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五十一节 虚实

第二百五十一节 虚实

战马在前,杀意汹涌。
  
  徐花花额头上汗水连连,她刚刚醉心于使用秘术,却浑然忘记了自己身处战场之中!
  
  在这种小规模的作战中,秘术师可以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
  
  特别是在他们熟悉的沙漠地形之中。
  
  但是秘术师本人其实也同样脆弱。
  
  在老师过往的教诲里,她多次被提醒,秘术师施法身边一定要有专门的强大护卫守护才行!
  
  否则在乱军丛中,就是一个活靶子!
  
  只是这一次出来救人,本来就是她自己私自带着一群童子军,趁着小剑神不在的机会,试图证明自己。
  
  她也是刚刚修成秘术师,还没选定自己的守护人和追随者。
  
  在战斗开始之前,她想的是,自己只要保护好自己,别别人盯上就行。
  
  只是谁知道,战斗一开始,便有些不受她控制。
  
  一开始的埋伏被识破也就罢了,她凭借不错的反应速度,用力场反转屏障将那些弓箭反弹了回去。
  
  后续的战斗中,她为了和最前面的黄衣少年们保持着足够的施法距离,又有些冲的太靠前了。
  
  她身边虽然也有一些人,但是他们的身材武力,很难和雪奴卫首领这样的角色抗衡!
  
  几乎在感受到那股杀意的时候,她的心就凉了一半。
  
  只是这女孩儿终究是心地善良,看到自己身边居然还站着个韩乐,不由有些着急,第一时间想是先让这普通人别遭受池鱼之殃。
  
  这个动作,也是超出了韩乐的预料。
  
  然而徐花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推不动韩乐。
  
  她愣了一下,看着韩乐。
  
  韩乐也愣了一下:“你推我干嘛?”
  
  徐花花快急哭了!
  
  眼看那骑士杀到身前,手中长枪直直二人!
  
  他的眼中闪过残忍之色。
  
  他当然看到了韩乐,只是韩乐看上去和其余的黄衣少年们没有任何区别的样子。
  
  他准备用这长枪,将两人一串二,直接钉死在这滚滚黄沙之中!
  
  能亲手斩杀一名秘术师,来自大人的奖励一定不会少吧!
  
  这次大人交代的任务,他完成的可谓是完美,不仅顺利将囚徒运回名剑山,还吸引了这么多注意力。
  
  在钓出这么多鱼儿的同时,还找到了一名罕见的秘术师!
  
  这算是他人生中,最快意的一瞬间吧!
  
  他的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手中长枪发力,对准韩乐的后背就插了过去!
  
  ……
  
  “大小姐!”
  
  “让开啊!”
  
  “快逃!”
  
  少年们看到这一幕,也有些被吓到了;或许一开始,他们还想着怎么保护大小姐,但是战斗开始之后,场面变得一片混乱,他们能自保就不错了。
  
  现在,他们似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小姐和那个倒霉蛋被骑士首领杀死!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令所有人惊愕的一幕发生了——
  
  骑士首领的精钢长枪枪尖点在了韩乐后背。
  
  须臾间,长枪枪身诡异地弓起,骏马情不自禁地前足失蹄,脑袋和前半身都突然跌倒。
  
  就好像是那长枪,突然插到了一块耸立不动的岩石上似的!
  
  更离谱的一幕出现了。
  
  那骑士整个人被这诡异的力道震得虎口发麻,整个人以一种奇怪的抛物线,从马背上摔下来,远远地越过韩乐和徐花花的侧边,狼狈地摔在了霜降河边!
  
  骏马在地上嘶鸣,痛苦不已。
  
  长枪脱手,斜斜地插在沙漠上。
  
  韩乐和徐花花二人,安然无恙。
  
  雪奴卫们大惊失色。黄衣少年们却是士气大涨!
  
  “哇!”
  
  那骑士首领捂住胸口,猛然吐出几口淤血,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好厉害的秘术!”
  
  徐花花一脸茫然,刚刚发生了什么?
  
  从她这个角度,她只能看到那骑士迎面重来,想要杀她和韩乐,却不慎被战马失足摔出去,结果狼狈的很。
  
  他们似乎从险境中逃生了?
  
  韩乐倒是很淡定。
  
  这骑士的实力不过混元,自己身为大道宗师,单单是武道修为便足以碾压。
  
  想要伤到自己,起码要刘魁那个级别才行。
  
  看着徐花花有些茫然,韩乐不由提醒说:“趁现在,还有什么手段,快使出来!”
  
  “你不是要救人吗!”
  
