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五十节 战法

第二百五十节 战法

“你这人,问题怎么这么多?”
  
  徐花花瞪了一眼韩乐,旁边早有黄衣人看韩乐不顺眼了,一脸怀疑地看着他:
  
  “大小姐,我怀疑这人是雪奴卫的奸细!”
  
  “他是专门来干扰我们救人的!”
  
  韩乐有些诧异地看了那人一眼,虽然穿着宽大的黄色衣袍,但是脸上仍然是稚气未脱,看上去只是个半大小子。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还没等韩乐自己分辨,徐花花倒是忍不住吐槽道:“小墨,你在流沙海生活了这么久,见过雪奴卫的奸细么?”
  
  那人挠挠脑袋,摇头道:“并没有,我觉得,以刘魁的智商,不太可能想得出安插奸细这种高明的做法。”
  
  韩乐一脸愕然。
  
  少女忍不住捂脸:“你、下去吧……”
  
  那小子似乎仍然一脸迷茫的样子。
  
  “让你见笑了……这孩子脑子不太好使。”
  
  徐花花有些歉意地看着韩乐。
  
  她早就断定韩乐不可能是名剑山的人,怎么可能打自己的脸?更何况,刘魁向来崇尚暴力,几乎从不用阴谋诡计,只是喜欢用暴政来统治名剑山,怎么可能一下子改掉性子?
  
  这家伙顶多是好奇心过剩罢了。
  
  反正那雪奴卫的车队距离霜降河还有一段时间,徐花花清了清嗓子,也算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轻声和韩乐解释起来。
  
  原来,在流沙海中,有星星点点的绿洲。
  
  除了三大绿洲之外,又有许多处小绿洲。这些小绿洲,容纳着流沙海大部分的普通人。
  
  而流沙海的人,反抗名剑山的统治,也是依靠这种打游击战的方式,在各大小绿洲之间用特殊的办法来回逃脱,以此来躲避雪奴卫的捕杀。
  
  除了三大绿洲的地点特别隐秘之外,有些小绿洲,其实雪奴卫也是能寻找到踪迹的。
  
  尽管流沙海的人已经在尽力隐瞒保护了,但始终免不了有些小绿洲被雪奴卫发现。
  
  特别是前段时间,因为天降之宝的事件,整个流沙海闹得沸沸扬扬。
  
  大量的雪奴卫离开名剑山,进入流沙海中,导致很多效率绿洲都出现了屠杀事件。
  
  以小剑神为首的三大绿洲虽然奋力反抗,但雪奴卫和刘魁毕竟统治名剑山多年,想要推翻他的统治也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小绿洲被雪奴卫们发现了。
  
  这个小绿洲,和翡翠绿洲关系非常密切,其中更有翡翠绿洲安插在外围的游侠斥候。
  
  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被雪奴卫屠杀致死。
  
  按照以往的情况,雪奴卫对抗反抗者从来不留情面;但是这一次,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他们居然选择留下了部分俘虏。
  
  为此,雪奴卫们还特意在小绿洲制作了囚车,将他们装在里面,扬言要押回名剑山,交给刘魁审问。
  
  而这囚犯之中,就有徐花花的朋友。
  
  她自称是小剑神的左膀右臂,小剑神本人在忙天降之宝的事情,自然无暇分身。
  
  拯救同伴的重任,自然交给了身为秘术师的她。
  
  ……
  
  只是韩乐一遍停下来,却是找到了不少漏洞和可疑之处。
  
  且不说这少女的话有几分真假;哪怕都是真的,这趟囚车的问题也大的很。
  
  “在徐花花等人口中,似乎都默认为,名剑山的刘魁不屑使诈;但问题是,作为敌人,他虽然从未有使用过阴谋的记录,但未必代表着他以后也不会使诈。”
  
  “这事儿怎么看怎么诡异,偏偏和那天降之宝扯上了关系,有可能是刘魁用的障眼法?”
  
  “要不然,平时都是直接杀无赦的雪奴卫们,为何要带着这些俘虏回去?而且还大张旗鼓,不惜用囚车这种相对缓慢的行军方式?”
  
  韩乐倒是觉得其中没有少女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翡翠绿洲没有人了吗?让这么一个半大孩子出来带人劫囚车?
  
  韩乐的诧异没有持续多久。
  
  他打开宇宙真眼,将这四五十个黄衣人扫了一遍,这才恍然。
  
  这特么分明就是一群半大孩子!
  
