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五十五节 三尸地

第二百五十五节 三尸地

经过韩乐再三确认,徐简真明确表示,他们这一脉的开派祖师据说是一位可以和阿布纳索尔平起平坐的强大术士。
  
  那个术士,是一个女性。她的名字叫做苏梨。
  
  “苏梨……这个名字,有点魔性啊。”
  
  韩乐眯起了眼睛,心里头痒痒的。
  
  说起来,自从穿越以来,他似乎一直都在和这个名字打交道。一开始的苏璃,后来箜篌曲境里的神秘苏家小姐苏梨,而现在,术士一脉的女祖师,居然也叫这个名字。
  
  如果说,箜篌里的一切还能用巧合来解释的话,那么术士一脉的祖师,韩乐真的有点不太相信是巧合了。
  
  或许自己那位前女友身上,还真的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毕竟除去韩乐不谈,苏璃本身在同龄人之中都算是出类拔萃的,更何况,她居然还能被云乐看中。
  
  韩乐相信,以云乐的目光,一定不会随便选人的。
  
  “怎么了,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徐简真人老成精,韩乐对这个名字的反应有些过度了。
  
  “没事,只是刚好我有个朋友也叫这个名字。”
  
  韩乐笑了笑。
  
  徐简真眼里闪过一道精光,不过他似乎也没有深究的欲-望,转而开始诉说关于他们祖地和青铜门的联系起来。
  
  ……
  
  徐简真这一脉的祖地,名为三尸地。最初的名字已经不可考,似乎是一个非常拗口的古怪音节,后来因为某个影响重大的事件,众人统一叫【三尸地】。
  
  三尸地由来已久,据说徐简真这一脉的祖师苏梨在此钻研荒之力。
  
  有一日,一扇青铜门出现在她面前,她在青铜门里领悟了某种力量,得以掌控荒之力而不被其感染。
  
  这就是徐简真这一脉的来历。
  
  当然了,之前也介绍过,他们虽然可以不被荒之力所感染,但使用术法的限制却多了太多。三尸地一脉本身也相对低调,甚至除了术士内部组织之外,极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青铜门就是三尸地术士一脉的起源。
  
  至今,三尸地里还保存着当年苏梨祖师在青铜门外悟道的壁画。
  
  三尸地其实距离龙城很遥远,只是后来几经变故,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到了徐简真这一脉的时候,三尸地人丁凋零。
  
  迫于某个约定,他们的祖地被人移到了名剑山世界中,而他们自己也成为了名剑山世界的囚笼。
  
  三尸地内部似乎也发生了一些变故,徐简真他们很难长时间在祖地逗留,只能在翡翠绿洲站稳脚跟。
  
  “其实,自从青铜圣门消失之后,三尸地就变得很不稳定,经常有怪事发生,生活在祖地的弟子们大家都人心惶惶的。”
  
  “后来来到了名剑山,我们索性将三尸地关闭了起来,以免外人打扰。”
  
  “只不过这一次青铜门的出现,似乎和三尸地有些关系,因为我们能感觉到……那扇门,好像在寻找我们的祖地。前些日子我去三尸地外围检查,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消息。”
  
  徐简真缓缓道:“三尸地的封印,松动了,而且不是人为导致的。”
  
  韩乐想了想:“你的意思是,那扇门闯入了你们祖地之中?”
  
  徐简真点了点头:“老夫的秘术虽然不敢说有多高深,但在这名剑山世界,也算一等一了。想要破掉三尸地的封印,更是需要比我更厉害的术士才行。刘魁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其他人也是。”
  
  “正巧传来天降之宝的传闻,我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三尸地的封印是青铜圣门所破,那扇门应该在找什么东西!”
  
  “我们在名剑山世界困了这么久,终于有一个机会了,只要找到那扇青铜圣门,我们就有机会离开!”
  
