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六十二节 剑来!

第二百六十二节 剑来!

    韩乐的问题,着实让余长歌很无语。
  
      她沉默了很久,才回答了一句干巴巴的:“没有……”
  
      说实话,就连韩乐自己,在这话问出口之后,都觉得有些尴尬。
  
      他其实只是像确定,星火是否能有像雅典娜一样的能力,让远在天边的人们获得心灵联结的能力。
  
      现在看来,苏醒的星火果然可以传递消息。
  
      “我在小弦界里……时间流速方面,比较不敏感……”
  
      韩乐尴尬地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犯蠢问这种问题的原因。
  
      其实这倒是实话,小弦界里的时间流速太过怪异,和云州的时间流速截然不同。
  
      在连续闯过这么多层之后,韩乐甚至会出现一些时间差的幻觉。
  
      现在好不容易联络上了余长歌,自然想要确定一下。
  
      只不过双方虽然短时间获得了心灵沟通的能力,但气氛却变得尤为尴尬。
  
      好在,苏醒的星火显得异常活泼,总算是化解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姐姐、姐夫!为什么我感受到了父亲的气息?”
  
      星火一语惊醒韩乐。
  
      名剑山世界中,那冲霄而起的剑意,已经盯上了自己。
  
      他大概也猜出来了,星火一直躲在自己和余长歌的身体里蛰伏、休养生息。
  
      这次苏醒,极有可能并非正常情况下的苏醒,而是因为感受到了余白衣的气息。
  
      名剑山的纯粹剑意,是星火苏醒的根本原因!
  
      “你那边什么情况?”
  
      余长歌也看到了那剑意,虽然她年幼的时候也常赖着父亲,但对于父亲的武艺,却极少有所了解。
  
      那场祸事之后,她就更没有机会了解了,一直到弦界大战时那一柄天外来剑,她才渐渐感受到自己父亲那不可一世的力量。
  
      她心中,其实也有很多疑惑。
  
      她共享了韩乐的部分视野,也能看到冲天而起的名剑山剑意。
  
      “你在战斗?这剑意……”
  
      “你爹的剑意。”韩乐言简意赅地回答:“我估计星火就是因为这个被惊醒的。”
  
      他胸口的火焰跳动了一下,打了个哈欠,语气很失落:“原来不是真正的父亲……”
  
      “星火困了,星火要睡觉觉,姐姐姐夫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没有的话,我就休息了哟。”
  
      他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看起来,他似乎只对余白衣本人感兴趣。
  
      余长歌诧异了一会儿,很快也明白过来,既然余白衣赐名星火,那星火也应该真正地把余白衣当成了父亲。
  
      她和韩乐都是沉默以对,两人其实都有些话想说,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话说我就睡了……”星火嘟囔了一句。
  
      “等等!”韩乐和余长歌不约而同地喊道。
  
      “嘿嘿……你们放心聊,我不会偷听的啦。”
  
      星火人小鬼大,陡然精神一震,认真地说:“我只会给你们提供部分的视野共享和心灵沟通哟,我绝对不是会偷听的星火喔。”
  
      韩乐挠挠脑袋,刚想说些什么,谁知道刘魁已然动手!
  
      在他看来,韩乐已经被名剑山剑意所征服。
  
      这很正常。
  
      没有一个人在面对这道剑意的时候还能保持从容淡定的。
  
      当年的那个人实在太强大了。
  
      这道剑意,是他刘魁的心魔,其余庸人,怎么可能一下子能跨的过?
  
      他自己,可是数十年日夜努力,都未曾从这剑意中解读出最终的精髓啊。
  
      这个外来者再强大,遇到余白衣的剑意,恐怕也只有束手就擒一条路吧?
  
      想到这里,刘魁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看起来,还是大材小用了。”
  
      “你这种程度的武者,我亲自出手就能解决。根本不必请出这道剑意!”
  
      下一秒,那剑意直接穿梭了时空,横穿了韩乐的心口!
  
      速度、时间以及空间对这道剑意来说,已经没有了意义!
  
      这才是余白衣最强大的地方!
  
      山道上。
  
      小剑神和徐简真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刘魁最终还是祭出了这件宝物。
  
      这意味着,这一次他将亲手毁灭名剑山世界任何胆敢反抗他的人。
  
      他们两个,因为韩乐的吸引火力,暂时获得了自由。
  
      但这种自由能持续多久?
  
