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五十七节 不夜湖

第二百五十七节 不夜湖


      围攻翡翠绿洲的雪奴卫足有上千。
  
      但是在白龙化身面前,雪奴卫简直不堪一击。
  
      更何况,他们根本没见过这种生物,韩乐单单凭借白龙强大的肉搏能力,就足以解决所有雪奴卫!
  
      十分钟后。
  
      鲜血和冰霜浸染了每一寸沙漠的土地。
  
      翡翠绿洲众人怔怔地看着这修罗场,不敢置信。
  
      直到现在,他们中的有些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人以为是徐花花使用秘术召唤出了强大的白龙,也有人以为是名剑山世界出现了全新的怪物。
  
      但他们总算明白的是,在白龙的屠杀之下,翡翠绿洲似乎保住了。..
  
      雪奴卫全军覆没,在这方面,韩乐没有手下留情,他和刘魁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没有必要留情。
  
      “翡翠绿洲外围的阵法出了问题,就意味着徐简真出了问题。”
  
      “这老头没他吹的那么靠谱啊;或者是,他低估了刘魁。”
  
      找个了角落,重新变回人身,韩乐想到。
  
      他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多些。
  
      自从见到名剑山剑意的那一刻开始,韩乐对刘魁的戒心就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此之前,无论是谢君师还是旧日支配者,亦或者是阿荼、谢瑜之流,都没有让韩乐这么重视过。
  
      原因很简单。
  
      那道剑意太强大了。
  
      而刘魁居然能终年待在名剑山上。
  
      他甚至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能用剑意磨砺自己的意志和武道。
  
      长年累月下来,他的实力已经强悍到一种不可预测的地步。
  
      韩乐甚至怀疑翡翠绿洲的情报有误,刘魁不可能是大道宗师,这么多年了,他早就该突破天人武神才对。
  
      如果是天人武神,那么韩乐就要更加小心了,他的武道实力完全被对方碾压,在这个无法使用战歌和曲境的世界,他唯一能依赖的,也只有古神兵了。
  
      就算是古神兵,估计祖树金刀出手都未必搞的定,到头来,估计还得靠尘烟大姐。
  
      想到这里,韩乐也是一阵蛋疼,万一尘烟大姐把所谓的人情还完,拍拍屁股走人了怎么办?
  
      他发现,自己渐渐有点依赖上这个性情古怪的古神兵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还是自己太弱了!”
  
      韩乐深吸一口气,这一页平荒天书对他至关重要。
  
      而接下来的龙城大战也是。
  
      一旦他能突破现在的桎梏,就能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界。
  
      或许云州,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
  
      但现在他还没有资格。
  
      他必须隐忍。
  
      看着兵荒马乱的翡翠绿洲,韩乐想的是,徐简真消失了,自己该往哪儿跑?
  
      直接去名剑山吗?
  
      但他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而关于三尸地的故事,他也很感兴趣,特别是和箜篌以及徐简真一脉开派祖师苏梨有关的一切消息。
  
      好在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那只乌龟找到了韩乐。
  
      光头马哥和徐花花等人去维持绿洲秩序了,但眼看着慌乱的样子,估计一时半会也是搞不定的。
  
      反倒是这只乌龟最先找到了韩乐。
  
      韩乐没有小觑这乌龟,虽然他失去了徐简真那样的能力,但既然能追随在徐简真身边,而且也是那一脉术士的传人,必然有过人之处。
  
      “我师兄他失算了。”
  
      “我刚刚用偷偷用术法占卜,发现他们有血光之灾,不过刚刚似乎躲过去了,但皮肉之苦是少不了的。”
  
      乌龟叹息道:“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能让小剑神和我师兄承受皮肉之苦的,只有一个地方。”
  
      “那就是名剑山山道!”
  
      韩乐有些诧异:“你是说,他们去了名剑山?”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乌龟有些懊恼:“这本该是师兄设的一个局,但不知道为何出了问题。我们都小看了刘魁,他比我们想象中的要狡猾的很多。”
  
      “我现在甚至怀疑,那青铜圣门的消息,也是他假传出来的。”
  
      “总而言之,他们现在应该在名剑山上,所以翡翠绿洲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韩乐想了想:“那我直接去名剑山好了。”
  
      乌龟立马阻止道:“这只是我占卜的术法,未必正确。”
  
      韩乐诧异道:“你是怎么占卜的?不是说变成这个形态之后,就无法使用法术了吗?”
  
