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五十九节 名剑山剑意的主人!

第二百五十九节 名剑山剑意的主人!

在看到那行字的那一瞬间,韩乐惊呆了。
  
  他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赶忙揉了揉眼睛。
  
  眼前一阵模糊,但那行字虽然有些模糊了,但依旧可以分辨地很清楚。
  
  确实是超能粒子加速器什么的……
  
  “阴界,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
  
  “我记得我穿越之前,好像某个国家的确号称要搞一台前所未有的超能力自对撞机,要横跨两个大洲来着……”
  
  “等等……这东西不会真的和地球有关系吧?”
  
  韩乐握紧了手里的草图,脑海里浮现出一万种可能性。
  
  当初他在青铜门背后就看到了前世的地球,当时他还觉得可能是幻觉之类的东西。
  
  但很多东西,都是一点带浮现的。
  
  这些看似不经意的线索如果能串联在一起的话,或许韩乐会明白很多。
  
  当然,这张草图可能是所谓的史前文明留下来的东西。
  
  只不过,这东西为什么会从阴界流出呢?
  
  韩乐有些无奈,截至目前为止,他看似得到了很多线索和提示,但却显得太过凌乱了,根本没有办法真正地将它们整合在一起。
  
  究其本源,还是关于阴界的问题。
  
  阴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黑窟窿如果能通往阴界,那么自己是不是也要尝试一下?
  
  他看着那黑黢黢的洞穴,有一种跟随那女尸一同进入的冲动。
  
  好在理智拦住了他。
  
  他继续在湖边走着,只不过接下来的收获就不是很大了。
  
  黑窟窿流出来的很多东西都是奇奇怪怪的无用品,甚至有生活用品——韩乐有一种错觉,这黑窟窿,就好像是阴界的垃圾桶似的。
  
  有人在往垃圾桶里不分种类地丢垃圾,所以这些东西才会飘到不夜湖边上而已。
  
  而在这段时间里,韩乐注意到徐花花正在用术核汲取来自黑窟窿里的神秘力量。
  
  这种力量,韩乐既熟悉又陌生。
  
  其实很久之前,他就对术士的秘密有了一些猜测,但是当近距离观察徐花花修复术核的时候,他终于可以确认自己的想法了。
  
  所谓的术士,所谓的荒之力,多半也和共鸣二字有关系!
  
  那老乌龟似是知道瞒不住韩乐,倒是主动解释起来:“其实很多年前,我们术士就发现了音律的力量了。”
  
  “这个法则在云州并不是由云州智脑提出的,而是术士们提出来的,只不过我们认为声音的力量应该通过另外一些方法实现,而不是所谓的死板无比的战歌。”
  
  “当然,战歌也有战歌的好处,那就是非常省力,在云州智脑的优化下,可以通过人体的魂力和万维键盘进行共鸣,再通过音律的力量,二次共鸣之后获得强大的力量。”
  
  “这就是战歌的本质,而曲境,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罢了。任何传奇强者,其实都有资格创造曲境,只不过传奇乐师更加容易一些。”
  
  老乌龟的话,虽然韩乐早已有了猜测,但还是对他穿越以来建立的世界观有了莫大的冲击。
  
  他沉吟道:“既然是共鸣,那为什么单单只有声音的共鸣,能爆发出超出想象的力量呢?”
  
  老乌龟干笑一声:“你还没意识到吗?我刚刚特别点了云州。事实上,云州法则覆盖不到的地方,声音的共鸣产生的效果要大打折扣。”
  
  “只有云州大陆,战歌才能生根发芽!因为五洲之中,只有云州的本源法则是声音!”
  
  老乌龟的话,一语道破了世界本源。
  
  韩乐仔细思索,这种说法确实也站得住脚。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龙界之人,并不使用战歌,而是使用秘火和其他力量来对抗荒兽。
  
  而泸界的人,似乎也不会使用战歌。
  
  战歌是云州独一无二的力量体系。
  
  换句话说,战歌体系可能也只有在云州才能发挥出效果。
  
  “所以,对于这些,对于世界本源,对于大爆炸,你们还知道多少?”
  
  韩乐盯着老乌龟。
  
  他越发开始觉得三尸地一脉术士的不同寻常。
  
  尽管他们现在人丁单薄,而且被困在小弦界里,但他们的传承肯定没有断。
  
  那个叫做苏梨的术士,甚至将青铜门固定在三尸地数十年之久,他们肯定有很大的发现。
  
  老乌龟叹息一声:
  
  “知道的太多,会很不幸。”
  
  “我们三尸地一脉秉承祖训,不轻易使用术法,其实就是为了保护自己。”
  
  “不过我所知道的其实也很有限,都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只言片语罢了。”
  
  韩乐沉默不语。
  
  三尸地一脉的术士,以术核保护自身,然后控制荒之力,利用荒之力天然共鸣的效果,自然非常强悍;而阿布纳索尔则要差一些,他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多半是受到了荒的感染;云州繁荣到极致的战歌,说白了也是音节的复杂化和流程化。
  
  “难怪……云州智脑要制定战歌的曲牌名。只有这样,才能尽量隐瞒隐藏在战歌之中,音节本身的强大力量!”
  
