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六十五节 龙城破!

第二百六十五节 龙城破!

    韩乐击杀刘魁,本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刘魁的刀很厉害,但是和祖树金刀这种古神兵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再加上他引以为傲的武道经验被韩乐汲取地淋漓尽致,双方的武道差距,其实就在毫厘之间。
  
      而经过这半个月的死缠烂打,韩乐已经充分地击溃了刘魁强韧的心理。
  
      坐拥名剑山世界本源的他,却耗不过一个年轻人。
  
      这让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那一瞬间,就是韩乐下手的最好时机。
  
      刘魁一死,名剑山世界顿时摇摇欲坠!
  
      不过韩乐知道,这不是世界崩溃的象征。
  
      怎么说,这都是余白衣留下来的世界,怎么可能轻易就会破碎?
  
      他稍微感知了一下,就知道,这个世界,也要脱离小弦界了。
  
      只不过和大荒林不同,大荒林是返回龙界,而名剑山是返回云州。
  
      徐简真一行人谢过韩乐之后,便急切地下山,准备回归云州之后的一应事宜。
  
      整个名剑山世界风雨飘摇。
  
      但这些,都和韩乐没关系。
  
      他最在意的东西,终于可以拿到手了。
  
      当初他明知道这是六佬的陷阱,也往里面钻,为的不就是被镇压在名剑山下的那一页平荒天书么!
  
      平荒天师的力量,韩乐已经领教过了。
  
      虽说力量没有高下之分,但平荒天师的力量体系的泛用性是最强的,而且对荒有克制作用,更隐隐关系到世界本源的秘密。
  
      他当然要急切地提升平荒天师的等级。
  
      只有这样,或许才有资格知道当年的大罗山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在山道上行走。
  
      没多久,便找到了那一页遗落在名剑山上的平荒天书。
  
      它看上去很普通,一般人都不会注意到它。
  
      但韩乐作为平荒天师,感知非比寻常,一下子就从石头缝里,将那一页平荒天书拿到了手里!
  
      “终于找到了!”
  
      韩乐欣喜异常。
  
      平荒天师修行天书,基本上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只要吸收了这一页天书里的精华,他晋升第四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是。
  
      这一页天书一入手,韩乐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上面的蝌蚪文他虽然都认得,但却无法理解。
  
      起初,他以为是和天石碑上一样,是经过加密手段的蝌蚪文,但经过多种解密手段之后,这一页天书仍然是有些不知所云。
  
      里面的精华力量,好像也不能被韩乐所吸收。
  
      “这一页……难道就是老师曾经说过的顽石天书?”
  
      韩乐有些心凉。
  
      叶天师曾经说过,在众多的平荒天书中,有一页自上古流传下来的顽石天书。
  
      所谓顽石天书,是一页谁都无法解读的天书,哪怕大罗山主,都不能通晓其中的真意。
  
      传说,能阅读顽石天书的人,都是能够神游三千宇宙的神人。
  
      韩乐费劲千辛万苦,如果得到的平荒天书却无法解读的话,那可就太伤了。
  
      “不对……有些字还认识的。”
  
      他仔细翻来覆去,终于在这一页天书的注脚里,找到两行字——
  
      【非四阶平荒天师,不可阅读。】
  
      【阅读此书,可成就四阶天师。】
  
      韩乐懵了。
  
      这两句话,完全是自相矛盾的!
  
      如果说,只有四阶平荒天师才能阅读的话,那么阅读了这一页天书,成就四阶又有什么意义?
  
      韩乐百思不得其解。
  
      他的心情多少有些沮丧。
  
      这和他从藏书阁里拿到屠龙术可不太一样。他对屠龙术本来就没什么期待,但对这一页天书期待满满。
  
      “或许……还有一些玄机。”
  
      “我可得好好解读才行!”
  
      韩乐调整心态。
  
      他之前顺风顺水太惯了,遇到困难多少有些挫败感,但他绝不会就此放弃!
  
      反正名剑山世界剥离和他在小弦界中的行动没什么关系。
  
      他干脆就坐在山道上,进入了入定模式。
  
      星火的力量渐渐衰退,和韩乐、余长歌打了声招呼,便继续陷入了沉睡之中。
  
      非白剑也离开了名剑山,红尘剑无聊,自然重返炎黄界。
  
      而最后一刻,余长歌终究是对韩乐道了一句保重。
  
      她显然是知道,韩乐即将面对的是什么。
  
      现在的韩乐,需要更多的力量!
  
