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五十四节 术士

第二百五十四节 术士

    囚车事件暂时告一段落。
  
      韩乐也问到了想要知道的事情,刘魁的管家,他也兑现了诺言,没有为难他。
  
      可惜这管家没料到的是,韩乐和流沙海的人,并不是一伙儿的。
  
      韩乐答应放过他,流沙海的人未必答应。
  
      之前雪奴卫屠杀了小绿洲,引起了流沙海的公愤,这一次,这些被俘虏的雪奴卫将会被带回翡翠绿洲。
  
      等候他们的结果,会非常凄惨。
  
      而这名手持剑意的管家,翡翠绿洲也非常重视,自然也是在哀嚎声中被送上囚车。
  
      那些曾经看守囚犯的雪奴卫,如今成为了笼中人。
  
      说起来也算是一种讽刺。
  
      车队离开霜降河区域,开始倒行,往流沙海深处行去。
  
      而徐花花邀请韩乐一同前往流沙海,韩乐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现在的问题是,他想要找到青铜门的线索,却并不容易。
  
      老管家和雪奴卫们并不清楚那所谓的天降之宝到底去了哪儿;或许整个沙漠里,只有刘魁本人和去追击另外一批雪奴卫的小剑神有些线索。
  
      现在不妨去翡翠绿洲看看。
  
      薛家一行人也得到了徐花花的承诺,他们如果有一定的手艺的话,可以在翡翠绿洲获得居住资格。
  
      对韩乐来说,这也算是送佛送到西了。
  
      一路无言。
  
      ……
  
      一天后。
  
      翡翠绿洲。
  
      韩乐站在一座美丽的湖泊前,静静地眺望着远方丰美的水草,和更远处的戈壁滩。
  
      一切形成了如此强烈的对比。
  
      韩乐很少去沙漠地区,但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不过这种强烈的对比总让人心中忍不住升起赞美之意。
  
      如此美丽的绿洲,的确是沙漠中的明珠,也给了逃避雪奴卫高压统治的人们一条生物。
  
      翡翠绿洲防卫森严,韩乐在进入附近十公里区域的时候,就察觉到了那些异动沙丘。
  
      那应该是一名术士中的大师的手笔。
  
      这些异动的沙丘,和一些其他植物,组成了护卫翡翠绿洲的阵法。
  
      不是知根知底的人,根本无法从外面走进翡翠绿洲。
  
      难怪这座绿洲能够在刘魁的统治下始终屹立不倒了。
  
      雪奴卫肯定是深入沙漠搜寻过的,可惜他们只能找到小绿洲,所以才会拿小绿洲的人们泄愤。
  
      那些雪奴卫一进入翡翠绿洲,就遭遇了群情激奋的殴打。
  
      没有人阻止这一切。
  
      在他们看来,助纣为虐的雪奴卫是最可恶的。他们残忍地屠杀着平民们,没有任何留情。
  
      哪怕是最年幼的孩子,都会被他们轻易杀死。
  
      这群人根本已经不能说是人,而是魔鬼。
  
      囚车的归来,让翡翠绿洲居民的情绪空前高涨:一方面,因为小绿洲被屠杀而产生的怨恨终于得到宣泄和疏解;而另外一方面,据说这次行动是大小姐亲自行动,并且拿下了雪奴卫中响当当的纪修罗,当居首功。
  
      这也让人惊喜。
  
      徐花花在翡翠绿洲的人气意外的高,当然这和她身为绿洲之主的女儿的身份不无关系,但更多的,还是她热情善良的性格才换来人们的拥戴。
  
      韩乐远远地看着少女被人们簇拥着,欢呼着,倒是觉得这场景也挺顺眼的。
  
      当然,如果她能改改她那爱吹牛的小毛病就再好不过了。
  
      作为一名即将出师的秘术师,徐花花的强大,让翡翠绿洲很多人的忧心忡忡都缓解了很多。
  
      “一直以来,大家都很担心,主人如果离世了,翡翠绿洲会怎么样。”
  
      “毕竟保护绿洲的大阵,是主人亲手布置的,除了他之外,几乎没有人可以做出这样的阵法,用来欺瞒随时可能出现的雪奴卫大军。”
  
      “刘魁隐忍了这么多年,其实也是在等主人年迈……”
  
      光头走了过来,轻声解释道:“花花她其实也不是有意要抢你的功劳的,只有这样,她才能让大家安心。”
  