      乌龟言简意赅:“龟甲占卜。”
  
      韩乐瞅了一眼,差点没乐了。果不其然,乌龟那厚实的龟壳少了一片。
  
      难怪他刚刚那么一副肉疼的样子。
  
      原来是从自己身上拔鳞片啊,看他小短手的样子,也是有些为难了。
  
      “现在我们唯一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了,因为对于名剑山世界来说,你是唯一的变数。”
  
      乌龟很严肃:“既然你说过你要杀刘魁,那么我姑且相信你。”
  
      “我愿意将三尸地最重要的秘密和你共享,但你要保证,一定要杀了刘魁,救出我师兄和小剑神。”
  
      韩乐点头。
  
      他其实已经无需证明什么了,杀了那么多雪奴卫,他和刘魁之间的关系也不言而喻。
  
      乌龟似乎对云州和小弦界的关系也有所了解,非常信任韩乐。
  
      两人略作休整,将翡翠绿洲交给其他将领管理,连夜出发。
  
      他们第一个赶往的目标地,不是名剑山,而是三尸地。
  
      因为小剑神应该是在三尸地出事的,说不定出了什么意外,徐简真和小剑神都被困在三尸地附近也说不定。
  
      “要先去三尸地我没意见,但为什么要呆上她?”
  
      韩乐指着亦步亦趋的徐花花问道。
  
      徐花花瞪大了双眼。
  
      乌龟咳嗽一声:“她体内的核还不完全,既然正好要去三尸地,不如顺便替她补全。”
  
      韩乐一脸狐疑,他总觉得乌龟的说法有些牵强。
  
      乌龟立马解释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们这一脉的术士,为何可以施展荒的力量却不会被荒之力所感染吗?”
  
      “我们体内的【术核】就是最关键的东西!”
  
      “正是核保证了我们可以在施展荒术之余,保留自己的身体和意识。而花花体内的核是很多年我们从三尸地带出来的,出现了裂痕,所以带她回三尸地本来就该摆上日程的。”
  
      “今天么……就是顺路、顺路。”
  
      韩乐依然不信。
  
      尽管乌龟的解释似乎说得通,但韩乐总觉得这家伙有利用自己探路的嫌疑。
  
      三尸地的古怪,就连徐简真都强调过很多遍的。
  
      不过他自己的确对三尸地存有好奇心,乌龟的动机虽然可能不纯,但说的东西应该不会有假。
  
      他用宇宙真眼看的时候,的确发现乌龟和徐花花体内,有一个隐隐约约的小光点。
  
      那个光点,仿佛一切的中心。
  
      韩乐看不出别的什么东西,只是觉得它异常稳定。
  
      哪怕天崩地裂,它都稳如泰山的感觉。
  
      “那这所谓的术核,又是从何而来?”
  
      韩乐问。
  
      乌龟沉吟道:“从不夜湖另外一侧来。”
  
      “你现在怎么问我都说不清的,等到了地方,你自然会明白。”
  
      韩乐终于点头。
  
      徐花花总算找到说话机会了,她扑闪着大眼睛看着韩乐,认真而严肃地问:
  
      “你是一条龙吗?”
  
      韩乐:“……不是。”
  
      “那就好,不然我还真有点接受不了,太重口味了。”
  
      徐花花自言自语。
  
      乌龟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韩乐则是彻底假装没听见。
  
      ……
  
      一天后。
  
      三尸地外围区域。
  
      乌龟走的很慢,但是焦虑不安:“当年那老头儿在布下了那么多阵法,都被破坏了,这群人真是……”
  
      “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愿我的感觉是错的。”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他们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具干尸!
  
      “是雪奴卫……而且死去没有多久,身体里的血液被某种力量抽干净了……好像是一种禁忌的术法。”
  
      乌龟越看越心惊:“该不会是师兄被逼急了,动用禁术了吧?不可能啊,徐简真是那种宁死不会违反门规的人啊。”
  
      韩乐低头检查那具干尸,眉头皱起。
  
      哪怕打开宇宙真眼,也很难找到线索,因为这玩意儿基本上已经被搞成了一具熏肉,几乎没有任何信息留下。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股将一个雪奴卫变成一具熏肉干尸的力量强大无比,应该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我们进去看看。”
  