  他的语气有些激动。
  
  韩乐有些不解。在他的印象里,青铜门是极为危险的东西,哪怕是术士,也应该敬而远之的态度才对。
  
  怎么在徐简真的话里,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他忍不住将自己的疑惑道出。
  
  徐简真微微一笑:“对于你们普通人来说,青铜圣门自然是致命的。但我们这一脉和青铜圣门有过契约,能受到其庇佑。这也是当年苏梨祖师为我们这些弟子做的。”
  
  “青铜圣门神妙非常,据说连接着五洲七界,也有说通往荒界的,总之众说纷纭。但是我们这一脉可以利用青铜圣门,将祖地重新挪回云州。”
  
  “这也是我让小剑神去三尸地寻找青铜门的缘故。我估计现在,小剑神和刘魁,已经在三尸地撞面了。”
  
  韩乐点了点头。徐简真说的话,多半是真的。
  
  既然如此,徐简真一脉的祖地便成为了一切的关键。
  
  “我想去三尸地,不知道阁下能否带路。”韩乐直白地说:“刘魁既然能镇守这个世界这么多年,想必是有几把刷子的,就算阁下对自己的弟子很有自信,但是多一个人总归多一分力。”
  
  徐简真苦笑着摇头:“我不是对自己的弟子有信心,而是三尸地那个地方……怎么说呢,就算是对我们术士来说,都有些太过邪异了。”
  
  “之前我就说过,自从青铜圣门消失之后,三尸地便经常有灵异之事发生,让人困惑不已。我现在基本上不敢带人返回祖地,因为上次回去的时候,我发现祖地里的那具女尸,竟然有苏醒的迹象!”
  
  “苏梨祖师曾经留下预言,她若苏醒,必有大祸,如此关键时刻,阁下还是不要惊动她的好。小剑神和刘魁应该也只是在外围行动,不敢深入其中的。”
  
  那具女尸?
  
  韩乐好奇道:“你们三尸地,还有女尸?这又是怎么回事?”
  
  徐简真笑道:“阁下有兴趣,就当听一桩秘闻,听过就算了。至于青铜圣门,有我给小剑神的信物,他应该能争得过刘魁。”
  
  “只是到时候对抗刘魁的时候,还需要阁下出点力。”
  
  韩乐点点头,表示不在话下。
  
  徐简真便开始讲述三尸地这个名字的由来。
  
  ……
  
  三尸地三尸地,顾名思义,有三具非常稀有的古尸。
  
  传闻这三具尸体,都是从地底下爬出来的,非常神秘。
  
  三尸地的门人检查过后,确认三具古尸都已经死亡了不知道多少年,只不过青铜圣门似乎对这三具尸体情有独钟。
  
  在它的保护下,三具尸体不腐不烂,也算是三尸地的一道奇观。
  
  不知道过去多少年,青铜圣门消失了,而三尸地也开始出现一些怪异的事情。
  
  人们将怀疑的目光转移向了那三具古尸身上。
  
  只是碍于祖训,没有人敢惊动那三具古尸;有人曾说,在半夜里看到三具古尸竖立起来,仿佛在打坐;也有人说看到古尸爬回地底,又在第二天白天爬上来了。
  
  各种说法都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一时间,三尸地内部人心惶惶。
  
  也就是那段时间,很多门人弟子都散了,留下来的都是真正的骨干精英,包括徐简真等人。
  
  后来,三尸地里发生灵异的事情渐渐变少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徐简真他们发现,其中两具尸体已经不翼而飞,只剩下一具栩栩如生的女尸,仍然躺在三尸地的飞仙台上。
  
  那具女尸再也没有离开,偶尔会有些动静,但只要别扰到她,她似乎便永远都不会苏醒。
  
  “如果阁下有兴趣的话,我这里倒是有那具女尸和三尸地祖地的画像。”
  
  “毕竟也是当初从祖地里出来,特意画了留念的,每每回忆起在祖地修行的青涩岁月……”
  
  他的话立马被乌龟打断了:“别回忆了,你的老毛病又犯了!”
  
  徐简真讪讪一笑,在韩乐好奇的目光中,取出一卷画卷来。
  
  画卷摊开,一处开阔的地下洞穴场景引入眼帘:除却此起彼伏的岩土之外,还有错落有致的建筑,不远处,一块凸起的石头仿佛悬挂在半空中一般,显得神圣而高傲。
  
  那就是徐简真口中的飞仙台。
  
  飞仙台上,有一个女子的身影,只可惜画的是侧面,而且有些模糊。
  
  韩乐仔细看了半天,总觉得这女子的侧影有些熟悉。
  
  他的心脏怦怦直跳,仿佛有一种奇怪的预感。
  
  “有没有更详细的。”
  
  韩乐忍不住问道。
  
  徐简真和那乌龟都被韩乐吓了一跳,心中嘀咕着年轻人怎么会对一具女性古尸感兴趣?
  