      韩乐点了点头,他其实并不在意徐花花的这些举动。
  
      只是光头的解释让他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徐花花只是单纯的好大喜功,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意思在。
  
      这个看起来有些大大咧咧的少女,似乎也不是那么五大三粗的样子。
  
      “主人有请。”
  
      看到韩乐单手抓剑意之后,虽然对韩乐的身份始终保持着怀疑,但光头也不敢造次了,对韩乐的态度都尊敬有加:
  
      “我知道阁下似乎想要追寻那天降之宝的痕迹,但小剑神行踪不定,无法追踪,剩下来的人里,或许也只有主人知道一些内幕了。”
  
      韩乐点点头,他在光头的带领下,走向了绿洲深处。
  
      他来翡翠绿洲,最主要的,就是来见此地的主人的。
  
      翡翠绿洲之主,是小剑神肖越的师父,也是徐花花的父亲和师父。一个能够调教出武道高手和年轻有为的秘术师的人,自然不会简单。
  
      韩乐猜测,这个人一定和云州的术士有关系。
  
      ……
  
      两人顺着湖畔,绕过一堆低矮的建筑,不多时,便到了一处小院落前。
  
      “韩乐韩乐!你是要去见我父亲吗?”徐花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韩乐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人群里,还有一个人影在和大家一起载歌载舞。
  
      徐花花嘿嘿一笑:“那个是我的分身啦!一个小秘术而已,我厉害吧?”
  
      韩乐点点头:“我正要去见翡翠绿洲之主。”
  
      徐花花给光头使了个眼色。
  
      光头咳嗽一声,十分识趣地溜了,走之前他倒是指着那小院落道:
  
      “韩乐先生,主人就在里面等候。”
  
      待光头走了,徐花花才有些扭扭拧拧地说道:
  
      “韩乐……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情啊。”
  
      韩乐:“你问就是。”
  
      徐花花咳嗽一声,有些害羞:“你知道的,我其实还没完全出师,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秘术师,还需要一名守护者……”
  
      韩乐果断摇头:“不行。”
  
      徐花花一脸失望:“为什么?你这么厉害,我觉得当我的守护者绰绰有余了!你不知道,那道剑意向我杀来的时候,我有多害怕!”
  
      “如果你愿意当我的守护者的话,我让我爹答应你的所有要求!真的,经历过昨天的战斗之后,我现在都有点后怕。”
  
      “我感觉,你做我的守护者,最合适了!”
  
      韩乐的面部肌肉微微抽搐。
  
      这小姑娘,还真是敢说啊。我当你守护者当然是绰绰有余了……你也不想想老子是干嘛的,整天闲着没事儿干陪你统治翡翠绿洲吗?
  
      不过他也只能心里吐槽一下,表面上只是笑着摇摇手,走进了小院子。
  
      徐花花一脸失落。
  
      光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马大哥,你说他为什么不答应啊?”徐花花显得很纠结:“难道他觉得他配不上我?”
  
      光头默然无语。
  
      他咳嗽了一下:“可能是……他还有……别的事情做吧。”
  
      徐花花紧追不舍:“什么事情?”
  
      光头:“……”
  
      徐花花不爽了:“你们男人,怎么说话都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的嘛!”
  
      光头突然一拍脑袋:“我还有两头猪没喂!”
  
      “大小姐,告辞了!”
  
      ……
  
      小院子里,只有一间单门的房子。
  
      韩乐推门而入,里面竟是内有乾坤,看上去至少比外面大了数十倍!
  
      那是一个开阔的前厅,厅正中的位置上,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
  
      老人手边还有一只乌龟,似乎正闭目养神。
  
      看到韩乐进来,老人显得很是热情,站起来欢迎:“在下徐简真,翡翠绿洲之主,小女蒙先生照顾,感激不尽。”
  
      韩乐拱拱手:“韩乐。云州人。”
  
      他直接开门见山,就是想少些套路,多一点真诚。
  
      果不其然,听到云州两个字,老人的身子微微一抖。
  
      他示意韩乐坐下,整个人有些激动,半晌,才缓缓道:“果然是云州人。”
  
      “我说名剑山世界,何时又出了一个能足以和刘魁剑意抗衡的强者。”
  
      “阁下既然来自云州,那么来名剑山,必定是有事情要做。”
  
      韩乐笑了笑:“我来名剑山,只是顺路,不过要杀刘魁。当然,我对所谓的天降之宝也很感兴趣。”
  
      徐简真微微一愣,旋即露出欣喜之色:“先生此言当真?”
  