      韩乐果断前进,走入了三尸地腹地中。
  
      三尸地,其实是一片丘陵地带,只不过这里山脉起伏不定,而且有大量的山洞。
  
      乌龟算是熟门熟路了,带着韩乐少走了很多弯路,一路上直指三尸地腹地。
  
      一路上,他们遇到了太多的雪奴卫,都是熏肉干尸,没有一个活口。
  
      越到腹地,雪奴卫干尸的数量就越密集,向来胆大的徐花花都有些发憷了。
  
      “前面就是飞仙台了……我感觉,我们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乌龟的声音开始隐隐颤抖。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进入三尸地的地穴范围。
  
      三尸地真正的圣地,据说是一片神秘的湖泊之后,在那片叫做不夜湖的湖泊对岸,曾经的青铜圣门屹立过很多很多年。
  
      三人从雪奴卫之间穿梭过去。
  
      现在基本上可以确认,徐简真等人,应该不是在三尸地了。
  
      否则以韩乐的感知,早就找到他们人了。
  
      而现在,在他的感知中,四下里都是冷冷清清的,一个生命体都没有。
  
      前方的洞穴出现了凸起,不远处是一个平台,穿过平台,可以俯瞰整个地下世界!
  
      而韩乐肉眼可见之处,曾经在画卷里看到过的飞仙台,已经空空如也!
  
      “果然!”
  
      乌龟惊呼:“那具女尸不见了!”
  
      韩乐检查了一下附近,确定没有陷阱之后,一个纵跃,跳到了飞仙台上。
  
      他仔细查探了一下,确认这块凸起的石块上,确实有很明显的痕迹。
  
      应该是有个人或者是有具尸体,在这飞仙台上,躺了很多年。
  
      “你们快看!这里有脚印。”
  
      “还有一些奇怪的痕迹……”
  
      徐花花指着飞仙台下的某些痕迹说道。
  
      韩乐飞身而下,矮身观察。
  
      这附近倒下的雪奴卫尤其多。如果这里真的曾经有一具女尸的话,按照徐简真的说法,似乎是那些雪奴卫惊醒了女尸。
  
      这些雪奴卫,应该都是死于那女尸之手。
  
      “箜篌的肉身么……她到底还有什么来历?”
  
      韩乐脑海里脑补了一万种可能性。
  
      但是在见到那具古尸之前,还不能下定论。
  
      “她应该是去不夜湖对岸了。”
  
      乌龟懊恼道:“糟糕,如果是她醒了,我们就过不去了。”
  
      “怎么回事?”韩乐诧异。
  
      乌龟解释说:“不夜湖的湖水非常特殊,只有一种特殊的黑棺,才能悬浮在湖面上,横渡过去。”
  
      “这三具古尸被发现的时候,他们附近都有一具黑棺;而当年另外两具古尸不翼而飞的时候,他们的黑棺也随之消失了。”
  
      “我们这一脉,这些年往来不夜湖两岸,靠的都是那具女尸留下的黑棺,现在她走了,自然是没办法过去了。”
  
      黑棺?
  
      韩乐眯着眼睛:“不见得,先带我过去看看。”
  
      事到如今,乌龟倒也没有了什么禁忌。
  
      只是他们还是小心提防那可能存在的古尸,天知道苏醒以后,她会不会乱杀人。
  
      他们追随着女尸的脚印,来到了不夜湖畔。
  
      韩乐看到了一片漆黑色的湖泊。
  
      湖水是粘滞的黑色,里面时不时冒着诡异的气泡。
  
      从河滩上的脚印可以判断,那女尸的确是过了不夜湖。
  
      那具黑棺也在河滩上留下了痕迹。
  
      “这就没办法了。”
  
      “去不了不夜湖对岸,也就找不到黑窟窿,花花身体里残缺的术核也无法修补。”
  
      “不过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徐简真和肖越,应该是被某种力量转移到了名剑山上。”
  
      “我们可以离开了。”
  
      乌龟说。
  
      韩乐看着那湖泊,忽然笑道:“不见得。”
  
      在两人惊讶的目光下,韩乐忽然从炎黄界里,取出来一只小黑棺。
  
      “你说的黑棺,是这种型号的吗?”
  
      韩乐问。
  
      乌龟大惊失色:“你怎么会有?”
  
      按照乌龟的说法,韩乐手里的小黑棺,和装载着三具无名古尸的黑棺,一模一样!
  
      韩乐看着那不夜湖,以及远方的阴影,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