  他一开始还以为,刚刚那个小墨,只是个偶然。
  
  但是他现在发现,白桦林里的所有黄衣人,都是一些少年。
  
  从他们忐忑不安的表情来看,他们似乎是第一次参与这种行动。有些兴奋,也有些紧张。
  
  搞不好都是被这少女怂恿带出来冒险的菜鸟们。
  
  “……这就叫送人头吧?”
  
  韩乐心里忍不住吐槽。
  
  不过他倒也没有完全看清这帮孩子。徐花花的秘术让他有些兴趣。
  
  她虽然看上去蠢萌了些,但手段应该不差的,否则面对在名剑山世界声名狼藉的雪奴卫,也不敢带着一群孩子就出来浪。
  
  ……
  
  白桦林外,长长的车队跨过沙漠,渐渐靠近了霜降河。
  
  这一批的雪奴卫足有上百人,运送着十几个囚车,每一个雪奴卫都是骑着高大的黑色骏马,身披重甲!
  
  韩乐怀疑,这些黄衣少年们手里的刀兵,别说能不能破开雪奴卫的重甲了,能不能够到马背上的人都是个问题!
  
  此时正值中午,烈日炎炎。
  
  车队渐渐靠近,白桦林里,众少年紧闭呼吸。
  
  徐花花悄然传令道:“再等那些雪奴卫靠近百米左右,听我一声令下,咱们就一拥而上!”
  
  “我用秘术开道,你们只管救人即可!”
  
  众少年纷纷点头,有些兴奋地握紧了手里的刀兵。
  
  韩乐则是眯起了眼睛。
  
  他突然感觉到,这列车队里,似乎隐藏着让他都觉得不安的东西!
  
  ……
  
  雪奴卫车队缓缓靠近,眼看便要到徐花花说的地点。
  
  领头的黑衣骑士突然挥了挥手。
  
  所有雪奴卫都异常冷静地勒住了缰绳,骏马们也极有纪律的停下。
  
  整个囚车队伍,前后落差不超过五步,显然是训练有素。
  
  “有埋伏……弓弩手出列!”
  
  那骑士首领冷笑道:“又有不知死活的沙老鼠出来送命了。”
  
  “老规矩,杀了他们之后,将他们的脑袋插在前后的囚车上!”
  
  很显然,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埋伏了。
  
  在离开小绿洲之后,他们便已经遭遇来自流沙海自发武装的埋伏——不下三波。
  
  可惜他们的力量太过单薄,在雪奴卫强大的战力下,都变成了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被挂在了囚车上。
  
  囚车里的人已经麻木了,有的是昏迷状态,清醒的人,眼里也充满着悲戚之色。
  
  这一幕,显然也被白桦林的少年们看在眼里。
  
  “可恶!这些残忍的雪奴卫,居然这么对待他们。”有黄衣少年忍不住低声怒道:“大小姐,我们快上吧!”
  
  “是啊,大小姐!我们快去救人吧!”
  
  到底是一群孩子,看到那血腥的一幕,便有些按耐不住了。
  
  徐花花郑重地摇摇头:“不要急,既然是埋伏,一定要出奇制胜……咦?他们怎么停下来了?”
  
  “等等……那是雪奴卫中的弓箭手!”
  
  “不好,他们发现我们了!”
  
  在少女有些惊慌失措的声音中,突然出列的十几名弓箭手对准了白桦林,弓箭齐发!
  
  那些弓箭来势异常凌厉,黄衣少年们都是心头一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要知道,徐花花的白桦林,只是秘术而已;虽然看上去存在,其实都是虚空的。
  
  这些弓箭落下来,至少要有十几人丧命或者重伤!
  
  韩乐微微摇了摇头,准备出手。
  
  如果没遇上,反正也不关他事;但是既然撞上了,他也不能袖手旁观,反正他和名剑山也是敌对状态。
  
  霸刀刘魁,他是迟早要杀的。提前杀一些雪奴卫也无妨,就当热热手。
  
  至于这些孩子,就当顺手救了,特别是徐花花这个少女,她身上隐藏着的一些东西,就连韩乐也非常感兴趣。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
  
  整个白桦林忽然一阵抖动,幻术消失了。
  
  与此同时,韩乐耳旁响起了低低的呢喃声。
  
  他瞥了一眼,徐花花虽然紧张,但是并没有慌乱。她口中念念有词,伴随着平坦的胸口起伏,一块奇怪的玉珏印入了韩乐的眼帘。
  
  玉珏之上,有一个特殊的印记。
  
  那个印记,韩乐好像在哪里见过。
  
  只不过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了。
  
  不容他多想,那些弓箭已经破风而至,只是没等韩乐出手,一股无形的力量,似乎挡住了那些弓箭。
  
  更神奇的是,空气中仿佛出现了一只只手,轻轻拨弄着那些弓箭;下一秒,那数十支连射而出的弓箭居然被反转回去!
  
