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六十九节 天下无敌!

第二百六十九节 天下无敌!

战场上,谁也没想到,会出现如此滑稽的щww{][lā}
  
  当那道惊天的剑意出现的时候,武者们都感动的热泪盈眶!
  
  因为他们虽然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但一定是超级高手。
  
  只有天人武神境界的强者,才有资格控制如此恐怖的剑意。
  
  龙城,看上去并非无药可救。
  
  只是穆兵心的表现,让他们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被浇灭了一大半!
  
  就在这个时候,城墙上观察的人忽然惊呼道:
  
  “那不是学院区败类吗?”
  
  “树人学院的那个院长?一直靠滥收费维持生活的……”
  
  “听说他不仅嗜酒还很贪财……”
  
  其余人对穆兵心或许不了解。
  
  但学院区的一些老师或者校长,对这位死活霸占着龙城学院区一个名额的老油条可谓是记忆深刻。
  
  很多人虽然不知道穆兵心的真实来历,但都对他的泼皮无赖感到无奈。
  
  没有人敢在学院区和这个老油条比无赖,因为还没开始比,你就一定会输。
  
  很多老师在教导学生的时候,都拿隔壁学院的那个贪财院长做反面例子,他们信誓旦旦地认为,树人学院一定很快就会离开学院区的。
  
  然而十几年过去了。
  
  树人学院没有离开。
  
  这个老无赖也没有离开。
  
  很多人很无语,也有很多人根本看不起这个人,认为他只是一个利用树人学院名额,钻了学院区竞争规则的空子来敛财的小人。
  
  一直到今天,他突然出现在战场的最前方。
  
  很多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个泼皮无赖,难道是一个绝世高手不成?
  
  当他们心中刚刚升起这样的念头的时候,穆兵心又一次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
  
  因为他试图把地上的藏剑给捡起来,结果怎么捡都捡不起来。
  
  他的手指被压得红肿无比,看着都疼。
  
  众人默然无语。
  
  这柄剑,应该不是穆兵心的吧?
  
  这家伙,果然不是什么隐藏的绝世高手啊,哪有绝世高手这么无耻赖皮的?
  
  但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他。
  
  因为他的出现,居然吓住了术士之王,这实在是一件诡异的事情!
  
  术士之王被藏剑的剑意所伤,后退了不少距离,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在人群军队中大开杀戒。
  
  夏虫略略向前靠近,似乎想要对穆兵心发起突袭,不过被术士之王阻止了。
  
  他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穆兵心:“你小子是谁?我没见过你……”
  
  穆兵心吃力地抱着藏剑,抬头冷笑道:
  
  “你当然没见过我,因为老子和你不是一个年代的人。”
  
  “如果你能见到我,那么你的下场就不是封印,而是死亡了。”
  
  “我早就把你剁成七八段的拿去下东海里喂鱼了。”
  
  术士之王皱了皱眉头。
  
  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眼前这个人,似乎很强很强;这是他的本能,错不了的。
  
  但他现在的动作,又非常狼狈,他好像根本控制不了那柄剑!
  
  “难道是故意演给我看的?”
  
  “趁我不小心的时候,突然袭击?”
  
  阿布纳索尔突然有了些犹豫,他其实一直非常依赖于自己的本能。
  
  他的本能告诉它,眼前这个男子,十有**是在伪装!
  
  “呵呵……我看你能演多久。”
  
  他冷笑一声,又退了一段距离。
  
  他相信,自己的弦界再加上夏虫的胃,足以困住韩乐很久很久。
  
  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武道强者,很快就会露出自己的底牌。
  
  他虽然疯狂,但并不意味着不怕死。
  
  他的生命力很顽强,但很多修炼剑道到尽头的强者都能伤害到他,他必须保存实力,来对抗韩乐……以及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云乐!
  
  ……
  
  而在众人看来,场面就更加滑稽了。
  
  穆兵心一马当先,被一把剑拎着走,时而奋力举起那柄剑,时而被那柄剑压的人仰马翻。
  
  如此荒诞不经的画面,却让术士之王步步后退!
  
  “这是……在演戏吗?”
  
  城墙上有人发出了这样的质疑。
  
  虽然云州智脑失效了,但很多现代的科技设备还是能起作用的。
  
  城里的大多数人都能通过种种设备,查看到现在战场上发生的一切。
  
  穆兵心的奇怪举动、术士之王更怪异的举动,实在让人无法解读。
  
  那些出了城门,准备浴血奋战,和同胞们一起战死的士兵们,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冲上去吗?
  
