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六十一节 孩子生了吗?

第二百六十一节 孩子生了吗?

    老乌龟和徐花花看着韩乐发呆的样子,有些奇怪。【wwW.aiyouShen.Com】
  
      他们纷纷凑了过去,徐花花看了一眼,迟疑道:“这是什么文字?上面什么意思?”
  
      韩乐痴痴道:“这是一封求救信。”
  
      “祖师不是说,这后面连通着某个神圣之地吗?为何神圣之地的人,还要向我们求救?”徐花花很好奇。
  
      老乌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但他再次催促大家离开这里。
  
      他总感觉不安全。
  
      但韩乐就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刺激。
  
      徐花花和老乌龟都不敢惊动他,虽然他们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张求救的纸条,为何让韩乐这么震惊?
  
      只有韩乐自己知道。
  
      这个字迹,绝对错不了。
  
      是他自己的字迹。
  
      韩乐写字的时候,有一些奇怪的坏习惯,特别是写汉字的时候,前面几笔总是轻飘飘的,很容易歪歪斜斜,但后面会方正起来。
  
      这也是他个人的小毛病了,小时候练字,怎么都改不过来,索性也就没改。
  
      他对自己的笔迹还是非常熟悉的。
  
      哪怕穿越了,他的字迹也没有变化。
  
      这也是他灵魂真实地来到这个世界的一个佐证之一。
  
      但是现在。
  
      他收到了一封求救信,信是他自己写的。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不寒而栗。
  
      他怔怔地看着那个黑窟窿,透过那无边的黑暗,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无助的“韩乐”,正在歇斯底里地敲打着黑暗的无形的屏障。
  
      他很害怕,他处于危险之中,他不知道怎么拯救自己。
  
      他看到自己的时候,是否也是很惊讶?
  
      他又是怀揣着怎样的心情,写下这样的求救信的呢?
  
      韩乐的脑子乱成一团。
  
      突然间,他往前走了一步:“我要进去看看!”
  
      他再也忍受不了这重重疑惑了。
  
      这黑窟窿背后,一定有重大的秘密。
  
      否则那苏醒的女尸箜篌,绝对不会走进去。
  
      根据恶鬼吉祥的说法不夜湖是阴界特有的水文,黑窟窿也有阴界的气息,那么这背后是阴界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唯一让韩乐感到迟疑的是,大罗山的人当初为了进入阴界,可是想方设法,用尽了各种手段,最后用一种奇怪的仪式才进去的。
  
      自己就这么冲进去,会不会出事?
  
      他想了想,还是抱着那小黑棺。
  
      “我送你们过去,然后再回来。”
  
      他虽然很着急,但也没忘记了徐花花和老乌龟。
  
      “你要进去?”徐花花大吃一惊:“你要去救那个人?”
  
      “是了,看你表情,这个字迹你一定认识?他是你的朋友?女朋友?”
  
      韩乐摇摇手:“别问了。我送你们走。”
  
      到了这种时候,他已经彻底懒得理会这个话唠少女了。
  
      他心中疑惑万千,再不解开一些,他觉得自己都要发疯了!
  
      老乌龟郑重道:“你真的要进去?”
  
      “这小黑棺或许有神妙之处,可以抵挡一些东西,但我们祖上曾经说过,神圣之地,并非生者能入。”
  
      “你别看女尸能进去,因为她是尸体,所以她能进;而你不能。”
  
      韩乐死死地盯着他:“你到底还有什么隐瞒着我?”
  
      “还想不想救徐简真还有那小剑神的命了?”
  
      韩乐也怒了。
  
      一听到老乌龟说黑窟窿非生者能入,他就知道,这老东西一定还知道别的什么东西,只是一直藏着掖着。
  
      老乌龟有些无奈:“我知道的都是些祖训。非生者能入,这是祖师苏梨亲口说的,关于这黑窟窿,我真的也不知道其他东西了。”
  
      “你执意要进去,我也拦不住你,总之,保重。”
  
      韩乐深吸一口气,刚想将两人送回湖对岸。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
  
      黑窟窿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微微的颤动声!
  
      韩乐猛地回头。
  
      那一瞬间,他竟然看到了一个影子!
  
      那个影子死死地贴在黑窟窿深处的一个类似玻璃墙的东西上。
  
      韩乐看到了他的眼睛,充满了绝望。
  
      哗啦啦!
  
      一股强大的力量,击碎了玻璃墙,一切重新归于黑暗。
  
      那被注视的感觉也消失了。
  
      韩乐着急了:“你还在吗?”
  
      没有回应。
  
      “我这就来救你!”
  
      韩乐忍不住想抱着小黑棺冲进去。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从黑窟窿里伸出来,一把将韩乐推了回去!
  