  莫不是……有那方面的爱好?
  
  想到这里,徐简真忍不住摇头:“没有更详细的了,毕竟我画的是整个三尸地而不是……”
  
  “我有我有!”
  
  一个相对稚嫩的声音冒出来。
  
  是一直在外面偷听的徐花花。
  
  她兴高采烈地说:“韩乐大哥对女尸感兴趣吗?其实我也很感兴趣,明明死了那么久,还是那么好看,我真想知道她是之前是怎么保养的……”
  
  “所以上次去祖地祭祖的时候,我偷偷找三哥专门画了那女尸的肖像画!”
  
  徐简真脸都黑了:“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韩乐挥挥手:“无妨。徐姑娘,如果你真的有画,能否给我看看?”
  
  “当然可以!我可不像你那么小气!”
  
  徐花花比了个鬼脸,屁颠屁颠跑回去取画卷了。
  
  没多久,她抱着画卷归来,得意洋洋地张开。
  
  画卷中央,赫然是一个栩栩如生的美人,闭着眼睛躺在飞仙台上。
  
  画师笔力浑厚,画的非常传神,连女尸脸上的苍白都跃然纸上。
  
  乍一看,还真不觉得这是一具尸体,分明是一个睡的正香的美人!
  
  只是那一瞬间,韩乐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他想到了很多很多!
  
  因为,那个女人,他认识!
  
  “箜篌……”
  
  “这个女人是箜篌!”
  
  韩乐心里在呐喊!
  
  他曾经在余长歌的曲境中,和箜篌近距离接触过,对她的长相了如指掌!
  
  同名同姓或许可能是巧合,但这样貌和神韵,绝对错不了!
  
  这绝对就是余长歌体内那头荒兽——箜篌的样貌!
  
  韩乐想起来很多事情:阿青曾经进入过青铜门,后来变成了雅典娜的一员,云乐的化身;而箜篌是不是也有可能曾经是一个人?
  
  余白衣从青铜门里带出了箜篌,而箜篌是怎么进去的呢?
  
  她生来就是荒兽,还是被某种力量改造成那副样子的呢?
  
  如果画中女子就是箜篌的话,那么极有可能这是箜篌的肉身!
  
  他忍不住问道:“这女子的名字,你们可知道?”
  
  徐简真想了想:“没什么印象?只知道苏梨祖师提起过,似乎是一种古代乐器的名字……”
  
  韩乐深吸一口气。
  
  几乎可以确定了。
  
  苏梨、女尸;余长歌、箜篌,还有曲境里的苏梨!
  
  这一切背后,一定有着某种不可言说的联系!
  
  他现在很想知道,三尸地的另外两具古尸到底是什么来历,可惜徐简真也不知道。
  
  韩乐很失望,但他同时又很兴奋。
  
  这次小弦界之行真的是太值得了,发现了太多太多潜伏在历史之中的秘密!
  
  “余白衣没有死,非白剑也还在。余长歌体内的箜篌,三尸地的古尸……看起来,当年的余家惨案也没那么简单!”
  
  “这一切,说不定都是某个人布的局,但是他要做什么?”
  
  韩乐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旁的徐花花看得没劲儿,干脆把画卷一收,跑去外面了。
  
  徐简真和乌龟也是很知趣地走出去,没打扰韩乐思考。
  
  按照他们的说法,韩乐不必去三尸地,只需要等待小剑神胜利归来即可。
  
  只可惜。
  
  在他们不知道的黑暗角落里。
  
  重伤的肖越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这是在黑暗的洞穴里,他暂时摆脱追兵,获得喘息的机会。
  
  但他知道,这一切并不是结束,只是一个开始!
  
  他根本没有想到,所谓的天降之宝,竟然只是一个阴谋,一个巨大的阴谋!
  
  刘魁隐忍了这么多年,终于让翡翠绿洲的人麻痹大意。
  
  青铜门是真是假不知道,但是包围圈是切切实实的。
  
  一切,都剑指他小剑神肖越和翡翠绿洲!
  
  “一定要活着逃回去!告诉他们……”
  
  “一定要想办法!”
  
  肖越强忍住伤口的剧痛。
  
  可是追兵已经从四面八方涌来,地下洞穴再精巧,也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处。
  
  刘魁的声音冷冰冰地传来:
  
  “你这又是何苦?守护一群弱者,能给你带来莫大的荣耀么?”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