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五十三节 惊退

第二百五十三节 惊退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伴随着老者的低语。剑意离开剑鞘,赫然飞向了徐花花!
  
      后者花容失色。
  
      在这恐怖的剑意面前,根本没有人能动弹自己的身体。
  
      包括那个光头马哥也是如此。
  
      在这恐怖剑意面前,流沙海的众人,都被压得跪在地上,只能臣服!
  
      韩乐终于缓过神来。
  
      眼看那剑意便要将徐花花斩杀。
  
      他忍不住伸出了手。
  
      神兵诀。
  
      下一秒,在蓬头垢面老者惊骇的目光中。
  
      韩乐的右手,握住了那虚无缥缈、似又有形的名剑山剑意!
  
      ……
  
      不远处,荒漠中。
  
      “老头儿,您走的再慢些,大小姐就要死了。”
  
      一只乌龟艰难地在沙子上攀爬着。
  
      在它身后,是一个走的比他还慢的老人。
  
      那老人动作迟缓,在漫天风沙中,显得颇为苍老无力。
  
      听到乌龟的话,他有些感慨:
  
      “果然是老了,这年头,居然连乌龟都能嘲笑我了。”
  
      乌龟反驳道:“你从来就没在速度上超过我好不好?你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慢,不然哪能因为跑不快丢掉了那个位子?”
  
      老人笑着摇摇头,在风沙之中,那些陈年往事似是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人吶……”
  
      他的声音刚刚提起,便被那乌龟无情打断:“求求你快别在忆苦思甜了,我知道人老了就喜欢回忆,但是你再不出手,大小姐就真的死了!”
  
      老人恼火道:“那是我的女儿,我会不在意吗?”
  
      乌龟呵呵道:“你如果在意,怎么会连方向都认错?害的我们晚了许多。”
  
      “我知道你想磨炼大小姐,但是纪修罗可不是易于之辈。万一你一个没弄好,装逼失败了,到时候可没人给你送终。”
  
      老人怒了:“你这是不相信老夫的秘术?!”
  
      乌龟毫不留情地继续毒舌:“如果你的秘术靠谱,当年也不会输给那个人,沦落至此了。”
  
      老人黯然道:“哎……说起当年的事情,我……”
  
      “够了,我求求您了!”乌龟也暴怒了:“快别想当年了,我总觉得不妥,刘魁这么多年安分下来,这从出奇的躁动。”
  
      “等等……我-操!这是名剑山剑意!”
  
      “大小姐危险了啊!”
  
      乌龟急了,四只小短腿努力地在沙丘上挪动着,速度却是有些尴尬。
  
      老人也露出一丝惊容。
  
      但他没有走,反而定在原地,似是想要施展什么手段。
  
      突然间,他停了下来。
  
      乌龟不敢置信道:“你真的不管大小姐了?”
  
      老人想了想:
  
      “我忘记秘术口诀了。”
  
      乌龟一个踉跄,直接四脚朝天翻在了戈壁滩上。
  
      “可怜大小姐有你这么一个不靠谱的父亲兼师父!竟是要英年早逝!”
  
      乌龟四肢抽搐、嚎啕大哭道:“这名剑山的剑意一出,我们可爱的大小姐还不是被戳成一块块的啊……”
  
      “咦?大小姐的生机未曾断绝?”
  
      “是谁,挡住了名剑山的剑意?”
  
      老人的脸上闪过一丝难看的笑容。
  
      乌龟恍然大悟:“这个老不修,又特么欺骗我的感情。你是察觉到什么了吧?”
  
      “呵呵,我懒得陪你了,我要去找大小姐,再看看那个能挡住名剑山剑意的人,究竟是谁?”
  
      “哎,也不用猜了,估计也只有肖越了,我就知道他放心不下大小姐,一定会亲自去救的。”
  
      乌龟说着便加快了好几倍的速度。
  
      一人一龟,在漫无边际的沙漠上,徐徐行走前进着,似乎永远也抵达不了彼方。
  
      ……
  
      霜降河畔。
  
      囚车上的老者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
  
      所有人都惊愕不已地看着韩乐。
  
      他站在徐花花面前,张开手,死死抓住那暴虐的剑意!
  
      他们甚至能感受到,那剑意的愤怒。
  
      原本一往无前的名剑山剑意,竟然在一个凡人的手中受阻?
  
      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囚车上的老者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但见韩乐握住剑意的手,开始流血。
  
      徐花花心头颤抖,那剑意距离她只有三尺不足,如果韩乐慢了半拍,她恐怕要葬生当场!
  