  “等等……如果这种说法成立的话,那战歌的曲境又是怎么说?别人的曲境还好,是他们自己构筑的。我的曲境,可都是直接从前世的曲库里偷来的,为何也能凝聚成曲境世界?”
  
  韩乐觉得思路爆炸了。
  
  他甚至开始怀疑无垠曲库本身是否有问题。
  
  老乌龟关于共鸣和音节的说法,是韩乐很早之前心中就有猜测的假设;目前虽然还有很多无法解释的问题,但看上去很像这个世界的真相了。
  
  最大的问题就是韩乐自己。
  
  他的曲境,他的战歌,是最无法解释的存在!
  
  “难道……我特么是个一个BUG?”
  
  他越想脑洞越大,甚至幻想自己的穿越,是一场超级阴谋了!
  
  “别想太多了。”
  
  老乌龟看到韩乐苦恼的样子,低声安慰道:“五洲的本命法则各有不同,但并没有到特别排斥的地步,比如你去了龙界,同样可以使用战歌,只不过效果没那么显著罢了。”
  
  “这个世界很复杂很神秘,有些东西,最好不要去了解,一旦了解的太多,就会……”
  
  韩乐下意识道:“就会怎么样?”
  
  老乌龟淡然道:“会死,甚至,比死更凄惨!”
  
  韩乐心中一动。
  
  老乌龟这么说,一定是知道些什么。
  
  他看着老乌龟,目不转睛。
  
  老乌龟苦笑了一会儿:“你就不能控制住你的好奇心么?”
  
  韩乐:“我不怕死。”
  
  他是真的不怕,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特别是在逐渐接近这个世界的真相的时候,他开始变得犹疑、不安。
  
  有时候他觉得,什么都别追查了,搞定龙城的事情之后,找个风水宝地养老也不错。
  
  但仔细想想,那样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
  
  他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真相。
  
  所有一切迷雾笼罩下的真相!
  
  为了真相,他真的可以做到悍不畏死!
  
  这也是他愿意接过大罗山衣钵的原因。只有成为大罗山的人,只有变得更强,才能更快地接触到那些常人无法接触的真相。
  
  ……
  
  “好吧,既然你这么执着,那么我就告诉你一个非常惨烈的例子。”
  
  老乌龟叹息说:“虽然这个惨例没有实证,但这是我们的祖师推断出来的,以她的造化,应该不会有假。”
  
  韩乐点了点头。
  
  老乌龟指着那黑窟窿说:
  
  “刚刚可能走进这黑窟窿的那具女尸,其实祖师早就推算出了她的来历。这是我们三尸地一脉的绝密,此前我和师兄都选择了隐瞒,还望你见谅。”
  
  韩乐表示理解,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们想隐瞒一些东西也是正常的。
  
  只不过他好奇的是:“既然你们选择了隐瞒,为何现在又要告诉我?”
  
  “难道,她和你想要说的所谓【惨例】有关?”
  
  老乌龟点了点头。
  
  “那具女尸,生前曾经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对云州世界的本源了解到了极深的地步,她在战歌法则诞生之前,甚至在术士们诞生之前,便已经深入了解了这个世界的秘密!”
  
  “只是正因为她知道了太多,她太强大了,她触碰到了不该触碰的东西,最终被某种强大的力量杀死。她的肉身坠落无边深渊中,花了不知道多少年才从大地之下爬上来;而她的灵魂,则是被吸收进入了青铜圣门之中。她的灵魂变得扭曲而疯狂,就连她的曲境,也受到了影响,原本强大无比的曲境,最后变成了只知道杀戮的修罗场。”
  
  “她的名字,叫做箜篌,据说在史前文明,是一种著名的乐器。”
  
  韩乐深吸一口气。
  
  果然,是箜篌!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箜篌竟然曾经如此强大,早早地掌握了云州世界的本命法则。
  
  那能让她扭曲的人,又来自何方?
  
  他忽然想到,如果箜篌的背后,还有这种故事的话,那么余白衣呢?
  
  把她从青铜门里带出来的,可是余白衣本人啊!
  
  老乌龟幽幽地说:“后来有一个绝世强者,想要拯救她,却差点把自己也搭进去。”
  
  “再后来,他成功没有我不知道,因为他已经把我们三尸地一脉关进来了。”
  
  “既然你是来自云州的,想必那个男人的名字,你应该知道吧?”
  
  “毕竟是曾经名满天下的……余白衣啊。”
  
  “名剑山上的那道剑意,就是他当年留下来的啊!”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