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六十八节 藏剑少年

第二百六十八节 藏剑少年

    亡灵序曲。
  
      这是韩乐为不死者大军准备的第二首战歌。
  
      和大悲咒截然相反,这首战歌似乎是不可能起到净化亡灵的效果的。
  
      但到了韩乐现在的境界,他已经明白,对于这些亡灵生物,并不是只有净化一条路。
  
      这些术士们转化而成的不死者们,他们失去了自己的方向。
  
      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指引。
  
      悲壮的音乐声响起。
  
      诡异的曲境若隐若现,在月光下,在黎明之前,不死者大军前进的脚步忽然被延缓。
  
      那些本来安心受阿布纳索尔摆布的不死者们,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
  
      乐声渐渐渗入他们的骨髓。
  
      战歌的力量开始显现出来。
  
      这首前世歌颂魔兽争霸被遗忘者的著名歌曲,有很多种解读方式。
  
      很多人认为这是被遗忘者们的自我放逐。
  
      但是在韩乐看来,这首歌是他们追寻自我的意志体现。
  
      堕落即是升华,死亡即是永恒。
  
      绵长悲壮的乐声里,奇异的力量正在开始产生术士之王无法预料的作用。
  
      大悲咒可以净化一切亡灵。
  
      而亡灵序曲,却能赋予他们存在的意义。
  
      那些浑浑噩噩的不死者们的眼中燃起了绿色的火焰。
  
      一曲战歌结束。
  
      韩乐停下了手。
  
      术士之王哈哈大笑:“你在做什么?你的战歌分明让我的部下们变得更加强大了!”
  
      “这就是你引以为傲的秘密武器?”
  
      “我的部下是绝对不会……”
  
      他的话音未落。
  
      那些术士们眼中燃烧起的绿色火焰似乎变得更加明亮了。
  
      他们相互凝视着,似乎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
  
      他们不再是迷茫的亡灵,不再是术士之王手中的傀儡。
  
      他们变成了一个全新的种族,他们变成了被遗忘者,但他们不再受任何人的摆布。
  
      无论术士之王如何下命令,这支闪烁着绿色光芒的大军,再也不肯往前迈半步。
  
      这些术士们对着韩乐所在的方向,遥遥一拜,最终开始缓缓撤退。
  
      在术士之王的怒吼声中。
  
      术士们离开了。
  
      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地平线的边缘。
  
      韩乐不知道他们去了那里,但亡灵序曲一定赋予了他们存在的意义或者使命。
  
      很显然,作为术士之王屠戮平民的工具并不是他们的使命。
  
      他们有了自己的意志。
  
      或许,从今天往后,在这云州大陆上,又会多一支全新的种族。
  
      他们在破晓中苏醒,遵循着黎明的方向,走向永恒的归宿。
  
      ……
  
      偌大的龙城,安静一片。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那个神秘人,竟然真的做到了!
  
      他虽然没有杀掉术士之王,但是他真的以一人之力,击退了整个儿的亡灵大军!
  
      两首战歌,一首消灭大部分敌人,一首劝退剩余的执念者。
  
      正如韩乐所言。
  
      两首战歌过后,剩下的,只有术士之王孤家寡人而已。
  
      “你自裁吧。”
  
      韩乐平静地说:“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但这并不是你发疯的借口。”
  
      “你已经众叛亲离,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术士之王的底蕴实在强大,其实韩乐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他不断使用攻心之计。
  
      他没有直接对阿布动手,而是一点点地削弱他的信心。
  
      从他的大军开始,无论是平荒一剑,还是大悲咒和亡灵序曲,都是韩乐精心计划好的。
  
      术士之王在这样的情况下,近乎疯狂!
  
      他整个人蓬头垢面,完全就像个流浪汉。
  
      “不!我不是孤身一人!”
  
      “我还有……它!”
  
      夏虫的绵延千里的身影在茫茫白雾中出现,发出令人恐惧的怪叫声。
  
      龙城里,很多人脸上重新流露出恐惧之色。
  
      阿布纳索尔之所以势大,并不是单纯的因为他自己,夏虫的存在,也是巨大的威慑!
  
      这可是当年搅动整个云州风云的九大凶兽之一!
  
      寻常人,根本不可能是它的对手!
  
      韩乐眉头微微皱起。
  
      “尘烟……还是要你出手。”
  
      韩乐叹了一口气。
  
      面对夏虫,他并无把握,只能请尘烟出手对付了。
  
      只是,便在这个时候,那夏虫的虚影忽然消失了。
  
      韩乐突然心中有一种难言的警兆,他想要逃离原地,只不过一股难以言喻的吸引力将他定在了原地!
  
      “滚!”
  
      尘烟显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她化身红尘剑,绽放出万丈光芒,试图驱逐那来犯之敌。
  
      祖树金刀则是化为金光,守住韩乐四周。
  
      然而那恐怖的力量并没有被红尘剑驱逐!
  