      韩乐道:“自然是真的。事实上,如果不是听到了那天降之宝的消息,此刻我多半已经在名剑山上了。”
  
      徐简真试探道:“先生和刘魁有仇?”
  
      “无仇无怨。”
  
      “那为何要杀他?”徐简真不解。
  
      “他挡了我的路。”韩乐的回答异常平静。
  
      徐简真沉吟片刻,他人老成精,虽然不能完全猜透韩乐的意思,但多少能感觉到韩乐的杀意。
  
      这个青年应该不是随便说说的,他应该是真的想要杀刘魁。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再好也不过了。
  
      “哎,如果先生早几天来到名剑山,我是决不会让弟子去冒险的。”
  
      徐简真苦笑道:“那所谓的天降之宝,实在是太危险了,只是我被困在这名剑山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一点逃离的契机,这才不得不奋力一搏了。”
  
      “如果早知道先生出现,以你的身手,再加上我和肖越,我们三人联手,想要杀那刘魁不过易如反掌。”
  
      韩乐倒是没有反驳,虽然他很确定的是,杀刘魁,他一个人就够了。
  
      他在意的是,徐简真的身份和来历。
  
      “徐老先生,可是术士?”
  
      此言一出,徐简真面露吃惊之色,过了好久才缓过来:“先生的年纪不大,现在的云州,还有人知道术士?”
  
      韩乐点了点头,决定抛出一个更大的炸弹:
  
      “术士之王阿布纳索尔已经苏醒,携带着红尘剑和夏虫,席卷十夜丘陵,目前龙城被围困,粒子屏障随时可能破碎。云州大势并不平静,至少龙城一隅,已经是非常危险。”
  
      “我来这里,也是寻找一些机缘,看看能不能阻止阿布纳索尔!”
  
      徐简真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阿布那索尔!”
  
      听到这个名字,那个一直在装睡的乌龟也跳了起来:“那老小子复活了!”
  
      韩乐露出一丝微笑。
  
      这一次翡翠绿洲来对了。
  
      他有一种预感,徐简真和这乌龟,肯定知道很多非常有用的东西!
  
      ……
  
      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的交流中,双方渐渐放下了防备。
  
      韩乐本来就是坦诚相待,又救下了徐花花,还扬言要杀刘魁,这让徐简真对他的信任增添了不少。
  
      在韩乐的追问下,他终于道出了一些事实:
  
      他们的确是术士。
  
      不仅是徐简直,还包括那只看似笨重的乌龟。后者是徐简直的师弟,只不过在修炼术士秘法的时候出了岔子,被困在乌龟的身体里不能出来,只能以这种面貌见人了。
  
      这师兄弟二人,师承术士中的另外一个流派,和阿布纳索尔并不是一个流派的。
  
      据说多年前,阿布纳索尔和云州智脑开战的时候,还恳求过他们的帮助,但当时他们组织的术士首领拒绝了。
  
      相对于阿布纳索尔的张扬入世,徐简真这一脉的术士更低调,他们默默地探寻着荒之力的真谛。
  
      而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确找到了。
  
      韩乐遇见过的术士,虽然可以使用神秘莫测的法术,但身体或多或少会被荒之力同化。
  
      他们迟早会变成无法控制的存在。
  
      但徐简真这一脉不同,他们对荒之力的使用更加小心,是以哪怕是修炼多年的术士,身上都没有任何被感染的迹象。
  
      这简直是神迹。
  
      但对徐简真一脉的人来说,神迹背后也是有代价的。
  
      他们的力量使用附带着许多限制——旁人无法想象的限制。
  
      “……若是可以像阿布纳索尔那样肆无忌惮地使用荒之力,我们也不会被囚禁在这鬼地方,和刘魁那等小人终日斗智斗勇了。”
  
      说到这里,徐简真是一阵苦笑。
  
      “虽说这和一个承诺也有关系,再加上我们师门祖地三尸地也在名剑山世界,但被困在一个魂力被压制的世界中,真的是一种折磨。”
  
      韩乐点头表示赞同。他刚刚进来没几天,都觉得不舒服了。
  
      徐简真他们被困在这里数十年,自然是更加痛苦。
  
      “说起来,你想要找到的那天降之物,和我们祖地也有些关系。”
  
      “想当年,我们这一脉的祖师苏梨……”
  
      韩乐突然打断道:“你们祖师,叫什么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