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六十三节 教训!

第二百六十三节 教训!

    使用过召唤密语之后,韩乐明明感觉到,那股强大的力量已经靠近小弦界了!
  
      它随时可以破空而来,替自己挡住这剑意!
  
      偏偏在关键的时候,那股力量消失了。
  
      害的韩乐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小命交代在这里。
  
      要知道,那可是余白衣的剑意啊。
  
      如果真的被那暴戾的剑意伤到要害部位,哪怕身为平荒天师的韩乐都要遭重!
  
      搞不好连那些转世重生的秘术都不能使用,直接就魂飞魄散了!
  
      所以他才恼火到了极点。
  
      更何况,他的右肩火辣辣的疼,整个肩胛骨都被轰碎了,虽然他的身体强悍到了极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但那种又疼又痒的感觉实在让人爽快不起来。
  
      韩乐很久这种在鬼门关边缘走上一遭的经历了。
  
      所以态度有些恶劣。
  
      而另外一边的余长歌也是纳闷:“密语你没记错吧?”
  
      韩乐默默说了一遍。
  
      余长歌奇道:“没错呀,我都是这么召唤它的。”
  
      韩乐:“……”
  
      余长歌慌忙道:“你先等等,我去找它看看!你多召唤几次试试!”
  
      说罢,她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韩乐心中有苦难说。
  
      刘魁哈哈大笑起来:“到了这种时候,还要装腔作势,我应该说你幼稚,还是无知呢?”
  
      余白衣的剑意肆无忌惮地攻杀过来!
  
      韩乐只能狼狈逃命!
  
      每次逃命,他都在消耗大量的秘火,同时对自己的身体造成巨量的负荷!
  
      更让人觉得诡异的是。
  
      他一边逃,一边还时不时念念有词,最后来一句剑来。
  
      可惜他那奇奇怪怪的举动,似乎并不能改变局面。
  
      根本没有什么剑出现在他手中。
  
      “这位韩乐先生,莫不是被余白衣的剑意逼疯了吧?”
  
      小剑神满脸绝望之色:“我承认,面对这种剑意的时候,很容易精神崩溃的。”
  
      徐简真默然无语。
  
      韩乐的举动异常到了极点。
  
      他虽然神出鬼没,勉强能在余白衣的剑意下活下来。
  
      但那也只是苟活而已。
  
      这样下去,他迟早要死在剑意之下。
  
      “我们一起上吧,虽然不能赢,但至少不会让韩先生一个人承担!”
  
      肖越决然道。
  
      徐简真点点头。
  
      他们联手向刘魁攻杀了过去。
  
      这样一来,的确是减轻了韩乐的一些负担。
  
      因为刘魁不得不分心应付小剑神和徐简真两个人的攻击。
  
      两人虽然在剑意囚笼中困了好多天,实力不是全盛状态。
  
      但是在名剑山中,也是唯一能对刘魁造成伤害的人了。
  
      他不敢轻敌,稍稍转移了一下注意力。
  
      但余白衣的剑意本身就有很强的攻击性,刘魁只要消耗大量的真气,给它提供一个明确的攻击目标就是了。
  
      韩乐依旧被那剑意撵的鸡飞狗跳!
  
      他开始怀疑,余长歌的密语是不是记错了。
  
      虽说在他的印象里,余长歌应该不是这么迷糊的女孩子才对。
  
      但俗话说得好,一孕傻三年啊。
  
      韩乐被杀的快意识模糊了。
  
      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念头都冒了出来。
  
      他仍然在尝试用密语召唤,他其实能感觉到,密语是有些力量的,只不过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不成功!
  
      “你干嘛呢?”
  
      尘烟冷笑道:“念念叨叨跟跳大神似的,不是真的想要用苦肉计,换我免费出手吧。”
  
      韩乐欲哭无泪。
  
      他发誓,自己再试一次,如果还失败,就让尘烟大姐出手算了!
  
      这种被千刀万剐的感觉实在不好受,而余白衣的剑意,的确是现在的韩乐无法抵抗的!
  
      “最后一次!”
  
      他低声呢喃密语。
  
      那种感觉又来了。
  
      但是韩乐没有轻易相信。
  
      果然,很快的,那种仿佛呼之欲出的力量,再度消失了。
  
      韩乐无奈躲开剑意,深吸一口气。
  
      他想放弃了。
  
      只是余长歌之前信誓旦旦地让他继续尝试,他实在又有些动摇。
  
      “要不?最后最后试一次?”
  