  不合适吧,这个中年大叔和术士之王打的五五开的样子……
  
  就这么看着吗?
  
  也不合适吧,这个中年大叔,根本就不像能击败阿布纳索尔的样子啊!
  
  场面陷入了诡异的僵持阶段。
  
  弦界之中,韩乐面色凝重。
  
  只有他知道,穆兵心现在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藏剑……这是在磨炼他的身体。
  
  但这种行为,虽然能暂时吓退术士之王,却无法长久地唬住他。
  
  穆兵心已经很多年没有摸剑了,他现在最厉害的,应该还是从水龙灵那里学来的占卜之术。
  
  真实战斗力,他估计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天人武神!
  
  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搞定阿布纳索尔和夏虫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韩乐迟迟无法静下心来,进阶传奇!
  
  ……
  
  战场上。
  
  穆兵心满脸黄沙,嘴唇灰白,看上去狼狈到了极点。
  
  “老伙计……我知道你是想救我的命……但是现在……别闹了。”
  
  “总得有人要死的。”
  
  藏剑摇了摇,一个快速翻身,居然把穆兵心压在了地上。
  
  噗!
  
  穆兵心被压的连喷几口鲜血,他的鲜血因为常年受水龙灵寒毒侵袭,所以竟是透着晶莹的冰蓝色的。
  
  “没用的。”
  
  他咳嗽着。
  
  “寒毒入骨已深,你想要让我一步步恢复当年的修为,这种方法不现实。”
  
  “老伙计,乖,你就听我一回……我知道当年我把你埋了,让你很不满……”
  
  藏剑快速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转身,又一次砸在了穆兵心的后腰部位。
  
  “哎哟!老子的肾!”
  
  穆兵心疼的脸都青了。
  
  “快给老子下来!”他怒了,伸手想要去抓住背后的藏剑。
  
  但藏剑虽然重,却灵活无比,穆兵心死活抓不住。
  
  沙场上,一人一剑在地上连连打滚。
  
  阿布纳索尔也懵逼了。
  
  这是他第一次出现自己的本能预感和现实出现如此巨大出入的情况。
  
  “难道是有人蒙蔽了天机,有人躲在暗处操控这把剑?”
  
  “这个人应该是废掉的,没什么威胁,但那个操控这把剑的人,躲在哪里?”
  
  他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发动了自己的术法,开始以龙城为中心,疯狂地搜索那个潜在的人!
  
  夏虫发出不满的怒吼声,它想要直截了当地冲上去消灭这个古怪的人类。
  
  但阿布纳索尔拦住了他。
  
  他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他的注意力在整个龙城地界搜索,双眼却依旧盯着穆兵心。
  
  他忽然察觉到。
  
  从一开始到现在,这个人,好像变得稍微强了那么一点点。
  
  ……
  
  “老师,这是什么情况?”
  
  城墙上,一名乐师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走了过来。
  
  他有些不解地看着穆兵心和藏剑的纠缠,又看着不远处悬浮着的术士之王。
  
  阿布纳索尔满脸警惕,仿佛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众人看到这老人,都纷纷让路,脸上流露出了敬意。
  
  因为这位老人,姓何。
  
  他也是何家人中,为数不多的几个,没有选择逃离龙城的人。他是龙城学院区战歌学院的荣誉教授,曾经是一名大乐师,后来年纪大了魂力衰弱,很多年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了。
  
  “是他啊……”
  
  老人的声音很虚弱,尾音绵延,但有着一种铿锵有力的坚定意味:“我早该想到是他的。”
  
  “就算所有人都走了,他也会留下来的啊。”
  
  他旁边有人问:“何老?这不就是树人学院的院长,那个喜欢乱收费的贪财鬼穆兵心吗?”
  
  何老面色复杂。
  
  他看着穆兵心在地上恼火地打滚,流露出一丝追忆之色:
  
  “是他。”
  
  “不过,我认识的穆兵心,是另外一个人了。”
  
  “他是家祖亲自认定的传人。”
  
  “他本该继承三万六千剑的精髓,但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走出了自己独一无二的性命交修的剑道。”
  
  “家祖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单论剑道天赋,哪怕是余白衣和他,都不及那少年。”
  
  城墙上,众人露出震惊的神色。
  
  有一段时间,他们甚至怀疑何老是老糊涂了。
  
  他们印象里的泼皮无赖,居然曾经是这么一个惊采绝艳的剑道人才?
  
