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四十八节 流沙海

第二百四十八节 流沙海

    “恩公……不是本地人?”
  
      面对韩乐的疑惑,薛诺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虽然老薛头把韩乐带回来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这家伙来路不明,而事实上,能几下子干掉这么多雪奴卫的人,整个名剑山世界都屈指可数。
  
      他们都猜测,韩乐是流沙海的高手。
  
      但问题就是,就算是流沙海的人,也不会问出这种问题。
  
      老薛头倒是没那么大惊小怪,他开始耐心地和韩乐解释。
  
      “在名剑山管辖内的所有婴儿,都必须在出生之后,立刻送往大雪山进行检查。”
  
      “按照名剑山之主的说法,这些婴儿都会经历所谓的洗礼,洗礼之后,能活下来的,才配资格成为他的子民。”
  
      “但很多婴儿,被送去大雪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老薛头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黯然。
  
      韩乐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
  
      薛诺的妻子面有哀色。
  
      薛诺叹气说:“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是个儿子,被送往大雪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按照传言,它应该是被杀死了,或者……没能挺过所谓的洗礼。”
  
      “这是我们的第二个孩子,是个女孩儿,我们不敢让别人知道她的存在……但是……哎。”
  
      韩乐点了点头。
  
      看起来,这所谓的名剑山世界,人民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在老薛头的口中,韩乐对这个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
  
      和大荒林不同,名剑山其实不大。
  
      除了流沙海之外的区域,都受到名剑山之主霸刀刘魁的管辖,他麾下的雪奴卫神出鬼没,数量极多,装备着精良的盔甲,普通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武道在这里禁止流通,而乐师们则是受制于世界法则,更是和普通人形同无异。
  
      有这么一个传言,所谓的名剑山世界,其实就是用来关押乐师的监狱。
  
      而他们这些人,只不过是那些乐师的后代罢了。
  
      霸刀刘魁生性残暴,杀人如麻,但是这个世界几乎没有人能反抗他的统治。
  
      他的雪奴卫是通过秘法培养出来的杀人机器,只听从他一个人的命令。
  
      在这种高压统治下,没有人敢多说什么。
  
      特别是木镇附近的居民们,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唯一的好消息是,这个世界的物产还是很丰富的,大多数人都能养活自己,再加上霸刀刘魁只有一个人,能祸害的人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
  
      唯独让人们无法接受的,就是孩子们的洗礼问题了。
  
      韩乐听着老薛头的抱怨,渐渐也有了些猜测。
  
      很显然,这位所谓的霸刀刘魁,便是这一层的看守者了。
  
      刘魁年纪很大了,修为足有大道宗师,但是在这层世界中,大道宗师级别的武者,只有寥寥数人。
  
      再加上他有看守者权限,就算那些人联起手来,也未必消灭地了他。
  
      刘魁据说幼年时期受到乐师欺负,所以最讨厌乐师,在他的统治下,乐师必将受到最残酷的对待。
  
      很多乐师都会被定期召唤到大雪山上,接受所谓的洗礼。
  
      每次洗礼之后,都有一些乐师轻则残疾、重则死亡。
  
      没有人知道洗礼到底是什么。
  
      唯一清楚的是,这个世界,是乐师的地狱。
  
      韩乐看着薛诺妻子怀里的孩子,渐渐有了些明悟。
  
      “这个孩子,很明显是有资格成为乐师的。”
  
      “难道他是在婴儿刚出生的时候,就抹杀其成为乐师的可能性?这说起来也没有必要啊。”
  
      韩乐陷入了沉思:“这个世界对乐师非常不友好,哪怕魂力出众,也不太可能能修成乐师吧?”
  
      想到这里,韩乐不由看了一眼老薛头。
  
      后者咧嘴一笑,依旧是那副热情忠厚的样子。
  
      薛诺紧张地搓搓手,似乎想说些什么。
  
      韩乐忽然笑道:“我倒是小看你,你曾经是一个乐师吧?而且至少是大乐师。”
  
      薛诺和他的妻子都是一愣,不知道韩乐在说什么。
  
      唯有那老薛头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
  
      “大人果然厉害。只是老朽也并非有意隐瞒。”
  