      它自虚空中而来,筹备已久,势不可挡!
  
      龙城之中,人们只看见,一张血盆大口遮天蔽日而来,将韩乐和两大古神兵,一口吞入腹中!
  
      嗖!
  
      那张血盆大口伴随着时空裂缝消失了。
  
      远方,夏虫的身体再次不断地闪转腾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都不知道!
  
      只有术士之王一个人在原地狂笑!
  
      他恶狠狠地盯着孤零零的龙城。
  
      “一时半会儿杀不了你又怎么样?”
  
      “你小子就乖乖给我在夏虫的肚子里呆着,看着我一点点地杀光这座城的所有人!”
  
      “你们这些所谓的守护者……简直是世界上最可笑的存在!”
  
      他独自一人,冲着龙城走去!
  
      ……
  
      韩乐清清楚楚地看着这一幕。
  
      但他暂时没办法。
  
      “这是夏虫的肚子!”
  
      “这不仅是夏虫的肚子,还是阿布纳索尔的弦界!”
  
      “这疯子把自己的弦界和夏虫的胃缝在了一起!”
  
      韩乐的宇宙真眼打开,一瞬间洞悉一切!
  
      尘烟面沉如水,古神兵雄伟大作,几乎将夏虫的胃捅穿!
  
      但没有用!
  
      夏虫痛苦地在大地之上翻滚,扬起尘烟如龙。
  
      可他们没办法离开这儿。
  
      原因很简单。
  
      因为这里不仅仅是夏虫的胃,还是阿布纳索尔的弦界。
  
      这是术士之王布置的一个复合型的牢笼!
  
      除非韩乐能同时拥有破解弦界的权限和突破夏虫的胃的力量,否则他不可能直接从这里出来!
  
      而术士之王的弦界,只有传奇乐师,才有能力突破!
  
      他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筹备已久,发出这一击!
  
      韩乐虽然很强,但他毕竟还不是传奇!
  
      不是传奇,就会受到这法则的限制!
  
      “是我疏忽了……”
  
      “尘烟都没办法直接逃离,看来阿布纳索尔布置了很久了。”
  
      “不过……幸好还有办法。”
  
      韩乐有些懊恼。
  
      术士之王的老辣程度超出他的想象。他浑身上下,大概就只有这一个缺点了。
  
      但这个缺点却被对方抓住并且放大,成为了双方作战中的致命弱点。
  
      失去了韩乐的保护,龙城已经危在旦夕!
  
      哪怕韩乐随时可以晋升传奇。
  
      但他始终需要一些时间,结合尘烟的力量,破掉这封印问题不大。
  
      “可这样的话,等我杀出去,龙城的人,至少要死掉一半。”
  
      韩乐摇头叹息。
  
      不过他并没有慌张,而是稳稳地取出万维键盘,放在了膝盖上。
  
      “你不是吃准了我不是传奇么?”
  
      “那我晋升传奇给你看就是了。”
  
      韩乐平静地说。
  
      阿布纳索尔杀到龙城之前。
  
      第一个阻拦他的中年将领,已经被他随手撕成碎片!
  
      所有士兵都无法抵抗他一个人的恐怖力量!
  
      他一个人就能撕碎军队的防线!
  
      “哈哈哈哈!”
  
      “我以为你有多关心这些人的性命!”
  
      “没错,我就是吃准了你还不是传奇。”
  
      “等你晋升传奇,或许可以和我掰掰手腕,但这座城,将永不存在!”
  
      术士之王狂笑着前进。
  
      他宛如一个大魔王,在军阵中厮杀。
  
      没有一个士兵能拦住他。
  
      但所有人都没有放弃。
  
      他们恶狠狠地盯着术士之王。
  
      “杀了他!”
  
      “我们冲!”
  
      “不管怎么样,兄弟们,拼了啊!”
  
      龙城的士兵们前赴后继。
  
      术士之王化身血魔,只手撕裂士兵们的盔甲。
  
      他似乎是为了屠杀的快感,连诅咒都没有使用,只是徒手杀人!
  
      他的身体强度很恐怖,估计是进行了多次的改造,整个人蔓延着荒的恐怖气息。
  
      无人可挡。
  
      短短半分钟时间,便有上百人阵亡。
  
      城墙上众人悲哀地看着这一幕。
  
      有人怒吼着从城头跳下,那是城内的武者们!
  
      他们和士兵们一起冲向了术士之王。
  
      可惜武道并不能阻止阿布那索尔的前进。
  
      哪怕是大道宗师,在术士之王手下,也和小白菜似的,顺手就撕了。
  
      惨案仍在发生。
  
      夏虫的胃里,韩乐渐渐有些坐不住了。
  
      他已经做好了一切晋升传奇的准备,但,如果眼睁睁地看着术士之王大杀四方的话,他的心境无法平和!
  
      晋升传奇,可能会失败!
  
      “他怎么还没来?”
  