  一口气冲向了雪奴卫的车队!
  
  那些弓箭手猝不及防下,竟然纷纷中招,没能躲开这些速度极快的弓箭!
  
  一时间,竟有超过十名的雪奴卫倒下!
  
  骑士首领怒喝一声,不少雪奴卫围上来。
  
  剩余的弓箭手们也收起了弓箭和弩箭,露出了郑重之色。
  
  ……
  
  韩乐眼前一亮。
  
  这秘术似乎是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扭转力场,颇为实用的样子;徐花花在念咒的时候,那种荒的气息再度弥漫起来。
  
  她一定和云州的术士有关系。
  
  韩乐更坚定了要追根探底的想法。
  
  徐花花却没有想那么多。
  
  她咬着牙,额头流汗,大声喊道:“我们已经被发现了!不过不用害怕!”
  
  “我已经修成了秘术,他们不敢再放箭了!”
  
  “大家跟我一起冲!”
  
  说罢,她居然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头!
  
  韩乐有些惊讶,这名剑山的术士,都特么是带头冲锋的吗?
  
  还是这少女少个心眼儿?
  
  不过他也干脆地跟了上去,手持铁斧头,和其余黄衣少年一样,张牙舞爪地冲了过去!
  
  当然,他的动作和姿态都是很敷衍的,只是为了混入其中。
  
  其余少年,倒是真的热血沸腾,看到自己大姐头这么神勇,当下气冲云霄,一个个不要命似的冲了过去!
  
  从气势上来看,还是很凶猛的。
  
  只是战斗终究不是气势决定的。
  
  虽然少女的秘术让雪奴卫们吃了个亏,但正面对决起来,他们未必没有胜算。
  
  “是秘术师!”
  
  “这次我们的运气不错。那个小妞交给我,其余人,杀了!”
  
  骑士首领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秘术师在流沙海里都是非常罕见的角色;雪奴卫在对抗秘术师的时候,都会吃一些亏,哪怕刘奎本人,都非常忌惮秘术师。
  
  但他的眼光毒辣。
  
  这个少女一看就是修成没多久的样子,带着一群少年来劫囚车,多半是英雄冒险歌谣听多了。
  
  不过他也是心思缜密之人,并没有让雪奴卫全部出击。
  
  他在车边留了三十人左右。
  
  自己则是带着六十名战斗力强大的雪奴卫,对着少年们发起了冲击!
  
  看到这一幕,韩乐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特么就是训练有素的骑兵正面冲击战五渣的步兵营啊!
  
  这些少年根本就是上去送命的。
  
  他有些不忍心,想要直接干涉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令他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冲在最前头的黄衣少年们,面对迎头而来的黑色骏马,并没有露怯,反而一个个身手灵活无比地往地上一钻,居然消失在了沙地上。
  
  下一秒,他们齐齐从战马腹下的沙地里钻了出来,手中的铁斧头或者弯刀,狠狠地砍向战马的臀部或者后肢。
  
  韩乐看到一个最狠的,居然是用弯刀直接将战马开膛破肚,连肠子都拉出来了!
  
  这些少年,虽然是初次上战场,都本领都是不凡啊。
  
  双方接触下来,互有伤亡,局势却没有像韩乐想象中的那么一面倒。
  
  更有身手灵活的少年,爬到了囚车附近。
  
  韩乐注意到,在这个过程中,徐花花一直在低声念念有词。
  
  看起来,那些少年的神秘消失,应该和她的秘术有关。
  
  他们练这一套战法,已经有些时日了,否则也不会这么纯熟。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头骏马突破重围,凶残无比地冲着少女杀了过来!
  
  “死!”
  
  那骑士首领见多识广,哪里会不知道,这少女才是他们陷入鏖战的关键?
  
  只要将她杀死,剩余的少年都不足为虑!
  
  是以,他策马奔腾而来,杀气几乎凝成了一条直线!
  
  也有几个少年想要阻止他,却被这头异常神骏的战马高速甩开!
  
  几乎是须臾间,骑士首领便已经靠近了徐花花,不足十步。
  
  徐花花面露惊色,慌忙一把推开韩乐:
  
  “你快躲开!”
  
  却发现,自己仿佛推在了一座山上。
  
  ……
  
  ps:关注微信公众号(limaoxs666)获取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