      他们想要上前帮忙,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在为和刘魁以及那道剑意战斗做准备。
  
      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尽量高估那剑意的强大了。
  
      然而当刘魁将余白衣真正的剑意祭出来的时候,他们才愕然地发现,在这道剑意面前,所有的一切似乎都黯淡无光。
  
      他们做的所有准备,都显得那么可笑。
  
      他们的武功、术法,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这天地间,这方世界,只剩下了那道暴戾无匹的剑意!
  
      甚至连剑意的操控者刘魁本人,都被这剑意的锋芒所遮盖。
  
      他们根本不指望韩乐能从这样的剑意下能活下来。
  
      而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终于明白,刘魁为什么隐忍这么多年,才将他们骗上上来,一网打尽了。
  
      或许这样的剑意,对他来说,也是最大的囚笼吧!
  
      他花了这么多时间在剑意之上,却始终没有得到结果,最终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既然无法突破,那么就干脆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
  
      这是刘魁的选择。
  
      换句话说,其实他已经放弃了对余白衣的追逐。
  
      无法说,这种抉择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但对名剑山的其他人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逃吧……”
  
      徐简真一只手推向了小剑神:“你还年轻,去流沙海,去三尸地,找个地方藏起来,总有一天,说不定……”
  
      他的话说不下去了。
  
      他自己都无法骗自己,小剑神能超越余白衣。
  
      在徐简真眼里,肖越是有希望打败刘魁的,但他们的对手,是数十年前的余白衣啊!
  
      “无处可逃了……”
  
      “拼死一战吧。”
  
      肖越仰起头,看向了刘魁。
  
      他知道,等到韩乐死去之后,就轮到他们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那被剑意贯穿的韩乐忽然化成了一团虚影。
  
      刘魁第一次皱起了眉头。
  
      不远处的山道上,韩乐的身影徐徐浮现。
  
      他右手捂住了下肋骨。
  
      在那里,有一道很深的剑伤。
  
      “好快的剑……”
  
      “难怪你有恃无恐……当年的余白衣,真的很强啊。”
  
      韩乐觉得亚历山大,又这么一个强悍的准岳父,自己以后跑到五洲战场上,还有没有好日子过了?
  
      徐简真和肖越惊愕地看着韩乐。
  
      他们不敢置信,韩乐居然从这一剑下活了下来。
  
      那一剑的威势,他们是看的清清楚楚的。换成他们自己,绝对是没有任何的生还希望。
  
      但韩乐却做到了,虽然他看上去受了些伤。
  
      “居然让你躲开了。”
  
      刘魁的脸色有些难看。
  
      要知道,这道剑意,当年他就没有躲开。
  
      是余白衣手下留情,才没杀死他!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直接躲开了这道剑意——虽说剑意的操控者也从余白衣变成了刘魁,但无论是哪种对比,都让刘魁无法接受!
  
      他有些暴怒。
  
      “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既然你上了山,就注定是死路一条!”
  
      “杀!”
  
      他的语气中带着无法遏制的蕴怒!
  
      韩乐面色凝重,他之所以能躲过那一剑,是因为他不是普通的大道宗师!
  
      他体内有上千秘火。
  
      这些秘火,不仅可以焚烧万物,也同样焚烧锻造了韩乐强悍的肉体。
  
      在刘魁出剑的那一瞬间,韩乐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是无法躲避的;任何大道宗师都做不到这一点。
  
      甚至连那些还没做到随心所欲地瞬移的天人武神,可能都只能硬抗这一剑。
  
      于是他急中生智,以秘火点燃自身肉体,强行提高了移速,勉强做出了规避。
  
      这种方法,对身体的伤害极大,而且也无法完全避免那剑意,只能说是堪堪闪躲。
  
      这次上山,原本他是想用何庆芝的剑意试试和余白衣的剑意对抗的。
  
      但现在看来,何庆芝留下的剑意,根本不可能是余白衣这道凶狠剑意的对手。
  
      他的耳旁,已经有人在疯狂催促:
  
      “快快快!让老娘上!”
  
      “这剑意挺有意思的,上次那道会逃跑的,估计是假身,这次是真的。”
  
      “这一次,我只算你半次人情好不好?”
  
      很显然,尘烟大姐在余白衣的剑意下,也被激发起来战意。
  
      韩乐内心一阵苦笑无语。
  
      如果遇到困难,动不动就让尘烟出手,那么自己的人情次数,很快就会消耗完毕。
  
      接下来的龙城大战该怎么办?
  
