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四十六节 名剑山

第二百四十六节 名剑山

    媚玉冷笑道:“谢瑜想要替谢君师报仇,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他怎么可能是韩乐的对手。我奉劝你也认输算了。”
  
      “至于我,我媚玉可是要活着看到五洲战场开放的那一天的人,怎么能这么轻易去死?韩乐这么凶残的怪物,还是留给云乐大人亲自收拾好了。”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
  
      媚玉转身想要离开,作为六佬之一,既然能开放小弦界,自然也有随时抽身离开的本事。
  
      一开始,她只是想要来为这男子掠阵,只是韩乐凶残的表现,彻底打消了她想要借助小弦界消灭他的念头。
  
      她是一个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人。
  
      六佬中的其他人或许对杀死韩乐仍然保佑幻想,但不包括她。
  
      或许第六层的守护者非常强大,强大到六佬都必须给他足够的尊重,但是,在媚玉看来,依然不可能是韩乐的对手。
  
      看在过去的交情的份上,所以她劝说他认输。
  
      只是,他始终不可能放弃。
  
      “你走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他过来。”
  
      “守护小弦界,是我的使命。”
  
      半晌,那男子才笑道。
  
      媚玉忍不住啐了口唾沫:“什么使命?分明是和韩乐较上劲了。”
  
      “说到底,在这里修身养性这么多年,还是没改得了性子。”
  
      男子摇摇头:“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不懂。”
  
      媚玉恼道:“不就是因为天龙榜的事情么?天龙榜首,都是怪物,你跟怪物们较什么劲?”
  
      男子徐徐道:
  
      “当年我输给了余白衣,我输的心甘情愿,所以我自愿看守大试炼场;后来云乐要改造小弦界,我也同意了,反正这些事情,与我无关。”
  
      “只是这些年来,我心中始终有些遗憾,不能再和余白衣交手。”
  
      “现在这个韩乐,亦是天龙榜首,我怎么可能放弃和他交手的就会。”
  
      “说到底,人们只会记得天龙榜首,又有谁会记得,天龙第二?”
  
      他的语气中说不出的寂寞沧桑,但依然包含着跃跃欲试的味道。
  
      媚玉甚至怀疑,这个男人希望韩乐立刻打通前面两层,来到他镇守的第六层。
  
      “无趣。”尽管这么说,媚玉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有选择离开。
  
      “看我干嘛?”
  
      媚玉冷冷地道:“哪怕你是曾经的天龙榜第二,也要有人替你收尸的吧?”
  
      男人无言以对。
  
      ……
  
      小弦界第四层。
  
      很显然,镇守这一层的看守者并没有想到,在第六层已经有两个人将他们默认为韩乐的刀下亡魂了。
  
      只不过,这一层空间的确也有其玄妙之处。
  
      韩乐发现,这个空间并非是真正的漆黑一片。
  
      它也有光,只不过非常微弱,而且光源闪烁不定,从四面八方照过来。
  
      所以,韩乐唯一能捕捉到的,便是四面八方的影子。
  
      所有的影子,都是一个人。
  
      没有乐声,似乎不是一个常规的曲境。
  
      “韩乐……你的力量的确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想象,难怪媚玉对你如此重视,甚至不惜亲自跑一趟。”
  
      “可惜她注定等不到你了。”
  
      “你千不该万不该,竟然杀死了我的侄子。”
  
      谢瑜的面孔渐渐浮现。
  
      他化身千千万,将韩乐包裹在其中。
  
      他手上并没有武器,但是脸上的杀气却近乎喷薄而出。
  
      韩乐有些惊讶。
  
      他没想到的是,在这一层等他的,居然是六佬之一的谢瑜。
  
      “你侄子?你是说第一层的谢君师?”
  
      韩乐想到罪恶之都的那个男人。
  
      谢瑜的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之色:“我承认你有些本事,也承认古神兵在你手里,的确非常强大。”
  
      “但今天我会让你知道,依靠外物是不可能一直顺风顺水走下去的。没有人可以做到,你韩乐也是如此。”
  
      “你不妨试试,你的古神兵,在我的世界里,是否还有效?”
  