  韩乐倒不是不想出手,只是,他对徐花花的秘术更加好奇,他想要在这场战斗中,看出更多的名堂来。
  
  徐花花这才如梦初醒。
  
  此时此刻,因为骑士这诡异的一摔,战场局势似乎倒向了流沙海一方的阵营。
  
  在雪奴卫看来,徐花花的秘术有些不讲道理,简直堪称秘术大师了。
  
  他们的士气很低落。
  
  只不过再低落,他们的实力还是摆在那里的。
  
  而且在数量上,雪奴卫明显更胜一筹。
  
  所以尽管骑士首领失手了,但是没有徐花花的秘术支持,黄衣少年们仍然对抗的非常艰难。
  
  他们可以杀死战马,但很难面对浑身盔甲的骑士们!
  
  正如韩乐之前猜测的那样,他们的武器连破甲都做不到!
  
  更别提说靠近囚车救人了——韩乐的余光之中,早就注意到那些摸到囚车附近的少年被雪奴卫赶走了。
  
  事实上,要不是这些雪奴卫似乎在忌惮什么,没有轻易离开囚车旁边,面对留守的雪奴卫,那些少年恐怕要命丧当场!
  
  局势陷入了僵持之中!
  
  早有几个雪奴卫过去扶起明显受惊过度的骑士首领,他们开始徐徐后退。
  
  少年们得理不饶人,想要追击,却反而被经验老道的雪奴卫们压制了。
  
  有两个少年被杀死了。
  
  鲜血染红了荒漠。
  
  徐花花眼里闪过浓浓的血丝,她知道自己必须要站出来了!
  
  “你小心些,别跟我靠的太近,很危险的!”
  
  她匆匆说道。
  
  “我要施法了,那些人会不要命地来攻击我的。”
  
  韩乐无辜地说:“你不是说,战斗开始的时候,只要跟着你摇旗呐喊就行了么?”
  
  “摇旗呐喊我不太会,跟着你我还是能做到的。”
  
  徐花花一阵气恼,但战事刻不容缓,她实在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韩乐了。
  
  当是时,她往前走了几步,双手合十,然后又变化了几个手印。
  
  韩乐观察的很仔细,这和云州的术士们施法,似乎有些相似,但又有些不同。
  
  她体内的荒之力,究竟从何而来?
  
  荒的力量,按理说和魂力也有些关系的;在这方世界明显压制魂力的情况下,这所谓的秘术师,又是怎么修成的呢?
  
  韩乐亦步亦趋。
  
  少女低声吟唱,很快的,在雪奴卫们惊慌的目光中,空气中泛起了冰蓝色的色泽。
  
  嘶嘶嘶!
  
  虚空中,突然闪过万千蓝色丝线,囚车附近的雪奴卫仿佛突然来到了盘丝洞一般,竟是被那些突入起来的蓝色丝线穿透了身体各个角落!
  
  下一秒,惨叫声响起!
  
  足足二十多人,身穿重甲,却被那些蓝色丝线穿透了身体。
  
  大量的鲜血从他们身体中流出来,他们惨叫着跪下,丢盔卸甲,剧烈的疼痛让他们失去了判别的能力!
  
  雪奴卫内部,隐隐有炸营的情况。
  
  那骑士首领看得心惊胆战。他刚刚被徐花花的“秘术”吓破了胆,但是在这个时候,还是有些决断力的!
  
  “扰乱阵型者,杀无赦!”
  
  他一发狠,掏出佩刀,竟是将一个乱跑的雪奴卫生生斩首!
  
  他的亲卫队也有样学样,足足将那些发狂的雪奴卫全部斩杀,阵型才安分下来。
  
  韩乐看得分明。
  
  徐花花这一次动用的秘术,是一种类似霜寒射线的法术。之前出现的冰蓝丝线,看似柔和,其实每一道都是蕴含着强大的冰冻之力的射线。
  
  这些射线可以轻易穿透雪奴卫的重甲。
  
  射线的力量会渗透到雪奴卫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剧烈的疼痛才让他们失去神智,开始发狂。
  
  倒是像前世看的西幻里巫师们使用的法术。
  
  韩乐对秘术的兴趣越来越大了。
  
  估计这项秘术,也是徐花花敢带着一群少年来劫囚车的根本原因。
  
  雪奴卫们虽然都戴着面盔,但是韩乐也能感觉到他们的恐惧。
  
  黄衣少年们欢呼着扑上去,想要一鼓作气打散他们。
  
  雪奴卫们勉强支撑,看上去随时可能被打败。
  
  他们心不在焉地对抗着少年们的攻击,大部分的注意力,却集中在徐花花身上!
  
  他们实在太害怕了!
  