      他不知日夜地在名剑山上研读那一页天书。
  
      一个月时间过去。
  
      名剑山已经产生了剧烈的变化。
  
      徐花花来过一次,见韩乐这幅样子,也没有打扰;其余人同样如此。
  
      一直到那一天。
  
      韩乐终于从入定的状态中苏醒。
  
      他痴痴地看着手里的那一页顽石天书,沮丧地摇着头:
  
      “读不通、读不通!”
  
      他花了那么长的时间,仍然没有解开这一页天书的玄机!
  
      可见这极有可能便是叶天师说的顽石天书了。
  
      想到这里,韩乐未免有些灰心丧气。
  
      他提了提精神,决定暂时将这件事情抛在脑后。
  
      小弦界他已经闯了五层,还有第六层。
  
      不如去看看,彻底了结此间事情。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手腕上的手镯,忽然碎了!
  
      韩乐愣了一下,神色凝重到了极点!
  
      陆妍曾经和他说过。
  
      手镯碎了,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保护龙城的粒子屏障,碎了!
  
      术士之王的大军,马上就要大举入侵龙城了!
  
      想到这里,韩乐再也坐不住了。
  
      第六层……或许只能去看看了吧。
  
      他想了想,直接祭出天碑,整个人消失在名剑山世界中!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山道不远处站着一个少女,她始终没来得及和他说一声再见。
  
      ……
  
      小弦界第六层。
  
      无限的黑暗空间,只剩下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媚玉已经不知所踪。
  
      “这就是第六层世界?看上去有些名堂。”
  
      韩乐有些遗憾地说:“可惜,没机会领教了。”
  
      “我也觉得可惜。”
  
      那男子道:“我在这里等了你好久,等到那个女人都走了,你却才来。”
  
      “龙城的事情,我猜你不会不管,所以我们之间的战斗,倒是没机会了。”
  
      韩乐有些讶异:“你不拦我?”
  
      男子笑呵呵地说:“你有天碑,来去自如;你有古神兵,这小弦界什么时候能困得住你?所谓的龙城六佬,不过是六个目光短浅的老家伙罢了。”
  
      “也就媚玉聪明点,可惜她也是身不由己。”
  
      韩乐认真道:“请教阁下大名。”
  
      男子沉默了很久,才说道:“名字什么的,我已经忘了,无名无姓,曾是天龙第二。”
  
      “对了,我并不是云州人。”
  
      “很久很久之前,他们称呼我为,蓟州人魔。”
  
      蓟州人魔?
  
      韩乐心中一动。
  
      蓟州,又是一个全新的名词。难道也是五洲之一?
  
      “去吧。我也要走了。”
  
      蓟州人魔笑道:“听说你放弃了做大试炼场之主,那真是可惜了。”
  
      “如今的大试炼场之主,另有其人,或许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
  
      下一秒,韩乐只感觉整个小弦界都在分崩离析!
  
      一股来自远古的浩渺气息扑面而来!
  
      大试炼场重生!
  
      小弦界崩溃。
  
      韩乐依靠着天碑的力量,独立于虚空。
  
      他看到蓟州人魔跨入大试炼场之中,向着一个娇小的人影单膝下跪。
  
      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影,从虚空中,走来,向那个人下跪致敬。
  
      “那就是大试炼场之主么?身材上……难道……是她?”
  
      韩乐心中有了猜测。
  
      只可惜,大试炼场很快就远遁而走,去的方向,似乎是云州康城的方向。
  
      他本想离开,只是紧接着,他又看到一幅奇怪的画面。
  
      他仔细一看,是不夜湖畔的黑窟窿。
  
      这一次,他的宇宙真眼竟然能看透那黑窟窿!
  
      他在黑窟窿里,看到了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正怀抱箜篌,弹奏着一曲绝美华章。那女子眉眼带笑,温和如玉,说是仙子也不为过。
  
      是箜篌吗……
  
      这样的念头刚刚冒起,那女子忽然就变成了一具白骨。
  
      白骨虚空抱着什么东西,似乎也在弹奏着什么,手指动作流畅,只是多了几分阴森的味道,而背景,也换成了永恒的黑暗。
  
      最终,她抬头,深深地看了韩乐一眼。
  
      下一秒,场景消失。
  
      韩乐心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但他很快便打消了这些奇奇怪怪的念头。
  
      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等到龙城大战结束之后再说吧!
  
      现在龙城破了,总归需要一个人站出来对付术士之王。
  
      韩乐不喜欢当救世主。
  
      但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不是?
  