      韩乐心中一动。
  
      他暗中召唤了祖树金刀和红尘剑,发现古神兵的力量在这方世界被彻底锁定了。
  
      当然,红尘剑仍然有办法脱离这个世界,祖树金刀却是异常惶恐。
  
      这恐怖的黑暗世界,竟然有封锁一阶古神兵的力量!
  
      “要我帮忙么?”
  
      炎黄界里,尘烟大姐跃跃欲试。
  
      很显然,她很想快点还清天石欠下的人情。
  
      这个世界的确非常诡异,竟然彻底剥离掉了祖树金刀的力量,让他变成了一把非常普通的兵刃。
  
      韩乐果断拒绝:“不需要。”
  
      开玩笑。
  
      尘烟可是他手中最大的底牌,在天火镇,如果不是为了对付龙界守护,他才不会轻易消费尘烟欠自己的人情。
  
      区区一个谢瑜,区区一个古怪的影子世界,还没到尘烟出场的时候。
  
      “你在打量什么?如果是想观察这个世界,那么你注定要失望了,因为这个世界的所有,都在你的眼前。”
  
      谢瑜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人群将韩乐包裹在其中,那种压力,换成普通人早就发疯了。
  
      他的眼神都仿佛化为利刃,一刀刀刮在韩乐的身上,让他有些难受。
  
      “所以,你的空间就是用眼神杀人的吗?”
  
      韩乐冷不防反击道。
  
      谢瑜诡异一笑:“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反正今天,你注定要死在我手里;相信云乐大人会赐下难以想象的奖励的。”
  
      “我……”
  
      韩乐立马打断了谢瑜的自我幻想:“等等。”
  
      “我说你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先别说你是不是真的能杀我,你刚刚真的以为我在观察你这个世界吗?”
  
      谢瑜冷冷地看着韩乐:“你到底想说什么?”
  
      韩乐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
  
      “其实我只是在确认,我想要的东西,是不是在这层而已。你这个世界的确有点古怪,但我没兴趣知道,也没兴趣和你玩眼神杀人的游戏。”
  
      “你说我看下去就知道了……但很不幸的是,我就不看下去呗。”
  
      “再见!”
  
      三二一。
  
      韩乐的身前陡然浮现出一块石碑。
  
      下一秒,在谢瑜愤怒的目光中,那句“不”字还没开口,韩乐便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只留下万千个谢瑜愤怒地嘶吼着!
  
      光影交错,煞是好看。
  
      可惜韩乐没眼福欣赏这美景了。
  
      他的确是没兴趣陪谢瑜玩,这种角色,如果是在云州,韩乐想要杀他简直轻而易举。
  
      至于谢瑜的影子世界嘛,的确是有些名堂的,但韩乐在进入的第一时间就确认过了,他想要的平荒天书,不在这一层。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逗留的?
  
      在这之前,韩乐需要击杀守护者才能拿到他们的本源权限,进入下一层。
  
      但是在大荒林世界,韩乐获益颇丰。
  
      他不仅学会了九禁拳,修成了大道宗师,同时也拿到了大量的天石,练成了天石九炼。
  
      通过精确的推算,小弦界里的坐标对韩乐来说几乎是透明的。
  
      以天石为媒介,以碑法突破时空,对吸收了第四页平荒天书的韩乐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想要走,谢瑜根本拦不住。
  
      毕竟,韩乐可是亲手送走大荒林世界的男人。天石的力量,他已经掌握了一些皮毛,来去自如还是非常潇洒的。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非常消耗本源之力就是了。
  
      毕竟这一次,他没办法用秘火点燃石碑。
  
      谢瑜的影子世界,连秘火都被封锁了,的确有些古怪。
  
      韩乐也不是傻子。对方明显有备而来,连古神兵都被封锁了,跟对方硬刚没有任何好处,还不如直接去下一层。
  
      ……
  
      龙城。
  
      在黑暗力量围城的阴影之下,民众们每天关心的除了粒子屏障还能坚持多久、云州智脑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恢复正常……剩下来他们唯一的乐趣就是跑到树人学院外面去看屏障上的不定时幻灯片直播了。
  
      自从上次看到那神秘人在神秘古堡外吃烤章鱼之后,他们就坚信,小弦界根本困不住那神秘强者。
  
      之后韩乐在小弦界里大发神威,火烧奇龙军、斩杀黑龙等场景,看得他们热血沸腾。
  
      大多数吃瓜群众都是不明真相的,他们看不清神秘人的样子,只是每次场景浮现的时候,都是他大发神威的样子。
  
      有人甚至怀疑六佬是在给神秘人造势,要不怎么各种配合神秘人出风头呢?
  
