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六十六节 一人守一城

第二百六十六节 一人守一城

    粒子屏障碎了。
  
      虽然这些天来,种种不好的消息传来,龙城的人民心中早有准备,但当庇佑他们数十年之久的粒子屏障破碎的那一瞬间。
  
      所有人的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无论是高高在上的掌权者,还是最普通的平民。
  
      他们看着蔚蓝的天空,看着那消失的泡沫,久久不能言语。
  
      多年以来,人类已经习惯生活在云州智脑的庇佑之下了。
  
      而当这一层庇佑消失之后,慌乱彻底爆发出来。
  
      没有人能阻止这场慌乱。
  
      因为云州智脑,消失了。
  
      是的,消失了。
  
      在粒子屏障碎裂之前,施冉冉等云州智脑的代言人,就已经消失了。
  
      再后来,人们发现再也找不到龙城六佬的身影。
  
      最后,连六大家族的人影都没了。
  
      他们似乎偷偷在某个夜里,放弃了这座城市,通过某种方式,逃掉了。
  
      很多人弃城而逃,他们试图冲破衍生物的封锁,这是有侥幸心理的;更多的人呆呆地躲在家里,关上房门,不知道该怎么办。
  
      或许下一刻,术士之王的王者大军就会冲入城中,杀的这座城市血流成河。
  
      但是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这样的事情,以前没有发生过。
  
      军队也乱了。
  
      指挥官的消失让士兵们无所适从。
  
      最后的情报指向是,六大家族和另外一些大人物们,乘坐秘密藏在城中的一座浮空艇,利用隐形功能,试图逃离这座城市。
  
      他们的计划是否成功,士兵们并不知道,但他们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
  
      或许,这个时候,散布消息,已经没有了意义。
  
      龙城,这座古老的城市,这座曾经象征着强大的城市,似乎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尾端。
  
      术士之王的大军宛如一只猛虎,恶狠狠地盯着这座城市,随时可能将他一口吞掉。
  
      能离开的人慌不择路,不能离开的人只能坐以待毙。
  
      或许,这就是人类最悲哀的时刻。
  
      很多人不甘心。
  
      他们走上街头,走上城墙。
  
      他们之中有学生,有工人,也有失去指挥官的士兵。
  
      他们之中有热血之人高声怒喝,试图呼唤起大家的血性。
  
      “别忘了!我们的祖先,在没有云州智脑的恶劣条件下,也活了下来!”
  
      “失去云州智脑,我们人类还有自己!我们还有乐师!我们还有武者!我们还有军队!”
  
      “那些逃跑的世家贵族,他们一定会后悔的,我们龙城,由我们自己守护!”
  
      有人热血无比地在街头怒吼,试图得到大家的认可。
  
      但回应他的人,寥寥无几。
  
      大部分人的眼神都很冷漠,似乎看透了人世间的冷暖。
  
      情侣们手牵着手,紧紧抱着一起,仿佛迎接末日的到来。
  
      孩子们什么都不知道,牵着父母的手,而他们的父母却只能呆呆地看着天空。
  
      越来越多的人走上街道,走上城墙。
  
      龙城的交通,近乎瘫痪!
  
      韩乐从树人学院出来,恰好看到一些乐师在动员,他们相互约定,前往前线抵抗术士之王的入侵。
  
      但更多的人,似乎默不作声,对这座城市和自己的命运,没有任何乐观的看法。
  
      毕竟,术士之王的残暴之名,在这些天的拉锯战中,早已成就。
  
      和衍生物战斗过的龙城士兵们,都心有余悸地叙述那些衍生物以及不死者的恐怖。
  
      而更多人,连心有余悸的机会都没有了。
  
      阿布纳索尔早就放出话来,要屠遍龙城,他们没有退路。
  
      ……
  
      “真是……末日啊。”
  
      韩乐走在街头,宛如隐身。
  
      他的步伐神妙,旁人无法察觉。
  
      云乐的气息已经彻底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儿;六佬也消失了,仿佛和小弦界一起离开了。
  
      留下的人,都是一些最底层的普通人。
  
      还有那些热血的年轻人。
  
      好好的一座城市,眼看就要毁于一旦了。
  
      “阿布纳索尔真是脑子有毛病,找云乐报仇就算了,干嘛动不动就屠城?”
  