      一念及此,他发动天碑,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
  
      龙界,祖龙台。
  
      一个个神秘虚影汇聚于此。
  
      “天之预言已经实现了一半,而另外一半,也即将实现。”
  
      老蛤蟆懒洋洋地说:“古代龙界回归,我们即将在破灭中迎来新生。”
  
      “而龙界之主,也会归来。”
  
      所有虚影都保持着沉默,但他们都虔诚无比地对着老蛤蟆,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龙界之主消失已久,现在的龙界,已经被荒的力量侵蚀的不堪入目。
  
      他们迫切地渴望他的回归。
  
      而天之预言似乎就要完全实现了。
  
      因为预言的最后一块拼图,赫然出现了征兆。
  
      蛤蟆的水晶球里,赫然出现了一座来自云州大地的城池!
  
      那是龙城。
  
      从高空俯瞰,五大龙脉若隐若现!
  
      “那是龙界之主的尸体!”
  
      “当年……果然是云州人偷走了尊贵的龙界之主的尸体!”
  
      “我们要向云州宣战!”
  
      有暴躁的龙族怒吼。
  
      “不急,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静静的等待。”
  
      “云州的事情,云州人自己会解决的。”
  
      “天之预言既然说过,龙界之主回归来,我们又何必急于一时?”
  
      老蛤蟆安慰说:“今日召集大家来,只是想说一下,在这种关键时刻,就不要在内乱了吧?
  
      “我想其他几个圣地也是这个意思,明白了吗?”
  
      那些虚影默默点头。
  
      龙界上下,在迎接龙界之主回归这件事情上,还是空前一致的。
  
      “虽说天之预言不会有假,但我们至少得做点什么。”
  
      有巨龙提议说:“我们不必进攻云州,但派些人手进入云州,似乎也是有必要的。”
  
      老蛤蟆点头:“可以。那就有各族推选合适的人选,前往云州,小心行事。”
  
      “最近的云州似乎有些不平静,特别是龙界之主沉睡的地带,似乎有很多超乎想象的强者正在聚集。”
  
      “我甚至看到泸界和蓟州的人。”
  
      “五洲战场的事情我们不参与,但其余五界的一举一动,都可能牵动我们龙界的安危,诸位还是要小心为上,所挑选的人物,一定是要最适合的。”
  
      众龙族散去了。
  
      开始准备人选的事情。
  
      ……
  
      龙界北部的冰原上。
  
      一条白龙踉踉跄跄地飞行着。
  
      她的眼神浑浑噩噩,似乎失去了方向。
  
      没多久。
  
      天空中吹过一道乱流,她竟是掌控不好自己的翅膀和尾巴,狼狈无比地摔落下来!
  
      轰隆隆!
  
      白龙庞大的身躯落在冰原上,挣扎了一下,便陷入了彻底的昏迷中。
  
      没多久,两个人影出现在了白龙附近。
  
      “这孩子也是可怜,既然是你的好友,就带回去吧。”
  
      男子挥挥手:“白龙一族也是短视,这孩子虽然血脉不纯,但何必如此对待?”
  
      而那女子的眼里,只是充满着心疼。
  
      听到这话,她有些意外:“你们血裔……不怕麻烦吗?”
  
      血裔大王子傲然道:“我修成传说境之后,整个龙界都要卖我几分面子,何况小小的白龙族!”
  
      “上次的事情,只不过是偶然而已……我那是识时务!”
  
      “天知道那归来的古龙界里,为何会有如此恐怖的气息。”
  
      回想起上次差点和红尘剑硬碰硬的遭遇,血裔大王子也是心有余悸。
  
      水晶龙噗嗤一声地笑了。
  
      当时她虽然在韩乐的炎黄界里,但大抵也都清楚发生了什么。
  
      “那个人……确实有些不一样。”茜想了想,说道:
  
      “你们血裔肯收留她,说不定是你们的福缘。”
  
      血裔大王子淡淡一笑,显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对了,关于龙界之主复苏的事情,你怎么看?”
  
      茜问道。
  
      血裔大王子沉吟道:“我族已经筛选出合适的人物前往云州。”
  
      “想必能第一时间接触到复苏的龙界之主,不过总觉得不够保险。”
  
      “罢了,不如我亲自去一趟好了。不说了,我们先带走她,免得白龙一族的人追过来。”
  
      ……
  
      龙城。
  
      安宁湖畔。
  
      韩乐的身影徐徐浮现。
  
      只是此刻的树人学院,早已荒凉无比,根本没有人在这附近了。
  
      韩乐看着天空上之上。
  
      那守护着龙城数十年的粒子屏障,赫然已经消失不见了。
  
      龙城,危在旦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