      韩乐心想。
  
      ……
  
      海滨镇,近海海域,一柄长剑正在海中徜徉。
  
      只是忽然的,他感受到了余长歌的召唤。
  
      下一秒,他瞬间出现在了余长歌的面前。
  
      “怎么了?小姐,有事么?”
  
      非白剑笑嘻嘻地对余长歌说:“你看上去气色挺不错的,主人知道了,一定会放心很多。”
  
      “对了,我跟你说个有趣的事情吧。”
  
      “刚刚有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傻-哔,居然想要召唤我过去替他战斗,鬼知道他哪里弄来的密语,我逗了他好几次。”
  
      “笑死我了了哈哈哈哈哈……”
  
      “咦?小姐,不好笑吗?”
  
      余长歌面色复杂:“密语是我告诉他的。”
  
      非白剑愣了一下,旋即愤然道:“我是高傲的非白剑,怎么可能替其他主人之外的人战斗?”
  
      “就算是小姐,我也只是负责守护你而已!”
  
      “你到底去不去!?”余长歌平静地问。
  
      非白剑呵呵一笑:“不去!”
  
      就在这个时候,韩乐的召唤密语再次生效。
  
      一个虚空虫洞倏然生成。
  
      非白剑冷笑着看着不断尝试的韩乐:“这就是小姐你看上的男人吗?”
  
      “不得不说,你的品味实在太差了。”
  
      “要我说,比他……”
  
      他的话音未落,就被余长歌一脚踹进了那虚空之中!
  
      “搞定我爹的剑意,否则,就别回来了!”
  
      她的声音坚定无比。
  
      非白剑被迫穿越时空,来到名剑山上!
  
      它和韩乐大眼瞪小眼,两人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轰!
  
      名剑山剑意,直接轰在了非白剑上。
  
      非白剑恼了:
  
      “这……这特么不是当初我留下的一枚种子么?”
  
      “居然也敢挑衅你老子了?”
  
      “算了算了,小姐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还是帮忙把这个傻-哔的问题解决一下好了。”
  
      他这样安慰自己。
  
      下一秒,非白剑冲天而起,猛地刺向了那名剑山剑意!
  
      刹那间,天地仿佛都失去了光辉。
  
      只剩下了一道剑意和一柄剑!
  
      而正在交战的徐简真等人,也愣在了那里。
  
      他们之前看到韩乐召唤失败了无数次,早就对他的底牌没有了任何信心。
  
      而在和刘魁的战斗中,他们也没有占到任何便宜。
  
      这让他们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
  
      谁知道这柄剑来的如此突兀。
  
      其气息内敛,但给人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徐简真猛然瞪大了双眼:“这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非白剑已然穿透了名剑山的剑意!
  
      刺啦!
  
      古朴的剑身最终插进名剑山的山道上。
  
      而那道暴戾无比的剑意在原主人的强力镇压下,终于失去了形神,哪怕刘魁灌注再多真气,都没有了重新复原的力量。
  
      刹那间,整个名剑山世界,仿佛都没有那么压抑了。
  
      那种牢牢禁锢着这方天地的力量,就这么戏剧化地消散了。
  
      “这就、这就完事儿了?”
  
      小剑神表示有点难以理解。
  
      这位韩乐先生看上去的确有些高深莫测,难道他之前一系列的动作,都是在为召唤这柄绝世神剑做准备?
  
      话说回来,这柄剑的威能,究竟恐怖到了什么地步啊?
  
      连那么强悍的剑意,居然能一招完胜?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非白剑。
  
      非白剑洋洋得意,但他却自恃身份,懒得和这些俗人说话。
  
      刘魁的声音都沙哑了,他死死看着那把剑,然后又盯着韩乐:
  
      “你、你……你怎么会有这把剑!”
  
      “余白衣是你的谁?”
  
      他整个人的精神状况都出现了问题,似乎陷入了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
  
      韩乐摸了摸鼻子,想了想:
  
      “应该算是……准岳父吧……”
  
      他说的蛮心虚的,毕竟他和余长歌的关系还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如果余白衣知道自己和她女儿的关系这么错乱的话……呜呜呜,有点不好办啊。
  
      “你是余白衣的女婿?”
  
      刘魁的声音颤抖了。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尖锐的声音冒了出来:
  
      “滚滚滚!”
  
      “这家伙哪里有资格做我们家老爷的女婿!只不过他运气好,让小姐怀了他的孩子而已!”
  
      非白剑愤愤不平地说。
  
      众人有点懵逼。
  
      孩子都有了,不是女婿是什么?
  