      韩乐点了点头。
  
      老薛头的确没有故意隐瞒。
  
      比起那两个年轻人,老头子对待自己的态度,从一开始到现在,其实都保持着一个相对不卑不亢的状态。
  
      薛诺以为父亲是老糊涂了,把韩乐带回家里,然而事实上,老薛头早就看出了韩乐的不凡。
  
      当然,韩乐的强大超出了老薛头的想象。
  
      按照老薛头的说法,一般来说,拥有这么强大魂力的却还活蹦乱跳的生活在名剑山世界的人,一定是强者中的强者。
  
      所以他才想办法把韩乐请回家来,也刚刚好,危机来临。
  
      “其实我也只是有一些猜测,做一些尝试罢了。”老薛头解释道:“也不是有意给阁下惹麻烦。”
  
      韩乐点点头。
  
      其实他早就感觉到老薛头的与众不同。对方想要借助自己的力量对抗雪奴卫,韩乐并不介意。
  
      他在意的是,名剑山的更多消息。
  
      在韩乐追问的目光下,老薛头终于说出了当年的那些事情。
  
      老薛头年轻的时候,也是云州一名非常出色的乐师。
  
      只不过在创作战歌的时候,犯了某种禁忌,被判定为入魔,和妻子一起被抓捕起来,送入了名剑山。
  
      在名剑山世界,他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留下薛诺。老薛头在大雪山上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酷刑,终于活了下来。
  
      他化身普通牧民,将儿子拉扯大,又给他娶了媳妇。
  
      只是当第一个孩子落地的时候,他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孩子去了大雪山,就再也没回来过。
  
      “其实就算大人你不出现,老头子我也准备走了。”
  
      老薛头叹气说:“刘魁的恶毒,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
  
      “所谓的洗礼,其实就是登山!”
  
      登山?
  
      韩乐有些疑惑。
  
      “就是登名剑山。名剑山上,有无数神兵剑意,这些剑意对我们乐师的脑域会产生极大的伤害。”
  
      “乐师强大的乐师,受到的伤害就越大。所谓的洗礼,就是让雪奴卫带着婴儿在山道上走一遭。”
  
      “可怜我那孙子,一定是没挺过来。要知道,当初老头子我在山道上,都差点被那些剑意撕成碎片,花了好久才恢复一些记忆。”
  
      老薛头的眼里有化不开的仇恨。
  
      名剑山的做法,非常粗暴。
  
      那些剑意专门针对魂力强大的人。
  
      婴儿之中有魂力出众者,也会被这些剑意针对,挺过去的,也就是消磨掉魂力,变成浑浑噩噩的凡人;没挺过去的,自然便丢在山涧里喂了老鹰。
  
      而刘奎定期召唤乐师们经历洗礼也是一个道理。
  
      这些年来,整个名剑山的乐师,差不多已经被刘奎玩死了。
  
      他才开始想到断绝乐师们的后代。
  
      按照老薛头的计划,如果没有遇到韩乐,最多三天之内,他们也要举家搬迁。
  
      只是他没想到,那王四居然这么快便带来了雪奴卫。如果没有韩乐的话,他们还真的走不了。
  
      ……
  
      “原来如此。难怪你们要把孩子藏起来。”
  
      韩乐终于明白了来龙去脉。
  
      有了前车之鉴,他们当然不想这个女儿也死在大雪山上。
  
      只是按照老薛头的说法,这名剑山世界,都是雪奴卫的掌控范围之内,他们想要搬迁,又能去哪儿?
  
      “流沙海。我们准备去流沙海找绿洲。”
  
      老薛头解释说:“雪奴卫来的太快,我们根本来不及变卖家产。”
  
      “大人你杀了这批雪奴卫,稍微能缓解一下时间,但明天小诺就得去把能卖的都卖了,购置一下马车之类的东西。我们明天夜里就得出发。”
  
      流沙海。
  
      如果说名剑山世界还有一个安宁之地的话,那就是环境异常苛刻的流沙海了。
  
      按照韩乐的理解,他很难想象,如此丰美的草原附近,为何会有一大批荒漠。
  
      以霜降河为边界,大草原和流沙海泾渭分明。
  
      流沙海,是小剑神肖越的地盘。
  
      在那里,聚集着大量对霸刀刘魁不满的人;也有很多受不了刘魁统治的普通人。
  
      据说他们分布在大大小小的绿洲之中,物资虽然紧张了些,但起码能活下去,而且活得比较自由。
  
      按照老薛头的说法,哪怕是雪奴卫,也得对霜降河忌惮三分。
  
      毕竟小剑神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大道宗师,能和刘魁稍微抗衡一下。
  
      但也仅限于此。
  
      每年都有很多人逃离大草原,但是很多人都死在了沙漠里。
  
      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绿洲的,沙漠那么大,习惯在草原生活的人,很容易被突如其来的风沙淹没。
  