      这个人,怎么可能不是秘术师?
  
      但是秘术师,不是最害怕名剑山的那道剑意的么?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如此突然地出现在自己身边?
  
      如果不是此时众人仍然被剑意强大的力量镇压的无法开口的话,她肯定会问一大堆的问题。
  
      ……
  
      场面陷入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僵持中。
  
      恐怖的剑意和韩乐,双方进入了角力期。
  
      在旁人眼中,韩乐简直是惊若天人。
  
      至少在光头这些有眼力的强者眼里,韩乐已经是鬼神莫测的人物了。
  
      要知道,那可是名剑山的剑意!
  
      虽然不是剑意本身,而是一道临摹出来的剑意,但也很恐怖了。
  
      这就是刘魁统治名剑山的根本所在!
  
      名剑山世界,以那一道剑意为尊!
  
      整个世界,能和这剑意对抗的人物也是屈指可数——至少在流沙海,也只有小剑神肖越有资格说敢直视那道剑意了。
  
      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能徒手抓剑意?
  
      虽然看上去流血了,但是这反而是最轻的反应了。
  
      换成其他人,整个身体都要被暴虐的剑意撕裂!
  
      而事实上,韩乐的确很不好受。
  
      这道剑意的强大,他自己早有预期;他这只手,是加持了神兵诀的强大力量,甚至隐隐调动了祖树金刀的本源力量!
  
      就算是如此,他仍然被这剑意割伤了。
  
      “神兵诀拥有古神兵的部分力量,居然也只能勉强和这道剑意抗衡。”
  
      “创造这个世界的,到底是哪个大能啊?”
  
      韩乐心中惊叹。
  
      小弦界——或者说,大试炼场的水果然深不可测。
  
      只是他心中对着这剑意,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剑意,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然而当他努力回忆的时候,却回忆不起这种感觉。
  
      毕竟这种压迫感和锋芒毕露的暴戾,实在很难和他记忆中的那些剑意相吻合。
  
      “痛痛痛!”
  
      祖树金刀在他耳旁抱怨道:“平时让我当保姆带孩子,关键时刻又让老子顶上去!”
  
      “韩乐,你再不提高待遇我可要和尘烟姐姐一样翘班了啊!”
  
      韩乐有些头疼。
  
      自从尘烟出现之后,这家伙的毛病也越来越多了。
  
      起码有变成话唠的趋势,一点没有堂堂古神兵的气势。
  
      只不过这剑意强大到祖树金刀都觉得棘手,让韩乐也是咋舌不已。
  
      但事到如今,他既然已经出手,就绝对不能无功而返。
  
      下一秒,他猛然握住那剑意!
  
      “给我散!”
  
      他低声呵斥!
  
      这一句声音的每一个字节里,都带着【大净化术】的威能!
  
      以韩乐三阶平荒天师的手段,连古神兵都足以炼化!
  
      他就不相信了,还摆不平一道剑意!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韩乐感觉到了一种毁天灭地般的气息!
  
      仿佛有巨龙在他耳旁咆哮!
  
      又有人轻声低语、嬉笑怒骂。
  
      韩乐的本源之力几乎被抽调一空!
  
      那剑意也如蒙重击。
  
      韩乐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那道剑意,自己的大净化术,居然失败了!
  
      而在旁人眼中,更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那剑意从韩乐的手指间逃走,将韩乐的手掌割出一条长长的血缝来!
  
      只是脱身之后的名剑山剑意,并没有去攻击徐花花,反而是落荒而逃!
  
      在囚车上老者目瞪口呆的注视着,那道剑意,竟然是逃走了!
  
      众人看得头晕眼花。
  
      他们哪里知道,从韩乐出手到剑意逃走,双方之间产生了多少博弈。
  
      他们只看到,韩乐孤身一人,逼退了名剑山的剑意!
  
      这种恐怖的实力,恐怕连小剑神都做不到吧?
  
      他们痴痴地看着韩乐,连韩乐身边的徐花花,都变得黯然失色。
  
      韩乐怔怔地看着自己手掌上的伤口。
  
      耳边传来尘烟慵懒的声音:
  
      “有点意思,很灵性,居然知道逃跑了……差点就抓住了呢。”
  
      “小韩乐,你行不行啊,难得有一道有点意思的剑意,居然让他跑了!”
  
      “算了,跑了就跑了,睡觉去了。”
  
      韩乐知道,如果没有尘烟刚刚出手,自己或许不会有危险,但是徐花花一定命丧当场!
  