      那只手干瘪无比,变化莫测,时而似干尸,时而变成白骨。
  
      那只手对着韩乐张开,然后不断摇晃,示意他不许前进。
  
      “你是……箜篌?”
  
      韩乐涩声问道。
  
      那只手握住拳头,点了点。
  
      “这背后是不是阴界?玄明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收到这封求救信?”
  
      韩乐疯狂地询问。
  
      那只手又是摇了摇,最终默默地消失在了黑窟窿的尽头。
  
      末了,一节断骨从黑窟窿里流出,赫然是刚才箜篌阻止韩乐进入黑窟窿的那只手的小指尾骨。
  
      “勿进,时间不对。”
  
      小指尾骨上,细细地刻了这么几个字。
  
      时间不对?
  
      这又是什么意思?
  
      韩乐总算稍稍冷静下来。
  
      箜篌的尸体,不惜损失一节指骨,也要传递出这样的消息,看来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说是之前,他一定不会相信箜篌的话,但是现在,得知箜篌和余白衣当年的一些事情之后,他对箜篌本身产生了看法。
  
      或许她的灵魂已经被诅咒扭曲,变成只知道杀戮的怪物,但她的**复苏之后,应该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重生。
  
      她是曾经站在云州顶端的人,说不定连余白衣都不如她。
  
      她没有道理要害自己。
  
      勿进的意思很好理解,就是让韩乐现在别进去。
  
      但是时间不对到底怎么解读,就很有说法了。
  
      韩乐仔细想了想,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连贯起来读,就是别进去,现在不是你进阴界的时间。
  
      这种说法虽然古怪,但也勉强站得住脚。
  
      而第二种,则是指那封求救信。
  
      那封求救信的时间不对?
  
      韩乐也是穿越者,脑洞大开起来比谁都厉害:“这难道是未来的我,写给自己的求救信?”
  
      “所以说时间不对?”
  
      “这什么鬼?”
  
      看着那深不见底的黑窟窿。
  
      韩乐最终咬牙做出了决定。
  
      他选择相信箜篌一次。
  
      那节指骨,他也贴身保留下来。
  
      不管怎么样,真相终有一日会水落石出。
  
      他坚信这一点。
  
      徐花花和老乌龟担忧地看着韩乐。
  
      刚刚发生的诡异事情,他们看在眼里,生怕韩乐会受什么刺激,直接冲进去。
  
      “生者不能进……难怪大罗山的人,都要用奇奇怪怪的仪式了……算了,还是等我成为传奇之后,再说吧。”
  
      “阴界的水,比五洲战场还深,我还是先把龙城的事情搞定。”
  
      韩乐苦笑一声。
  
      他总觉得,自己接触到了太多太高深的东西,这种无力去探索的真相和秘密,实在让人心痒难耐。
  
      好在韩乐意志力一向坚定。
  
      当他做出了决定,接下来的事情就会非常快速地被执行。
  
      “我们走!”
  
      他扛着小黑棺,背着黑窟窿,走向了不夜湖!
  
      “去哪儿?”
  
      徐花花还愣了一会儿。
  
      哗哗哗!
  
      韩乐将小黑棺推入了不夜湖中。
  
      “杀刘魁!”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还带着一丝想要发泄的戾气!
  
      大爷我在黑窟窿和阴界面前撞壁了不爽了,还不准我杀个反派消消火了?
  
      韩乐战意满满。
  
      ……
  
      一天之后。
  
      名剑山下。
  
      韩乐孤身一人出现在山下入口处。
  
      徐花花和老乌龟则是混入了木镇之中。
  
      他们知道,这种事情,他们是帮不上忙的。
  
      实力到了韩乐和刘魁这个层次,不是普通人能插手的,更何况,韩乐选择了最直接的办法,直上名剑山!
  
      他已经对小弦界重重隐秘感到了厌倦。
  
      他要杀穿小弦界!
  
      “平荒天书,我来了!”
  
      韩乐步步上山。
  
      一开始,还有雪奴卫试图阻拦。
  
      但是却被韩乐用遮天蔽日手拍成了肉块。
  
      很快的,再无人敢阻拦韩乐上山。
  
      因为刘魁也下了命令,不许阻拦。
  
      他知道,那个杀害多层看守者的凶徒,来了。
  
      尽管没能从徐简真和小剑神口中得到太多有用的消息。
  
      但是他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因为,这里是他的主场!
  
      “真是找死。”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云州后辈。”
  
      “居然敢上名剑山来挑战我!”
  