      韩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此时正是下午,根据大街小巷的传言,阿布纳索尔的大军最多黄昏时分,就能杀入城中了。
  
      剩下的龙城指挥官茫然地关闭着城门,也不知道该布置怎样的战术来抵抗亡者大军。
  
      或许,他们可以对抗衍生物和不死者。
  
      但是术士之王本人呢。
  
      还有那恐怖的夏虫。
  
      一想到这两个生物,他们的心中就充满绝望。
  
      说到底,还是云州智脑抛弃了他们。
  
      城墙上,已经聚集满了乐师。
  
      斥候消息传来,术士之王的大军将从东门率先突袭。
  
      有一些平民在城墙下怒吼,要求开门,让他们逃走。
  
      这些人被勉强还能保持理智的士兵们给拖走了。
  
      但形势变得越来越混乱。
  
      整个龙城的政务、军事体系因为六大家族的人以及云州智脑一系的人的逃走而变得乱成了一锅粥。
  
      剩下的人勉强想做好战斗准备。
  
      但发现连维持秩序都这么困难。
  
      “不许出城!”
  
      “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
  
      一个穿着厚厚的盔甲的中年男人眼睛发红地吼道:“擅自出城者,死!”
  
      “我们还没输,这堵城墙还没倒,我们还有人在战斗,我不许你们放弃希望!”
  
      他是留下来的人中,等级最高的龙城将领了。
  
      前天夜里,他其实有机会搭乘那座浮空艇逃走,但是他拒绝了。
  
      有些人想要生。
  
      有些人却想要轰轰烈烈地死。
  
      对于他来说,这座城市有太多舍不得记忆,他没办法像其他人那样抛弃一切,抛弃这些人民,默默逃生。
  
      早在前天夜里,他就做出了抉择。
  
      三天来,他盔甲武器未曾离身。
  
      为的就是今天这一刻。
  
      他的嗓门很大,吼住了城门附近的人。
  
      “按照半个小时之前的编队,乐师、武者,普通士兵,全部给我各就各位!”
  
      “等阿布纳索尔的军队来了,我们主动出击!”
  
      “老子第一个冲锋!和他们拼了!”
  
      “你们这些王八蛋,要寻死觅活,等老子战死了再说!”
  
      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鬓角也有白发,整个人仿佛一头愤怒的老狮子。
  
      躁动不安的人群渐渐沉默下来。
  
      人们都认识这位将军。
  
      他们知道,可能这座城真的会破,他们真的会死,但是这种时候,似乎也必须给这些一直保护者他们的军人一点尊重了。
  
      让他们战死沙场。
  
      而平民们,也试着拿起了一些最基本的防具。
  
      就算是,也要挣扎一下。
  
      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这种时候,也没人想要逃走了。
  
      因为术士之王的大军已经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其余的城门都封锁着,普通人,根本别想逃了。
  
      东门外,汇聚的不死者是最多的。
  
      这证明了阿布纳索尔的战术意图。
  
      “终于来了,呵呵呵……”
  
      中年将领抹了抹手上的刀,舔了舔嘴唇,露出视死如归的神色:
  
      “那就狠狠地干-他-娘-的一场!”
  
      所有士兵齐齐怒吼。
  
      他们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只等指挥官一声令下,城门会开,他们会冲出去,和不死者们一决上下。
  
      城墙上,乐师们齐齐坐在那里。
  
      他们的膝盖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万维键盘。
  
      龙城几乎所有的乐师都在这里了。
  
      他们有的是传奇,有的只不过是学徒,会一点短章。
  
      他们可能来自不同的家庭,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军队里的乐师!
  
      他们的战歌,将伴随着那些出征的战士们,和那些衍生物和不死者们不死不休。
  
      留下来的乐师,其实并不多,毕竟乐师的地位较高,大部分乐师都有机会离开。
  
      所以城墙上的乐师质量层次不齐。
  
      韩乐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但更多记忆里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看到了陆莹。
  
      而其他那些和他竞争天龙榜的人,却没剩下几个。
  
      “患难见真情啊……不过话说回来,也不能怪他们。”
  
      “毕竟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必死之局了。”
  
      “我都没有想到,云乐居然真的这么无耻地消失了。”
  
      “这家伙到底在憋什么坏招呢?”
  