      自己动用大净化术,都没能炼化这道剑意,反而让它借机逃脱出来。
  
      如果不是尘烟的气息出现,惊走了剑意的话,恐怕接下来的事情,要一发不可收拾了!
  
      韩乐看着大草原地平线尽头的雪山虚影,露出了强烈的好奇目光:
  
      “名剑山剑意么……”
  
      “我很快就会来找你的!”
  
      ……
  
      剑意被惊走。
  
      雪奴卫们面面相觑,想要殊死反抗,却被有些烦躁的韩乐亲自出手。
  
      遮天蔽日手用来虐菜那是真的舒服。
  
      几个回合之后,囚车旁就再也没有了反抗者。
  
      所有人看向韩乐的目光都仿佛在看一个怪物。
  
      徐花花更是面色潮红,生死边缘走回来的她,似乎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直直地看着韩乐。
  
      韩乐留下了那个老者。
  
      他想要亲自审问这个人。
  
      其余人也很懂事,在韩乐展露出了超强的力量之后,选择了退避。
  
      “说罢,刚刚那道剑意是怎么回事?”
  
      “你们雪奴卫——或者刘魁,又在打什么主意?这次囚车的消息是你们故意泄露出去的吧?”
  
      “你说的东西如果让我满意,我饶你不死。”
  
      韩乐开门见山,虽然没有用什么审讯手段,但单单以强大的魂力压迫,便足以让老者陷入了莫大的恐惧之中。
  
      更何况,韩乐刚刚还惊走了名剑山剑意。
  
      老者看着他仿佛在看鬼,几乎是韩乐问什么,他就说什么。
  
      很快的,韩乐对名剑山最近发生的“大事件”便有了底。
  
      这老者是刘魁的管家,平时深居简出,不怎么露面,是刘魁这次计划中的一枚重要棋子。
  
      原来,刘魁早就想对流沙海动手了,只不过一直缺乏机会。
  
      他隐忍多年,这一次借着天降之宝诞生的机会,终于想到了一个全歼流沙海势力的办法。
  
      囚车只是一条线。
  
      他知道流沙海的人一定会来救人,所以让老管家提前拿着那道剑意伺机而动。
  
      在刘魁的计划中,流沙海能抵挡这剑意的,只有寥寥几人。
  
      那几个人,都不可能出手——如果他们出手了,那么天降之宝,他们便无法参与争夺了。
  
      按照老者的说法,这天降之宝异常重要,关乎着整个名剑山世界的命运。
  
      如果是其他东西,韩乐估计会嗤之以鼻?哪有什么东西能关系到一个世界的命运的?
  
      但如果是青铜门的话,韩乐觉得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
  
      这道剑意,据说是刘魁日夜跪在山道上,临摹那位大能的剑意而成。
  
      即便是刘魁,也花费了不知道多少心血,才临摹下了这么一道剑意,作为针对流沙海的杀手锏。
  
      只可惜,这道本该所向无敌的剑意,遇到了韩乐。
  
      其余的事情都是些细枝末节。
  
      大致上和韩乐之前的猜测也都吻合。
  
      刘魁对那天降之宝非常渴求,小剑神也是。这囚车的确是他设下的陷阱,也是转移流沙海注意力的手段之一。
  
      “居然真的只是临摹的剑意。”
  
      “难怪那些孩子们被送往山上再也回不来了。”
  
      “这种程度的剑意,魂力越强,越会被误伤啊。”
  
      韩乐轻轻叹息。
  
      他能感觉到,这剑意的主人留下这剑意应该不是让刘魁这么使用的;但他却仗着剑意,肆意妄为。
  
      如果不是青铜门的线索让他觉得心动的话,他真的想第一时间冲向名剑山。
  
      他想要见识见识那剑意的全部。
  
      而且,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他想要找的平荒天书也该在名剑山上。
  
      也只有这种程度的剑意,才能镇压得平荒天书毫无踪迹可寻。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反而暴露了其具体位置。
  
      但是现在既然来了流沙海,又有了青铜门的线索,韩乐决定还是先追踪这条线索。
  
      他对青铜门,仍然有着炽热的好奇心。
  
      他想要知道,当年进入青铜门的雾岛之主,最后到底怎样了;何庆芝和青铜门,似乎还有更深一层的联系。
  
      五洲战场和大罗山,还有一切秘密的源头。
  
      似乎都和这扇神出鬼没的青铜门有关系。
  
      韩乐不可能放弃这条线索。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