      刘魁冷笑一声。
  
      他就站在山道上,迎接着韩乐的到来。
  
      ……
  
      来到名剑山上的感觉,的确不太一样。
  
      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仿佛随时有万千利剑,会穿心而过。
  
      余白衣的剑意,的确不同寻常。
  
      那一道剑意的力量,已经渗透到这座山的每一个角落里。
  
      “魂力完全被封锁,如果强行动用,估计会被剑意轰成智障。”
  
      “一个人的剑意,居然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所以……这也是共鸣的一种么?”
  
      韩乐若有所思。
  
      他以共鸣之术入道,渐渐悟到了一些本源。
  
      这就是传承和见解的力量了。
  
      可怜刘魁,日夜研究剑意这么多年,却始终无法参透。
  
      而韩乐来到山上的第一眼,就在余白衣的剑意里,看到了共鸣。
  
      那种暴戾的感觉,真是让人畏惧啊。
  
      余白衣和何庆芝的剑意是截然不同的。
  
      何庆芝的剑意是潇洒,是正义,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所以才有了剑侠世界。
  
      而余白衣的剑意,是剑走偏锋,暴戾激进。
  
      这种剑意,很容易陷入极端杀道,这也是刘魁会产生误解的重要原因。
  
      可韩乐却没有从剑意里感受到任何血腥杀戮的意味。
  
      再暴躁、再凶戾、再剑走偏锋,仍然是剑道而非杀道。
  
      可见余白衣的功力深厚。
  
      他的魂力也一定浑厚到了无法想象的境界,否则普通的武者,恐怕很难控制住这种极端的剑意。
  
      韩乐一路走,一路感悟。
  
      很快就来到了山道上。
  
      不远处,两个人正在挣扎。
  
      刘魁冷冷地看着他。
  
      韩乐深吸一口气,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余白衣的剑意,他准备用三万六千剑来破解!
  
      同为剑神,他相信,何庆芝的剑意,不会比余白衣的剑意来的差!
  
      只不过还没等他出手。
  
      整座山忽然发出低低的悲鸣声!
  
      山道上,那两个面容痛苦的家伙直接跪下了,名剑山内部,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你应该感到荣幸,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动用余白衣的剑意要杀的人。”
  
      “感受到这山道上的剑意了吗?很恐怖是吧?”
  
      “但它,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在刘魁的低语中。
  
      名剑山裂开。
  
      宛如火山爆发一样,山口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喷薄而出。
  
      一口无形的剑破开山腹,冲霄而起!
  
      那一瞬间,别说山下的木镇了,就连整个名剑山世界,都为之震动!
  
      韩乐也的的确确被惊到了。
  
      他原本以为,余白衣的剑意,只是蛰伏在山道上而已。
  
      没想到,真正的剑意,竟然隐藏在山道之中。
  
      “这剑意……我无法抵抗,只能让尘烟来了。”
  
      “可惜了……失去了和余白衣剑意交手的机会。”
  
      他脑海中这么想着的时候。
  
      忽然间,他的胸口传来一阵炽热的温度,继而闪烁其湛蓝色的光芒来!
  
      在刘魁诧异的目光中。
  
      一团湛蓝色的火焰,从韩乐心脏部位亮起,徐徐燃烧,包裹着他的心房。
  
      韩乐微微一愣,旋即惊喜:
  
      “星火,你醒了?”
  
      意识之中,传来奶声奶气的一句:“姐夫……”
  
      哈?
  
      韩乐有点蒙蔽。
  
      他知道余白衣从青铜门里带出来的余星火,自从被陆妍切割之后,就一直在自己的心脏里蛰伏休养。
  
      只不过太久没动静了,他都差点忘记了。
  
      这小家伙苏醒之后,第一个脱口而出的居然是姐夫?
  
      这又是怎么回事?
  
      虽然他是余白衣带出来的,据说也是余白衣取名为余星火的……他是把自己当成余长歌的弟弟了?
  
      韩乐脸一黑,刚想说些什么,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右眼画面一变:
  
      他看到了码头、大海还有沙滩!
  
      这是……海滨镇的景象。
  
      “姐姐、姐夫……星火醒啦!”
  
      一个愉快的声音,在韩乐脑海里响起。
  
      千里之外的余长歌,也愣在了那里,她摸着自己心口处,那里也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韩乐突然明白了。
  
      当初陆妍说将星火一分为二带回龙城,其实是一分为三,剩余的两份,分别藏在了韩乐和余长歌的身上。
  
      而在名剑山剑意的刺激下,星火终于苏醒了。
  
      他眼前看到的,应该是余长歌看到的场景,等于说,在星火的力量下,两人视野共享!
  
      那灵魂呢?能联系吗?
  
      韩乐下意识地问了句:
  
      “那个,孩子生了吗?”
  
      余长歌一脸懵逼。
  
      ……
  
      【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