      普通人是根本无法想象,因为箜篌和红尘剑等诸多神秘原因导致的错综复杂的关系的。
  
      刘魁死死盯着韩乐,仿佛盯着那个当年让他大败的男人。
  
      当初,他输给了余白衣。
  
      于是一世颓废。
  
      现在,他没有追赶余白衣的机会了,却遇到了他的女婿。
  
      这算不算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机会呢?
  
      “我要……杀了你……”
  
      他的语气低沉到了极点。
  
      尽管没有了名剑山剑意,他依然自信无比。
  
      他体内的气息也开始节节攀升。
  
      “不用你来杀!说起来我也来气,如果不是你小子,我也不会被小姐踹过来!”
  
      非白剑冷笑一声:“居然敢用密语召唤我,我倒是要让你长个记性才行!别以为用下作手段就能攀上我们家老爷这根大粗腿了!”
  
      “那边那个蠢货,你先让开,老子要先教训教训这个家伙!”
  
      说罢,他竟是直接冲向了韩乐!
  
      现场所有人都懵了。
  
      刘魁是最懵的。
  
      这个年轻人,不是余白衣的女婿么?不是他召唤出了非白剑击败了名剑山剑意么?
  
      怎么到头来,这柄剑还要攻击他?
  
      肖越和徐简真也是一脸看不懂的样子。
  
      末了,他们也只能感叹一句:“韩乐先生果然不是凡俗高人,就连召唤出来的神剑,都这么有性格。”
  
      言下之意其实和贵圈真乱也没啥区别。
  
      韩乐也是蛋疼无比,这非白剑对他居然这么排斥?
  
      他刚想找个计策对付,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在他耳旁聒噪了半天的声音终于忍不住了:
  
      “算了算了!我就知道你不是个男人!斤斤计较到了极点!”
  
      “这一次不算我帮你出手总行了吧?”
  
      “这把小剑好嚣张的说,我真的手痒忍不住了!”
  
      还没等韩乐同意。
  
      尘烟大姐就杀气腾腾地从炎黄界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了非白剑!
  
      非白剑顿时一惊,剑身光芒暴涨,瞬间旋转了不知道多少度,似乎想要逃脱尘烟的掌控。
  
      非白剑的力量强悍无比,就连尘烟都无法轻易降服。
  
      她也来了精神,干脆显出本体。
  
      红尘剑再现于世!
  
      于是乎。
  
      山脚下的木镇众人,都是痴痴地看着名剑山上的风云变幻——
  
      两把强大无比的神剑在名剑山的天空上交错而过,战斗进行地非常激烈!
  
      两柄神剑的战斗,更是引得整个世界风起云涌。
  
      名剑山一节节地矮下去,再这样下去,估计整座山都要被削成平地!
  
      山上的人,今天也算是大开眼界了。
  
      在他们看来,两柄剑算是势均力敌。
  
      但韩乐却听得真切。
  
      非白剑已经被红尘剑打的节节败退,一直在求饶:
  
      “姐我错了……我不该在您老人家面前装-逼的……”
  
      “我是真的不知道这方世界还有您在呀,我错了我错了……”
  
      “呜呜呜……我真的错了,你快别打了,我知道你厉害,要不下次介绍我们家老爷和你认识认识?你们俩干一场?”
  
      到最后,他终于破口大骂:
  
      “妈-的狗-日的韩乐,明明有红尘剑这样的大佬,还偏偏要召唤我过来出力!”
  
      “救命啊!再打下去我就要碎啦!”
  
      自始至终,尘烟都是一阵疯狂进攻,只说了一句:
  
      “少啰嗦,快拿出点真本事来,我能感觉到,你不止这点手段!”
  
      ……
  
      韩乐无语地看着天空上两位大佬的战斗。
  
      这种级别的力量,已经远超他的想象。
  
      他担心这么打下去,整个名剑山都会被撕裂。
  
      好在尘烟似乎也只是因为遇到了势均力敌的强大对手,想要过过手瘾罢了,没有下狠手。
  
      非白剑的哀嚎估计是真的,但他似乎有特殊的原因,不能全力战斗,只能被动挨打。
  
      韩乐倒是有些幸灾乐祸。
  
      这家伙差点坑死自己,让尘烟教训教训他也是应该的。
  
      天上双剑大战。
  
      地下的战斗,也该分出个胜负了。
  
      韩乐和刘魁,几乎是同一时间互相盯上了对方!
  
      “死!”
  
      不知从何时起,刘魁手里也多了一柄长刀,刀锋的弧度很妖异,因为红色的缘故,仿佛一直在泣血。
  
      他冲着韩乐,发起了冲击!
  
      只一步,便冲到韩乐身侧,一刀斩向韩乐的头颅!
  
      霸刀刘魁,终究是拿出了他自己独一无二的刀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