      韩乐自顾自走到城墙下,和那些安静的平民们在一起。
  
      从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城墙上那些人倔强的面孔。
  
      或许,这是脆弱的人类最后的坚持了。
  
      如果他们输了,接下来,就是哀鸿遍野的大屠杀了吧。
  
      术士之王……果然也不是什么好鸟。
  
      宇宙真眼所及之处,亡者大军里三层外三层地把龙城给包成了粽子。
  
      而百里之外,他看到了一艘隐形的浮空艇,上面有很多人。
  
      他们在谈笑风生。
  
      韩乐看到了很多熟人。
  
      “没时间管你们了……不然,看到你们这些令人作呕的笑容,真的想把这玩意热拽下来呢!”
  
      韩乐心中想到。
  
      他的目光收了回来,城门缓缓打开。
  
      士兵们已经做好了迎击敌人的准备。
  
      之前的作战经验告诉他们,城墙这玩意儿其实对衍生物和不死者们不管用。
  
      真的打起来,还不如冲出去,在城外开阔地带大战。
  
      士兵们陆续准备出城。
  
      平民们默默注视着他们,他们准备跟在士兵们的身后。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单薄的人影忽然在“超车”。
  
      他从士兵们身边走过,不断往前走,速度很快。
  
      有个士兵看到了,笑着喊道:“你们这些平民别着急啊,在后面排队。”
  
      “对啊对啊,快拉住他!”
  
      其余士兵也反应过来。可惜不知道为何,那人的身影看上去只比普通的士兵快了一点点,却始终让其他人捉不到他。
  
      他像一个俏皮的精灵,在军阵中穿梭,很快的,就来到了最前方。
  
      “停!”
  
      走在最前头的中年将领怒道:“你要干嘛!”
  
      “我都说了,等我死了,才有你们战斗的余地!”
  
      “这是我们军人的使命!”
  
      韩乐还真停下来了。
  
      他看了中年将领一眼:“要不,就别死了呗。”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却清晰无比地传递到每个人的耳边。
  
      那中年将领愣了一下。
  
      “你小子心够大的,这种时候还能开玩笑。”
  
      他拍拍韩乐的肩膀,笑着说:“到后面去吧,还是那句话,要战死,也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孩子。”
  
      韩乐耸耸肩:“你们也是蛮可怜的……”
  
      “云乐那混蛋就这么滚了,留了个烂摊子。”
  
      “不过他大概也知道,我不会坐视不管的吧。”
  
      “好了,阿布纳索尔那个神经病,就交给我吧。”
  
      说罢,他直接转身,大步流星地冲着术士之王的大军走去!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转眼间就冲到了那大军阵前!
  
      中年将领微微一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回忆道:
  
      “那个年轻人的背影,看起来有点眼熟。”
  
      “……是神秘人!是被他们关进龙城地牢的神秘人,他出来了!”
  
      “真的是他吗?为什么我看不清他的面貌?”
  
      一众士兵惊疑不定。
  
      城墙上,也有人骚动起来。
  
      他们都看到了这奇怪的现象。
  
      陆莹似是有所察觉,她站起来,远远地看着那背影,越看越觉得熟悉。
  
      ……
  
      大量的衍生物张牙舞爪地匍匐前进。
  
      天空中,飞舞着骨龙和莫名的生物。
  
      术士之王不知道隐藏在何处。
  
      韩乐平静开口:
  
      “可以停下了。”
  
      阿布纳索尔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
  
      “还我红尘剑!”
  
      韩乐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
  
      “不还。”
  
      “那就拿命来换!”阿布纳索尔的声音比上次更加暴躁了,或许长期的围城也让他的神智进一步滑向深渊。
  
      “呵呵呵,你小子真的有种,云乐都知道躲起来,不敢和我一争高下了,你居然敢冒出来。”
  
      “你以为你是当年的那个人吗?”
  
      “一人守一城?”
  
      “这种剧本,老子已经看过一次了,绝对受不了第二次!”
  
      他的自言自语暴露了他的神智已经不太清楚了。
  
      韩乐心中一动。
  
      曾经的龙城历史上,也有一人守一城的典故吗?
  
      他倒是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我其实是没有什么一人守一城的觉悟的。”
  
      韩乐笑了笑:
  
      “我只是来杀掉你的啦。”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