      而谢瑜的亲身出境,让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毕竟这些日子以来,龙城六佬和苏璃等人,接替了原先的施冉冉,隐约成为了龙城最高的话语权。谢瑜大家也都知道一些。
  
      看到谢瑜布下天罗地网,大家还真的为神秘人捏了一把汗,只可惜,结果却让人意外。
  
      “他……他就这么走了?”有人忍不住吐槽道:“难道谢瑜在他眼里,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吗?”
  
      “为什么要打码?”有人抗议:“网上有人说,神秘人就是韩乐,这个说法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可能吧,韩乐虽然很强,但是太年轻了,这个神秘人一看就是那种隐世高手。”
  
      “说不定是个超有魅力的中年大叔呢。”有小女生在犯花痴。
  
      六佬嫡系的人马,看得脸色发黑。
  
      他们已经彻底后悔了。但是水龙灵的力量,让他们不能靠近,每天看着韩乐在小弦界里大发神威,哪怕只是PPT似的信息传递,也让他们有一种被打脸……甚至是被鞭尸的感觉。
  
      还有人质问他们为什么要给神秘人打码……拜托,马赛克根本不是他们打的好嘛?
  
      韩乐身为三阶顶峰的平荒天师,这点自我抗窥视能力还是有的。哪怕无法彻底阻止,但是普通人也绝对无法看清他的外形就是了。
  
      只是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施冉冉被赶走之后,六佬嫡系选择相对温和的统治手段,对南正子来说,一切只要拖到云乐出关就好。
  
      现在龙城内外形势紧张,前些日子在网络上更是传出了粒子屏障即将破碎的消息,这让龙城差点爆炸。
  
      如果不是术士之王的不死者大军围绕着龙城的话,恐怕早就出现携家逃往的情况了。
  
      现在让民众发泄一下,也是无奈之举。
  
      只是谢瑜的尴尬表现,实在降低了六佬的威望。
  
      很多人都开始质疑,六佬是否真的有资格在这个时候,统治龙城。
  
      ……
  
      龙城里发生的事情,韩乐自然不清楚。
  
      他只知道,粒子屏障还未碎裂,他还有一定时间去找到那一页平荒天书。
  
      正如吃瓜群众所说,他真的没把谢瑜放在眼里。
  
      离开天火镇之后,他就决定加快进度。
  
      第四层世界没有平荒天书,那就直接去第五层!
  
      时空流转,韩乐以石碑破界,强势来临!
  
      第五层世界,却是鸟语花香。
  
      至少韩乐降落的地方,是一片青青的牧场,不远处,有一座高大的雪山耸立,放眼望去,尽是广袤草原。
  
      韩乐仔细感知了一下,下一秒,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的神色:
  
      “找到了,就在这个世界!”
  
      “终于找到了!”
  
      在韩乐的感知中,一开始他进入小弦界苦苦搜寻的那一页平荒天书,应该就在这一层!
  
      他现在是三阶顶峰的实力,如果有了这一页平荒天书,突破到四阶,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韩乐的心情有些激动。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弄清楚这个世界的情况。
  
      第五层相比第四层,开阔了许多,看上去也不是六佬之一的领域。
  
      韩乐在草原上走了几步,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应该是草原太辽阔了。
  
      他一边走一边感知。
  
      神色渐渐凝重了起来。
  
      “这个世界……居然不能动用魂力!”
  
      “如果说第三层世界是关押武者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应该是用来关押乐师的。”
  
      “连我这么强大的魂力,运转起来,都觉得吃力!这个世界居然能隔绝乐师的力量!”
  
      韩乐有些惊讶。
  
      要知道,云州始终是乐师的世界。除了术士们发明的断绝咒法之外,几乎不存在能压制战歌和魂力的东西。
  
      但这个世界居然能压制魂力?
  
      这和曲境本身就是冲突的!
  
      韩乐开始好奇,这个世界的主人到底是谁?
  
      他在草原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终于,让他找到了一户人家。
  
      从年迈的老牧民口中,他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名字。
  
      名剑山。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韩乐不由看了一眼草原中央的那座大雪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