      他可不相信,阿布纳索尔和云乐会是容易对付的家伙。
  
      他们两个,一定有非常可怕的底牌,到时候,尘烟将会成为韩乐最后的杀手锏!
  
      区区一个刘魁,绝对不能让她出手!
  
      嗖!
  
      余白衣的剑意再次杀来。
  
      韩乐如法炮制,以秘火之力催动肉身,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他也没有选择什么方向,只是随便乱冲,防止刘魁提前洞悉到他闪避的方位。
  
      如是再三,韩乐身上已经有了三道剑痕。
  
      尘烟怒道:“你在干嘛?逞强吗?男人的面子就有那么重要吗?”
  
      “你根本不可能是它的对手!”
  
      韩乐摇头:“不是这样。”
  
      “我已经……找到办法了。”
  
      就在刚刚。
  
      韩乐在闪躲那剑意的同时,其实一直在和余长歌进行沟通!
  
      韩乐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余长歌。
  
      余长歌很快理解了。
  
      面对这霸道无比的剑意,要么硬碰硬击退它——比如让尘烟出马,但是韩乐估摸着,如果尘烟出手,古神兵和剑意战在一起,整个名剑山世界都要崩碎。
  
      这也是他迟迟不肯让尘烟出手的重要原因。
  
      要么,就从源头解决它!
  
      要知道,这是余白衣的剑意,而余白衣一生,只用过一柄剑。
  
      剑名非白,是非黑白。
  
      刚刚韩乐闪躲的时候,余长歌就将召唤非白剑的密语,告诉了韩乐。
  
      非白剑拥有神乎其神的力量,不逊色于古神兵。
  
      这一点,从它能穿越五洲战场来到云州弦界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现在的非白剑不在余长歌身边,但余长歌将召唤的密语交给了韩乐,其实就是给了韩乐用非白剑对抗剑意的机会!
  
      “……密语……记住了吗?”
  
      余长歌低声问道。她也有些紧张。
  
      眼看着韩乐被自己父亲的剑意撵着满山跑,她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脸上甚至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晕。
  
      一旁的余酒行看到这幅样子,不由诧异道:“姐,你怎么了?”
  
      “怎么看上去一副春心萌动的样子……啊?你不会是喜欢上别的人了吧?咦?那韩乐那个家伙,岂不是要被戴绿帽子了吗?”
  
      “为什么我有一种很爽快的感觉?哈哈哈哈哈……”
  
      名剑山上,韩乐脸黑到了极点。
  
      但他没时间收拾这嘴欠的家伙,当下默默记住密语。
  
      刹那间,他重新恢复了自信,挺直了腰板,直面剑意。
  
      “看来,我要使出些真本领了。”
  
      论装逼姿态,韩乐自信还没输过谁,他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我刚刚试探了一下,这剑意也不过如此。”
  
      “接下来,我要出全力了。”
  
      刘魁微微一愣,韩乐这蜜汁自信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凶徒,还真能抵抗名剑山剑意?这不可能啊。
  
      徐简真和肖越都是一脸狐疑的样子。
  
      韩乐的气质固然洒脱无比,说的话也看上去像那么回事儿。
  
      但关键是,他浑身上下衣衫褴褛,哪里有半分从容的姿态?
  
      整个人都快被余白衣的剑意削惨了好不好?
  
      真有什么秘密武器,早就该用出来,不至于拖到现在吧?
  
      刘魁冷冷地注视着韩乐,干笑一声:“你尽管出全力。”
  
      “我不相信有什么东西,能挡得住他的剑意!”
  
      徐简真和肖越也瞪大了双眼。
  
      韩乐站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低声默念密语,然后大手一挥,声音洪亮无比,动作潇洒宛若仙人:
  
      “剑来!”
  
      下一秒,一股强大的气息自不知名处而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穿越时空赶过来!
  
      刘魁微微一惊,这种气息,竟然不比名剑山剑意弱多少?
  
      难道这小子真有底牌?
  
      他不信啊。
  
      他一咬牙,又再度消耗大量的真气,操控着余白衣的剑意冲韩乐杀去!
  
      韩乐稳坐钓鱼台,自信满满。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那股强悍的气息,突然消失了。
  
      嗖。
  
      千钧一发之际,韩乐仍是用秘火之术躲开了这一剑,但是他的肩胛骨,却被轰碎!
  
      “妈-的剑呢?”
  
      韩乐恼了。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