在太安方面和韩乐的关系有所缓和,尤其是原夫人那边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不仅各种支援物资有求必应,哪怕是户口审核中面对那种扯淡的理由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余酒行就算是想破了脑子,也没办法安排这么多人入住。
  
      好在,一切都解决了。
  
      其中一名助手宽慰道:
  
      “没事了,余先生。石沱镇的所有人都安排妥当,这些人都非常听话老实,和普通的流民不同。他们之中不乏身怀技艺的人,对海滨镇的建设也是一股力量嘛。”
  
      另外一人也附和说:
  
      “是啊是啊,今天忙完之后,就可以休息了,大人也不必这么操心了。”
  
      余酒行满意地点了点头,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安排个假期……我要休息。”
  
      助手们点了点头。
  
      代镇长忙了这么久,休息休息也是应该的,毕竟人不是机器,不可能一直疯狂运转。
  
      这些日子以来,余酒行的忙碌他们是看在眼里。
  
      海滨镇能有现在这个样子,余酒行当属头功。至于那位传说中的镇长,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们都不记得上次韩乐出现在海滨镇是什么时候了。
  
      “去哪儿好呢?这附近也没什么好度假的地方。”
  
      “听说莲花市南边的有个新建的度假村不错……算了,姐姐这个样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生了,我还是不要跑太远。”
  
      “可惜华清附近的好玩的地方都封了,要不换个思路?”
  
      正当余酒行琢磨休假的地点的时候。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哄闹声。
  
      余酒行皱眉:“怎么回事?”
  
      他心中突然涌现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
  
      有人冲进市政厅大楼,大喊道:“镇子外面又来了一群人!”
  
      这个又字,就非常灵性。
  
      上次石沱镇那群人出现的时候,也是这个家伙汇报的,作为巡逻队的一员,他倒是跑得快。
  
      余酒行眉头一皱:“待我去看看。”
  
      海滨镇外。
  
      密密麻麻的人群凭空出现,他们看上去有些不安。
  
      这些人都是年轻人,为首的是个高大的壮汉,看上去就很猛的样子。
  
      很多海滨镇的居民对着这些人指指点点。
  
      最外围的围墙还在扩建中,一群施工队的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忙活,看着这么多年轻人凭空出现,他们也是目瞪口呆。
  
      更令他们不安的是,这些年轻人的服饰……似乎并非龙城附近的风格?
  
      “怎么回事?”
  
      余酒行赶到的时候,已经有施工队的人试着和那些年轻人交涉了。
  
      好在这些年轻人看着勇武,但是态度非常谦和平常。
  
      一名工头跑过去汇报:
  
      “代镇长,这些人说是来找您的。”
  
      余酒行心中一跳。
  
      刚好那边的大汉也看到了他,咧嘴一笑,拱手道:
  
      “在下高征,携兄弟高田以及三百弟兄前来投奔海滨镇!敢问是余酒行先生吗?”
  
      余酒行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是……你们是?”
  
      高征大喜过望:
  
      “我们是韩乐大人的人!他让我们来海滨镇,有什么问题,听说找你就可以了!”
  
      余酒行只觉得眼前一黑。
  
      他看着那些壮汉有些生涩的笑容,感觉这特么都是魔鬼的笑容。
  
      “韩乐!又他-妈一群来留不明的黑户口!”
  
      余酒行心中已然仰天长啸。
  
      “老子的假期啊啊啊啊啊啊啊!”
  
      ……
  
      打开传送门,送完高家庄的人之后,韩乐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进入下一层。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一拨人一拨人地往海滨镇塞,给可怜的小舅子造成了多大的心灵创伤。
  
      余酒行的诅咒也没能让韩乐多打几个喷嚏。
  
      他的速度很快,直接来到了小弦界的第四层。
  
      只不过这一次,有些不一样。
  
      这个世界,竟然是漆黑一片。
  
      “是夜里?”
  
      “不对,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
  
      “没有任何生命气息……怎么感觉是有人在针对我?”
  
      韩乐本能地感觉到了一种杀气。
  
      黑暗之中,一个个幽暗的人影倏然浮现,在宇宙真眼的洞察之下,这些人影,竟然都是真实的!
  
      他们从四面八方,向韩乐包围了过来。
  
      韩乐忽然笑了笑。
  
      “原来如此。”
  
      ……
  
      小弦界,第六层。
  
      “你确定你们放这个怪物进来是为了对付他?”
  
      “我怎么觉得你们是不是对小弦界很不满,所以故意派他过来,彻底毁了小弦界?”
  
      那个男子忍不住吐槽说。
  
      媚玉也是一阵无语。
  
      他们知道韩乐很猛,但怎么也没猜到,韩乐竟然强悍到了这种地步。
  
      如果说韩乐在前两层的表现,还在他们的预期之中的话,那么第三层——他竟然直接剥离了大荒林,令原始龙界复苏。
  
      现在整个小弦界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作为第六层的守护者,他当然能感觉到这个世界正在崩溃。
  
      媚玉想了想:“我改变主意了。”
  
      男子诧异道:
  
      “现在想溜?会不会太功利了点?就不看看谢瑜能不能拦住他?”
  
      “毕竟,那是他引以为豪的一个曲境世界。说不定有机会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