      更别提霜降河附近神出鬼没的雪奴卫了。
  
      想要去流沙海,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
  
      但是老薛头一家三口已经没有了退路。
  
      韩乐杀了雪奴卫,他们也逃不了干系。更何况,他们不可能再将孩子交给雪奴卫了。
  
      “那个流沙海,又有什么有意思的消息不?”
  
      韩乐想了想,老薛头一行人虽然要去流沙海投奔所谓的小剑神,但这些似乎和自己没关系。
  
      他比较头疼的是,感知不到平荒天书的具体位置。
  
      这就需要情报灵通的地方。
  
      目前来看,木镇是最佳选择;而所谓的流沙海,天知道他要在沙漠里晃悠多久,太过虚无缥缈。
  
      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和老薛头他们分道扬镳。
  
      毕竟,他没有保护他们的义务。
  
      老薛头也是人精,知道韩乐之前打听木镇,多少猜测到了韩乐的心思。
  
      当下他想了想,苦笑道:“没什么消息,流沙海一直都挺乱的,虽然自由,但是危险重重。”
  
      “不过对我们来说,总比在这里等死来得强。”
  
      “我还有几个老朋友,如果真的找到了绿洲,活下去应该问题不大,主要是为了孩子。”
  
      说到这里,薛诺妻子的眼眶都湿润了。
  
      她紧紧地抱着女儿,生怕有人抢走她。
  
      “那就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就去木镇。你们也小心些。”
  
      韩乐将雪奴卫的尸体拖到一旁,随手一拍,小土坡被轰散了一些,这些尸体彻底被掩盖在了下面。
  
      如此简单粗暴的毁尸灭迹手段看得三人心惊肉跳。
  
      不过反正这里也不再是他们的家园了,韩乐怎么做,都与他们无关。
  
      第二天一早,薛诺就赶着羊群和其余畜生,去找了一家信得过的农户,换了两匹马回来。
  
      一家三口收拾东西也飞快。
  
      到了晚上,他们东西都置办完毕,放在一架马车和一架牛车上,趁着夜幕徐徐往东方出发。
  
      韩乐和他们道别。
  
      薛诺将从朋友家拿到的图纸递给韩乐:“这是大致的地图,可以去木镇。大人一路小心。”
  
      “对了,我听说最近因为宝物出世的缘故,木镇那边派出了大量的雪奴卫往东赶。虽然大人武艺不凡,但双拳难敌四手。雪奴卫中,据说也有很厉害的角色。”
  
      韩乐接过图纸,扫了一眼,便收了起来。
  
      “宝物出世?什么东西?”韩乐随口问了一句。
  
      薛诺歪着脑袋想了想:
  
      “我也不知道,听说是一扇门。”
  
      “一扇青铜门。”
  
      刹那间,韩乐站住了。
  
      “青铜门?在哪儿?”韩乐只觉得汗毛倒立,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薛诺沉吟道:
  
      “好像是木镇以东,和流沙海交界的地方。具体的消息我也不太清楚,也有可能是在流沙海里,毕竟大草原上出宝藏的话,早就被雪奴卫挖光了。”
  
      韩乐仔细琢磨了三秒钟,在薛诺和其他人诧异的目光中,徐徐走向了马车。
  
      “带我一个。”
  
      薛诺一愣,旋即大喜过望!
  
      “走吧。”韩乐淡淡地说了一句:“既然顺路,就送你们一程好了。”
  
      “对了,老薛头,你说你在流沙海有朋友?”
  
      老薛头点了点头,眼中闪过回忆之色:
  
      “那是很多年前的朋友了。他在流沙海的地位,应该已经很高了吧。”
  
      韩乐坚定道:
  
      “等到了流沙海,我想要找到那所谓的宝藏的线索。”
  
      青铜门出现了,和韩乐记忆中的那扇青铜门,是不是同一座?
  
      那云州的青铜门,为何会出现在小弦界中?
  
      韩乐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这座青铜门,就是消散在东海海面上的那座。
  
      名剑山、雪奴卫、流沙海、青铜门……
  
      “事情,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