      韩乐心中这么想着的时候。
  
      一股厚重的剑意自大地深处而来,突然从术士之王的足下刺出,将他整个人撕成了两半!
  
      尽管阿布纳索尔的身体很快完成了重组,但他的形象仍然看上去非常狼狈!
  
      “是谁在偷袭我!”
  
      他怒吼道。
  
      龙城众人也是微微一愣。
  
      大地之下,多了一个细微的洞穴,那剑意,赫然是从地下来的。
  
      “让一让,让一让。”
  
      “你们这些人啊,就知道送死。”
  
      “对付这种反派货色,就得专业人士来,懂不?”
  
      一个有些邋遢的中年大叔从人群中出现。
  
      他看上去有些气喘吁吁的,似乎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赶过来。
  
      韩乐看到他出现,心里才安心下来。
  
      两人虽然隔着弦界和夏虫的胃,但都能互相看到。
  
      “怎么这么晚?”韩乐问道。
  
      “当年我藏这把剑的时候,没想到它会掉那么深,我和那丫头挖了好久,把整座山都挖空了,才找到这把剑。”
  
      他两手空空,笑呵呵地说。
  
      “剑呢?”
  
      韩乐问。
  
      “藏起来了。”中年人说。
  
      “都上阵杀敌了,还藏着?”韩乐好奇。
  
      “它太胖了,我快拿不动了。”
  
      穆兵心苦笑一声。
  
      忽然间,大地之下,发出恐怖的抖动声。
  
      就好像要突发地震了一样。
  
      韩乐看到一柄小小的剑,被埋在大地之下。
  
      那是……当初那个少年,性命交修的剑。
  
      ……
  
      几天之前。
  
      苏璃离开龙城,韩乐的出现,让她不知道怎么回复云乐,索性就没有回去找他。
  
      她一个人在龙城附近乱逛,却发现了有个猥琐的中年大叔,居然开着一个挖掘机,正在挖山。
  
      苏璃好奇地凑上前去:“大叔,你这是在干嘛呢?”
  
      大叔解释说:“我要找一把剑。”
  
      苏璃诧异道:“什么剑,会在深山里?”
  
      “藏剑。”
  
      “当初我还是个少年的时候,藏起来的一把剑,可惜它现在躲着我,我也不知道它去哪里了。”
  
      穆兵心摊摊手:“我只记得,它被我藏在了这里,我当初有做过记号的。”
  
      “这些年,它大约越来越胖了,估计是越沉越底下去了,我得再挖深些,才能找到它。”
  
      苏璃忽然来了兴致:
  
      “我帮你挖吧。”
  
      “好啊!”穆兵心乐呵呵地从挖掘机上跳下来,指着少女说:“你会开挖掘机不?”
  
      苏璃想了想:“我试试。”
  
      两人一直在那座山上挖土。
  
      苏璃一度感受到了恐怖的剑意,但那柄剑,始终没有出现。
  
      火龙灵其实提示了她,她身边那个中年男子,身上似乎有水龙灵的味道。
  
      但她并没有想太多。
  
      她只是觉得有些无聊,有些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反正这大叔需要帮忙,不如就帮他挖挖剑吧。
  
      于是这一挖就挖了几天几夜。
  
      苏璃从一个完全不会开挖掘机的少女,变成了一名合格的驾驶员。
  
      他们一口气把一座山挖空了,然后又在地上挖出一个巨大的坑洞来。
  
      到后来,苏璃怀疑:“大叔,你知道刻舟求剑的故事吗?”
  
      “虽然沙土流动不似河流那么频繁,但你多少年前藏的剑,现在还找得到吗?”
  
      穆兵心在一旁喝酒,说到这里,他有些无奈地说:
  
      “不知道啊,总得试试呗。”
  
      “这把剑的性子有些傲娇,估计是因为胖了不好意思见我,所以躲得深了。”
  
      “你再挖的快些。”
  
      他指挥说。
  
      苏璃认真地挖。速度越来越快。
  
      而终于有一天。
  
      她看到了一柄精致的小剑。
  
      那柄剑上写着一个藏字。
  
      她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那大叔和那柄小剑都不见了。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龙城的方向。
  
      ……
  
      昔日的藏剑少年,今日的沧桑大叔。
  
      或许一个决定,就能让一个人面目全非。
  
      他被逐出师门,与水龙灵守望数十年,相看两不厌。
  
      这柄剑也快要沉入地心,永世不得出现。
  
      但有些人,终究还是会回来的。
  
      虽然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龙城树人学院那个泼皮院长,曾经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曾经,他的剑,无人可敌。
  
      “来吧。”
  
      穆兵心张开手,气势十足。
  
      那小剑破土而出,乖巧无比地落在了他的手心。
  
      砰!
  
      穆兵心整个人摔在了地上,整个手掌都被压扁了。
  
      “你……果然……胖了。”
  
      他挣扎着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