  天知道这个妖女,下一秒会变出什么戏法来。
  
  他们的同伴刚刚死在她的手里。
  
  如果刚刚的冰蓝丝线,针对的是他们自己……一想到这里,雪奴卫们便有些无心恋战。
  
  他们齐齐看着骑士首领。
  
  他此时也有些忐忑。
  
  但是一想起刘魁的命令,他只能咬牙吼道:
  
  “守住!”
  
  “都打起精神来,这些犯人,必须带回名剑山!”
  
  “先把这些小鬼杀了!”
  
  众人无奈之下,只能咬牙拼命!
  
  还真别说,雪奴卫们的战斗力的确是碾压少年们的。
  
  一旦开始拼命,效应更是惊人。
  
  黄衣少年们根本无法靠近囚车!
  
  徐花花看得着急,一张小脸充满了焦虑之色。
  
  韩乐诧异道:“继续啊。”
  
  徐花花颤抖着声音道:“没力气了……”
  
  “哈?”韩乐有些蛋疼:“你只能使用这么几个秘术?”
  
  徐花花看着他,叹气道:
  
  “我不知道……这些雪奴卫居然这么能打。我还以为他们看到我的秘术,都该吓跑了才对。”
  
  韩乐默然无语。
  
  果然,虽然有点手段,虽然天赋非凡,说到底还是一群孩子啊。
  
  太天真了吧?
  
  “这秘术看上去也不咋滴,亏我还满心期待,和秘火差的远了。”
  
  韩乐心中分析。
  
  从一开始到结束,徐花花一共使用了四个秘术;其中也只有刚刚的冰蓝丝线算是小规模杀伤性的秘术,但也仅此而已了。
  
  她虽然让雪奴卫陷入了恐慌,但没有从根本上击溃这些骑士。
  
  他们仍然守在囚车旁。
  
  再这样拖下去,败退的,一定是黄衣少年们。
  
  显然,徐花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试着呢喃了几句,却出现了严重的反应——连续的咳嗽,身体摇摇晃晃的,差的晕厥倒地。
  
  韩乐轻轻扶住她:“不要逞强。”
  
  “虽然不懂秘术,但看起来,你已经到极限了。”
  
  徐花花苦笑说:“你快带着家人走吧。”
  
  “我再试试。”
  
  只是在这个时候,雪奴卫们却是瞧出点名头来。
  
  特别是那骑士首领,他眼力很毒,看到了徐花花挣扎的表情,大喜过望:“那秘术师,她已经无法集中注意力了!”
  
  “你们在此守住,待我去斩了那小妞!”
  
  其余人纷纷大惊,有亲卫劝道:“大人,这小妞诡异的很……”
  
  “把你的战马给我!”
  
  骑士首领坚持自己的判断。他身为武道高手,自然能感觉到徐花花的乏力。
  
  秘术不是那么轻易可以使用的,他这么多年下来,也对秘术略知一二。
  
  哪怕流沙海最强大的秘术师,一天之内也只能使用六七个秘术而已,更别提这小妞了。
  
  他坚信,徐花花已经到了极限。
  
  于是他再次出手!
  
  在雪奴卫的掩护下,一头骏马冲出阵来,跳过黄衣少年们,直接再次扑向了徐花花!
  
  骑士首领紧握长枪,怒吼道:
  
  “拿命来!妖女!”
  
  他的马术惊人,配合武道修为,颇有一种人马合一的气势。
  
  须臾间,他便再次冲到了韩乐和徐花花面前。
  
  这一次,徐花花是真的有些脱力了。
  
  黄衣少年们却没有怎么阻拦,他们以为大小姐可以轻易应付。
  
  只有徐花花自己知道,她的注意力已经开始涣散。
  
  不可能再用秘术了。
  
  “快走。”她想拉着韩乐的手,往一旁的小土丘跑去。
  
  那里有她之前帮助黄衣少年们进行土遁的秘术洞穴,可以短暂容纳他们。
  
  只是这一次,她依然是没拉得动韩乐。
  
  她有些错愕的回头。
  
  那骑士首领冲得太快,头盔都斜斜的,露出了半张狰狞的面孔。他手中的长枪宛如死神之眼,露出冰冷的寒芒,瞄准了这二人!
  
  他绝不会轻易绕过他们。刚刚的屈辱和惊恐,他要用这二人的鲜血洗刷!
  
  他决定了,还是要钉死韩乐和徐花花!
  
  他的速度极快。
  
  快到徐花花都有些绝望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看到了韩乐平静的脸。
  
  “好了,让我来吧。”他说。
  
  下一秒,骑士首领狂笑着把长枪,捅向了韩乐的后背。
  
  一模一样的位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