  这根本就不科学!
  
  “老师,你是不是记错了。”推着轮椅的年轻人低声道。
  
  老人瞪了他一眼:“我怎么会记错人!”
  
  “他曾是家祖何庆芝的传人,只不过后来被逐出门墙罢了。”
  
  “至于为何会被逐出门墙,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若是当年一直坚持修炼剑道,以家祖对他的评价,今天多半已经……”
  
  “天下无敌。”
  
  ……
  
  天下无敌。
  
  能有几个人,能担得起这样的名号?
  
  哪怕是强如何庆芝,余白衣,都不敢说自己天下无敌。
  
  毕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天下未必只有你想象的那么大。
  
  但何庆芝说,穆兵心有一日终将天下无敌。
  
  这话便显得有了几分含金量。
  
  众人再看向穆兵心打滚的姿势都觉得有些世外高人的样子了。
  
  而事实上。
  
  藏剑只是在替穆兵心扫除身上的伤势罢了。
  
  对于他本身的修为,并没有任何的帮助。
  
  当年他被逐出门墙,将藏剑埋于龙城郊外之后,就再也没有碰到过剑。
  
  想要重新恢复当年的修为,至少需要数十年的苦修。
  
  “可是,来不及了。”
  
  “我当年愧对老师,故而藏剑;我如今又愧对她,所以选择走了这条路,你能明白吗?”
  
  穆兵心被藏剑压在地上,四仰八叉地宛如一只老乌龟。
  
  “他们都走了,老师也走了,谁来守护这个云州这个龙城呢?”
  
  “总不能靠韩乐那个刚刚初出茅庐的小娃娃担起一切吧?”
  
  “我不像余白衣和老师他们那么有志气,我年轻的时候放弃了你,其实就放弃了远大的理想,变成了一个只想和自己喜欢的人长相厮守的蠢货而已。”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做出了另外的选择,我的人生究竟会怎样呢?”
  
  “会不会像老师说的那样,终有一日,天下无敌呢?”
  
  “现在我想明白了。”
  
  “以老师的修为,应该是看到了今天的,总得有人站出来嘛。我龟缩了这么多年,也活够了。在临去的时候,能重新牛逼一把就很爽了,你明白不?”
  
  藏剑疯狂摇头。
  
  穆兵心怒道:“你不明白也得明白!”..
  
  “因为你是我的剑,你是我藏起来的剑,你就是……我藏起来的自己!”
  
  “给老子滚下来!”
  
  在这一声怒吼之后。
  
  藏剑忽然一阵颤抖,被穆兵心一把抓在手心!
  
  穆兵心的皮肤,也一寸寸地碎裂!
  
  他整个人,宛如陶瓷人一般,风化在了空中。
  
  藏剑呜咽,发出低低的哭泣声。
  
  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
  
  穆兵心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他的身体一节节地碎裂,重生。
  
  最后。
  
  那个油腻沧桑的中年大叔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那个背负着长剑下山,沉默寡言的少年。
  
  他身上的气息,正在节节攀升!
  
  阿布纳索尔大惊失色,夏虫仰天怒吼,不顾阿布纳索尔阻拦,直接扑了过来!
  
  他的脑袋遮天蔽日,砸下来恐怕能直接把龙城砸碎!
  
  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威胁。
  
  然而那少年手持藏剑,面不改色。
  
  “天人武神,破!”
  
  伴随着一声轻呵。
  
  他整个人变得虚幻起来。
  
  藏剑悲鸣,少年抱剑,步步前行。
  
  龙城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婉的哭声。
  
  夏虫宛如山岳,压了过来。
  
  他单手指天,食指轻轻一点。
  
  那夏虫竟是生生被一股莫名的力量举在了半空中!
  
  仿佛有一只手,掐住了夏虫的脖子!
  
  “回来!”阿布纳索尔怒吼。
  
  可惜,为时已晚。
  
  少年宛如神明,一步登天。
  
  他手里的藏剑手起剑落。
  
  夏虫硕大的脑袋,突然僵硬无比地离开了身体!
  
  “老师果然没有说错。”
  
  “我若持剑,天下无敌。”
  
  少年低语。
  
  那一瞬间,整个云州都为之颤抖了一下。
  
  强者们抬头仰望。
  
  有人呢喃:
  
  “半步真神……”
  
  “多少年了。”
  
  ……